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54章 弓长祖训
    随着阳石的重筑,对面崖上的阴石,也正在灼灼地闪光,原本因损毁了阴石,已成为了一个浅坑的地方,正以肉眼可以见到的速度,从地底缓缓地凝成了一块阴石。

    刹那,阴阳石再现人间,两道五采的光芒交互辉映,把盐苍头村所在的范围,笼罩在其中,显得光彩迷离。

    “啊,阴阳奇石竟然恢复如初了,真是奇迹啊!”

    下面正仰首观望的村民,一个个啧啧称奇,望向张横他们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:“而且,你们看,原本摇摇欲坠的山崖,也稳定下来了,我们村的灾难过去了,祖神在上!”

    一阵阵欢呼响起,远远地传了开去,顿时吸引了不少人从村里的四面八方向这边汇集。

    “总算是把这里的地气龙脉给镇住了。”

    望望重新筑起的阴阳石,张横的脸上也浮起了一抹欣然的笑意。

    说实话,外面盐苍弄以及盐苍头村的灾难,并不是地下的崩塌造成的。真正的原因,乃是在先前,开启古国秘境时,几个大阵的摧毁,才导至这里的地气龙脉混乱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时无论是阴阳合,五行毁,还是后来的神台灭以及地壑开。这几大阵势的毁灭,全是借用了此地地脉龙气之力。

    所以,经历过那次破阵,其实这一带的山崖地质的结构,早已变得疏松无比。

    地下秘境的崩溃,产生的振荡波,自然是波及到了上面。盐苍头村松散的地质,就根本象是泥糊的一样,完全承受不了这样大的冲击波。于是,这才产生了大地震般的效果。

    当张横从地底出来,看到眼前的情形,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张横不由一声轻叹,如果再不阻止这种状况,只怕盐苍头村这个平静的小山村,就会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也不迟疑,立刻牵引地底爆乱的地气,再次为盐苍头村,重筑了阴阳石。总算把这里即将崩溃的山岩山石稳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等他和小青以及赵子强等人,跃下山崖的时候,他们顿时被激动的土家族人给围住了,一时情形热烈之极。

    “那边有人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正与谢老爹和谢淼他们说着话,这个时候,人群中有人喊道。

    大家转头一看,果然在盐苍弄那边,已是有一大伙灰头土脸的人从原本千尺瀑的地方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他立刻看清了走在最前面的那伙人,正是一个个光着个大脑袋的大雷音寺的和尚。缘木禅师就在其中。

    只不过,先前一直象是个世外高人的缘木禅师,现在形象却是有些狼狈。不仅他的那件黄色的袈裟,沾满了泥灰尘土,连他那张慈和的脸上,也弄得污迹斑斑。

    显然,从地底冲出来,这位大和尚也是吃了不少的苦头。

    从地底出来的人陆续不断,人人都灰不溜秋的很是疲惫,不一会儿,连老爷子以及徐恒和翟志超等一众人也全部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次地底的崩塌,虽然声势浩大,让大家经历了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不过,事实上死在下面的人,却并没有几个。这是因为,张横在离开时,还是把原本的几个上古阵势进行了加持,让大崩溃延迟了近半天。这才能让所有人都从地底逃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张横小青他们,连老爷子等一众人顿时惊喜不以。双方的队伍再次重逢,所有人都兴奋之极。

    “张少,张少,我总算找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人群里一个人挤了过来,挤到张横面前,已是有些气喘吁吁。他一甩满头的大汗,脸上现出了神秘之色:“嘿嘿,我捡到宝贝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辉大哥捡了什么?”

    挤过来的正是流氓辉这个向导。这么多天来,他也是一直留在外面的盐苍头村,等待着张横他们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次徐恒和张恒给他的报酬,那可是一笔可观的数目,估计用个几辈子,都没什么问题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是忠心耿耿,恨不得能为张横他们多做点事,也能体现出他的价值。

    “张少,您看,这是我在盐苍弄那座石屋的废墟里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流氓辉如获至宝地把一册兽皮慎重地交到张横手中,眼眸里都闪烁着兴奋的光芒:“我想,既然是废墟中的东西,肯定是什么重要之物。只可惜,我的眼睛是实心的,上面的字只有它们认得我,我可认不出来,都象是在跳舞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一凝,也不客气,仔细地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整本兽皮的书页,也不知是用什么元古的凶兽皮制成,经历了这么多年,不但丝毫没有虫蛀腐蚀的现象,甚至手指摸上去,就有一种凶悍的气息传来,仿佛兽皮中仍蕴含着凶兽生前的那股暴虐之气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光是这本兽皮书制造用的材料,也已算是难得的宝贝。

    张横更加有兴趣了,目光落在封面上的几个歪歪扭扭的字迹上。这些字根本不是现代的文字,也不是什么龟甲文等古老的字体,看起来就象小孩子涂鸦,根本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亮了起来,口中也喃喃地念道着:“弓长祖训。”

    这竟然是当年弓长神王留下的祖训,张横神情顿时变得怪异无比,眼眸也不禁透出了一抹犀利。

    获得了星梭,这件来自神裔国度的神奇玩意,本身就活的。所以,在地下沉睡了那么多年,虽然一直没有动静,但它其实无时不刻都在接受外界的信息。因此,这卷祖训上怪异的文字,就在它的记忆里。

    张横很顺利地破解了这些文字的含意。

    明白了这本书的来历,张横心神大震,不由继续翻了下去。

    弓长祖训的内容很多,不但详细纪录了弓长神王如何被处罚,带着他的部下困守此处。而且,之后弓长神王,亲自带族人布置五行绝阴大阵等细节,也都留下了笔记。可以说盐苍弄张家数千年前的脉络,被梳理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完全被沉浸在了这段古老的纪录里。但是,当兽皮书番到最后的时候,他的神情不由一滞。因为,这本书最后的一页,写在上面的字体又变了,完全就是神文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张横更加的好奇起来。不过,神文却也难不住他,他强自压抑住心头的好奇,继续看了下去。

    半晌,张横长长地舒了口气,脸色变得异样无比: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,要是盐苍弄张家的所有人,知道他们的老祖宗,早就留下了开启古国秘境的办法,他们又该是什么样的表情?”

    不错,最后的那一段神文,记载的就是古国秘境的开启。按上面的说法,其实弓长神王被处罚,困守此地后,在之后的数十年里,一直在研究如何破阵。

    但是,当他研究到后来,已然明白,盐水古国爆炸前,形成的屏障,并非自然形成,而是盐水古国的秘境里,隐藏着一个强大的存在,这才造成了这道人力不可摧毁的屏障。

    不过,弓长神王以他通天彻地的本领,推演了这道屏障。竟然让他推算出来,此屏障将会在数千年后的某一日,自行消失。到时,一切的障碍,将并不存在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弓长神王的后裔,在此坚守数千年,其实全是无用功。要真正打开盐水古国的秘境,并非人力所为。

    所以,弓长神王在推演出这个结果,就着手在上面建造了一个五行绝阴阵。不是为了别的,就是为了怕自己的后代子孙,不能坚守到数千年后的那一天,从而白白让盐水古国的秘地,便宜了外人。

    望着兽皮书中,最后一段神文,张横不禁微微叹气。弓长神王,竟然与他的后代开了这样大的一个玩笑。不知张文龙他们明白了,又会是何感想?

    现在,张横也清楚了一件事,当年的弓长神王,之所以甘心被贬,守在这里,看来是真与盐水女神有过一段情感上的纠葛。盐水女神被封印在地下,他自然是感觉愧疚。所以才会心甘情愿地被罚,也算是向盐水神女忏悔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就在张横得到弓长神王的祖训之时,此时此刻,在盐苍弄的那处石屋废墟底下,那里也有一处广阔的地下空间,这是当年弓长神王布置的一处地下秘室,是为了防止后代遭到强大的敌人,可以藏身的所在。

    张文龙从地下的秘境出来后,就来到了这里,他也准备离开盐苍弄,但这地下秘室里还有一些他们张家的传家宝物,他可不能遗弃在这里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进入这里,却是立刻被眼前的情形给震呆了。因为,此处的秘室,竟然出现了许多崩塌的地方,整个地下秘室已是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张文龙心头一惊,还以为是此处有人进入,抢先一步拿走了这里的宝物。

    不过,仔细的察看了一下,总算一颗心安定了下来,从崩塌的情况来看,应该是被地下的崩溃波及了。

    心中无奈,张文龙只好奈着性子,清理起了秘室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把原先藏宝的石室挖了开来,用秘法打开了洞门。当张文龙走进去的时候,看到的情形,再次把他给震惊了。

    一个深黝黝的地洞通道,从原先藏宝室的墙上现出形来,一股熟悉的感觉,从洞中直透而出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文龙心头一震,猛地意识到了什么,连忙顺着通道向里走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洞里传来了张文龙的狂笑声:“哈哈哈,天助我也,有了这东西,哈哈,姓张的若是你还能出来,老夫也要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上,哈哈哈!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