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50章 女神的秘密
    眼前的墙壁缓缓移开,立刻一个巨形的大厅出现,方圆足足有数百平米,呈现出圆形,如同是科幻电影中宇宙飞船的舱房一样,举目望去,排列着无数的操作台,很是有一种科幻的味道。

    房间内并没有任何的灯光,但并不黑暗,舱壁上一幅幅星图样的图案,在不停地变幻,让人有如身处星空的别样。

    张横和小青他们,却是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,一时全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冯莹莹的目光也变得迷离起来,嘴里喃喃地道:“回来了,本神终于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当年,七十二名我最忠诚的神仆,跟随本神穿梭于这个世界,想不到因为这颗星球产生的一次大爆炸,最终困在了此处。”

    冯莹莹自言自语着,似在回忆着当年的一切:“现在,本神终于回来了,也许,现在可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?”

    张横猛地惊醒过来,他自然明白,冯盈盈所谓的回家,应该是指她出生的神裔之境。

    那么,这岂不是说,她要驾着这艘星梭,离开地球?

    这一惊让张横非同小可,他可没想过,要跟随着这位苏醒过来的盐水古国的女神,去那个不知在何处的神裔之境。

    自己家中可还有父母和一大堆红颜,若是就这么走了,也许就永远回不来了。这是张横所不愿的事。

    不管神裔之境会是如何的神奇,他的根还在地球上,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,他不愿离开。

    “小张横!”

    冯莹莹突然转过了身来,美眸灼灼地望向了他:“嗯,本神发现,星梭的驾驶座就在你身上,你现在可以拿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呃,神女!”

    张横一愣,但立刻想到了她所说的驾驶座是什么。自己收藏的物品中,除了那把在宫殿上所得的黄金椅,能与座这个字有联系的,还会有其他东西吗?

    心中想着,却也不敢藏私,以眼前这位神女的本事,有什么能瞒得过她。

    手一翻,张横很老实地把那把黄金椅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,就是它了。”

    冯莹莹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,眼神中也多了一抹如同见到亲人般的温暖。

    手一挥,黄金椅凌空飞了起来,向着她身前稳稳地落下。她也不迟疑,用一种极其优雅的姿式,坐到了黄金椅上。

    刹那冯莹莹整个人的气质也不同了,一手握神女法杖,一手捧神女印,她恍然就是那位影像中的盐水神女一样,充满了不可侵犯的神威,甚至让张横他们有了要上前膜拜的冲动。

    只是,她现在已完全没心思顾及张横他们的反应,俏脸上现出了迫切的神色,美眸从面前的操作平台上扫过,最后落在了她面前的操作台上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冯莹莹素手一挥,法杖和神女印陡地嗡嗡飞旋,腾空而起。化为了两道彩光,在上方旋转怒舞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阵轻微的异响响起,法杖和神女印,竟然落在了操作平台上,与那里的两个凹陷的之处,插入在了其中,竟然密丝合缝,丝毫看不出有镶嵌的痕迹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整艘星梭震动起来,四周的墙壁也陡然亮了起来,原本星空的背景,突然现出了无数的影像。

    “呃,这艘星梭难道被启动了?”张横等人身形剧震,脸色也一个个变得惊骇无比。他们怎么也没想到,冯莹莹手中的所谓神女印和神女法杖,竟然就是启动这艘星梭的关键。

    冯莹莹的神情也突然变得激动无比,眼眸里射出了灼灼的神光,仔细地观望了四周一眼,双手高举,做出了一个怪异的动作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她的樱唇里,也响起了一连串无比拗口的音节。与她先前所说的神文不同,显然是一段古老的咒语。

    “神女,不要!”

    张横猛地醒悟过来,下意识地惊呼,他想阻止冯莹莹。

    可是,冯莹莹那里会理他,现在,她确实是一心只想启动星梭,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被困在这里不知多少年,曾经追随她的七十二神仆,也因为当年与廪君方面的那一场战争而全部殒命。

    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孤独,她现在终于回复了所有的记忆,那里还愿再呆在这伤心之地。

    要知道,之所以她每隔几年或十几年,就会回到盐苍弄,如游魂般四处飘荡,就是为了寻找当年的盐水古国的秘境。

    只可惜,她的记忆在那场毁灭秘地核心的自爆中,全部丧失,根本忘了所有的一切。因此,每次故地重游,她虽然会从一些环境的影像中,回复点滴的记忆,却始终不能让全部的记忆复原。最后每次只能黯然地离去。

    直到这次在张文龙的携带下,进入了核心秘境,又得到张横的神文刺激,这才突然让所有的记忆回复过来,明白了曾经的一切。

    现在,她不但有了完整的记忆,更是得到了她当年留下的神女印和法杖,她是一刻也不愿多呆,就只想离开。

    对于她之所以要把张横等人留下,带他们离开。自然也是有原因。

    不仅因为张横同样拥有神裔血脉,让她感觉亲切。更重要的是:在接下来漫长的旅行中,她也需要几个人服伺她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星梭的震动更甚,舱室内各种光芒闪烁更烈,眼看星梭就要启动,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嗡然声突然一滞,紧接着便消于沉寂。原本正强烈振动的星梭本体,也刹那停止了下来,没有了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冯莹莹身形一颤,整个人也僵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在她以往驾驶星梭的过程中,是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“难道星梭的动力出了问题吗?”

    冯莹莹喃喃地说着,手指指向了插在操作台上的法杖。

    嗡然一声轻鸣,法杖光芒大作,面前无数的光芒闪耀,墙壁上突然现出了一幅影像,正是那株生命之树的投影。

    “没有出事啊!生命之树好好的,没有出任何问题!”

    冯莹莹好看的秀眉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艘星梭,不仅本身就是一件活物,维持它动力的,也不是什么能源,而是那株生命树和喷出的生命泉。

    从理论上来说,不管这艘星梭损坏到了什么样的程度,只要维持她的能源生命树不被摧毁,星梭就会自行修复,直到它完全正常为止。

    所以,冯莹莹根本不怕,在经历了那场意外,星梭受到极大损毁后,它会无法被启动。

    有生命之树这种能源,它在沉寂了数千年后,应该早已修复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刚刚启动的星梭,突然停止,而能源的提供者,生命之树并无任何的异常,这确实是把她震惊了,她一时也不明白,这到底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心中想着,她又做出了一连串怪异的动作,嘴里也不断地念道着那些拗口的咒语。这都是她用来彻底检测星梭性能的秘法。

    可是,接下来的一切,却让她更加的骇然,因为,无任她如何的施法,星梭就是再无反应,好象眼前的星梭,根本脱离了她的掌控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冯莹莹的俏脸变得无比的难看,这回她是真的糊涂了,她从出生时起,就一直勤修苦练,与她神魂几乎已是溶在一起的星梭,怎么可能会脱离她的感知呢?

    “难道!”

    冯莹莹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脸色刹那苍白一片,整个人都似乎摇摇欲坠,站不稳身形了。

    “她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和小青以及赵子强等人,现在只有站在旁边看戏的份,冯莹莹坐在那把黄金椅上,全身散发出一股神威,他们根本连靠近都不可能,更不要说去拉她或阻止她做任何事。

    但是,先前还神采飞扬的冯莹莹,突然变得惊惶失措的样子,却实在是把几人给震呆了。

    以她盐水古国女神的身份,在这盐水古国的秘地里,还有什么能让她害怕的?更何况,她掌握了两件圣物,可以说她就是这里的真神。估计这世上最也没有什么强大的存在,可以与她抗衡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的冯莹莹,就是象小女孩子一样,沉陷在难以喻意的惊骇中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他们震憾?

    “不,一定不会是这样,一定不会是这样!”

    突然,处于惊惶中的冯莹莹,陡地停止了一切动作,猛然从黄金椅上跳了起来。她似乎是忘记了还有张横这几个人存在,一站起来,就朝着一个方向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立刻,一道道的门在她面前无声地打开,任由她毫无阻隔地通过,只是眨眼的功夫,她已迅速地离开了这个房间,向前跑去。

    “快跟着她。”

    张横猛地醒悟过来,也来不及思索冯莹莹眼前这怪异的行为是为了什么,身形一闪,就跟着冯莹莹追去。

    他想看看,冯莹莹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小青和赵子强等人,也猛然惊醒,三步并做两步地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冯莹莹在前,张横他们在后,就这么跑着。一连穿过了近十几道门户,前面的冯莹莹这才算是缓下了脚步,站在一堵墙壁前停了下来,似乎在想着什么,一时竟然再没跨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横远远地停在了后面,望着冯莹莹的背影,眉头微蹙,他直到现在,都没搞清,冯莹莹这是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从通过的门户来算,这里应该是那艘星梭的尾端了,从星梭的头部,一直跑到尾部,冯莹莹到底要做什么?

    而她现在所站的这堵墙壁后,又到底存在着什么,让她火急火燎地跑到这里后,竟然会痴呆地停在门前,却不敢进去?

    无数的疑问,充塞了张横的心,但他那里猜得出答案来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