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44章 否极泰来否
    宋长风此刻正处于突破的紧要关头,他那里会停下。所以手中拐杖中剩余的两枚火箭弹,就朝着张横怒射而去。

    轰隆隆,轰隆隆!

    这两枚玩意,在出其不意之下,还有点效果。但在双方距离百多米的情况下,那无疑就是笑话。

    张横双手随意一挥,一股强大的真元气劲轰然推出,立刻把两枚火箭弹中途拦截,陡地爆了开来。

    正是时,一团光芒极耀,坐在泥坑中的宋长风哈哈狂笑:“哈哈,本少终于突破了,哈哈,姓张的,看你怎么死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宋长风,果然不一样了,整个人气势澎湃,一股庞大的威压,也向四面八方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他这是借生命之泉恐怖的生命力,这才强行突破到四品,其未被身体消化的力量,仍缭绕他身周。因此,现在的宋长风,其实真正的修为已达到了一品的顶峰。只有当他的力量稳定下来,才会真正显示出他的层次。

    心中有一种力可拔山断岳的力量,宋长风这回也真是忘了自己是谁,只觉他已然可以藐杀任何天下强者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宋长风厉喝,整个人已然做出了一个古怪的动作。一手指天,一手横胸,仿佛是某个神秘的仪式。

    只不过,因为身下的两条小孩子的腿,让他身体完全失调,原本带着一股神秘韵味的这个姿式,在张横他们看来,却显得如此的滑稽。

    但是,随着他的动作,空间骤然闷响,一道闪电,也刹那划破上方,从天而降,贯穿入宋长风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裂天指!”

    宋长风厉喝,全身如耀日般光芒骤暴,他那根指向天空的手指,似乎与骤降的那道闪电,连成了一体。一股极度可怕,极度庞大的天威突然降临。他整个人电光蛇舞,就如同凛凛神支,降临这世上:“去死!”

    裂天指正是上回在上京的时候,宋长风对付张横的杀手锏。当时是他老祖用宋家前几代老祖殒落后,所留的一根指骨炼化而得。可以说是一件威力强大的法器。

    如今宋长风修为达到四品,已然不需要那根已被张横摧毁的指骨。仅凭他对当年指骨中领悟的法门,就可以直接使出来,而且威力更大更强悍。

    他就是要此招击败张横,要从张横身上讨回所受的屈辱。

    “哼,小儿科的玩意!也来现丑丢脸。”

    张横冷哼,眸中利芒更甚,陡然就如同是奔马一样,不顾一切地向宋长风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面对刚刚进阶的宋长风,张横还真当他是在学步的小儿童。他所谓的裂天指,更是张横完全不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现在的宋长风,在张横看来,就象是一个小孩子舞着一把刚刀,看起来可怕,但实际却是个空架子。因为,他受生命之泉滋润的身体,根本没时间锤炼,看似强大,但身体还是非常的脆弱。

    所以,与张横经千锤百炼的**相比,根本就是泥塑纸糊一样。张横那里会当一回事,这回直接就使用了蛮族的蛮神之力,光凭自己强悍的肉身,也要把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,撞个粉身碎骨。让宋长风明白,他那点道行,根本不够看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巨指如一座山峰一样,轰然砸落,但在触及张横身周的刹那,却被张横散发的那团银光所阻隔。

    嗤嗤啦啦,咔喇喇的异响惊天动地。巨指的威势,与张横护身的蛮族罡气,迅速消亡,就如同是酸碱相泼一样,情形惨烈之极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轰隆,咔嚓!

    巨响声中,一个人影被猛地撞向了天空,等摔下来时,那人早已成了一滩软泥,哼哼哈哈地那里还站得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!”

    摔在地上的正是宋长风,他一脸的惊骇,目光死死地瞪着站在他眼前,负手而立,如同看死狗一样看着他的张横,终于你出了个结果:“这怎么可能,怎么会这样,老祖不是被我占过一卦吗?说我否极泰来,正是此次寻宝的应劫者,如无意外,必可获得至宝。可是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宋长风喃喃着,脸上露出了迷芒的神色。

    正如他所说,这次宋家老祖,之所以带他来大峡谷。就是因为被他这个宋家的种子培养者,占过一卦,算出他是此次探宝的应劫者。会有大机缘大造化。所以,在被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逼得灰溜溜离开后,还是不死心,让四名长老,保护宋长风偷偷潜回,进入盐水古国的秘地。

    之后,虽然经历了不少的凶险,但最终还是到了盐水古国秘地的中心处。并因为张横的惩罚,把他逼入了下面的宫殿所在的神秘之地。

    可是,让他做梦都想不到的是:他在最绝望的时候,竟然发现了盐水古国真正的长生之秘,并因此而让残腿再生,更是让修为大突破。

    在他以为,这正是老祖预测中的否极泰来,他的命运在走尽了恶运后,总算改变,这是要坐享大造化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最得意的这一刻,他最后的恶运却降临了,他竟然被张横一撞撞成了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低头望望全身如烂泥一样滩软的自己,再看看刚生出来的两条小孩子的腿,他不由悲从中来。

    如今的宋长风,就算有生命泉水,让他浸在其中,如果没有三月五月的时间,他还能回复人形吗?更何况,身前还有张横这个大敌虎视眈眈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再生的两条残腿,在刚才的一撞中,因为本身没修练过,所以已被撞得一团血糊糊,根本看不出腿的形态了。

    但是,宋长风不甘心啊!为什么他家老祖的预言,并不灵验,他在即将登上人生颠峰之际,也是最兴奋的那一刻,却被张横一脚踹回了地面,这样残酷的现实,如何让他接受。

    “宋长风,你家老祖的占卜本身没错。”听着宋长风的话,张横目光渐渐缓和下来。他知道,宋三公子这已是留在这世上最后的几句话了。他也不愿这家伙做个糊涂鬼,所以替他解释起了宋家老祖所为应劫之人,以及否极泰来的那个卦像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宋长风浑身剧震,没有了多少焦点的眼神,终于望向了张横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从你口中,你家老祖之话,确实是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没功夫同他废话,直截了当地道:“从你面相来看,确实是有否极泰来之兆。只是,你眉宇间还有一道劫数,当只有你的气运冲破这一道劫数之线,你才是真正转入否极泰来之局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你这道劫数仍然在,这相当于是说,你这否极还在运势内,你又如何能让泰来承接?”

    张横叹息地摇摇头:“所以当时你老祖是真的把你当试验的小白鼠,把你送入秘境,看你是不是真有大造化和大机缘。只可惜,你还是等不到否极泰来的最后运势转换。因此,你才会有这样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啊,竟然是这样,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宋长风眼眸里陡然暴起了一抹亮彩,续尔,却迅速地黯淡下去,脸上也再次露出了复杂无比的古怪神情。惊愕欢喜,也有怨恨和恍然后的坦然。

    终于在临死之时,让他体会了成为一名超级强者所拥有的力量,更是从张横口中,清楚,老祖竟然只是拿他做一回实验鼠,这让他有些悲喜交加。但事情已到了这副地步,他所有的向往,梦想,也即将随风化去,一种从所未有的轻松,充满了他的心底,他再也不用在乎这红尘世界,永远地可以从错综复杂的人系关系中洒手,潇洒地离开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哈!”

    宋长风仰天大笑,头一歪,终于最也没有了声息。

    场中突然出现了一片怪异的沉寂,张横与小青以及赵子强等人,互望一眼,都是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虽然宋长风乃是敌人,甚至他的死亡也是因为自己而起。但是,看着他这样的下场,大家心中也是很有感慨。

    也许,真的只须一句话,可以形容:既知如今,何必当初!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沉吟,也不再沉陷于感慨,目光扫向了大坑中央的那一柱喷泉。

    陡地,张横的眸中现出了异彩,神情也急剧地震动:“这,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生命之泉吗?”

    直到此刻,张横以及赵子强等人,才有机会细细察看这柱喷泉。众人的心却瞬间被震憾了。

    他们已嗅到了喷泉中那蕴含的强大生命力,更是因为宋长风已挖开了四周的泥土,看到了这柱喷泉的下面是什么。

    那株看起来象龙形的怪异植物,以及它树冠和枝叶间喷射的雾气,这不是生命之树又会是什么。

    要知道,生命之树是一个统称,它不是具体某一种树的名字。古籍介绍,凡是能蕴育灵泉,并让灵泉不干涸的灵树,就全部被称为生命之树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一株,形状更加的怪异些,似龙似蟒,更增添了几分神秘。

    然而,从这些特征,却是让张横他们顿时认定,这柱喷泉,就是传说中的生命之泉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先前宋长风残肢重生,修为暴涨,这一切更是证明这柱泉水的灵性。肯定它们就是生命树和生命之泉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五个人都围住了小坑,细细地察看起来。立刻,大家都看到了那株小树,被承载在一个水晶状的盆子里,一股无形的力量,笼罩住了它,只有从上方喷出的泉水,才可以触及,要从其它任何方向来碰触,好象还真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株生命树有什么阵势在保护?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手已伸向了那个水晶盆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手还未触及,突然一声奇异的咔嚓声响起,把在场的几个人都吓了一跳,脸色骤变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