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60章 枕着你的名字入眠
    “翟大哥!”

    张横终于站了起来,上前拍拍翟志超的肩:“你啊!早说就是了,我们是兄弟,只要你说实话,我张横岂会在意一枚神之血髓。”

    从翟志超的太度,以及他说出家中太上老祖冲关失败的这个隐秘,张横已完全冰消了与翟志超之前产生的误会。而且,他也能理解翟志超的苦衷。

    说罢,也不迟疑,手一翻,一粒晶莹中折射着炫丽彩光的血色晶体,已出现在了掌心:“翟大哥,这是你要的神之血髓。”

    “张兄弟!”

    翟志超身形剧颤,脸色也刹那变得激动之极。他伸出颤抖的手,接过了那枚神之血髓,眼睛里已盈满了**辣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来,整个家族发动所有的力量,甚至不少采药队远赴古苗以及远洋等偏僻之地,却都遍寻无果的神之血髓,竟然真的在张横这儿找到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翟志超哽咽着,激动得的说不出话来了。好久,他总算有所平静下来,向张横深深一礼礼,眼眸中也闪起了一抹炽烈的亮光:“张兄弟,你的恩情我们翟家记在心上了大恩不言谢,仍是那句话,今后张兄弟如有差遣,我翟家愿肝脑涂地。”

    “翟大哥不必如此!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也变得炽烈起来,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世界上有一种情感,无关男女,却同手足,这就是兄弟!

    翟志超当夜就离开了连家,当他得到神之血髓之后,那里还呆得住。家中的太上老祖危在旦夕,全靠神之血髓这一味君药救命。所以,他立刻调动了一架直升机,把他直接接送往家中。

    连家因连长兴夺权引起的内乱,在三天内基本处理妥当,一切都回复了原先的模样,也算是把整个连家清理了一遍,把今后有可能出现的隐患,全部消除干净。

    张横也要离开了,呆在连家四天,一方面是陪伴小青,另一方面更是撑连老爷子的腰。以他如今在玄门以及江湖上的身份,就算连长兴背后也有支持的势力,知道他这位神奇少年的存在,也得掂量掂量,招惹他的结果。

    所以,连家度过了内乱后本该受到的反弹。不仅如此,连家的声望,不但没因此事而减弱,反尔是声威日隆,已真正成为这一带各门各派的领军家族。

    小青很识趣地没有再挽留张横,她知道,这次张横因为自己父亲离家失踪的事,已出来很久了,确实也是应该回家看看的时候。

    没有热闹的欢送场面,只有小青陪着张横,步行走出了连家岙,一直到了出口,小青终于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她目光幽幽地凝注着张横,神情中那抹淡淡的忧伤,让张横的心,顿时化做了绕指柔。

    “青姐!”

    张横轻轻地呼唤一声,再也无法忍住,不由一把拥住了小青。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小青喃喃地叫着张横的名字,主动地仰起了头来。

    两人的身形,刹那合在了一起。在晨光下,把他们的身影拉得长长的。

    四周的景色变得朦胧起来,不知何时,远方隐隐约约地传来了一阵哥声:我把我的心交给了你,你就是我牵挂的远方,从此无论月落还是晨起,我都日夜盼望着你的归航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柔柔的歌声,每一个字都可以把最坚强的男人的心溶化。朦胧的晨光,变得如水般的温柔,轻轻地洒落,心里洋逸的满满的都是这一刻的柔情。

    张横终于离开了连家,他如今也是有些归心似箭。从正月里出来,先是帮何大牛解决了苏省那边酒业的事,之后就再也无法停步,一连串发生的事情,让他忙得如同驼罗般转个不停。直到现在,他总算可以回家了。

    而且,在张横的心中,也画好了一幅蓝图,这次回家,要把白马山村,进行一次彻底的大改样,让住在那里的家人,再也不会受到任何威胁。

    第二天,快中午的时候,张横以及赵子强和阿娇阿蛮四人,总算是来到了白马山村。

    不过,为了给家人们一个惊喜,张横这次回家,并没有告诉任何人,所以,白马山村依旧平静,并没有什么人在村外迎接他们。

    只是,望着白马山村一幢幢新的民居楼,再看看山上雄伟气派的各式厂区,张横也不禁有些傻眼了。

    那些新的民居楼,显然是在他离开的这半年里刚建起来的,一律别墅的格局,经过了详细的规划。一眼望去,这那里还是以前的白马山村,这完全比得上那些号称全国首富村的规模了。

    至于厂区新建的厂房,张横上次回家时,只见到一张规划图纸,现在都已成为现实了。可见远山集团的发展速度有多快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兄弟,看到了吧,山上的那些别墅,都是远山集团的圆工所住。是当年用山地入股的白马山村村民,这两年获得的红利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开出租车的驾驶员乐呵呵地笑道:“嘿嘿,所有别墅都由远山集团负责规划和建造,村里人光两年的时间,就几乎是家家户户,分到了一幢别墅。”

    “别墅啊!一幢别墅哦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王兴发满脸的羡慕和感慨:“白马山的人,真是个个祖坟冒烟了,村里出了个张横,没两年就让村里所有人家都成了百万元户。现在,只要是白马山村的年青人,有多少女儿家喊着抢着想嫁过去啊!”

    驾驶员自称王兴发,本身就是旁边白洋村的村民,年纪已有四十多岁,非常的健谈。这一路过来,把白马山这一带,这两年远山集团的事情,基本上都做了介绍。

    此刻,见到张横他们满脸惊奇地望着山上,便立刻做起了免费的向导。

    “哦,竟然是分红分的别墅!”

    张横自然知道这事,每年以当初入股的山地分红,这还是他想出来的办法。只不过,现在听王兴发说起,他却也装做毫不知情的样子,想听听这位健谈的出租车司机,会对此有什么别的看法?

    “嘿嘿,小兄弟,看来你是新到这里来的人!”

    王兴发谈劲上来了,转过头细细地打量了张横一下:“小兄弟是不是刚被招来,进入远山集团工作的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含糊地答了一声:“这里的工作不知道好不好做?听说这里的待遇是不错,只是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变化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小兄弟,这个你就不必担心了,以远山集团如今的发展趋势,这里只会越来越好。”

    王兴发笑道:“以前白马山村是个穷得叮当响的留守村,村里除了小孩和老人外,基本就没几个年青人,大多数的年青人都到外面打工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自从张横和他的五个女朋友,在此建起了远山集团后,这里就完全改了样貌,现在村里人基本全都回了家,谁还会出门打工。反尔是十里八方的人们,都抢着来这里工作。”

    王兴发满脸的骄傲,就象他就是白马山村人一样。

    事实上,老王的女儿,去年嫁到了白马村,而且嫁的还是远山集团当了一名部门经理的年青人。

    所以,老王家现在也经常是门庭若市,不时有人上门送礼,想通过他的关系,找上他女婿说上几句话,以便能给份好工作。

    因此,提起远山集团,他满怀的骄傲。

    说着话,车子已向白马山村进发,不一会儿,已是进入白马山村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王兴发转头问张横。

    “嗯,就去办公大楼。”

    张横道,再次回到白马山,望着眼前熟悉的远山集团的办公大楼,张横的心也是莫名的激动,家人和马萍儿等人,已是又有半年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马兴发也不犹豫,车子开向了办公楼,在门前的一处泊车位泊好车,正准备叫车里的乘客。

    不过,王兴发的眼睛不由一亮,他看到办公楼里正有一位年青人从里面走出来。而那年青人,正是他的女婿何其友。

    王兴发顿时兴奋起来,转头摧了一句张横:“小兄弟,你快跟我下车,你今天运气好,遇到我女婿小何了,我帮你们介绍一下,说不定他以后也能照顾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王兴发显然对今天的年青人印象不错,所以要把张横介绍给他的女婿,这确实是一份好心。

    说着,他已拉开车门,向女婿何其友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何其友也看到了从车里跑出来的老丈人,不由一怔,他还真没想到,老丈人就会在办公楼外。

    微一愣神,何其友连忙加快了脚步,向老丈人迎了过来,脸上也堆起了笑意:“阿爸,你今天在我们集团这边做生意啊!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抬腕看了看手表:“您看,都快中午十二点了,要不您今天中午就在我们集团食食堂吃口便饭吧!”

    何其友紧走几步,正要去拉老丈人。但是,他的手还没握住王兴发,整个人却是浑身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惊愕无比,目光直直地望着王兴发的身后,一张脸已激动的一片血色,仿佛是喝了半瓶白酒一样。

    “呃,小何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王兴发一怔,被自己女婿突然的变化,给震惊了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顺着何其友的目光,转身望向身后的时候,他也轰然剧震,整个人呆在了当场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