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40章 揭开谜底
    “那你们张家难道就是当年盐水古国的后裔?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眼眸一凝,不由问道:“不然,你怎么会自称是第二代的传承者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回你却是猜错了。”

    张文龙大笑:“我们张家,可不是什么盐水古国的遗民,我们真正的身份是廪君神皇的皇裔血脉。”

    “廪君神皇的血脉?”

    这回,张横是真的被震惊了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廪君神皇是谁,这不就是传说中消灭了盐水古国的另一个元古部落吗?

    从张文龙先前的话里,张横还以为,张家在盐苍弄守护,就是为了盐水古国的这个秘境。那知,现在张文龙说他们张家,根本就与盐水古国没关系,甚至是灭了盐水古国的廪君神皇的皇裔血脉。那么,这岂不就是说,张横先前的猜测,完全是走了岐路。张家祖祖辈辈守护的并不是盐水古国。

    那么,他们张家,在这盐苍弄,到底守护的是什么?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突然,宫殿的门口,也响起了一阵惊呼声。回头一看,大门外,小青以及赵子强等四人,已然站在门外。只是,他们好象是被一层无形的屏障所阻隔,根本无法进来。

    因此,四人站在门外,又惊又急,神情更是古怪之极。

    显然他们也都听到了张横和张文龙之间的谈话。因为小青和赵子强等四人,都认得张文龙。所以,对张文龙述说的事,也让他们无比的震惊,这才会发出了惊呼。

    张横朝他们摆了摆手,直到这刻,他才猛然觉察到,这座宫殿,四周确实是布置了一个劫界,只是因为自己身上有神女印,才不受限制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还是走向了门口,手一撕,那道无形的屏障竟然就这么被撕了开来,小青和赵子强等人,立刻毫不犹豫地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又有故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文龙一点也没介意,反尔又是一阵狂笑:“庆祝本皇传承盐水古国皇位又多了几个,哈哈哈!”

    说罢,他也不卖关子,目光转向了张横:“你是不是对我的出身很感兴趣?”

    不待张横有所反应,张文龙却是顾自说了下去:“自大劫难后,过了无数年,突然这世上不知怎么的,就降临了不少以神支为名的人物。象盐水古国的盐水女神,以及我们张家的廪君神皇。他们有着超越当时普通人类的力量,从而很快就在部落中,被人们供奉为神。”

    “盐水女神与我们的廪君神皇,因为两个部落相邻,一直有着冲突。只是,最后盐水古国的女神,似乎出了什么事,最终被廪君神皇所毁灭。”

    张文龙长长地舒了口气,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神色。显然,这样一个元古时期发生的秘密,存在心中,这么多年来,也让他心中承担着无比的压力。

    现在,他终于完成了先祖的使命,肩头也象是放下了一块巨石。这才会要与张横他们聊一聊,也算是释放他的心底压力。

    “只可惜,在盐水女神的部落,在最后被灭的一刻,当时的盐水神女,竟然启动了某项密法,把盐水古国最核心的地方,毁于一旦。”

    张文龙长叹一声:“为此,当时的廪君神皇暴跳如雷。他之所以要攻打盐水女神,不仅是要占有盐水女神这部落,最重要的却是想要占领盐水神女所在的核心之地。因为,那里有着他最想得到的长生之秘。现在,这个核心之处,竟然被盐水女神毁掉,这岂不是让廪君神皇的所有计划完全落空。他是空打了一仗,消耗了无数的人力物力,却没有收获他最想得到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凝成了一个角度。张文龙所说的话,实在是出乎了他的想象。张横怎么也没有料到,盐水古国灭亡的根本原因,就是长生之秘。更想不到,守护在盐苍弄的张家后裔,竟然不是盐水古国之人,而是当年毁灭盐水古国的廪君血脉。

    “廪君神皇大怒之下,最后遣怒于当时攻打盐水部落的主将,他的皇弟弓长神王,让他带领本部人马近千人,就留守此处,发掘盐水古国的遗迹。”

    张文龙继续道:“从此,我们这一族就被困在了此地。弓长神王是个尽心尽责之人,即使是他死后,也留下了祖训,要子子孙孙守护这里,直到把盐水古国的秘密发掘出来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竟是这样曲折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张横,真的只有感叹的份了。元古时代,竟然也有着如此精彩绝伦的传奇故事。

    “经历了这么多年,我们弓长神王以及他手下的族人,一直遵守着这个祖训,虽然,因为时代的变迁,神王的后裔,也从此有了姓,那就是神王弓长的名字合起来的张字。从此,我们家族也有了姓。古时,人是没有姓的,只有名,直到后来,黄帝的手下造字,这才逐渐每个家族,都有了一个统一的姓。张家就是这样,原本弓长两字一合,就成为了之后的张姓。过了无数年,族民还在不断的延续,但已是逐渐凋零,许多人对所谓的祖训,产生了动摇。但是,只有我们张家的传承血脉,永远不会放弃。”

    “当那天老夫在蒋老头那儿,看到杨飞的那本笔记,看到那几句谒语,这才猛然明白,开启当年盐水古国废墟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张文龙的神情再次变得兴奋起来:“因为,这些话语,在当年弓长神王留下的祖训中并没有提到,反尔是记载了如何建立阴阳石,五行绝阴阵和神台的过程。并在后面留下了一段用当时廪君国神裔圈子里才流行的廪君古语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这种语言早已失传,甚至当年跟随弓长神王的那些族裔,也几乎没人看得懂,一直以来,谁也不知是什么意思,大家都以为,这应该就是破解关于盐水古国秘密的关键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再看到古墓中杨飞所写的笔记,却是让我们迷惑不解了。为什么祖训中,留下的是建阵势的纪录,却没有留下破阵之法。反尔是那处不知是什么时代留下的古墓中,才见到了这一记载。”

    张文龙微微摇头:“在那些古墓中,竟然出现了破解弓长神王当年所布的阵势,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?”

    不过,既然在古墓中找到这段谒语,似乎还与弓长神王亲手布置的阵势相关,这岂不是与盐水古国的秘密有关?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文龙也顾不得什么了。他和他大哥张彦青,虽然一直为盐水古国的秘密而守护,但其实心中也早就生有了怨念。尤其是在外面的世界周游了这么多年,他实在不想自己的子孙后裔,仍然象囚犯一样,因为这一祖训而困在此地。

    所以,张文龙就想试一试,看那段谒语,是不是与破解盐水古国的秘密有关。于是,就把有关盐水古国长生之秘,在外到处散布。

    果然,此事立刻就震动了无数的玄门人士,前来大峡谷探险。

    这就是盐水古国泄秘,从而招来各门各派聚集此处的原因。

    张文龙可不是闹着玩的,他的目的就是要借助众人之力,破解原本弓长老祖建在这里的那几个庞大阵势。如果仅凭他们现在残留的力量,以及张横他们的人马,根本是无法破阵地。

    最后的结果,完全把张文龙给震憾了。他只是偿试一下,那知竟然真的打开了盐水古国的秘境。

    更让他想不到的是:当年因为盐水女神,在最后一刻,启动的毁灭核心之地的秘法,所造成的屏障阵势,也竟然因为岁月的消磨,完全被时光所磨灭,现出了当年残留的古国秘境。

    张文龙大喜。因为在他们家属遗留的古籍中,就留有盐水古国秘地的地图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会犹豫,就立刻抢先进入了秘地,赶往了秘境中心。

    他确实是比张横他们早进入这处秘宫的核心,更是凭着知道其中的一些隐秘,已拿到了这处宫殿中最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因此,现在已是毫无顾忌,早先对张横的忌惮,如今也早抛到了九霄云外。所以,面对张横,他此刻是没有了任何的惧意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面对眼前这个曾让他充满忌惮的年青人,他可也不想放过张横,他要让张横臣服于他,做一条中心于他的走狗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文龙陡地神情一凛,目光也变得犀利无比:“张横,你现在也已知道了盐水古国的秘境,是如何会开启。那么,告诉老夫,你可愿臣服于我?”

    “臣服于你?”

    张横显出了一抹讥讽的神色:“不知文道长,你又凭什么手段,能让小爷臣服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老夫敢说这样的话,那自然是有把握。”

    张文龙哈哈狂笑:“其实你就算不臣服,老夫也能让你成为我的一条狗。只不过,到时就不怎么好玩了,老夫总感觉,要你心服口服地让你心甘情愿地任凭老夫指使,才会有趣。”

    说罢,张文龙手一翻,一根法杖一样的东西,已紧紧地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这是女神法杖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猛地暴缩,心头大凛。

    张文龙手中的法杖,黄金铸造,闪闪金光。再看上面,一尊神秘少女模样的蓝色宝石雕刻,翠光盈盈,无比的耀眼。

    这一根法杖,正是在先前神女印的信息中看到过。而且,随着法杖的现形,一股恐怖的威压,轰然膨胀,四周的空气,也仿佛变得粘稠起来,如同是渗入了铅粉,让人有种心胸窒堵的感觉。

    果然,身边的小青以及赵子强等人,脸色乍变,一个个露出了惊骇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根法杖,确实是给了他们无比的压力,甚至感觉体内的真元也猛地被冻僵了,无法流转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横,你还算有点见识,竟然能认得老夫手中的神女法杖。那你还不臣服于我?”

    张文龙狂笑,脸上露出了不可一世的癫狂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