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61章 小兄弟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转头一望,只见身后正是自己送来的四名客人,并无什么事发生。而与他先前一路交谈的年青人,正笑眯眯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王兴发这回是真的迷糊了,他不知道自己女婿何其友怎么会变成这副愣呆样,他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给你介绍一下,这就是我女婿何其友,他可是远山集团的一名部门经理,好象管的是人事。”

    虽然感觉自己的女婿今天表现有些异样,但王兴发还是抢先帮张横介绍起来,他是个热心人,又对张横这个还不知道名字,却一路称他小兄弟的年青人,确实是有些好感。

    “哦,谢谢王师父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点头,朝前向何其友走去。

    “啊!张总,您回来了啊!”

    这回,何其友总算回过了神来,整个人都震得摇晃了一下,差点站不稳脚步。

    他是做梦都不会想到,远山集团真正的背后大老板,竟然向自己走过来。

    而让他心中无比震憾的是:自己的老丈人,竟然跟人家称兄道弟,叫张横小兄弟。而且,还把这位集团的灵魂人物,向自己这个小小的部门经理介绍。

    神啊,这是什么跟什么啊!

    在整个集团中,象何其友这样的部门经理,也就仅仅只是中层干部,平时若想见张横一下,那根本是连递交报告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现在,自家老丈人,却是与堂堂的大老板来了这样一回乌龙,这岂不是要把自己给吓死吗?

    何其友自然明白,不是说老丈人与张横之间有什么特别的关系。这肯定是老丈人没有认出眼前的年青人,误以为是一般的打工者,这才会对张横丝毫没有敬意,甚至还做出这样可笑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时间,何其友完全被震憾,后面想说的话,也是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嗯,何经理,好好干。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已走到了何其友面前,伸手握了握他的手,然后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,一副很随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张总,谢谢张总,我一定会好好干,绝不会辜负张总对我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何其友猛地反应了过来,腰杆刹那挺得笔直,神情也完全不一样了,激动,感激,无数复杂的情感涌上心头,整个人已是亢奋得眼睛里都有泪光了。

    他一个小小的部门经理,竟然受到了集团大老板的鼓励,这可是无比的荣幸,更是一种荣耀,只怕被其他人看到,都会羡慕妒忌死。

    “呃,张总?什么张总?”

    这回,却是轮到王兴发愣怔了,望望兴奋得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女婿,再看看一脸淡然的张横,王兴发一时却是怎么也转不过弯来,不知道女婿所说的张总,指的又是那一个张总?

    “王师父,谢谢你送我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笑点头,向王兴发挥了挥手,转身就朝办公楼的大厅走去。

    “哦,小兄弟!”

    王兴发还傻愣愣地朝着张横挥了挥手,正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,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,已被何其友给一把捂住了嘴,拖着他的手就往外硬拉。

    何其友现在心里直叫乖乖,他是生怕老丈人再说出什么不当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小何,你今天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王兴发有些生气了,感觉今天的女婿,怎么做事癫三倒四的,弄得人西里糊涂。

    “阿爸,你把我给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总算把王兴发拉出了办公楼,何其友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,喘着气向王兴发解释道:“阿爸,您知道你刚才送来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谁,看你大惊小怪的,你说的张总,还能是老总张横不成?”

    王兴发还是有些不满,哼了一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阿爸,他就是我们远山集团真正的大老板张横。”

    何其友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王兴发正掏出一枝烟,含到嘴里,当听到女婿的这翻话,不禁嘴唇一哆嗦,烟掉到了地上,他的嘴也刹那张成了蛤蟆,脸色也变得震憾之极。

    “啊,他就是老总,我的天!”

    王兴发终于回过了神,震憾当场。

    他是怎么都不会想到,那个一直如同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模样的年青人,就是他一直最崇拜的张横,远山集团真正的大老板。

    这一路过来,他可丝毫没看出张横有什么架子,完全就象邻家小哥一样好说话,甚至让他都感觉很亲近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个并不起眼的年青人,在短短两年内,把穷得一塌糊涂的白马山,建设成了可以与国内十大富裕村相比,更是让十里八方老百姓也受益的神奇人物。

    一时间,王兴发呆在了那里,不知东南西北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王兴发还真没见到过张横。以前的张横,默默无名,自然没有人会注意他。

    等他成名,张横却很少呆在村中,连本地的村民都很长时间没遇到他了,别说是住在白洋村的王兴发。

    而何其友更是没有发什么图片或照像给王兴发,他确实是到现在为止,只闻张横其名,却没见过张横其人。

    进入办公大楼的厅堂,守候在那里的保安以及服务台的工作人员,立刻认出了张横,刹那,一个个用极其恭敬的姿式,向张横行礼,个个脸现激动。

    张横朝他们微笑,顾自往旁边的电梯走去。他现在也是有些迫不急待,想见见马萍儿以及陆晓萱等人。他知道她们对工作的负责,只要不是外出,一定会在办公楼顶层的办公室里办公。

    直到吃饭的时候,才会与张老爷子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刚按电梯门,这个时候电梯已打了开来,几个人从电梯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,是张兄弟,你竟然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外面站着的张横,电梯里出来的人都怔了一下。立刻其中一人,就朝张横扑了过来,紧紧地与张横来了个熊抱。

    “哈哈,想不到曾大哥你已走马上任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一见,也是满脸的喜悦,与对方来了个熊抱后,不由上上下下打量起了对方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曾海洋。当日在倭岛的时候,张横与乙贺流交换人质。那知被乙贺流布局暗算,当时就是曾海洋不顾生死,救了与张横一起的紫灵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也正是因为曾海洋的事先示警,这才让张横逃过了游艇爆炸的一劫,跳入海中。

    只是,曾海洋自己身受重创,几乎命在旦夕,还是张横和紫灵姑娘两人,给了几枚珍贵的灵药,才算是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因为与倭岛乙贺流全面作战,老千门在倭岛分堂的人员,自然在事后全部撤回了国内。

    曾海洋更是被送到了白马山,让他好好休养。他为张横几乎付出了性命,张横自然不会亏待他,等他伤好之后,就想让他离开老千门,不用再再刀头舔血的江湖中混了,好好地在白马山安居。

    张横正月离开的时候,曾海洋伤势也大有好转,只是还不能恢复到从前。所以,那时张横并没有为他在集团中安排事务,此刻见到他从办公大楼的电梯里出来,就已明白,曾海洋应该已是被五女安排到了重要的岗位。

    经历过同样生死的两个人,自然关系不同,曾海洋和张横开怀大笑,彼此都显得激动而兴奋。

    而与曾海洋一起下来的几人,都是远山集团的副总,这回看向曾海洋的眼神都不同了。

    以他们副总的身份,遇到了张横,也得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但是,看到曾海洋与张横那种不分彼此的态度,他们立刻明白,眼前这位在集团中毫不出名的曾海洋,看来背景是足够的强大,否则那能与张横象亲兄弟一样毫无顾忌。

    张横可没功夫理会这些副总,随意地朝他们点了点头,算是打过了招呼,一把拉住曾海洋,笑道:“曾大哥,走,等会我们一起好好喝几杯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把把曾海洋重新拉回了电梯,向楼上而去。

    张横的回家,让整个远山集团轰动了,不仅是五女和他的老爹老妈,激动不以。就算是张横以最初招集的那伙兄弟,也是一个个兴奋之极。

    自从建立起远山集团,这两年来,张横变得特别的忙碌,往往数个月甚至半年都见不到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次他重新回归,让所有人都非常的振奋。

    张横也难得地有了一段闲遐时间,这几天他什么也没做,什么也没想,就是与父母以及五女,好好地在四周游玩,一方面巡视远山集团,另一方面也算是游山玩水,弥补家人和几位红颜知己。

    当然,稍有空余,他也会邀请各位兄弟,一起喝酒聊天,日子过得确实是惬意逍遥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这次回家,可不是回来陪陪父母这样简单,他的心中还有一幅宏伟的蓝图要拓展,把白马山这个自己起家的地方,彻底地进行一翻大改造。

    尤其是,现在的张家,也不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家族了,从蛮族以及古苗等地,带回的一众效忠他的玄门中人,也足够凝成一股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赵子强以及阿娇阿蛮等人不说,先前就已来到白马山的于昌秀,带领的十几人,更是个个修为不错。

    要是想把这些玄门中人安顿好,可还真不是简单的事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已是决定,今天晚上,就开始他的蓝图大计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