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0章 顺水人情
    在地杰煞星的感应中,突然感受到一种警兆,这让张横心中一惊。但是,细细地洞察下,他却也没什么发现,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已是意识到,肯定是出了什么差错,只是自己没有及时觉察到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手一挥,地面上的六具尸体,顿时燃起了熊熊烈焰,刹那间,就全部烧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张横可不想留下什么痕迹,这可是真正的毁尸灭迹。

    至于下面的那具被斩首的鬼脸人,张横也从先前与翟志超交流时,他已从翟志超口中,知道那具尸体,早也被翟志超焚为了乌有。

    再一挥手,身周的雾气顿时消散,张横走向了众人。

    望望四周一个个迷芒中带着期待的众人,张横也不解释:“大家可以参观一下这座石屋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张横,已然是把自己当成了这里的主人。说罢,便领着众人向石屋中走去:“这里曾经是盐水古国的一处祭坛。因此,这座石屋,看似简单,却应该是整个古寨所在的中心。每次祭祀时,所有的寨民,都会聚集于此,场面会无比的热闹。”

    张横缓缓地说着,神情变得一片肃然。当走上祭台的时候,当年这里祭祀的场面,就浮突在了脑海,他是如同亲临现场,感受到了那种近乎狂热的气氛。

    现在回想起意识中的这些信息,确实是让他有种无比感慨的感觉。尤其是想到,自己借助了地杰星煞的力量,这才逃过一劫,更是让张横难以莫名,对此地也充满了感激之情。

    石屋的大门终于被张横等人推了开来,屋里的情形,也呈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底。

    石屋其实还真没什么特别之处。要一定说有什么不一样,就是里面的摆设,完全超越了当初那个母系社会。

    无论是正中央的那张青铜器的高大椅子,还是它面前的玉石高案,或者是两边排列着的各种青铜武器,那都是不应该在原始母系社会出现的东西。

    原本还有些嘻嘻哈哈的众人,感受到石屋里的异样,不禁神情都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每个人的心中,突然都感觉有一种凛凛的神威笼罩住了他们,那里还有什么心情。只觉得无形中有一位神支存在,让大家都有种肃然的威严。

    张横默默在石屋里站了半晌,终于向石屋中央的那把青铜椅,拜了三拜,这才转身走向了门外。

    身后的众人,见张横如此,也一个个依次拜了几下,就都随着张横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高台下,一众洪门以及老千门的弟子,严阵以待,神情却是古怪无比。他们先前受徐恒和娟子之命,守在下面,本来还充满了期待,也想看看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那一刻,高台上猛然星光大作,之后便是被一团团朦胧的星辉所笼罩。

    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,意识中嗡然振鸣,一股奇异的力量,把所有人都引入了一个奇异的境界中。

    当他们有所清醒过来,感觉立刻不同了,仿佛是受到了洗礼,修为大都有了少许的进阶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的修为实在不高,所以得到地杰煞星奇异能量的灌注,只能带给他们修为上的点滴进阶,却无法让他们有多少的感悟。

    但是,这修为的点滴进阶,却也足够让所有人惊喜不以。因为,受此洗礼,他们感觉自己的体质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,以前修练中的障碍,似乎无形中消失了,这对于他们来说,无疑就是打开了一条通道,让每个人在今后的修练中,减少了无数的魔难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高台下的所有人惊喜若狂,现在已然对这座高台,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神秘感。

    当张横领头带着众人下来的时候,下面这些人的目光刷地都转向了张横。在张横身上,他们都感受到了先前那团星辉散发的气息。

    陡地,下面的所有人,望向张横的眼神全然不同了,深深的都是敬畏。

    就算是傻瓜,此刻也已明白了,先前的奇异星团,必然与张横有关。

    “张少,张少,张少!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谁在队伍中,高喊了一声。顿时所有人都立刻醒悟了过来,一声声高呼张少的声音,刹那如潮滚滚,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不知情的还以为,这些人是在庆贺张横顺利回归。但是,呼喊的人们心中却明白,这是他们由衷地在感谢张横。

    徐恒和娟子等人,互望一眼,满脸的疑惑,一时还有些搞不清,怎么守在台下的人马,怎么就对张横如此的热情起来。

    张横的脸上却是露出了欣然之色,无意中施的一点小恩小惠,却让这些洪门和老千门的弟子,对自己产生了这样的敬畏之心。这是张横先前也没有想到地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插曲,大家终于从古寨中走了出来。在高台以及那间石屋,感受到了冥冥中存在着的神支之力,每一个人都对这处古寨充满了忌惮。而他们也不是来旅游的,所以也就不愿再此多呆。

    走出古寨,仍是一片荒芜的原野,地形也再次有了变化,放眼望去,是空旷的野地,一眼望不到边。除了满眼的荒草地外,什么也看不到。早前先一步比张横他们先出发的那些世家和门派的弟子,更是不见有任何的痕迹。好象他们,确实是已淹没在了这个荒凉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却是微微地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他的感知中,在前方遥远的某一处,又传来了一种熟悉的感觉,就如同是那里有着与他血脉相连的东西存在。

    “难道那里就是盐水古国最中心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轰然震动,因为这种感应,来自意识中的盐水神女印,它竟然在此时变得无比的振奋,不时地呈现出一幕幕奇异的影像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不仅是张横,身边的小青以及徐恒等人,也是一个个脸现诧异。在这一刻,所有人都有一种错觉,仿佛在遥远的地方,有一种让他们非常亲切的事物,正在呼唤着他们。

    这让所有人心中震惊无比,他们还真的弄不清,为什么有这样怪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做梦都没想到,这正是先前张横摧动地杰煞星之力,所留下的好处。那种感应,正是留在他们体内的地杰煞星产生的感应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能好好地感受,就会明白,现在的每一个人,对四周的感觉早已不同了。这个原本对于他们很陌生的地方,甚至先前让他们承受着一股无形压力的所在,现在已变得有些亲切,那股压力也完全消失。仿佛回到了正常的世界。

    心中震动,大家那里还会犹豫,就朝着遥远处感应到的那个地方,加速了行进的速度。

    一路平安,除了在草从中发现了几个其他门派留下的弟子尸体外,并没有什么凶险。

    只是,让众人心头陡地沉重起来的是:这些残留的尸体,死状惨不忍睹,与在昨天入夜时,张横在树林中的那些人一样。全身都是破烂一片,象是被凶兽给嘶咬过。

    但是,在张横和翟志超等人的仔细检查下,仍是被找到了至命伤。仍是那一道道细细的创口。或是从肋骨一下子穿入心脏,或是从刁钻的角度,一刀贯穿咽喉。并且在这些创口外,故意撕碎了周边的血肉。

    “看来,那些人在杀人后,是故意在掩饰什么。”

    翟志超神情凛然一片:“否则,他们不会精心地在创口做手脚,想掩饰他们某种不可告人之秘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点头,脸色难看之极。他其实心中有所猜测,想到出手的人可能会是什么人。但是,因为只是猜测,却也不愿乱说。

    再加上当时夜色降临,为了怕引起队伍军心大乱,当时也就不愿多呆在那里,急急地带人离开。

    这正是要让队伍急速离开那一区域,直到进入了那片平坦的古麦田,这才下令扎营。在树林复杂的地形中,若是被那些凶残的家伙伏击,只怕己方会伤亡巨大。只有在古麦田这样开阔的地方,才可以最大程度地做好防备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你看现在的玄学界,到底是什么世家或门派,擅长使用那种细长而尖锐的武器。”

    翟志超的目光望向了张横,神情中满是疑惑。以他的见识,还真没看出这些人的创伤,到底是什么样的武器才能造成这样的创口。所以,他不由问起了张横。

    张横却是沉吟了起来,一时不知该不该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张少,我看出来了!”

    一边的徐恒却突然插话道:“当日我们在盐苍弄祖坟离开,半途就是遇到了那些扁毛畜生的袭击吗?当时,那些畜生就是用的是细细长长的利剑。这也是我平生所未见,与我们中土任何门派和世家的武器都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扁毛畜生?”

    这下,轮到翟志超震惊了:“还用的是细细长长的剑?”

    “徐堂主,你快说来听听,那到底是些什么人?”

    翟志超目光灼热地望向了徐恒。

    众人也是如此,一个个迫切地凝注到了徐恒脸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小青却是娇躯剧颤,俏脸也露出了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当晚,她也参于了与梅西塔他们的一战,只是因为有张横的保护,才没有受伤。但是,那一战的恐怖经历,还是给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。此刻听到徐恒突然提起,她的心确实是被震憾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