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51章 数千年前已死了
    冯莹莹站在那儿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好一会儿,她象是猛地做出了什么决定,陡地一咬牙。

    面前的墙壁无声无息地移向了两边,露出了比先前通道大上两倍的一道门户。

    “啊!不会的,不会的,怎么会这样?呜呜呜!”

    冯莹莹目光望向房间里,整个人却是刹那震憾在了当场,说到后面,已然呜呜呜地哭泣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见到冯莹莹痛哭流涕,现在的这位盐水女神,那里还有什么神支的威严,大家看到的就是一位伤心欲绝,几乎处于崩溃边缘的少女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确实是把张横等五人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张横立刻醒悟了过来,他连忙快走几步,向那间舱房走去,他想看看,房间里到底存放了什么,以至于冯莹莹会一下子成了那个样子。

    然而,当张横他们靠近那道门户,看到里面的情形,五人也尽皆浑身剧震,脸现骇然。

    舱房是一处近两三百平米的长方形空间,站在门口,就有一股嗖嗖的凉气,从里面直透出来,让大家有一种阴森静肃的别样感觉。

    举目望去,这舱房的中间,空荡荡的,没有任何东西。但向两边看去,却整齐地排列着两排水晶棺木。这里,好象是存放死者的冰葬库。

    让张横震憾的是:那两列水晶棺中,冰冻的一具具尸体,尽皆是身穿古怪的铠甲,全身包裹在里面,看不出样貌的人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那些武士,他们全被冰封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震骇之极。

    他现在自然知道,当时神女印中浮现出的那些铁铠人,全是盐水女神从神裔带来的亲卫。此刻乍然看到他们的尸体,心中确实是震动无比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些武士盛放的水晶棺,并不是横摆的,而是以直立的方式列成了两排,一眼看去,就象是两支铁甲勇士,依然活着,排成了队伍在守护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阿德巴拿马!”

    突然,冯莹莹的声音再次响起,凄厉而悲怆。同一时间,她已跌跌撞撞地冲入了舱房里,向着舱房最前面跑去。

    “我的神!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顺着她的方向望去,下一刻,身形剧震,整个人如同是被雷劈了一样,刹那僵在当场:“这怎么可能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我的神,难道难道?”

    这回,张横是真的被震得心神失守,差点就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此刻,他看到的情形实在是太诡异,太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在舱房的最前端,那里也矗立着一具水晶棺材。棺木是空的,甚至棺盖也没有盖上,就翻转在旁边的地面。

    但是,让张横惊骇的是:在这具冰棺边上,正有一团黑影摔倒在地面。隐隐约约的,可以看到似乎是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这具空的水晶棺和那团黑影,原本就在那儿,只是因为光线的关系,先前又被四周两排武士尸体所吸引,张横最初并没有注意到那儿。

    但是,当冯莹莹跑过去的时候,四周两边都亮起了一盏盏的奇异灯光,顿时把这片昏暗的地方照得如同白昼。所以,当冯莹莹跑到那空空的水晶棺旁边时,那边的情形已是纤毫可见。

    “张横,这是什么,怎么会这样,她怎么会有两个?”

    正震骇间,小青的声音响起,她脸色苍白,身形都在微微的颤抖,可见她现在的心里有多害怕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紧紧地抱住了张横的胳膊,嘴里喃喃地念道着。

    “青姐,没事,不过,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横下意识地搂住了小青,心中的惊悸此刻也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因为,他看到了那摔倒在地上的那团黑影,在灯光的照耀下,清晰地露出了她的面孔。

    她身上也似乎穿了一身奇异的铠甲,一头长发,头上还戴着一个水晶皇冠。可是,她已是死了,就那么僵化地躺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这个死在水晶棺旁边的少女,不是冯莹莹又会是谁,她与冯莹莹的样貌一模一样,而且同样的气质,甚至连死前所保持的那一抹忧伤和茫然,都与先前看到的盐水女神如模子里刻出来那样。

    竟然出现了两个盐水女神,一个活生生地在身边,另一个却早已死在了这座舱房里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他们惊骇?

    “阿尔西格达不达,米西米西!”

    冯莹莹终于奔到了水晶棺前,看到地上的少女,似乎全身的力气已用尽,再也无法撑下去,卟通一声,跪倒在了那名少女的尸体边,再次呜呜地痛哭不以。而嘴里仍是叽哩呱啦地说着神文。

    “本神竟然早就死了,本神竟然早就死了,原来本神存在的只是一具幽灵!”

    张横把冯莹莹所说的话,用汉语翻译了过来,神情却已然僵化,不知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冯莹莹所说的话,实在是太惊心动魄,她活生生的一个人,竟然早在数千年前那场战争中死了,留在如今世上的仅仅只是幽灵。

    对于幽灵,张横当然知道,在玄门秘闻中,有一篇奇异生命篇,就记载了幽灵一族。

    这是个在宇宙中飘流的种族,形态上与人类并无多大的区别。但是,他们并不是人类,也不是妖魔鬼怪,而是一种叫幽灵的神秘种族。

    因为,他们的身体并无实体,无视任何物理和精神的攻击,甚至他们没有神魂,是天地蕴育的奇异生物,谁也不知道他们来自何处,要往哪里。

    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先前一直与自己等人说话的盐水古国女神,竟然已然是幽灵生物。

    “米达拉西尔,米达拉西尔!”

    冯莹莹跪在那具少女尸体身边,凄厉地呼喊着,俏脸上现出了痛苦和迷茫的神色。

    她自刚才打开星梭,进入舱内,一直处于兴奋中。直到她想启动星梭,离开这里的时候,突然发现,她竟然无法让星梭服从她的命令而启动。

    冯莹莹心头一震,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。于是,她便细细地检查起了星梭的装备,同一时间,也暗视起了自己的身体状况。

    顿时,无数异常,被她探察到了,尤其是她身上,发生了许多不可思议的情况。她原本圆润晶莹的神魂不见了,她身体里流转的血液也不见了,甚至充莹在经脉里的神裔之力,也完全变成了另一种阴寒森冷的气息。

    冯莹莹大惊,一时还弄不清楚,从数千年后清醒过来,自己怎么象是完全变了一样?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正是时,一点黑光从她意识的最深处猛地被释放了出来,化为滚滚的信息流,冲入了她的心神。许多被尘封了千年的记忆,又灌入了脑海中。

    那些记忆,正是当时与廪君战斗的场面。

    廪君神皇的那次入侵,其实早有预谋。当时,盐水神女外出,却被早已埋伏的廪君神皇偷袭。盐水女神措不及防下,顿时受了创伤。

    而且,廪君神皇的兵器上,暗中使用了某种可以侵蚀神裔血脉神魂的奇毒,立刻让盐水神女的伤势恶化。

    在此同时,廪君神皇的弟弟弓长神王,早已带着廪君部落的精英,暗中对盐水古国发动了战争。

    盐水神女带伤逃回领地,被廪君神皇死追不舍。

    本来,在前后夹击之下,盐水女神必难幸免,根本无法逃回秘地的核心。但是,不知是怎么回事,弓长神王当时似是犯了一个错误,竟然就让盐水女神就这么逃入了秘地的核心。

    眼看盐水古国就要被廪君神皇的队伍毁灭,甚至连秘地的核心也要被攻破。当时的盐水女神,一咬牙,启动了星梭上的全部力量,打开了一层屏障,把整个盐水古国以及秘密核心之地,封印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这道屏障乃是凝聚了整个盐水古国以及星梭的力量,从外面攻击,就算廪君神皇和弓长神王联手,也根本无法撼动。

    最后,廪君神皇不得不灰溜溜地走人。

    当时的廪君神皇暴怒不以。他自然知道,为什么先前在即将把盐水女神阻拦在外,可以把她擒拿的时候,弓长神王会突然犯了一个低级错误,以至包围圈出现了空隙,这才让盐水女神逃走。

    这全是因为,弓长神王与盐水女神之间有私情。据他了解,弓长神王一直对盐水女神爱慕有加,两人暗地里一直有往来。

    这次对付盐水女神,就是弓长神王私下里放水,故意给了她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廪君神皇暴怒之下,这才有了弓长神王这一支血脉被贬,留守在盐苍弄的结果。

    事实上,盐水女神先前之所以会放过张文龙,就是她隐隐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感觉上,曾经的弓长神王,象是对自己有恩。因此才放过了张文龙这位弓长神王数千年后的后裔。

    这段被某种力量封印在记忆最深处的秘密,突然涌现,盐水女神猛地似是明白了什么,这才向存放尸体的冰库冲去。她想看看那里的情况,了解她最后还想不明白的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然而,当打开这个舱室,冯莹莹是真的被惊呆了,她竟然看到了数千年前自己的尸体。

    冯莹莹也陡地清醒过来,真正的盐水女神,在数千年前的那场战争中已死了。现在的自己,是另一种形势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且,当她靠近自己的尸体时,也终于清楚了她此刻的状况。

    当年与廪君一战,她本已受到了剧毒的侵蚀。之后因为动用秘法,开启了保护核心秘地的屏障,她是伤上加伤,已到了强驽之末。

    不过,她为了给七十二神仆下葬,奋起最后的余力,把七十二神仆的尸体,都找回来,要把他们安放在这里。只是,她当时并不知道,她就在那个时候已是灯枯油尽,完全只是凭着这种意念的坚持,才能做完这些。

    当她完成了心愿,还没离开这个库室,已然死在了为自己准备的水晶棺旁边。

    然而,她虽然死了,但心中充满了不甘,一缕怨念就这么留存了下来。星梭中有生命之泉和生命之树,她的这缕怨念在如此天材地宝的滋养下,并没有慢慢地消亡,反尔是逐渐壮大,最终成为了现在的她。

    可以说,如今的盐水女神,无非是她生前的一缕怨念,更因为生命之树奇异的作用,她的生命状态,已有一种幽灵族的倾向。是不折不叩的异类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