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41章 虚张声势
    听到张文龙亲口承认,他手中所握,就是女神法杖。张横的神情不禁变得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自然知道,女神法杖,由两部分组成,一为法杖的黄金柄。另一部分就是黄金柄上的女神像。

    以前因为不了解情况,对神秘少女所佩戴的那个翠玉雕像,还以为是一种装饰。现在当然明白了,神秘少女所戴的正是女神法杖上的女神像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这尊女神像,竟然已到了张文龙手中,成为了神女法杖的配件,这确实是让张横心中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不过,当他目光望向张文龙身边的神秘少女,他不由眉头微微一皱。现在的神秘少女,她脖子上的翠玉挂件,果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,张文龙已从神秘少女身上,得到了女神雕像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变得凛冽起来,已经想到了一个可能:“张文龙从少女身上,得到了女神雕像后,终于组合了这根神女法杖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张横,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,不见棺材不流泪啊!”

    张文龙不屑地大笑:“你是不见到老夫的厉害,不肯服输。”

    见张横沉吟着不答话,他还以为张横不信他手中的法杖,可以收拾张横,张文龙不由勃然大怒,手中法杖轰然一指,指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震,蔚蓝如同海水的奇异光芒,刹那弥漫开来,把整座宫殿映得幻彩迷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,也陡地高涨,压向了张横,似是有几座山岳,当头向张横砸落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横,还不臣服于老夫?”

    张文龙眸中神光再现,整个人的气势也不同了。原本只有半步四品的修为,在这一刻竟然散发出了凛凛神威,就象是神支显灵一样,让人有种想跪倒膜拜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却是丝毫不见惧意,唇角反尔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意:“文道长,那就看看小爷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张横的全身骤然彩光暴逸,眉心一点彩氲现形,一枚印状的物品,刹那悬浮而起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蔚蓝的光波与炫丽的彩光相触,顿时炸起层层波纹,甚至连整个宫殿都要动摇起来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,张文龙和张横的身形陡然剧震,张横眉心的印状物和张文龙手中的神女法杖,轰然震动,似乎是产生了某种反应,竟然相互振荡,要脱离两人,向空中飞去。

    “啊,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张文龙大骇,你你你地你了半天,这才骇然地你出了个结果:“你竟然溶合了神女印,这,这怎么可能?盐水古国的神女印,竟然在你手中?”

    张文龙确实是被震憾了,他知道,当年元古的盐水女神手中,有两件圣物,其中一个就是神女印,另一个就是神女法杖。

    他是做梦都想不到,这枚神女印就在张横手中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无奈,当时张横从缘木禅师的禅道里得到启示,最终让神女印现形,溶合了神女印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为了抢得先机,张文龙早一步到了盐水古国的秘境门口等待。根本就没有看到那一幕。

    等他和神秘少女,进入盐水古国后,凭着祖先所留的地图,最后进入此地核心的宫殿。就开始疯狂地寻找盐水女神的两件圣物。

    那知,寻了半天,才借着神秘少女身上的女神像,才找到了法杖,却始终没有神女印的丝毫痕迹。

    这才是他一直未离开宫殿,在集中法杖的力量,想感应神女印的方位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看到神女印早在张横手中,这确实是让他惊怒交加。

    盐水古国神女留下的两大圣物,对整个盐水古国都有操控的力量。虽然从没有记载说,这两件圣物,力量到底谁弱谁强。

    但是,只要掌控了其中之一,就可利用这里的神奇力量。

    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两件圣物实力相当,几乎是平分秋色。这也就是说,他要凭法杖之力,来战胜张横,那就跟本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如果仅凭他的修为,半部四品与四品初阶相斗,无疑就是自己找死。

    不仅是这样,他还是刚刚溶合法杖,对其的操控仅限于入门级。根本就无法发挥出它的全部力量。甚至许多法杖内所蕴含的神奇妙招,他也丝毫没有领悟。

    在眼前的情况下,法杖与神女印相互感应,别说借用法杖的力量,就算是想要掌控法杖,不让它脱离自己的掌握,都感觉无比的困难。

    这相当于是说,与同样掌握了神女印的张横相比,自己对法杖的掌控力,还不及张横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文龙的脸色已是难看到了极点,那里还有战胜张横的信心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,老夫一定会让你真正地臣服于老夫脚下。”

    张文龙怒吼一声,那里还会呆在这里,手中法杖刹那光芒骤耀,他和神秘少女的身影,被一团蔚蓝色的流光所笼罩,两人嗡然间就消失在了黄金椅上。

    “侥幸!”

    张横不由心中暗暗松了口气。说实话,面对掌握了神女法杖的张文龙,张横的感觉丝毫不比他好。

    张文龙无法完全溶化法杖,张横也是如此,在两大盐水古国圣物相互吸引,要离他而去的时刻,张横也根本无法可施。说到底,对于这件神女印,自从自动溶入自己的神魂后,张横还真没有化时间研究过它。最多也是神女印给他灌入了无数的信息。要想完全掌控,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要走。

    此刻,见张文龙竟然被吓跑,张横暗暗抹了把冷汗,目光细细地对整个宫殿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张文龙和神秘少女一走,这座宫殿总算是属于他了。虽然张文龙早先应该对这里,已是彻底地搜索过,但张横还是不死心。

    赵子强以及小青和阿娇阿蛮四人,也终于从惊骇中醒了过来。先前张文龙拿出法杖攻击的时候,确实是把他们给震骇了。当时几人完全无法动弹,甚至连神魂和意识也陷入了被冻结的状态。别说动手帮张横,根本就是连行动也无比的困难。

    此刻,身周的压力骤然消失,他们都象是重生了一样,有种隔世的感觉。

    见张横在四处寻找什么,他们自然也不客气,一个个分散到了别处,细细地寻找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把黄金椅好象有些古怪。”

    突然,赵子强的声音传来,他自己却绕着这把黄金椅,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怔,立刻又回过神来,向赵子强所在的黄金椅走去。

    那把黄金椅高有丈许,看起来无比的巍然,如果坐在上面,确实是需要下面的人仰视才能看到椅中之人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把黄金椅,造型也非常特别,象是民清时候的太师椅,但上面的雕刻却非龙非凤,全部是用一粒粒的宝石,镶嵌的星辰。一眼看去,整把椅子,就象是一幅星图,实在是让人感觉扎眼。

    “老大,您看。”

    见张横过来,赵子强连忙指着其中一粒宝石道:“这椅子上所有的宝石,虽然都象是星星一样,在闪烁着奇异的星光。但是,其中的这一枚,我却感觉它象是活的一样。老大,您看,是不是这其中有什么奥妙?”

    “竟然会如此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他也看出这粒镶嵌物有异常了。

    就如同是赵子强所说的那样,这粒宝石的内部,正有一团奇异的流质在旋舞,变幻出无数的影像。只是,这些影像太虚幻,以张横的目力,也看不透它到底是什么内容。

    手指一按上这粒宝石,一种心神相通的感觉陡地传来,脑海中的神女印也从沉寂中猛地一颤,仿佛有了什么感应。

    但是,当手指放开,那种奇异的感觉又消失了,仿佛恢复了原先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嗯,这粒宝石果然与众不同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起来,偿试了好几次,依然是先前的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终于,张横点了点头,似乎做出了决定。手掌一摊,整个掌心就贴在了宝石上。

    一阵银光闪过,宝石终于被他强大的力量给吸了出来,而整把黄金椅上的所有宝石,顿时明暗一片,似乎失去了活力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枚宝石能操控这把黄金椅。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更加的惊奇了。心中也更认定,这宝石和黄金椅,肯定也是一件盐水古国女神的圣物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那里还会犹豫,把那枚宝石重新镶嵌在了原来的位置,心念一动,却是把整把黄金椅给收入了江山社稷图里。

    虽然还不知道这把黄金椅的用途,但既然认定是宝贝,张横可不会客气,就居为了己有。反正有江山社稷图,可不用化他什么力气来搬运它。

    收了黄金椅,这个宫殿也突然象是变得黯淡了几分,没有了先前那种神威凛凛的气势。张横等人也不再停留,走出了宫殿。

    现在的整座宫殿,仿佛回归了朴实无华的本质,在感觉上就象是一座普通的祭祀用地。

    此地不见天日,外面仍是一层波光鳞鳞的奇景,在四周景物的掩映下,仿佛就是在水底的水晶宫里,美伦美幻,让人有一种如在梦中一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却是变得凝重起来。宫殿所在的这片空间,除了宫前是一片广阔的玉石广场外,宫殿两边,是漫延到远处,一眼望不到底的树林,经历了数千年,那里的树木早已成了一株株的参天巨木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宫殿之后,似乎也是密林延伸到极远处,不知尽头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里的空间无比的广大,先前进入的血族,以及之后离开的张文龙他们,现在早已没有了踪迹。

    但是,要在这么复杂而广阔的空间里,要想寻找到他们,这简直就如同是大海捞针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