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53章 救星
    轰!

    池水如沸腾了一样,陡地冲起了层层巨浪。下一刻,中心处轰然暴起了一个恐怖的旋涡。

    咔喇喇!

    惊天动地的巨响响彻,整池湖水,向着中心的旋涡倾泄,只是刹那,湖水就已完全消失,众人的眼前,出现了一个无底大洞。

    “湖水崩溃了,这里也要倒塌!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惊呼,人人惊骇,个个惊惶。

    无论修为有多强,面对天威般的灾难,所有人都被震摄了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也不知人群中谁喊了一声,在场中的人们,顿时象是猛然清醒了过来,立刻如同潮水般向那层雨幕外冲去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奇怪,在地动发生之前,进入雨幕的人,根本无法再冲破这层屏障出去。但是,现在这层雨幕,完全再无阻隔,任人出入。

    连长城,连长河以及徐恒翟志超等人,望望四周已乱成一锅粥的人们,再看看这次跟随他们进入秘地的手下,终于都是微微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里不知为何,突然开始崩塌,这样的事实,是他们所预料不到的事。但是,问题在于:张横以及小青等人还在下面。在如此恐怖的崩塌下,他们还能再出来吗?

    而且,现在要想再下去,寻找张横他们,那根本就是去送死。这也就是说,如今众人只有先离开再说,张横他们能不能出来,只有看他们的造化了。

    心中焦急,众人却也不敢逗留,这可关系到上百人的性命,再犹豫,只怕要想走也没那个时间了。

    一声令下,连老爷子等人,终于率着所有人撤出了雨幕带。

    外面的情形也好不到那儿去,原先的丘陵区,天动地裂,无数古木在轰隆隆声中倒地,原本隐藏在各种林间的野兽,也狂奔兔跳,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连老爷子等人非常的无奈,只好让队伍组成了几个阵势,加快了向外突围的速度。

    盐苍弄以及盐苍头村,这里也早已一片凌乱,甚至许多盐苍弄的人们,已是携儿带女,拖着包裹行礼,向外面的盐苍头村而去。

    自当日盐苍弄的阵势被破解,最中心的那处做为祭祀的石屋,在那一刻轰然崩塌。这让盐苍弄的人们,坚守了无数代的信仰,也一起摔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于是,早就有心想离开的一些年青人,不顾老人的阻止,就准备离开这片山村,向往外面的世界。

    从那一刻起,盐苍弄的人口,就在不断地流失。

    但是,还有一些人,却仍坚守在那儿,不愿离开。然而,此时发生的地动,却让这些人也没有坚守下去的勇气了。

    虽然崩塌是发生在盐水古国的秘境,并不是两村的地下,但是,这次崩塌的声势实在太大,别说是盐苍弄,连外面的盐苍头村,也受到了波及。

    大地震动不以,所有的吊角楼和房屋,瑟瑟发抖,似乎也要被震塌了。

    人们一个个从屋里跑了出来,目光都望向了盐苍弄最后面,原本千尺瀑的所在,人人脸现骇色,个个神情难看。

    大家心里都明白,这次莫名其妙的地震,肯定是那些从外面进来的人弄出来的。只是,这场天灾**,住在这里的人们,还能躲得过吗?

    盐苍头村,最中央的地带,那里左边的崖壁上,有一个巨大的山洞。洞口香烟缭绕,无数的土家族族民,就恭敬地跪拜在洞外,神情虔诚地在膜拜着什么。

    如果进入洞中,立刻可以看到,这个山洞是个有近千米的巨洞,四壁上画满了一幅幅古老的图画,因为岁月的久远,这些壁画已被烟火薰得发黑,很难再看出原本所画的内容。

    此刻,洞里也跪拜着无数人,朝着前方叩头不以。

    举目望去,一位年纪看起来有百多岁,脸皮都已皱成了桔子般的老者,正盘膝坐在一个圃团上,手中摇动着一只看起来很怪异的东西,以一种古老而苍凉的土家族古语,祈祷着什么。

    谢老爹这位土家族的族长,赫然就跪在老者身前,脸色凝重,隐隐的透着一抹担忧。

    面前的老者是土家族的祭师,也是如今土家族最有声望,年纪最大的尊长。

    就在两年前,这位尊长,偶有所感,慎重其事地向谢老爹透露了一个秘密。那就是他们盐苍头村,即将发生一场灭顶的大灾难。

    当时的谢老爹大惊失色,问尊长这该如何办?

    尊长摇头,墨然不语。好久才道,若是气数不尽,必有救星降临。

    尊长的话有些含含糊糊,谢老爹一时也无法琢磨透。

    但尊长话中的大灾难和救星这两件事,却深深地印在了他的心中。自此后的两年里,谢老爹不但派人密切地注意四周的地形地势的变化,以防尊长所说的大灾难突然降临。

    对于尊长所说的预言,谢老爹从来就没有丝毫的怀疑。老祭师虽然年过百岁,但他却有通灵的本事,凡是发生在盐苍头村的事情,他都能预先有所警示。这么多年来,让村民们躲过了无数次的大灾小难。

    因此,从没人置疑过他说的话,在村子里,更是人人奉若神灵。

    然而,今天的盐苍头村,竟然真的发生了大地震。以这地震的形势发展下去,整个盐苍头村,甚至后面的盐苍弄,便会被移为平地。即使是想逃,也是全无可能。因为大峡谷本是同一条山脉,这种震动一旦延续,不要说这里,即使是百里之外,也是难逃一劫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谢老爹的脸色变得更加的无奈起来:大灾祸终于来了,但是,救星呢?难道盐苍头这个古老的村落,真的气数已尽,要毁于这一次大地震吗?

    心中的惊惶让谢老爹坐立不安,所以,他来到了尊长所住的这个山洞里,与一众村民祈祷,更是想请尊长给他们一条路。

    山洞中响彻了土家族古老的祈祷声,尊长如同石雕泥塑一样,摇着手中那件古老的法器,却始终没有回答谢老爹的问话,仿佛他已化为了一座雕像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个年青人急冲冲地挤入了洞来。跪在洞中的人们,看到这年青人,连忙纷纷让出了一条路。这年青人,村里人自然都认识,因为他正是谢老爹的儿子谢淼。

    他神色匆匆,神情更是无比的古怪,似喜似悲,而脸上和额上,全是豆大的汗珠,显然是无比的着急。

    大家也不敢阻拦他,谢淼现在是负责村里的大灾工作,带着百多人正在四处救灾,现在却放下救灾的事不管,来这里找谢老爹。这让大家都是心中一惊,难道外面又出什么大事了吗?

    “老爹,外面的地震停止了,我们有救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谢淼已挤到了谢老爹面前,急急地凑到谢老爹耳边道。

    “啊,什么?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谢老爹浑身剧震,猛地就从地上跳了起来。谢淼所说的话,实在是让他难以置信,甚至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直到谢淼重复了一句:“老爹,你快随我去看。”

    他这回的声音有些大,连坐在上方的尊长也听到了。尊长正在被迫祈祷的声音不由一滞,原本浑浊的眼眸也猛地睁了开来。

    续尔,他似乎明白了什么,眼睛再一次缓缓地闭上,手中的法器也缓缓地摇动起来,以一种亘古不变的节奏摇晃着,似乎是进入了一种永恒的平静里。

    洞里的其他人,因为距离较远,又加上洞里满逸着祈祷的声音,并没有听到谢淼的说话,因此,并没有引起多大的骚动。

    谢老爹此刻也管不了什么了,向面前的尊长深深地一拜,然后就急冲冲地跟着谢淼向外挤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盐苍头村确实是发生了变化。因为地震的来临,许多竹楼和石房已经倒塌,放眼望去,一片狼藉。许多人无助地站在倒塌的楼房前,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片混乱中,在原先阴阳石的山崖上,却站着几个人,正手舞足蹈地似乎在弄着什么。

    谢老爹的眼睛骤然一亮,他立刻认出了崖上的几个人,其中之一正是张横。

    谢老爹的心头一震,一抹狂喜也猛地浮上了心头。当日张横半夜进入村子,谢淼带他们去谢家。谢老爹就感觉这个年青人与众不同。之后,才会热情地招待他们。

    此刻,村子发生大灾难,这位年青人又出现在了阴阳石上,那么,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就是尊长所预言的救星降临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,望着上面张横的动作,原本还在不断地震荡摇晃的山壁,此刻竟然已平静了下来,除了零零散散的一些碎石泥土,还在西西索索的下落,基本上没有大动静。

    仿佛地动和地震,真的停止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当细细向上面望去,谢老爹更是身形剧震,脸色都变得无比的怪异起来。因为,现在的崖上,已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。

    原本在那天,一众外来的人,不知怎么的摧动了盐苍弄那边的阵势,一股可怕的力量从盐苍弄传来,最后导至了盐苍头村的阴阳石发生爆炸,从而毁掉了崖上的两块阴阳石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左边的那柱阳石,竟然再次矗立了起来,闪烁起了炫丽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祖神在上,他竟然让毁掉的阳石恢复了!”

    谢老爹一声惊呼,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。

    不过,让他更加震憾的却还在后头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