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48章 终极之秘
    张横喃喃着,神情中惊骇无比。只不过,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,全放在眼前的神秘少女身上,谁也不在意他的这几句话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所有人却被张横接下来的话语给震憾了。

    “啊吧啦尔嘎,西不零丁格!”

    张横陡地目光一凛,凝注到了神秘少女身上,嘴里也突然说出了类似少女音节的语言,充满了一股古朴苍凉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西尔嘎不啦,捷达捷达不隆咚!”

    正喃喃沉吟的神秘少女,猛地抬起了头来,俏脸上也露出了震惊之色,一边却已是用同样的音节在回答张横了。

    “卡不卡不罗,宙格不拉达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更加灼热起来,眼神中射出了炽烈的光芒,心中的惊喜,更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他现在所说的话,正是当日从九黎巫族那儿得到的两卷神书上的神文。

    这原本对于张横来说,也是天书,根本无法破译。但是,自那次在上京,遇到了玉格格邱纯玉,这位兰心慧质的少女,竟然破解了上面的字,让张横明白了上面的字代表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这也罢了,只是,他做梦都没有想到,在盐水古国的秘境里,眼前的神秘少女,竟然说的就是这神文。

    先前听到神秘少女说出神文的刹那,张横也被震惊了。当他反应过来,立刻就偿试着与少女对话。

    那知,少女一听,就用神文与他交谈了起来。这也就是说,少女所用的语言,就是神文。

    “啊!你,你,你竟然听得懂这种语言?”

    张文龙一直在寻思着,该如何与有了反应的盐水女神沟通。突然听到张横与少女竟然用这古怪的语言交流起来,他顿时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不过,瞬间的愣怔,张文龙猛地醒悟,怒喝一声:“姓张的,给我闭嘴。”说话间,他手中两件圣物陡然一指,就要直接把张横给打趴下。

    张文龙可不是傻瓜,他生怕张横与神秘少女交流中,与神秘少女形成联手。他可是对这位活生生站在面前的盐水神女,充满了深深的忌惮。要是她回复过来,是不是隐藏着更恐怖的手段。

    这样的险,他绝对承担不起。所以,要先制服了张横再说。

    轰隆,法杖和神女印光芒骤耀,向着张横排山倒海地击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横闷哼一声,嘴角立刻渗出了鲜血,现在的他,根本无法承受张文龙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哈哈,姓张的,敢搞小动作,看老夫不一巴掌拍死你。”

    眼看张横毫无反抗之力,张文龙总算松了口气,还以为一切仍掌握在他手中。

    但是,他后面的狂笑还没有冲出口来,他的神情骤然而变,神秘少女的眼眸里,猛地浮起一抹仇恨的光芒,一阵娇喝也刹那传来:“够了!”

    她的这两个字,说的很是生涩,好象是初学的一样,很是不流畅。但是,这两个字,却如同是当头巨雷,把张文龙整个人都震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神秘少女素手一指。一道彩光乍起,刹那笼罩住了张文龙,他手中的两件圣物,更是陡地飞了起来,朝着少女飞去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张文龙大骇,猛地反应了过来,一跃身,就向少女扑去。他实在不甘心,到手的两件圣物,竟然被少女如此轻易地夺走。

    不过,身形刚动,一阵噼叭声响起,他整个人象是一只蚊子一样,被少女一个甩手的动作,一下子就拍翻在了地上,哼哼哈哈地,那里还爬得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张文龙发出了一声凄厉地惨号,这回,他是真的绝望了,失去了圣物,他如今在人家眼里,就如同是苍蝇一样,根本连什么也不是。

    “你是张横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神秘少女那里还会理会张文龙,缓步走向了张横,眼眸也恢复了原本的清澈,目光灼灼地凝注到了张横身上:“你也懂得我们神裔国度的神文?”

    “神裔国度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又是一震。他当然知道神裔是什么,当日在九黎巫族的时候,就从巫王彩云飞那儿,知道了许多关于神裔的事。

    据说,神裔是上古神的后裔,象当年的巫神以及黄帝等,就是神裔血脉。

    此刻竟然听神秘少女第一句问的就是神裔血脉,他确实有些不知该如何说。

    不过,正愣神间,少女的素指,已是隔空点向了张横的眉心。

    张横根本来不及反应,眉心一痛,似乎是有一道彩芒射入了其中。下一刻,神窍里翻滚如沸,隐藏在小人儿意识中的那缕神裔血脉,竟然翻滚起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神裔血脉。”

    少女喃喃地道,望向张横的眼神又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啊,她竟然清醒过来了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直被强大的压力坐在地上的小青以及赵子强和阿娇阿蛮等人,也猛地苏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这一幕情形,不禁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神秘少女此刻说的全是现代人的语言,只是因为象是刚学会,所以语调有些生涩。

    不过,听懂了现在她所说的话,小青和赵子强他们却是完全被震住了。

    “您真的是盐水古国当年的女神?”

    震呆了半晌,张横也总算回过神来了,呆呆地望着眼前的神秘少女,说出了一段完整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嗯!”少女点了点头,象是从梦中醒来一样,再次喃喃起来:“冯莹莹?冯莹莹,本神真的就是盐水女神冯莹莹吗?”

    她似乎是陷入了某个回忆里,俏脸上的神情急剧地变化着,神色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好半晌,她的眼眸里的迷茫再次消失了,一挥手中的两件圣物:“小张横,你也同样是我们神裔之人,那本神就带你去看看我们盐水古国真正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呃,小张横?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有些哭笑不得了。不过想到人家盐水女神也不知是活了多少年的存在,她叫自己一声小张横,似乎已是给了自己很大的面子,他顿时心中坦然了。

    估计以盐水女神的真正年龄,比自己的老祖宗的太上祖宗都要不知大上多少年,论辈份就已是在曾曾曾曾孙的那一代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盐水神女冯莹莹那句盐水古国真正的秘密,更是让张横大震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盐水古国的终极秘密,不就是长生之秘吗?

    那么,此刻她所说的最终秘密,又是指什么?难道盐水古国真的还隐藏着其他的神奇之处?

    惊疑间,盐水女神冯莹莹已举步向前走去,对小土坑里的那株生命之树和上面的生命之泉,却是连看都没看一下。

    这回,张横是更加的震惊了,盐水女神冯莹莹的表现,更进一步,证实了她所说的最终秘密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啊,女神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张文龙的声音传来,他正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,看到盐水女神冯莹莹和张横他们似是要去某个地方,顿时焦急起来,他生怕自己被他们给丢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嗯,还忘了有个你。”

    盐水女神冯莹莹的脚步微微一滞,目光望向了张文龙。眼神刹那变得冰冷无比。

    她的记忆有所恢复后,立刻就明白了张文龙的身份,这是个曾经毁掉盐水古国,号称弓长神王的后裔,是盐水古国真正的敌人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一团埋藏在心底数千年的怨气,就欲喷勃爆发。

    不过,她最终还是轻叹了一声:“本神本应该把你碾成粉碎,不过,念你带本神进入秘地,本神也就不再追纠你们先人所犯的罪恶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张文龙浑身剧颤,直到这个时候,他才醒悟过来,做为弓长神王的后人,他确实是盐水古国的大敌。本应该逃得远远的。只是,先前鬼迷心窍,还想随盐水女神一起走,真是失算了。差点就把这条小命玩完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文龙如逢大赦,那里还敢再说什么,转身就离开。

    只是,当他的身影即将消失在众人视野的时候,眼眸里不禁浮起了一抹怨毒的光芒:“姓张的,老夫跟你没完。”

    张家世代守护的古国秘境,无数族人为此困守此处的血泪史,竟然因为张横这个家伙,最后成了泡影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张文龙,确实已是把张横恨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冯莹莹已带着张横他们,走到了大土坑的东面,她站在那儿沉吟了良久,似乎是终于确定了什么,眼眸里亮起了一抹异彩。

    冯莹莹也不再犹豫,脚下踏出了一种奇异的步法,如同是一位仙子一样,翩然起舞,看得旁边的几人都要痴了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陡地,冯莹莹一声娇喝,手中两件圣物轰然一指。

    咔喇喇,咔喇喇!

    地面刹那震动起来,原本覆盖大土坑上的浮土,猛然出现了无数龟裂的纹路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地面象是被翻转了开来,整个大土坑里的浮土碎石,瞬息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卷携,飞舞着冲上了天际。

    此刻举目望去,天空中有一条泥土凝成的巨龙,正在翻滚奔腾,呜呜怪啸惊天动地,心神震摄,壮观之极。

    “这是?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当张横等人回过神来,望向地面的大土坑,却是猛然尽皆浑身剧震,脸上也露出了骇然之色。此时此刻的大土坑里,已完全不一样了,张横他们,被出现在眼前的情形,刹那震骇在当场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