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5章 种子选手
    场中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压抑,所有人望望张横,再看看缘木禅师,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“哈哈,缘木禅师,既然小爷犯了什么玄门规矩,那您老人家就划下道来。”

    张横本就是个任性而为之人,在身为普通人之前,因为一直为生活而奔波,可以说是偿尽了人间的酸甜苦辣。本以为跨入了玄门,自己从今后就可以逍遥自在,不再受人压迫。从此仗剑江湖快意恩仇。

    那知,现在仅仅是报了点仇,就犯了什么玄门规矩,他的心头已是一团怒火就狂冲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为人自然有自己的准则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。人若犯我,我必还之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头上出了个什么执法队,这不是家里来了个干爹吗?

    心中一团邪火狂冒,张横那里还有什么好脸色,对缘木禅师的称呼也变了,更是自称起了小爷。

    他如今也看出来了,缘木禅师这个食古不化的老和尚,貌似已是准备翻脸不认人了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缘木禅师又是合手一礼,目光却是犀利之极:“小施主,你公然在此杀了冯施主,犯了我玄门大忌。以小施主的行为,本该废掉一身修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微微沉吟了一下,这才道:“念你年纪青青,能达到如此的修为,也纯属不易,为我华夏玄门所想,所以老僧就网开一面,废掉你十年修为。”

    缘木禅师大义凛然地道。他确实是个老古板,既然出头了,也就没有丝毫的犹豫。如果不是对张横的背景还有些顾忌,毁十年修为的惩罚,可能还会增加。

    “哈哈,毁小爷十年修为,看来您老人家还是对我网开一面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最后陡然变得凛冽无比,对于缘木禅师,动不动就要毁别人的修为,他已然是怒不可歇:“既然您老人家这么说了,那小爷就站在这里,看你老人家如何毁掉我十年修为。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真的发怒了,他那里还管什么,准备就与缘木禅师,当场翻脸。

    不是吗,虽然对于张横来说,十年的修为,因为一直奇遇连连,还真不当一回事。说不定再遇一回奇缘,就那么莫名其妙的补回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,换个普通的修练者,那可是要勤修苦练十年,熬上这么多时间,才能恢复,甚至因这十年的修为被毁,在进阶途上,留下后患。

    然而,缘木禅师就轻飘飘地决定了人家的命运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对所谓的执法者,是越来越看不入眼了,这那里是什么执法者,比古代的那些恶吏更厉害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张横此话一出,四周惊呼再起。在场的人谁还看不出来,这位神奇少年,竟然是要与执法者对抗了。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小青娇躯一震,似是要上前劝张横。但是,喊了一句,她却闭了嘴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张横眼眸里的一抹绝决,立刻明白了张横的心意。而她更知道张横的性格,他决定的事,绝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然而,想到玄门执法者的可怕,小青的心顿时揪了起来。与缘木禅师做对,那无疑就是与整个玄门最高端的力量相抗。要是真的冲突起来,今后张横也许真的再也无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说老和尚,你这惩罚是不是也太严厉了些?”

    大德真人的声音响起,他已是从人群中走向了张横:“老和尚,老道虽然不是你们执法队中的成员,但也知道你们行事的作风。小兄弟虽然今天出格了些,但他并不是当众杀人,而是与冯家那个小老头切磋。是冯家小老儿无能,一招之下,就被小兄弟给宰了。这只能怪他修为太菜,学艺不精。”

    大德真人是真把张横当成自己的朋友,这与他先前送张横那块奇石的行径一至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虽然只是送了一块奇石,代价根本不能与缘木禅师的两枚大还丹相比,但两者的意义却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的那块奇石,是代表着他大德真人的身份,这意味着,张横在遇到麻烦时,可以拿出这件信物,以他们万寿山五庄观的名义出头。

    这可绝对的不同寻常。不是大德真人欣赏张横,岂会送他这样的信物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大德真人要出头为张横说话了。要把张横当众杀死冯家老祖的事,说成是双方的切磋。换了个名头,张横自然就不用犯那条玄门规矩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缘木禅师的神情一滞,一时却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自然清楚大德真人的身份和地位。甚至说道起来大德真人在那些守护者的老怪物眼里,还比他缘木禅师,更得他们器重。

    大德真人的修为,其实比他更胜一筹,潜力更高。在那些老怪物眼里,是极有可能接任他们位置的传承者之一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大德真人为人洒脱,性格又狂傲不激,不愿受什么约束,这才没有加入执法者的行列。但他的潜力,摆在那儿,是很少能与守护者说得上话的奇人之一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大德真人出头,为张横说话,理由还十分的充分,这却是让缘木禅师为难了。如果不给这老道士几分面子,今后双方的关系算是为此而有了裂隙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推翻自己先前所做出的决定,这又一时下不了台。缘木禅师此时也是左右为难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缘木老和尚,你还以为就你能代表玄门的整个执法队吗?”

    正是时,一个年青人的声音响起:“张兄弟是不是犯了玄门规矩,也不是你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翟大少,竟然是翟大少。”

    场中陡地响起一片惊呼声。

    不错,出头的正是翟志超,在场的人那一个不知道这位练丹世家的大少。只是谁也没有想到,鼎鼎大名的翟大少,竟然就在张横的队伍中,甚至此时竟然还为张横出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,诸位,在下这里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场中所有人,几乎都对自己的出场表示欢迎,翟志超脸色大为满意,脸带春风地做了个罗圈揖,这才道:“诸位,你们认不认为,老和尚是不是太独断了。就以刚才张兄弟的作为,正如大德真人所说的那样,那里是什么当众杀人,完全就是临时切磋,是冯家老儿本身学艺不精,这才血溅当场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切磋也是当众杀人,那么,是不是说,以后玄门中人,就不可以找人切磋,大家要象乌龟那样一个个缩在家里,以免因为切磋有所伤亡,从而犯了玄门规矩,被老和尚这样代表正义公平的执法队员给冠上个破坏玄门规矩,惩罚,从而毁个十年八年的修为呢?”

    翟家自然也有属于执法队的前辈高人,所以翟志超可不怕缘木禅师。再加上当年翟家因为大还丹古方的事,与大雷音寺关系搞得很僵,双方根本就是怨隙颇深。此刻那里会给缘木禅师好脸色,说话是字字犀利,充满了火药味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。”

    缘木禅师一声佛号,目光转向了大德真人,以他的身份,自然不会与翟志超这样的小辈争论,所以根本不理会他,反尔向大德真人道:“大德兄说来也有理。是老僧鲁莽了。此事确实是要再酌情考虑。”

    缘木禅师现在也看出来了,这次要惩罚张横,已是绝无可能,有大德真人出头,他还真不敢不卖他几分面子。如果因为张横这个小辈,与大德真人结下怨隙,这绝对是不智的行为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要突然针对张横,当然也是有目的。

    大雷音寺地处西域偏僻之地,虽然在玄门中地位超然,但这么多年来,因为极少有人出现在中原的玄学界,声威已是渐渐在许多人的心中淡化。

    这次有这样的机会,自然是要显显威风,以震摄中原之地的玄门之人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一般人所不知道的秘密,整个玄学界虽然看起来是铁板一块。但是,东南西北各域,仍存在着竞争。每十年,各域的顶尖势力,彼此间就会举行一场竞赛,一旦那一域能取得胜利,就能成为之后十年的盟主之位。

    之前二十年,他们西域的雷音寺都落败而归,让整个西域玄门,大是蒙羞。

    而今年又是例行的大比之年,看到张横这个新冒起的新秀,缘木禅师心中已是暗自震惊。若是张横所在的南域,这回派出的就是他。那么,他们西域各门各派,那里还有胜算?

    所以,他才会使点手段借张横犯玄门规矩之际,要打压张横。十年的修为如果被毁,到时张横就无法参加大比了。可说是提前消弥了这个种子选手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缘木禅师,也只有暗叹一声,放弃了要惩罚张横的念头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静寂,所有人的脸色怪异无比。谁也没有想到,事情竟然会是这般虎头蛇尾的结果。

    而众人望向张横的眼神更加的不同了。这个可以直接敢向玄门执法者挑衅的年青人,自然不会是狂妄之徒,他敢出头,绝对说明了他身后,有所倚仗。而大德真人的出手,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,更是显得张横来历的神秘。

    张横身后的一众人,此刻也都松了口气。刚才确实是让大家的心都抽紧了,张横竟然直接挑衅执法者,这实在是让大家都为他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一场风波眼看就要结束,但是,就在这个时候,翟志超的声音再次响起,却是震动全场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