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49章 星梭
    卷走了上面一层覆盖的泥砂碎石,终于露出了大土坑下的情形。

    那果然是一个殒石坑,方圆数百丈的范围内,怪石嶙峋,洞壁的四周,全是被烈火焚练过的痕迹,就象当日在十万大山中所见到的那个深坑,每一块石头,都留下了琉璃质的东西,让整个坑底,闪烁着别样的异彩。

    但是,让张横以及小青和赵子强等人,心中无比震骇的却是:在这坑底,竟然横向歪歪斜斜地矗立着一样怪异的建筑。

    说它是建筑,这也是张横一时看不透它是什么,这才只好这样称呼它。

    建筑看起来长达百丈,整体呈现棒棰形的模样。只是它插入地底的前端,根本不知道有多少,所以也就只能这样认为了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这东西的表面光滑无比,就象是镀上了一层金属质的玩意。经历了数千年甚至更悠久的岁月,也没有看到它表面有任何的腐蚀或风化的现象。

    而刚才露出地面的那株生命之树,以及喷出的生命之泉,就是在这怪异的建筑物的尾部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望着下面的这一幕,张横的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东西的刹那,张横第一个念头就是宇宙飞船,一座坠落的宇宙飞船。

    不过仔细一探察,又感觉不象。因为,以他的修为,竟然无法用思感穿透这东西的表面,看到里面的结构。

    就算真有外星人,造出这样的宇宙飞船,张横也是不信,它可以阻挡玄门修士的神魂力探察。

    那么,这到底是什么玩意?为什么冯莹莹这位盐水古国的女神,说它是盐水古国最终的秘密,更是要把它显示在自己眼前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冯莹莹揭开这个秘密,到底是想告诉自己什么?

    心中疑云重重,张横不由目光转向了冯莹莹。

    此刻,冯莹莹的表情也是无比的复杂,惊喜,迷惑,悲喜交集,一时站在大坑的上方,似乎又一次陷入了回忆里。

    张横等人自然不敢摧她,只好就这么静静地凝望着,气氛突然有些凝滞。

    “阿里马格啦!”

    好半晌,冯莹莹终于喃喃地又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星梭?”

    张横不禁心头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怪异无比:“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星梭?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真的被震憾了。

    对于星梭这个名字,他其实并不陌生。无论在玄门秘闻的元古篇中,还是在天巫传承的奇器篇里,都记载了星梭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星梭是一种可以在星际间飞形的上古圣器。

    曾经的上古玄门,不仅知道界的存在,更清楚每一个界都是无限广阔的单独世界。

    无论是界与界之间的穿行,还是同一界内,各星球与星球之间的往来,并不是人力可达到,必须施展神支般的力量,驾御某种上古的圣物,才可以达到。

    其中,星梭就是同一界内,在星球与星球间来往的圣物。

    至于张横当日从海底幽冥宫得到的诺亚冥舟,就是可以穿梭界与界之间的另一种圣物。

    只可惜,直到现在为止,张横得它认主后,还是根本无法启动它。

    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冯莹莹带自己看的,就是传说中的星梭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样的上古圣器,早已在大劫难之后,全部消失。根本再没有现世。自己当日得到诺亚冥舟,可以说已是祖坟冒烟。但是,现在竟然看到另一种形太和作用的星梭,这实在是让张横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堆霍尔阿吧啦!”

    终于,冯莹莹似乎清醒了过来,美眸里一片晶亮,她似乎做出了决定,手中神女印和法杖轰然一指。

    隆隆隆!

    大地震动,那巨大的星梭,终于有了反应,那黝黑的本体,突然闪烁起了耀眼的光芒,无数的星图也在它的表面呈现,如同是走马灯般急耀变幻。让人感觉象是进入了梦幻一样。

    “阿,它出来了,它竟然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青和赵子强以及阿娇阿蛮等人,不由目瞪口呆,小青更是捂着嘴,惊骇无比的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眼前的情形确实是诡异而震憾。那近达百丈的物体,竟然就这么稳稳地从地底自行拔了出来,滑向了深坑上方。

    这回,所有人都看清了这艘星梭的模样。果然是棒棰形,比想象中的百丈更长,应该有一百三十丈左右,就如同是海中的一头虎鲨,充满了雄霸之气。

    它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滑到了大坑边,静静地停在那里。但是,望着这艘如同是现代护卫舰一样的庞然大物,每个人的心中,都有一种缈小的感觉。仿佛在它面前,自己就是一只微弱的蚂蚁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冯莹莹也仰头望着星梭,神情中现出了一抹欣然之色,手中法杖一挥,星梭中央,一道大门无声地打开,露出了几人可以进入的洞口。

    冯莹莹也不再多说什么,纵身跃入了大门,张横等人那敢迟疑,一个个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进入大门,是一条宽阔的通道,它的材质与外面的梭体一样,黝黑的表面,不知是何材料制成,平滑得不见任何的缝隙,好象它的任何部位,都是整体一气呵成,本来就没有任何间隙一样。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却变得异样起来,进入星梭,他突然有了一种特别奇异的感觉,好象这艘庞大的星梭,是活的一样。他竟然感受到了它的呼吸,以及博动。

    然而,这种怪异的感觉刚升起,当他想细细探察的时候,一切又恢复了平静,就如同先前只是错觉,那种异样,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又惊又疑,对这艘星梭,更加充满了神秘。

    “小张横,你是不是感受到了星梭的怪异?”

    此时,冯莹莹不知什么时候,已是与张横并排走在了一起,她似乎感受到了张横的异样,不由俏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呃,神女!”

    张横抬起头来,正好与冯莹莹那张充满神圣的脸相对,更是看到了她那对深遂如同星空的眸子,心头不由一颤,竟然有了一种瞬息被惊艳的错觉。

    幸好,他脑袋瓜子里灌的不是浆糊,立刻清醒了过来:“是的,神女,小子感觉它象是活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冯莹莹脸上的笑意更浓,望向张横的目光也多了一丝莫名:“因为你拥有神裔的血脉,所以才可以感应到星梭的生命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更加诧异了,不由下意识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,因为星梭本就是活的。”

    “阿,它本就是活的?”

    张横差点一个踉跄没站稳,给自己的脚给绊了,脸色也刹那变得震憾无比。

    “嗯,它确实是活的。”

    冯莹莹的美眸变得迷离起来,神情中现出了回忆的神色:“其实我们盐水族来自神秘的世界,那里就是神裔的出生地。”

    “神裔的出生地?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一颤,他这是第一次听到,有关神裔的事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冯莹莹微微点头:“神裔是一个神奇的世界,就算是象我们这样的人,也不知道它具体的位置。一般只有当我们有能力,可以离开那里的时候,神裔之境,才会被我们感应到可以离开的一道门户。只要打开了门户,我们就可以离开那里。”

    冯莹莹说着,又继续道:“要想离开,那就得拥有一艘星梭。而星梭的建成,不是用任何机械和材料来制造,而是需要我们在初生之际,用自己的神魂感应到一棵星辰树,从此后,用自己的力量不断地萃炼它,最后练成一艘星梭。因此,它是活的,而且只有我们拥有神裔血脉的人,可以感应到它的某些特性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真的只有感叹的份了,给他三个脑袋,都想不出来,世上竟然还有象神裔之境如此神奇而神秘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在无数年前,我们经过这个星球的边缘,却被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所吸引,并被卷入了其中,以至于乘坐的星梭,遭到那可怕力量的波及,最后坠落在了此处。当时,星梭严重受损,我们梭上的人员,也受了重创,这才不得不在星梭内休养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震。从冯莹莹的述说来看,她所谓的一股恐怖力量所牵引,这应该是传说中的那场大劫难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她就是在大劫难发生之际,正好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那么,她知道那场千古以来,一直成为玄学界一直无法解开的谜,到底是怎么回事吗?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陡地目光一凝,眼神炽烈地凝注到了冯莹莹身上:“神女,您知道我们玄学界一直在追寻的大劫难之谜吗?”

    “大劫难?”

    冯莹莹一怔,她似乎对张横所说的大劫难感觉有些西里糊涂。不过,怔了一下,她猛然似是回过了神来:“小张横,你说的大劫难是不是就是发生在我们被波及的那件事?”

    等得到了张横肯定的回复,冯莹莹不由叹了口气:“对于你说的大劫难,其实我们也不清楚,不过,可以感应到,当时这颗星球,确实是发生了一件无比可怕的事。只是,我们当时刚刚远来,根本不清楚具体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不禁有些泄气,正想再说些什么,这个时候,面前的墙壁突然无声地烈开了一个门户,一个让他无比震憾的情形,已出现在了眼前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