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3章 挑战老祖
    轰!

    火箭弹如同是电光石火间,就射到了张横的胸口。一股炽烈的火焰,已刹那笼罩住了张横,他的脸色也骤然而变。

    虽然身体曾受到过蛮神的赐福,体质坚如钢铁。但是,如果遭到火箭弹这样的重刑火器攻击,只怕也会被炸出一个大洞来。

    张横那敢以**抵挡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张横身上陡地腾起了一圈墨绿色的光圈,终于在火箭弹射中自己的刹那,猛然消失在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场中一片死寂,所有人还没有从震憾中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卟通,一声落水声响起,原本还跪在地上的宋长风,已是双拐一撑,整个人如同是一只老鼠,狂窜入了池水中。

    虽然池中的秘密还没有被解开,但是,现在的宋长风也只有窜入池中逃命。这池神秘的池水,如今已是他最后的出路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场中陡地发出了一声惊呼,众人直到这个时候,才醒悟过来,一个个目光望望池水,脸色古怪无比。

    这池当人们进入后,一直都在研究它。只是大家都看不出它的秘密,所以才一直都守候在此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心急的人,想跳下池里,去池中看看。只是,让人们震惊的是:凡是跳下池水的人,连个挣扎的余地都没有,就直接没入了池水里,连冒个泡的机会都没有,就完全沉入了池底。

    仿佛这一池水,就是个吞噬生命的无底洞,任何人或兽,只要跳入其中,就不会再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,后来的人,已是不敢再下水,却因为没有其它方法,这才会一直呆在池边。

    现在,宋三公子为了搏得一线生机,竟然就跳了下去,这确实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想象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刚现出形来的张横身上,都想看看,这位江湖中传言的神奇少年,接下来会怎么办?

    然而,让大家失望的是:张横只是淡淡地望了一眼,根本不再理会跳下水里的宋长风。

    稍顷,张横缓缓地转过身来,脸色更见凛然:“冯泰然,现在轮到小爷与你这老家伙算帐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儿,你敢在老夫面前放肆。”

    冯泰然脸色涨得通红,虽然心中对张横充满忌惮,但是,张横竟然当场挑衅,确实是让他怒不可歇。

    他可是堂堂的老祖级人物,那能容人当面喝叱。如果他就此做了缩头乌龟,只怕今后冯家的人,都要带着口罩出门了。

    所以,冯泰然已然心中暴怒,眼眸中都闪烁起了凶光。

    “阿,张少竟然敢挑衅冯家老祖,难道他与冯家也有仇恨吗?”

    四周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世家和家族来说,对张横其实他们并没有太多的了解,最多也就曾经听闻过张横的一些事。所以,张横在他们心目中,也就只是一个新兴崛起的新人。

    无论张横当日成为九黎巫族的新巫神,还是在台尔岛做出了改变风水局,乃至他后来孤身赴倭岛,把乙贺流闹个天翻地覆。或者是张横帮血家重夺苗王之位,重新让血家登上了古苗之主。

    这些具有传奇性的故事,还真象是传说。没有经历过的人,甚至根本不相信。

    毕竟这些事发生的也太离谱了些。象巫王寨和古苗,更是地处偏僻,没有传到外界。而倭岛的乙贺流之争,虽然许多门派都在暗中注意,但却只知道是一位叫张横的人,因为一个女人而发动的战争。至于结果如何,却是知之不详。

    所以,许多人对此也就半信半疑,并不认为当时的战争是张横这边胜了,张横之所以还能活着离开,极有可能是什么势力参于了,最终是达成了某个协议。

    因此,当大家真正遇到张横本人,虽然对于他在外面的神奇少年的绰号,仍是有几分好奇,但真正对他产生敬意的人,却也没几个。

    对于许多人来说,所谓的神奇少年,无非是有人在背后操作,想硬生生地造出一代新杰。

    尤其是,当时在外边那处盐苍弄的石屋,张横当场并没有出手,显得有些软弱。在受到宋家老祖一见面就出手,张横也没有多大的反应,更是对这位神奇少年低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之后虽然张横破解了盐水古国的秘地,又得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的亲睐,也只是以为张横运气好,结识了两位高人,甚至由此而把宋家老祖弄得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因此,在场大多数人的眼里,张横还真算不了什么。但是,此刻竟然看到他向冯家老祖挑衅,确实是让他们心中很是震动。以他们看来,张横就算有某种奇遇,年纪轻轻跨入四品,但终究是年纪太轻,与修练了百多年的老家伙相比,肯定是差了一点火候。这绝对是张横的至命伤,如果杀几个境界在四品以下的,还不在话下,但是遇到同一境界的人,他是必输无疑。所以,大家都认为,他那够资格,与冯家老祖斗,这岂不是要翻天吗?

    然而,他们所想不到的是,张横这次之所以要当众挑衅,就是要在人前立威。

    张横以前因为顾忌太多,所以处处表现得非常低调。毕竟,自己的父母和一众红颜知己,全是普通人。而自己也没有可以保护他们的足够能力。所以,事事谨慎,生怕给家人带来灾难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不同了,跨入了四品,自己也算是个玄学界的高手,再加上如今手下也有了一大伙忠诚于自己的强者,已足够保护自己的家人。所以,他要趁今天这个场合立威,看今后是否还有人敢再招惹自己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那里还会犹豫,身上的杀气轰然蒸腾,已隐隐地锁定了冯泰然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想找死!”

    冯家一众人个个怒喝,眼神中透出了凛冽的杀气。

    老祖在场,他们可也没什么顾忌,已是一个个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立刻,连长城以及连长河等人,也挺身而出,准备与对方来一场硬战。

    “退下,这是老夫与这小儿的事,尔等不要插手。”

    冯泰然心中一惊,他可不想让家族中的弟子前去送死。昨天晚上张横显示的神支庇护,确实是让他对张横充满了忌惮。

    “连伯,你们就在旁边看好戏,这老家伙我随便就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张横向连长城等人道,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嗯,小张,你小心。”

    连长城等人,自然都知道张横的细底,确实是没什么为他担心的。连那个达到四品中期的鬼脸人,都死在了张横手下,对面区区一个只有四品初阶的冯泰然何足挂齿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劲气狂逸,场中陡地象是刮起了一阵龙卷风,一股极其可怕,极其庞大的威压,已然轰地暴了开来,让旁边十丈范围内的人们,都感觉到了心胸窒堵,难以呼吸的感觉。

    冯泰然长发无风自舞,衣衫鼓荡,整个人的气势也完全变了。众人只觉。他就如同是一个怒旋狂舞的八卦,在大家的眼里,他的身影已变得朦胧,只有一团虚幻的八卦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“呃!老祖竟然使用了八卦造化诀!”

    刚刚还一个个脸现不屑,对张横的挑衅表示非常轻蔑的冯家弟子,一个个脸上露出了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要知道冯家历代以风水阴阳之术为本。所以,他们的术法也是精于此道。八卦大造化,正是冯家传承的秘术,一共有十二层,突破十层,就可以达到老祖的级别。

    而冯泰然已修练到十层的顶峰,也是他如今压箱子的功夫。

    冯家一众弟子,怎么也没有想到,他们的老祖,竟然一出手就是用上了他最强的力量,这岂不是说,看似毫不在意的老祖,已是把眼前这个年青人,列入了他平生最强的敌人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们震惊。

    “哈哈,区区八卦阴阳变换之术,也拿出来丢人现眼,看小爷如何让你这老匹夫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阴阳异术。”

    张横哈哈大笑,他已看出了冯泰然这套功法的本质。

    说话间,他全身陡然银光大耀,手中也结出了一个八卦的图案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银光骤耀,空间微漾,一个虚幻的八卦形象,也从张横手中现形,渐渐地扩大,续尔已笼罩住了他全身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空间振荡越剧,银亮的光芒如烈日中天,迅速扩散开来。刹那与笼罩冯泰然的那个八卦撞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大地一阵颤抖,两人气势所波及的池水,陡地冲起了数丈高的水浪,象是被龙卷风光顾了一样,情形骇人之极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场中确实是出现了一幕让人无比震惊的情形。只见冯泰然的那个一黑一白形成的八卦,飞舞如练,正如一只巨大的轮子一样,咔咔咔地切入张横的银色八卦。就象是一只切割机的飞轮,要把张横的银色八卦切得粉碎。

    反观张横的那个银色八卦,却是缓缓地旋转,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异常,被黑白两色的八卦所切,毫无损伤,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击,就象这只银色的八卦轮就是个摆设。完全是中看不中用。

    然而,当空中再次发出咔喇喇的巨响时,所有人却是浑身剧震,个个脸上露出了惊骇之色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