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9章 竟然是他
    风声骤急,那种失重感刹那增加了无数倍。仿佛这一刻,身体已没有了重量。

    “诸神在上!”

    几人发出了惊呼,直到此刻,他们才发现,自己正是从空中掉落下来,这是要直接与地面来个亲吻吗?

    问题在于:他们所在的位置,正是某处高空,向下望去,只怕有数里远,若是直接就这么掉落,只怕摔到地上,就会是一滩肉糊糊。这如何不让大家惊骇?

    幸好,头顶的盐水神女印嗡然铮鸣,众人下降的速度猛地一滞,终于缓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一凝,望向了四周,脸上露出了恍然之色。

    先前因为冲破那层湖底的屏障,速度太快,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,就直接撞破跌落到了不知名的空间。现在仔细一看,这才明白过来,冲破屏障后,就是一层空荡荡的高空。他们如今正是从高空上直摔而下。若不是有盐水神女印突然发力,只怕大家真的要来一回流星撞地了。

    看清了情形,张横的眼神变得更加的犀利,神色却又是一僵:“那些血族呢?”

    目光所及,正是刚才从盐水神女印中涌现的影像。地面是一片广阔的空间,最中央处矗立着一座宏伟的宫殿。因为角度的关系,张横根本不可能从高处看到宫殿内的情形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心头一惊,还以为那些血族之人,已逃窜入宫殿里了,自己还是落后了他们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脸色微变,他也不知道这座宫殿里会有什么。若是血族之人,先入宫殿,抢先拿走了里面的什么宝物,这可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那里还敢迟疑,加速摧动神女印,向下狂冲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刹那,几人在神女印的保护下,已然落到了地上,毫发无伤。张横更是一声厉喝:“那些蝙蝠有可能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说话声中,他全身光芒急耀,已是冲向了那座宫殿,几个眨眼,张横的身形出现在了宫殿门口,还剩下数十级台阶。

    怦然一声巨响响起,张横双足一蹬,整个人飞跃而起,如一枚弩箭一样,就向宫殿射去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让梅西塔他们,在宫殿中布置阵势,半途截击自己,所以,以最快的速度,冲向里面。

    然而,身形刚冲入宫殿,张横身形轰然剧震,整个人也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整个宫殿空荡荡的一片,与当时在意识中浮现的差不多。只是,先前的图像太朦胧,当时张横并没有看到宫殿的细节。

    此刻冲到此处,这才发现这座宫殿的特别之处。它内部的布置,竟然不象华夏任何一个时代的风格,反尔是透着神秘的气息。

    尤其是宫殿的殿堂内,有八根类似图腾的柱子,更是让这里显得无比的诡异。

    此地,好象并不是真正的皇宫,反尔象元古人类的一处祭祀的所在。只是,它所使用的材料,却是完全超越了元古母系社会,还真不知道当时这位盐水古国的女神,是如何弄出这些材料,并建起这样美仑美焕的宫殿。

    现在,宫殿里当然没有女神印中的那位女神和那些铁甲武士。但是,在最上方的黄金椅上,竟然坐着人,身穿黑衣黑袍,头戴黑色的斗笠。他不是那位神秘的黑袍客又会是谁?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黑袍人的身边,那位神秘的少女,依然茫然地站在那儿,似乎对四周的一切,完全不在意。

    张横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两人,才会震憾当场。

    要知道,黑袍人和神秘少女,自在盐水弄出现后,就是波澜不断。之后的所有事情,仿佛就是因他们而起。然而他们却象是突然在人间蒸发了一样,之后再无两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直到盐水古国的秘境开启,张横才在七十二星宿阵里,看到了他们。当张横等人想要追及两人,他们却又一次神秘地失踪了。

    因此,对于这两个人,张横的心里,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此刻,又看到两人先一步出现在这里,张横的心确实是被震动了。

    从两人当时在众人面前离开后,以他们的速度,应该比大家快了许多。而且,他们似乎对秘境的地形非常的熟悉,可以估计,他们进入这湖底的宫殿,绝对比所有人快了大半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那么,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,神秘少女真的是那位传说中的盐水古国的神女吗?她为什么会一副失魂的模样,竟然会听从那黑袍老者的指挥?这里面到底是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秘?

    无数疑问如同是煮沸了的米粥,汩汩地冒着泡,但张横一时那里有什么答案?

    “哈哈,张横,你总算不让老夫失望,竟然也找到这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突然,黑袍人疯狂的笑声传来,“你也算是幸运者,是见证老夫成为盐水古国第二代的传人。如果你能臣服于老夫,老夫倒是愿意赐你点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张横却是再次浑身剧震,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:“张文龙,你就是张文龙文道长!”

    这回,张横是真的被震骇了。因为,此时此刻的黑袍客,已然掀开了头罩,露出了他的真面目,让张横看到了他的容貌。

    但是,一看清他的模样,张横立刻认了出来,他就是先前失踪,之后就没有了音讯的张文龙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看来你还没忘掉老夫。”

    黄金大椅上的老者又是一阵哈哈狂笑。

    他确实就是失踪多日的张文龙,也是在那间盐水弄的石屋里,与张彦青在屋里秘密会面之人。

    不过,当时他的脸型几乎与张彦青一模一样,但在此刻,却显露的是张文龙的那张脸孔。

    “小爷明白了,原来你从祖坟守墓人那儿,得到了那段杨飞的笔记,理解了阴阳合,五行毁以及神台灭地壑开,这几句谒语后,就离开我们,是去安排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猛然醒悟,目光刹那变得犀利无比:“你与盐苍弄的张彦青一定有着密切的关系,你本就是盐苍弄的人。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也顾不上那十四只血蝙蝠了,以张文龙早就坐在这里的情形,想必梅西塔等人,从上落下来后,根本就没进这座宫殿,否则,双方早就发生了冲突。现在他们也不知隐匿到了何处,隔了这会儿功夫,估计早就逃得远远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如今把注意力全放到了张文龙和神秘少女的身上,也许真正的盐水古国之秘,就是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横,你果然不愧为神奇少年,老夫的事,你竟然能猜个十之七八。”

    张文龙缓缓地从黄金椅上站了起来,他显然心情非常的不错,更象是一切都掌控在手中,再也没有顾忌。所以,他也不隐瞒什么,到了此刻,他也确实不必再隐瞒身份了。

    “说给你听听也无妨,老夫确实就是盐苍弄之人,而且是守护盐苍弄的祭酒家族的传人之一。”

    张文龙脸上现出回忆之色:“我们盐苍弄的祭酒家族,世代传袭,只不过只有一名男丁才可以继承此位。我们那一代,有两名男丁,张彦青正是我的哥哥,所以最后他传承了祭酒之位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一凝,仔细地聆听着。对于盐苍弄祭酒张家,他确实也很有兴趣,这个守护着盐苍弄的家族,似乎一直就与盐水古国的长生之秘有关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张文龙傲然地抬起头来,神情变得无比的炽烈:“你不要以为,我们张家会在此地坚守数千年,这是愚昧,现在告诉你也不要紧,之所以会这样,是因为我们这一族,一直在守护着先辈人留下的一个惊天之秘。因此,当我大哥传承了祭酒之位后,我为了能收集更多因为时代变迁,而流失在外的信息,就此离开盐苍弄,以文道人之名周游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竟然发现洪门恩施分堂的堂主,竟然也在暗中寻找盐水古国之秘,所以就与他联手。想从他那里,探得一些老夫所不知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张文龙继续道:“那知,那天正好碰到了你这位传言中的神奇少年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当时心中一惊,突然想到,以你在江湖中的传奇经历,很可能会破坏我们这次行程。所以,这才会用神仙酒想把你迷倒。”

    张文龙摇了摇头,满脸的感慨:“那知你这神奇少年,竟然比传说中还厉害,竟然中了神仙醉也没事。迫不得以之下,我才中途改变主意,让徐恒邀你一起参与,免得招惹上你这尊煞星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眸子里现出了一抹异彩。

    当初张文龙竟然初次见面,就使用神仙醉来暗算他,这一直是张横心中难以理解的事。此刻,张文龙说出了原因,确实是把他心中的疑团所解。

    可是,张横心中还有一个更大的疑团,那就是他怎么就与神秘少女扯上了关系,看他们之间的表现,似乎神秘少女完全任由他摆布。那么,张文龙到底采取了什么手段,或者是对这神秘少女使用了何种秘法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先前所说的第二代盐水古国的传承人,又是什么意思?难道这老家伙已得到了盐水古国最大的秘密了吗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