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56章 这才是真佛
    翟志超突然离席,顿时让场中震惊一片。

    “啊,翟大少,您这是怎么了?如果小老儿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地方,还请翟大少您多多谅解。”

    连长兴猛地反应了过来,他还以为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,惹得这位翟大少不快了。

    刚被介绍到的第三人,更是尴尬到了极点,他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。整个人僵在当场,一时不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贵宾席上的众人也纷纷起立,想挽留翟志超。

    但是,翟志超此刻那里还会理会这些人,举步就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刹那,厅上人人震憾,个个惊呆,所有人都不知该怎么办了,更是一个个目光满含狐疑地望向了翟志超,想看看这位翟家大少,这到底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兄弟,小青姑娘,连老爷子,我说你们到哪里去了,原来是坐在这门边透风啊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翟志超已走到了门口的几桌宴席边。这里也有十几桌,但坐的基本上是厅里的各家各门家主的随身手下。

    然而,在最靠门边,也是最不起眼的角落里,张横,小青以及连长城连长河等人却被安排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这样的安排,自然是连长兴克意所为,就是要在这样的场合下,冷落连长城这位原家主,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,削他的脸。

    翟志超先前被连长兴以及一众人,如同众星捧月般迎入厅中,一时也顾不得旁边的张横他们。当他坐在贵宾席上,这才发现,张横以及小青和连长城等人不见了。

    翟志超心中咯噔一下,立刻意识到了什么,连忙举目在厅堂中搜索起来,当他终于在大门的角落里,看到张横他们时,翟志超顿时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以他的见识,那能看不出来,连家的这位新家主,是拿自己在压制连长城,他堂堂的翟大少,竟然被人当枪使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翟志超心中愤怒。所以,他才会愤然离席。

    “翟大哥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见到翟志超,小青俏脸愧疚之极。她也是没有想到,自己和父亲回家,竟然会遭受到这样的待遇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这次一起来的还有张横和翟志超。这让她又羞又愧,更是为父亲难过。

    “翟大少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的连长城和连长河也是脸现愧色,向翟志超抱拳,似是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还没等他们的话说出来,翟志超已是摆了摆手:“小青姑娘,连老爷子,没事,无非一群跳梁小丑玩的把戏尔。”

    翟志超根本不在意,所以,也就没什么顾忌。

    “哈哈,翟大哥,你坐在那儿不是好好的吗,怎么跑这边来了?”

    张横哈哈一笑,不无打趣地道:“这里可是透风,难道你也准备陪我们一起喝西北风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张兄弟说的是!”

    翟志超拍了拍张横的肩,已是顺手拖开了张横身边的椅子,顾自大咧咧地坐了下来:“里面乌烟瘴气,那里有张兄弟你这里好啊!”

    两人说笑着,丝毫不顾及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啊,你们看,这不是连老爷子吗?他怎么坐在大门角落啊!”

    四周嗡的一声,原本静寂的厅堂里,顿时如同菜市场里一样,变得乱哄哄起来。

    连家的老家主,在场的人自然都认识。只是谁也没有想到,堂堂连老爷子,今天竟然被冷落在大门背后的席位。这岂不是说,连老爷子,现在已被连家的新家主所排斥了吗?

    可是,问题在于,大名鼎鼎的翟大少,原本是坐在首席的贵宾位。现在,却是亲自来到了连老爷子所在的席位,竟然与这席上的人交流起来,看他的模样,似乎与这一桌的人关系相当的不错。

    所有人顿时哗然一片。谁也不是傻瓜,已是看出了端倪。貌似先前还在自吹自擂的连长兴,说什么他与翟家长辈有些渊源,这才会有翟家大少这次路过此处,才会特意上门。

    他的这翻话,看来绝对有问题,否则,翟大少绝不可能中场离席,而来到连老爷子的席上,与他们聊起天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翟大少身边的那个男子,与翟大少谈笑风生,看两人那副亲近样,如同是兄弟,这更是让所有人心头大震。

    “他是什么人?怎么连翟大少也要屈尊上前与他谈话?”

    许多人交头接耳,不由自主地相互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开玩笑,能与翟家大少称兄道弟的,岂会是普通人。所以,大家以为,这位年青人必然来历不凡。只可惜,连长兴没有认出他的身份,这才遭到了冷落,把他安排在大门背后的席位,与连老爷子等人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场中的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怪异,人们望望张横他们所在的一桌,再看看还站在首席,全身僵硬,表情无比惊愕的连长兴,一时谁也弄不清状况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的连长兴,却已然完全被震憾了。他是做梦都想不到,自己以十里迎宾的礼节,请来的贵宾翟大少,竟然当众踩了他的脸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一张老脸青一阵,白一阵,羞愤交加,却僵在当场,不知该如何面对此时的场面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更加震骇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“啊,这不就是开启了盐水古国秘境的神奇少年张横张少吗?”

    突然,首席位上的一名老者,陡地反应了过来,猛地就往这边跑去。

    “开启盐水古国秘境?”

    “神奇少年张横张少?”

    四周一片喧哗。在场的大多数人,并没有参与这次的盐水古国探秘,所以对那位老者所说的话,还是感觉西里糊涂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进入大峡谷的后一段,路途无比的凶险,会遇到许多西奇古怪的东西。因此,队伍中,如果没有达到三品的强者坐镇,一般人很难通过层层凶途,从而达到盐水古国的遗迹之地。

    在场的这些小门小派,还真没有多少是拥有三品以上的强者在门派中坐镇,所以,他们是属于二流最末端的存在,也就没资格在盐水古国秘地被宣扬开来后,前去探险的。

    不过,这位出面喊破张横是谁的老者,却正是少数拥有三品强者的门派之一。他是这一带雄鹰帮的帮主,人称鹰王陆海生。修为已是达到了三品中期,所以,这次连长兴的宴会,才会邀请他做到首席的位置,陪同翟志超。

    陆海生就是与连长河一样,这次进入了大峡谷。只可惜,以他的力量,在一众玄门人士中,就如同是海滩边的一粒沙石,根本连冒个头的机会都没有。自进入盐苍弄后,他完全就成了路人甲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没能冒头,但他终究是看到了当时的所有过程,甚至后来也加入了进盐水古国秘境之地的队伍。

    此刻,乍然看到张横出现,他确实是被震惊了。当时张横的表现,确实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“张少,在下雄鹰帮的帮主陆海生,想不到竟然有幸遇到您,让我敬张少一杯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陆海生已跑到了张横他们这一桌,举起了手中端的酒杯,以一种无比恭敬,甚至带着敬畏的态度,向张横敬酒道:“张少,您实在是不愧为神奇少年,连上京的宋家老祖,都在您手下吃了蹩,还让大雷音寺的缘木禅师和万寿山五庄观的大德真人,都对您刮目相看。”

    陆海生喋喋地说着,眼眸里闪烁着异样的光彩。

    “啊,他就是那位在秘境中大放光彩的神奇少年,我的天啊!”

    听到陆海生这翻话语的人们,终于回过了神来,人群中最也无法抑制,一个个叫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场中大多数人没参加古国探险。但是,这事在外界,现在早已传得沸沸扬扬。只不过各种消息满天飞,谁也不知真假。

    但是,古国秘境已被破解,而当时有一个名为神奇少年的扬眼表现,更是传得有鼻子有眼,基本上只要是与玄门搭上点边的,如今都知道有那么一号人物存在。

    只是,大家做梦也没有想到,传言中受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亲睐,竟然一起联手为他逼迫宋家老祖的神奇少年,现在就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张少,张少!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厅堂里哄然一片,许多坐在首席上的人物,已然端着酒杯,纷纷向张横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说笑话,一个敢与宋家老祖这样的超级强者对着干的年青人,岂会是个没有背景没有来历之辈。怪不得这个年青人能与翟大少平起平坐,称兄道弟。

    所以,趁这个机会,不上前给他敬个酒,套上点关系,只怕以后是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立刻,一众老江湖已是争先恐后地过来了。一个个满脸敬意,堆起了馋媚的笑容,向张横敬酒。

    厅堂里的秩序有些乱,其他桌上的客人,也回过了神来,立刻也涌向了张横这边。至于原本坐在张横他们旁边桌的那些手下,早被各家各门的大佬给赶了开去,让出了所有的席位。

    现在,整个厅堂里,原本是招待低贱的外围席面,成了本应该是坐在中心位置的那些贵客抢先要坐的位置。

    开玩笑,谁不想能在张横这个神奇少年面前,露个脸,说上几句话。要是一不小心被人家给记上了,那可是对自己的门派或家族,那无疑就是拜上了一尊真佛。

    刹那间,场中出现了一片无比怪异的影像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