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57章 夹着尾巴
    此时此刻的连家宴会现场,确实是怪异无比。原本坐在中心位置的那些重要贵客,现在几乎全部都拥到了门口,那里成了整个宴会的中心。反尔是中央的地方,空荡荡的一片,只剩下连长兴一个人,呆呆地站在那儿,孤独的身形显得那么的刺眼。

    连长兴脸色铁青,身形都在瑟瑟地发抖,几乎站不稳脚步。心中的惊骇,更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原本想借着翟大少,想要狠狠地打压连长城。但是,他却是弄巧成拙,反尔因为翟大少而大大地丢了脸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就算长三个脑袋,也绝对不会想到,一直被他不怎么当一回事的乡间小子,小青的男友,如今竟然已是如此牛皮的人物,成为了名震玄学界的神奇少年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:因为张横和翟大少的出现,他精心举办的这次宴会,不仅没让他脸上贴金,反尔成为了被所有人看笑话的对象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一片浑沌,完全不知该怎么处理,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以此刻的形势,别说他声誉全毁,根本不能与连长城争家主之位。只怕他在家族中,也是再无脸见人。今后,他只怕就是整个连家的耻辱了。

    “诸位,感谢大家!”

    目光扫过全场,眼内映入了一张张陌生的脸,看着他们热情兴奋激动的神情,张横也是无限的感慨。

    他也是没有想到,经历了盐水古国秘境的探险,自己如今的名声竟然大到了这样的程度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却也没忘本,面对这些玄门中处于最低层的小门小派,他也没有表现出傲骄,仍是保持着淡淡的微笑,手中举起了酒杯,向众人道:“感谢大家的热情,在下在这里代表连老爷子,向诸位敬一杯。”

    张横自然不是傻瓜,他知道今天的场合,必须要突出一下连老爷子。否则,小青父亲刚才被冷落的委屈,可就白受了。

    他更是想借此机会,重塑连长城的声威。以免以后还有不长眼的家伙,来招惹他。

    “连老爷子,这么多年来,颇得您的恩惠,请让在下白虎会,苍龙门……敬您老一杯!”

    场中一片热烈,只要不是傻瓜,都明白了这位神奇少年的意思,他这是要让连老爷子在人前大大地露脸。

    所以,众人心中跟明镜似的,立刻全部举起了酒杯,向连长城敬酒,一个个恭敬之极。

    开玩笑,如今场中的人都已隐隐约约地猜了出来,显然神奇少年与连老爷子的关系不一般。而且,从连老爷子女儿连青梅的表现来看,两者的关系,应该是与连老爷子的女儿有关。

    顿时,场中人个个恍然,对连长城更加尊重有加了。

    事情真如心中所猜测的那样,这岂不是说,连长城是神奇少年的毛脚女婿吗?

    啊呀呀,有这层关系,连老爷子,今后还有人敢招惹吗?连家在他的主持下,也必然会兴旺发达。

    “感谢诸位,今天能请诸位来我们连家,也是老夫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连长城站了起来,拿起了桌边的一杯酒,向一众敬酒的客人回礼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心情也是激动之极。原本,他这次偷偷进入大峡谷,对盐水古国的秘地进行探察,心中也确实是抱了必死之心。因此,才会留下遗书,并说明自己一个月内不归,就可以另选家主,并在遗书中建议了下一轮家主的名字,那就是连长河。

    只是,他却没有想到,他离开家不久后,连家就已陷入了为争夺家主的混乱中。

    连长城这一辈,一共有兄弟五人,连长城排行老大,又加上他在家族中声威颇重,他这个家主一直受族中弟子爱戴,因此也从来没有什么人动歪心思。

    可是,他一离开,几位兄弟中有野心之人,立刻露出了真面目。尤其是三弟连长兴,本是个心机很重的人,这次更是立刻暗中图谋,要把家主之位抢到手。

    最后,连家发生了一场内乱,甚至家族中不少人死于这场纷争,连长河这个原本被提名的家主人选,败于连长兴之手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连长河在心情失落的情况下,听到大峡谷中传出盐水古国许多秘密被公开后,离开家族,进入大峡谷的原因所在。他已对自己的这位三弟,无比的失望。为了争夺家主这个位置,不惜兄弟不和,甚至无所不用,完全没有亲情。

    等这次从盐水古国的秘地出来,以为有大哥连长城回归,凭大哥以前在家族中的威望,可以拨乱反正。

    那知,来到连家,却是吃了连长兴的一个闭门羹,连长兴不顾情面,连连长城也丝毫不给面子,当众就是一记下马威,想借助翟大少的威名,狠狠地把连长城和连长河踩在脚下,让他们从此再无脸面。

    被连长兴如此无情的行为,连长城顿时愤怒无比。

    如果仅是他和连长河受点委屈,这也就罢了。问题在于:这次同来的可还有张横这个毛脚女婿,让他受这样的屈辱,岂不是要让他看轻小青?

    一念及此,连长城当场就要爆发。幸好,被张横劝住,让他稍安勿燥。

    现在,看到场中众人,因为认出了张横的身份,尽皆震憾。以至于先前所有向连长兴献媚之人,刹那间个个变脸,放弃了连长兴,向自己这边讨起好来。

    望着场中一张张熟悉的脸,连长城心中感慨万千。就算他连长城当年最风光最鼎盛的时候,也从来没有人象现在这样尊重他。

    而且,他心中也已知道,连家原本因为自己回家,而即将发生的又一次家族内乱,也会因为此事消弥于无形。

    不是吗?刚才还洋洋得意,神采飞扬的连长兴,现在象是一头丧家犬一样,已然灰溜溜地离开了宴会场,他即使是脸皮最厚,也无法再呆在这里,被人看笑话。

    至于旁边穿梭忙碌的连家人,现在一个个神情也都变了。望向他这位老家主的眼神里,满满的都是敬畏。

    显然经此一遭,连长兴的威风扫地,就算是他的心腹,也都对他没有了信心。

    宴会一直到晚上**点才结束,连长城完全替代了连长兴,掌控了局面。再加上有翟志超和张横在旁帮他待客,这一场宴会可以说是人人情绪高涨,个个兴奋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所有人心中都在庆幸,这次幸好参加了连家的宴会,这才有机会能认识翟家大少和神奇少年。这可是他们一辈子的荣耀。

    在张横和连家老爷子的亲自送别下,一众客人欢天喜地地离开了连家。

    对于张横来说,他原本完全不必在乎这些玄学界最底层的小家小派的人。不过,为了连老爷子,他也只能屈尊一下。想必,有了今天的事,在这一带,连家的地位将无形中提高许多,也没什么人敢没事去招惹连家。

    等一切安排好,时间已是十点多钟。连长兴果然趁着宴会的功夫,逃之夭夭。以他在连老爷子不在的这段时间,所作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,他那里还敢再呆在连家。

    不过,连家的事可不是连长兴逃跑了就算了事,连老爷子需要对整个家族进行一翻整顿,让连家许多被连长兴改变的人事安排,进行一次大调整,以恢复原先的格局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事可不需要张横帮忙,他做为一个外人,也不能插手连家的事。

    小青怕老爷子给累坏了,就一直陪伴在他身边,对怠慢了张横,感觉很是歉意。

    “哈哈,青姐,没事,你忙你的。”

    张横自然不会怪小青,很豁达地笑道。这才让小青感觉好受些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兄弟,今天晚上的月色不错,不如我们哥俩,就在月下品品茶如何?”

    翟志超走了过来,拍拍张横的肩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翟大哥既然有这雅兴,兄弟我就算是舍命也要陪君子。”

    张横会意地点头。翟志超突然邀自己月下品茶,自然是有别的意思。他更是没忘了,当时与翟志超的交换协议。只不过,那时太匆忙,双方只是谈了个大概的框架,具体的细节什么的,还没有正式谈过。

    翟大少自然不可能象自己一样,在这里多呆几天也没关系,所以,趁着今天晚上,他极有可能是要与自己谈合作的具体内容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神情一肃,向连家的后院走去。那里有一处环境清雅幽静的小花园,正好可以谈事。

    果然,两人在一处亭子里坐下,翟志超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,一改先前的潇洒,向张横拱了拱手:“张兄弟,这次出来也很久了,明天我就准备回家,向家里的长辈汇报这次盐水古国秘地里发生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小弟在这里先祝翟大哥一路顺风。”

    张横慎重地回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当日我们在地下秘境谈好了合作之事。”

    翟志超也不拐弯抹角,开门见山地道:“趁今晚之际,我想与张兄弟谈一下细节。也好让我回家与长辈通个气,等与张兄弟约好了时间,到时好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好,我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说着,他手一翻,取出了还剩余的半枚大还丹:“翟兄弟,我这里还剩下半枚大还丹,先就交给你。你带回去后,也好先让你们家长辈确定它的真假。”

    张横对翟志超没什么不放心的,以翟家在玄学界的威望,绝不会因为半枚大还丹而失信。

    但是,他刚把大还丹拿出来,想交给翟志超,那知,翟志超微微摆手:“张兄弟,这半枚大还丹还是你留着危急时可用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他怎么也没想到,翟志超竟然会拒收大还丹。那么,他是要反悔与自己的合作吗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