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4章 又起波澜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场中发出了一阵惊呼。现在出现在空中的情形,实在是有些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只见,冯泰然的那只黑白八卦,已然切入了张横的那只银色八卦的中心,似乎是被完全给切开。可是让人难以置信的是:被切成两半的银八卦仍在缓缓的转动,反尔是先前声势浩大的黑白八卦却在逐渐地消弥。好象黑白八卦,正被银色八卦所吞没。再看场中的张横和冯泰然,两人的表情更是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张横一脸的淡然,仿佛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。而冯泰然整个人都在微微的颤抖,脸上更是露出了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咔喇喇!

    又是一声沉闷的异响响彻,黑白八卦终于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里,而银色八卦,却是银光骤耀,亮如太阳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竟然领悟了八卦大造化的真谛。”

    冯泰然骇然地望向了张横,眼目中全是惊恐和难以置信之色:“这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冯泰然喃喃着,突然又兴奋起来:“原来是这样,原来是这样,要是早就领悟了这翻真谛,我和大哥如何还会困在如今的境界,哈哈哈,朝闻夕亡,老夫死也冥目了,哈哈哈!”

    冯泰然脸上的表情,急剧地变化起来,无陷的悲哀,极度的惊喜,谁也不知道,他究竟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然而,没等旁观众人回过神来,他整个人却是轰然向后倒去,一抹血色的红线,从他眉心起,一直延伸到他的小腹,然后轰然倒地,整个人已被裂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“啊,他死了,他竟然死了。”

    难以抑制的惊呼响起,看到这一幕的人,完全被震憾了。谁也没有想到,堂堂的冯家老祖冯泰然,竟然在张横一招之下,就死于蜚命。

    “老祖,老祖!”

    一众冯家弟子,这个时候也醒悟了过来,顿时发出了凄厉的呼喊。他们也是完全被震骇了,他们敬如神灵的老祖,怎么就死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刷!所有人的目光,陡然都望向了张横,人人骇然,个个惊惧。张横的表现,完全震惊了场中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与小爷作对者,这老家伙就是榜样。”

    张横冷冷的目光扫过全场,但此刻那里还有人敢与他对视,他目光所到之处,每个人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来。

    张横一招杀掉冯泰然,已是震摄了这里的所有人。尤其是他后面所说的那句话,更是让每一个人心中发寒。

    那完全就是在立威,是在向场中所有人警告,他张横绝不允许有任何人去挑衅。冯家老祖的榜样就是活生生的例子。

    “张少,张少,张少!”

    一片呼喊声猛地响起,却是洪门和老千门的一众弟子,欢呼起来,个个兴奋之极。

    他们可不管死的是谁,但看到张横大显神威,自然是要捧场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的呼喊,却是让其他一些门派和世家的人,脸色更加的惊惶了。连洪门和老千门这两大巨头,都是眼前这位年青人的支持者,这足见这位江湖中传言的神奇少年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现在,这些人望向张横的眼神完全不同了,满满地都是敬畏。

    张横微微点头,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先前冯泰然死时那怪异的神情,别人也许不知道怎么会这样。但是,做为当事人,张横心中却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自己当时与冯泰然同样使出八卦造化这一阴阳风水中的奇术,在旁边人看来,似乎冯泰然的力量更强些。然而,最终的结果却是冯泰然当场毙命。而且,在临死前还似乎大彻大悟,这才会说朝闻夕死,死而无憾。

    这其中的奥妙就在于,张横使出的八卦造化,已不是普通的异术,而是渗入了其它的法门。张横当时的八卦之所以会是银亮色,而不是黑白两色,就是因为他的八卦造化,以用蛮神之力,改变了它的属性。

    纯萃的八卦造化,虽然威力强大。但是溶合了蛮神之力的八卦造化,却是打破阴阳,达到了万流归宗的境界。

    所谓的一生二,二生三,冯泰然的八卦造化,就是那个延化出来的二,而张横所代表的就是源头的一。

    一理通,百理通。可以溶合蛮神之力的八卦造化,就是具有吞噬其它力量的变异八卦,这才是导至冯泰然的攻击,完全在最后被张横所同化而消失的原因。

    冯泰然终于在临死的最后一刻,明白了这个道理,却也是悔之晚矣。他已然明白,他和他的大哥,这么多年的修练,其实是走入了岐途,完全是走错了方向。以至于苦修到如今,仍是再无寸进。

    如果他还能活下去,只怕用不了几年,就能会有所突破。

    只可惜,张横这一次是绝不会让他活着离开。所以,他当时是又恨又是兴奋。恨的是他竟然就死在了张横手中。兴奋的当然是,他在死前,窥透了他们家传的八卦大造化的修练奥秘。

    吓跑了宋三公子,又一招灭杀了冯家老祖,在人前立威的目的已达到,张横也就对剩下的那些冯家弟子没有了兴趣。至于被宋三公子甩掉的四位宋家长老,张横更是连眼角都没再瞄一下。

    那四位长老,现在瑟瑟发抖地跪在池边,似乎魂儿都没有了。经历了刚才的事,他们完全被吓破了胆,那里还有什么战意,现在只是在担心,如何给他们的老祖一个交待。

    而冯家的那些人,先前气焰高涨,如今却已是一个个如丧考妣,也那里还敢出头。

    开玩笑,连老祖都被人家给灭了,他们这些小罗罗,现在完全已蔫了,连鼓起勇气向张横他们表示愤怒的胆色都没一个人有。

    正想再次转身回到池边,细细洞察这一池碧水,这个时候,一声佛号响起:“小施主别来无恙!”

    同一时间,大德真人的声音也传了过来:“哈哈,小兄弟快人快手,这很好,与老道在出家前,脾气一个模样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,道长!”

    张横转过身来,遥遥向两位高人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此刻,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正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,脸上的表情很是古怪。

    他们刚才当然都看到了张横的表现,对张横一招就杀死冯泰然,心中也是无比的惊讶。

    以两人的见识,自然是一眼就看出张横所使用的手段。但是,他们也是有些难以置信,张横小小年纪,竟然在阴阳风水之道上,还胜过修练百多年的冯家老祖,这实在是让两人心中很震动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更相信,张横这位神奇少年,绝不那么简单,他的背后,极有可能存在着比他们两个古老门派都神秘的传承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张横的所作所为,两人的态度却截然不同,缘木禅师皱起了眉头,显然对此很是不悦。反而是大德真人,老怀甚慰。感觉上,张横与他年青时的脾气相投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两人从最初与张横交往,就表现出了不一样的态度。

    缘木禅师当时为了感谢张横救了门中弟子苦大师等人,送了他两枚大还丹。

    在别人看来,这是缘木禅师对张横的器重或是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其实却不然,他只是送上这份重礼,表示出大雷音寺的大度,那两枚大还丹,算是张横救了大雷音寺弟子的礼物。

    同时,也已表明了对张横的态度,他们大雷音寺,从此与张横算是再无瓜葛,恩义两消。

    此刻缘木禅师神情一凛,一对老眼中陡地射出了凌利的光芒:“阿弥驼佛,先前,宋奇云老施主当众偷袭,犯了我们玄学界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小施主你当众大开杀戒,这又该如何说?”

    宋奇云正是宋家老祖的名字。缘木禅师当然认识他。

    而他缘木禅师正是华夏神秘的守护者组织中的成员。只不过他还不是真正的守护者的核心,说起来只是下面的一名持法队员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维护玄学界公平正义,正是执法者的职责所在。不看到也就罢了,若是看到不平之事,自然是要出头管一管。

    先前缘木禅师,之所以对宋家老祖大为恶感,就是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如今,张横更是出格,当着他的面击杀冯家老祖,这无疑就是**裸地挑衅他这位执法者的威严,他那里还会忍下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?这也是破坏玄门规矩?”

    张横一怔,他因获奇缘而跨入玄门,可以说是半途出家,是个半吊子,什么江湖规矩,玄门法则,他完全是西里糊涂,不象有传承的世家和门派弟子,是专门受过教导。

    先前宋家老祖,是自持修为高深,也就无视了这些所谓的规矩。却因为遇上了缘木禅师,这才受了惩罚。

    杀人在玄学界可以说每天都在发生,但是当众杀人,这就象是俗世一样,触犯了法律,已然是在挑衅维持玄门公正大义的底线,确实就是玄门中的大忌。

    此刻缘木禅师出头,这是有了想要处理张横了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场中响起了一片愕然声,人们的神情变得怪异无比,或兴灾乐祸,或惊疑不定,也有错愕当场的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身后的一众人,包括徐恒,翟志超以及连家父女在内,一个个脸色都变了。先前,他们确实是忘记提醒张横相关的所谓玄门规矩了。

    现在,缘木禅师出头,确实是把他们给震惊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