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6章 当务之急
    “老和尚,你口口声声说什么玄门规矩,什么正义公平。”

    翟志超陡地神情一凛,厉声喝道:“可是你知不知道,有西方血族,早在这里搅风搅雨。真不知道你这执法者是如何当的,放着西方血族的事不管,却在我们东方玄门中耀武扬威。本人实在是有些置疑,难道现在的执法者,都成这副德性了?”

    “呃,西方血族?”

    如同是平湖中砸落了一块巨石,场中顿时哗然一片。谁也不会想到,翟志超竟然会当众说出这个惊人的消息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东西方的玄学界,虽然近年来确实是没有爆发什么大战。但是,许多摩擦还是不少。只是小范围内的冲突,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重视。

    然而,这次聚集了近百多家玄门门派以及世家的探险,竟然也有西方血族之人暗中潜伏,这确实是震动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缘木禅师这回是真的坐不住了,不由脸色骤变。他身后的苦大师自然不能事事让老祖出面,所以很识趣地跨步上前,向翟志超宣了句佛号:“翟施主何来的消息?贫僧等人,一路过来,可没有发现任何血族之人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们大雷音寺的和尚,那是眼睛都长在头顶地,自然就看不到身周发生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翟志超可对来自大雷音寺的和尚没一个有好感,冷哼一声道:“西方血族,我们在路上,就看到了他们所做的三起血案,这是当时被对方残害之人,身上的标志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又继续道:“这还是我等看到的,洪门以及张兄弟,曾在入此秘地前,还遇到过那些扁毛畜生。”

    “啊,这不是太皇门的标志吗?怪不得太皇门的门人,直到现在,仍是一个不见。”

    四周惊呼声一片,许多人已认出了翟志超丢在地上的那些门派或世家的标志,不禁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果然,不一会儿,丢在地面的标志,全部被认出了它们的主人,场上哗然一片。

    “老和尚,你不会认为是这些门派自己火拼才遭到了灾难吧?”

    翟志超满脸不屑地望向了苦大师等和尚,语气中满是讥讽:“现在,在下以为,这些西方的血族,就是隐藏在我们之中。”

    话声未落,四周的哗然声更甚,所有人的目光,也刷地一下,望向了大雷音寺的缘木禅师。

    听到西方血族,正隐藏在众人之中,所有人确实是心中震惊,这可绝不是什么好兆头。要是那些吸血鬼突然暴起,必然会造成一定的伤亡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也都想到了缘木禅师。不是吗,他老人家可是执法者,西方血族之人敢偷入这里,那自然得由他来管了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这下,缘木禅师不得不出面了,他向四周众人微一合什,神情却变得肃然无比:“既然西方妖孽敢在此残害我东方玄门之人,老僧绝不会袖手不理,老僧必然会把他们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您老人家说的轻松,连血族之人的影踪都不知道,就敢夸口,说要把他们找出来?”

    张横也插了口,他现在对这老和尚,已完全没了好感,所以也要趁此机会,与他抬抬杠:您老人家不会是准备唐塞我们这些小人物吧?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一众大雷音寺的和尚,顿时愕然无语,不知该如何答他的话。

    他们也是感觉到了,师祖缘木禅师,刚才那翻话确实是有唐塞的嫌疑。

    因为那些话,完全是圆滑话,既没时间限制,更是没有具体措施,别说拖个十天半月,只怕一年半载的,也是可以。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!”

    缘木禅师的脸色无比的难看,显然是有些恼羞成怒了。但是,他刚才所说的话实在是太虚,此刻已是引起了场中无数人的不满。所以,他就算心中怒气狂生,却也不愿在此时再与任何人争执此事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缘木禅师冷哼一声:“此事乃是当务之急,要必须把那几个血族异类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缘木禅师终于被逼得改变了主意,要先寻找出隐藏的血族,再来破解眼前这池池水的奥妙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才是当务之急。”

    张横和翟志超互望一眼,脸上都露出了笑意。能把老和尚逼成这样,他们心中都感觉畅快。

    “在下看来,各门各派的人数不下四百之数,若是要寻找出隐藏的血族,确实是有些难度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再理会缘木禅师,而是自动掌控了主导权,当众开口道:“幸好,来此的都是以门派为队伍,彼此之间,肯定都有相互认识的人。所以,在下建议,彼此相互认识的队伍,可以站到一起。”

    张横知道,这次进入的血族至少有十四人,除了梅西塔和那位老者外,还有十二名随从。所以,要把他们从这么多人群中找出来,奇实也不难。办法就是把相识的队伍一批批地隔离出来。等最后留在场中,谁也不认识的队伍,就是最有嫌疑的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兄弟说的是,这个办法妙极!”

    翟志超欣然大笑,拍了拍张横的肩头,伸出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接着,转身向四周一众玄门之士道:“诸位,你们认为这法子如何?”

    如果仅仅只是张横说话,大伙儿还会有所顾忌,毕竟张横刚与缘木禅师几乎撕破了脸。但是,有翟志超这位翟家大少出头,情况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翟大少,这办法不错,我等愿意配合。”

    哗啦,场中的人们已然动作了起来,找到与自己门派或家族相识的队伍,重新组合起来,然后走向了池子的远处。

    人员虽多,却仍是井然有序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和娟子等一众老千门的弟子,已走到了人群中,细细地查看每一队经过之人。

    张横的五官无比的敏感,要是真有血族之人走过,近距离下,一定会被他认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娟子等老千门的人,乃是这世上消息最灵通之辈,对任何门派和世家,都会有所了解。所以,有他们在,那些门派或世家的标志,也无法逃过他们,避免了血族借什么世上还从未出现过的假标志,浑迹过关。

    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凝重,大雷音寺,万寿山五庄观以及张横的联合队,一起在人群两边,虎视眈眈地凝注着从眼前走过的队伍,人人神情凛然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,数百人的队伍,都已离开了池边,聚集到了另一边。在池边的人数却是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们!”

    阿蛮陡地手指指向了为数不多的人群中,那里,正有十多人,站立在池边,似乎聚集在一起,正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,阿蛮隔着这么远的距离,却指证他们就是血族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张横一声厉喝,身形轰然腾起,如同一只大鸟,凌空扑向了那些人。

    张横也觉察到了这十几人有意,被阿蛮一声提破,更是感受到这些人身上隐隐地透出一种怪异的血腥味。立刻也醒悟过来,那十几人就是血族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让人奇怪,这些人的面貌完全没有西方人的特征,一个个黑发黑眼睛,那象血族。这足见这些人在易容方面,是练有特殊的法门,这才能从里到外,换成另外一个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翟志超以及连老爷子等人,顿时也醒悟过来,厉喝连连,朝着那十多人冲去。而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,也是眼眸骤缩,目光望向了那一边。苦大师和无嗔道长等,却是早就随着众人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血族之人已被找到,所有人那里还会客气,准备联手逮住这些人,好好询问。

    “哈哈,姓张的,竟然这样还能被你识破,哈哈,就算不佩服你都不行啊!”

    队伍中,一个年青人哈哈狂笑,身上的衣衫轰然炸碎,露出了一身华丽的别致服装,看起来就象是中世纪那些贵族少爷的礼服,在四周众人眼里,显得无比的怪异。

    这人,正是梅西塔。这位血族中的贵族,面对这样的险境,依然是一副优雅的模样,确实是很有犯儿。

    彭彭彭!

    围在他身周的十几人,此刻也衣衫炸裂,一个个现出了本来面貌,又都恢复了金发碧眼的模样。不过,这些人如他们的主子一样,并没有现出什么惊惶之色。甚至用一种非常轻蔑的眼神,望向了冲过来的一众人。仿佛面对这么多敌人,他们丝毫没有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

    凌空扑落的张横,陡然心头一凛,感觉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就算梅西塔等人最自负最狂妄,面对这么多东方玄门的高手,也不会自大到不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他们的表现恰恰如此,对于这么多高手的围攻,丝毫不见惧色。那么,这岂不是说,这些吸血鬼,已是有了什么把握,可以无视己方这么多强者吗?

    心念及此,张横顿时警觉,他那里还会犹豫,手指一指,镇海印轰然旋舞,当头砸向了梅西塔,同一时间,手中蛮神枪也银光骤耀,化为一条银龙,就射向了他。

    张横把所有的攻击全部落向了梅西塔,他绝不想在这样的场合,让这血族逃离。

    然而,一幕让张横无比震惊的情形,却在下一刻出现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