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2章 翻脸如翻书
    “啊呀,是这煞星来了。”

    惊惶的那五个人,其中一位正是宋长风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偷袭了张横,宋长风立刻如同是丧家之犬,与四名长老,没命地逃窜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处境,确实象过街老鼠,生怕遇到任何人。

    那天宋家老祖被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,当众宣布为卑鄙小人,宋家所有人,都已成了臭不可闻的茅坑石板。他还真怕遇到与自己有仇的敌家,趁这个机会,把他们杀掉。

    他们连夜狼狈而逃,总算在晌午的时候,也赶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只是,当五人进入雨幕带后,却赫然发现,里面已是聚集了上百人,正围着那个大水池在议论。突然看到他们进来,许多人不禁脸现诧异。

    在这里的所有人,都是先前一起进入秘境的各派各门弟子,自然都是看到了当时宋家老祖灰溜溜走人的情形。他们还真没想到,宋家的人,竟然还敢随后进来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人虽然脸现惊疑,但终究没有人出头。毕竟宋家脸面尽失,但他们的老祖还活着,还真没有人敢公开招惹。宋家老祖不死,宋家还是有高端的震摄力存在。

    所以,在场的人一个个远远地避开了宋长风五人,就象他们是什么瘟役,完全是一副敬而远之的态度。

    见没有人对自己要出手,宋长风和四名长老都松了口气,也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,一边竖起了耳朵,听别人的议论,一边也细细地洞察起了眼前的池水。

    只是,还没弄明白个子丑寅卯来,突然,张横等人也来到了此处。

    宋长风心中有鬼,一下子被吓着了。他可知道,如今的张横,已是他需要用仰视的角度去看,更重要的是:自家老祖所受的屈辱,全是拜他所赐。

    可以说,现在的张横就是宋家的公敌。宋家任何人,都是把张横恨之入骨,也是怕得刻入了神魂里。

    当然,最让宋长风担心的,就是自己这条小命。他还真怕张横公然走过来,一掌拍死他。

    估计到时不会有任何人敢放个屁,在场的人几乎每一个人都受了张横的恩惠,没有张横,谁都无法进入盐水古国的秘境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宋长风不禁浑身发起抖来,望向张横的眼神里也充满了惊恐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与他们相隔不远的冯家老祖冯泰然,脸色也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昨晚本以为张横已是死无葬身之地,自己随便伸个手指头,就能把他碾成肉浆。

    那知,张横竟然受神支庇护,若不是他见机得早,连忙逃跑,只怕会被那显灵的神支,如同蚂蚁一样给捏死。

    这一夜,冯泰然是一夜惊魂,直到现在,想起当时的情形,仍是心有余悸。此刻看到张横也进入此地,他的心中确实是充满了难以喻意的惊骇。

    他现在心中也已有了一丝悔意,他们冯家不该招惹这个煞星。自己更不该来此想斩杀张横立威。招惹了这个有神支庇护的少年,冯家这回是麻烦大了。

    所以,望着张横,他虽然不象宋长风他们恐惧,但也是心绪混乱,难以自己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张横却是冷哼一声,目光扫过这两队人马,眼眸中闪起了一抹杀机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敌人,张横是绝不会轻易放过。尤其是冯宋两家,从当日自己修为还弱时,就因为风水阴阳上的事,与自己当时还是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子为敌,好几次就差点死在他们手中。

    张横早就把这两家,列入了自己的仇敌。现在既然在这里遇到了,自然是不会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目光变得凌利无比,脚步也缓缓地向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本就心中蒸腾着一团怒火,梅西塔那些血族的黑暗世界的人,做下几次血案后,却躲藏在人群中,时时会有爆起杀人的可能。但时一时却无可奈何,把他们从这么多的人群中找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准备拿宋长风和冯泰然发泄了。

    见张横浑身杀气腾腾地走向那边,身旁的徐恒以及翟志超等人,不禁一阵愕然,他们不知道张横与冯家和宋家结的怨,因此也就弄不清状况。

    不过,见张横走了过去,他们也不犹豫,连忙都跟着走向了宋长风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宋长风本就是惊恐无比,形如惊弓之鸟。看到张横逼来,五人尽皆脸色大变,其中两名长老,总算还有点胆气,连忙站了起来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虽然说的义正严词,但声音里却不由自主地带上了几分颤音。显然,面对张横,他们的心里早就怕得要死了。

    这次之所以陪着宋长风进秘地,那完全是受老祖的指使。因为老祖也擅长占卜,算出来的结果是:宋家这次必然有所收获,而应此吉兆之人,就是宋长风。

    在眼下这样的情况下,老祖也就只能拼一拼了。若是宋家能得到长生之秘,肯定可以扭转如今的状况。所以,宋家老祖决定拼一拼。反正宋长风已是废人,如果还能发挥点余力,这也算是宋家之福。

    所以,他命令宋长风随后追来,又严厉下令,要让四位长老,拼死保护宋长风,如有危险,就算四人全部拼死,也要保护宋长风的安全。

    此刻面对张横,这四名长老只能硬着头皮上前阻拦。

    “呱噪!”

    张横那里会在意两名修为仅仅在三品中期的长老,一声厉喝:“滚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股强大的威压轰然暴涨,上前说话的两名长老,突然如遭重击,哇地一下喷出一口血来,身形也蹬蹬蹬地倒退了十几步。等好不容易站稳身体,两人已是脸色煞白,难看之极。

    张横以四品超极强者的力量,庞大的威压,已是让两人受了重创。

    “啊,你,你,你!”

    宋长风和剩下的两名长老,顿时惊骇之极。

    他们做梦都想不到,张横是如此的强势,二话没说,就当场出手,这明明是要他们的小命啊!

    “有话好说,张少,我们虽有得罪之处,但您大人有大量,就当是把我们这些小人物,当屁给放了吧!”

    一位年长的长老,脸色死灰,现在也顾不得什么身份地位和脸面了,连连朝张横拱手施礼,向张横求恳起来。

    开玩笑,以眼前的情形来看,张横确实已是动了杀心,而且目标就是他们保护的宋三公子。若他们想抵挡,无疑就是螳臂挡车,丝毫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老祖当时曾下过死命,要让他们四位长老,拼死保护宋三公子。若是宋长风死了,只怕他们四人也不用回去了,肯定会被老祖一巴掌拍死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这位长老,不得不低下头来,向张横低头赔罪,希望张横能高抬贵手,饶了他们的宋三公子。

    “是啊,张横兄弟,我们之间虽然有些过隙,但说到底,也就是些义气之争,还不到生死仇恨那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宋长风也反应了过来。面对生死,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向张横低头:“所以,张兄弟,以前都是我的错,张兄弟要惩戒我,我也认了,唉!”

    宋长风长叹一声,身形一矮,竟然就这么直挺挺地跪了下去,低下了他那一颗向来高傲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吁吁声,谁也没有想到,曾经不可一世的宋家三公子,此刻竟然会当众跪地,向张横求饶。

    若是换在以前,只怕就算是杀了他们,也不会相信这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震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他也是没有想到,宋长风竟然会表现出这样的软骨头,这确实是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不过,稍一迟疑,张横的神色陡然一凛,他还是决定灭了这家伙。不然,就这么白白放过他,张横心中那团怒火,实在无处发泄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你就放过我吧,以后我一定不会再在你面前出现!”

    宋长风还在喋喋地说着,突然浑身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死灰一片。他猛地感受到了一股凛凛的杀气,已锁定了他。

    “啊,张少,张少,你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宋长风大骇,此刻就算他是傻瓜,也感觉到了,张横这是绝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心中大骇,他的眼眸里陡地闪过了一抹怨毒:“杀,姓张的,你还真以为小爷怕你啊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猛地抬起头来,手中的一支拐杖,陡地喷出了一道炽烈的焰芒,就朝张横胸口狂射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原本就跪倒在地,两根拐杖自然就针对着张横。只是,谁都没想到,他的这两根拐杖里,装了四枚火箭弹。杀心大起,他那里还会犹豫,就朝张横发射了一枚。

    此时,张横与他近在咫尺,那枚火箭弹一出膛,就已几乎射到了张横胸口。

    “张少,小心!”

    身后的小青以及徐恒和翟志超等人,直到这刻才反应过来。他们是确实都没想到,先前还象一只软骨虫的宋长风,会变脸得这么快,一下子爆发,向张横发出了攻击。

    等他们惊觉过来,已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动作。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枚火箭弹射向张横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们,其他在四周观望的人们,也个个震惊,今天的这个场面,是任何人都无法预料的。堂堂的宋家三少,果然与他家老祖一样,卑鄙无耻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