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55章 难看之极
    暗地里恨上张横的人,自然不止张文龙。此时此刻,在一片小树林中休息的宋家老祖,脸色也是难看之极。

    随同宋长风一起偷入秘境的四位长老,现在也已回来了,一个个垂头丧气,惊恐之极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敢隐瞒,把在地底的经历说了一遍。自然宋三公子跳入湖底,再也没有上来,他们也做了详细的汇报。最后道:“老祖,三公子可能已死在湖底,我们五人无能,不能保护宋三公子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宋家老祖怒哼一声,一甩手,把五人直接就摔出了帐蓬外。

    现在宋家声誉受损,已是处于了家族的最低谷,他也不愿此事,再杀四名长老出气,所以也就只能略做惩罚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,只要老夫还在,总有一天,会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宋家老祖眼眸里射出了怨毒的光芒,神情恶毒之极。

    望望外面一片热闹的场景,他终于恨恨地又哼了一声,甩袖走出了帐蓬。

    那日被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联手,他所受的伤确实不轻。这次盐水秘境的探险,宋家老祖可以说,是彻底的失败。

    不但连秘境都没能进去,更是让宋家声誉扫地,宋家这回可以说是真的倒霉倒到了姥姥家。

    如今,宋长风已死在秘境,他也没有了任何希望,自然只能灰溜溜地走人。

    张横他们也得走了,在大峡谷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,如今盐水古国之秘已解,甚至见到了真正的盐水女神,还获得了上古的一件至宝星梭。可以说,这次是满载而归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也不能亏待了谢老爹和谢淼他们,说到底,这次盐苍头村的灾难,也是由自己所引起。

    所以,在离开之前,张横早就交待了赵子强,让他联系白马山那边,让远山集团以救灾捐款的名义,把大批的物资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徐恒的洪门以及翟志超所在的家族,也不客气,在短时间内,筹集了无数所需要的物资,送往盐苍头村。

    以他们这几家的实力,这回所送的物资,足够把盐苍头村再重建十几回。

    终于离开了大峡谷,徐恒张东东以及娟子等人,与张横他们告别。

    既然来到了连家附近,张横这个准姑爷,自然不能过门不入,否则也就太没人情味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连老爷子已找回,这次可谓是连家的大喜事。

    连家就在大峡谷附近的一处山谷中,环境非常的优雅清静,整个山谷中所住的人,全是连家的族人,因此此地被称为连家岙,住在这里,有种与世隔绝的味道。

    刚到连家岙,远远地就有一大队人迎了出来,打锣吹鼓,显得无比的喜庆。队伍最前方的是一位年纪在五六十岁的老者,满脸的笑容。

    见到前面的连长城等人,老远就拱手笑道:“大哥,您总算回来了,您这次出去,真是把我们都担心不以,现在您回来,那就太好了,要不然,三弟我真不知该如何管理这一摊子事。”

    “三弟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连长城微微颌首,神情却是很淡然。

    他现在自然从连长河那里知道,三弟连长兴,已是如今连家的家主。而且,在他离开的那段时间,连长兴可是为了抢夺这个家主之位,把连家弄得鸡犬不宁。

    现在看他满脸笑意,但他眼眸中的那抹阴冷,却显示着连长兴这位新家主,对连长城的回归,其实是心中丝毫没有高兴的意思,甚至还怀着一抹恨意。

    不是吗?他这位新家主的屁股还没坐热,老家主就回来了。那么,到底连家以后是听他新家主的,还是听老家主的呢?

    “哈哈,大哥才辛苦了,总算解开了我们历代先祖在寻找的盐水古国之秘。”

    连长兴打了个哈哈,目光从张横等人脸上扫过,但他却象是没看到一样,完全无视了张横。

    他自然早从先前去迎接的人嘴里知道,这回一起回来的人中,还有小青的男友张横。

    不过,他对张横的看法,仍停留在以前小青在台岛杨文竹时的印象。这次,他手下的人也没有进大峡谷,对发生在那里的事,以及张横的表现,全然不知。所以,对张横根本没看在眼里。更何况,张横乃是连长城的准女婿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是他连长兴的潜在敌人。因此,他那里会在意这小辈。

    终于,他的目光落在了一边的翟志超脸上,眼眸顿时一亮,神情中也现出了极度兴奋之色:“这位就是翟大少吧?”

    不待翟志超说话,他已是三步并作两步,热情地迎了上去:“哈哈,幸会,幸会,在下连家新家主连长兴,今日有幸见到翟大少,是小老儿三生之幸啊!”

    说罢,已是深深地向翟志超做了个揖,同时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刹那,罗鼓震天,人们的欢呼声响彻:“欢迎翟大少,欢迎翟大少。”

    这次之所以会到连家岙的谷口,跑老大远地列队迎接,那完全是为了翟志超这位练丹世家的大少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连家在玄门只不过是个二流的世家,平日里别说要请到翟志超这位大少,就算能与翟家的仆人,扯上关系,也是无比的荣耀。

    今天,翟大少竟然屈尊来此,这无疑就是给他连长兴脸上贴了金,他那敢有丝毫的怠慢。

    至于说翟志超与连长城走在一起,他也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因为,在几个月前,他曾到神农架办事,在神农架外围,遇到了一位高人。

    两人结伴而行,当晚就住宿在了一处野地。那位高人不知是怎么了,晚上竟然喝得大醉。

    连长兴知道此人不凡,所以不惜身份,彻夜地照顾那位高人。

    待那人第二天醒来,见连长兴这位与自己丝毫无关的临时同伴,竟然对他细心照顾,很是感激。当场就送了一枚丹药给连长兴。并告诉连长兴,他是练丹世家翟家的一位管事,此次有事前来神农架,因为心中有些不爽的事,所以昨晚才喝醉了。

    为了感激他的照顾,这才把丹药送给连长兴,并说,以后有机会前去连家拜访。

    连长兴也一直期待着翟家管事前来。只是时间过去,一直未见有翟家之人到访,还以为那只是翟家管事顺口之言。

    刚才,听到队伍中竟然有翟家大少,连长兴兴奋的差点连走路都不会走了。他还以为,翟大少之所以来,就是因为当日翟家管事的情面,这也算是翟家对外的一种声誉的表现。

    而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连长城会与翟家大少会有什么关系,再加上极度的兴奋,那里还会去想翟大少的到来,是不是与其他人有关。

    “嗯,客气,客气!”

    面对连长兴的热情,翟志超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他根本没兴趣结识眼前之人。所以,连他连长兴的名字都根本懒得去记。他这次之所以跟张横来连家,是因为他与张横之间的协定,还有一些细节需要商量。

    “哈哈,翟大少辛苦,快随老头儿进谷。”

    翟志超的冷淡,连长兴丝毫没在意,能看到翟大少亲临,这已足够给足了他面子,这是可以在各家玄门面前,吹嘘上无数年的资本。

    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被接入了山谷,翟志超自然是最重要的贵客,被连长兴等人如众星拱月般簇拥着,走在最前面。反尔是连长城以及小青和张横他们,完全象是被遗忘了一样,落寞地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,根本没有什么人去理会。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陡地一蹙,他就算是傻瓜,此刻也看出情形不对了。显然,连家的内斗,非常的厉害。不然,老家主连长城回家,不会被人如此的冷落。

    小青的一张脸愧疚得变成了红纸。虽然知道家里因为家主之争,闹得不可开交。这正是当初让张横来帮忙的时候,不愿让张横回到自己家中的原因,她生怕让张横难堪。

    那知,这次找回了父亲,张横陪同父亲回家,却仍是遭到了这样的待遇。

    小青的心中愤怒羞愧之极,她感觉自己实在是对不起张横。

    “青姐,没事!”

    张横感受到小青的心情,不由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:“无非是跳梁之辈,我不会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以如今张横的心态,自然是不会在乎连长兴对自己的态度。他只是为小青感觉受了委屈。

    进入了谷内,里面的房居井然有序,虽然大多保持着明清时期的建筑风格,但显然近几年内都经过翻修,气象俨然,仿佛是进入了一个古村落。

    连家的院落就在村子的最中心处,是一个占地有十数亩的大院,青砖黛瓦,很有气势。

    院落共分三进,第二进的主屋大厅里,此刻早已摆上了三十来桌酒菜。这是知道了翟志超这位翟大少要来连家后,连长兴特意邀请来的各地玄门或江湖人士。

    这可是大大露脸的时候,连长兴如何会错过这个向所有人展示的机会。要是大家果然看到了翟大少出场,只怕他们连家今后的屋檐都能高上三尺,从此后那些与连家不和的家族,也不敢再放个屁。

    果然,当连长兴簇拥着翟志超进入厅堂的时候,所有人全部站了起来,纷纷兴奋之极,一个个高呼着翟大少,向翟志超行礼。

    名满玄学界的翟大少竟然真的来了,这样的事实,如何让这些小门小派,没见识过多少大人物的人,如何不兴奋之极?

    翟志超却是不由皱了皱眉。自他负责翟家对外事务以来,他已是很少再出席这样的场合,尤其是放眼望去,这席间没一个他认识的人,可以说这些家伙都是上不得真正台面的小脚色,这更让翟志超心中不爽了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来到了此处,他也不得不强装笑容,向场中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终于,翟志超被簇拥到了最中央的一张大桌边,在贵宾位坐了下来。连长兴此刻已是兴奋得忘了自己的时辰八字,一张老脸涨得通红,眼眸里更是灼灼发光。

    “诸位,这位是名满玄学界的淮北练丹世家翟家的翟大少。”

    连长兴站了起来,抱拳向四周做了个罗圈揖,这才继续道:“在下前段时间,曾有幸与翟家一位长辈相遇交谈甚欢。这次翟大少有事经过附近,听说在下新任家主之位。所以就顺便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连长兴当众睁眼说起了瞎话,把翟志超今天来这里,说成是为他的新家主而来,以便给自己脸上贴金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下面掌声一片,所有人望向连长兴的目光都不同了,充满了羡慕和妒忌。谁也没有想到,这个以前不怎么出名的连家三长老,竟然暗中还有如此硬扎的人脉。

    介绍完了翟志超,连长兴开始为翟志超介绍起了席上众人:“翟大少,这位是翁家家主,这位是大合门的门主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个个介绍着,报到名字的人,更是颇感荣幸,连忙从座上起身,向翟志超行礼。

    但是,翟志超此刻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,还没等连长兴介绍到第三位,翟志超已然怒哼一声,长身而起,顾自离席而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这一突然的举动,顿时震惊了场中所有人,谁也搞不清楚,这位翟大少怎么会愤然离席。

    然而,让大家更加震憾的却还在后头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