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62章 断头香
    白马山可不是座孤山,它是白马山脉的一部分,整座白马山脉清奇俊秀,就如同是一匹腾飞的马儿。因为大多数的时候,清早起来,整座山脉总是被蒙蒙的雾气所笼罩,所以被人们称为白马山。

    张横当日曾半夜上山,当时是为了查看朝百万家的苗圃,为何能独占白马山的气运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就顺带着瞄了一下整座白马山的地脉地气,心中已然了然,白马山脉其实也算是一处上好的风水宝地。

    人们常说龙马精神,这当然是指一种浩然纯正的气势。

    风水中也有同样的说法,龙马同行,借势凌云。意思是说,如果山势如龙如马,此地便为宝地,可凝聚瑞气,造福一方百姓。

    白马山正是龙马同行局中的天马行空局。只是,这天马行空局留着很大的缺陷,这才让这里地气凝而不聚,无法成为一片真正的风水宝地。

    不是吗?山形如马,又冠以白马之名,已隐隐地有天马行空之势。只可惜,这匹天马孤行无助,无势可借,自然就失了相辅之力,落了下乘。

    当日张横在发现了白马山脉的这个缺陷后,也是大感可惜。为此,他又化了不少的时间,对白马山脉进行了探察,竟然又发现了一些端倪。

    在白马山村附近,也有一座看起来毫不起眼的石头山,那山就与白马山山腰平齐,仿佛是白马山脉伴生的半截断峰。

    这块半截断峰造刑并无什么特色,因为生在白马山旁边,所以被村里人称为蹬马石。

    古时有一些富贵人家,出入讲的是排场和面子,如果是骑马,当然有仆人随身带着蹬马用的板凳,以便主人上下马。

    这就是蹬马板凳,也叫蹬马石。

    人们就是把那块半截断峰当成了白马山这匹山马的蹬马石,确实是很形象,想出来之人,想必也是白马山村古代的一位智者。

    但是,在张横这位风水大师眼里,这块看起来平常无奇的蹬马石,却是暗藏玄机。

    因为,张横探察到,这半截断峰是另一条地气地脉,并不属于白马山脉。而且,顺着那股地气地脉,他竟然探察到了一抹地脉龙气。

    当时,张横大喜,这抹地脉龙气,不就是自己最想要寻找到的龙脉之气吗?

    有了这条龙脉之气,白马山原本最大的缺陷,龙马之局中缺少的龙格,不就是齐全了吗?可是,让张横疑惑的是:龙马双格俱全的白马山脉,却仍是他天巫之眼内的一片青气冲天,并没有凝聚成形,化出龙马之相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说,这里的龙马之局,必然还存在着自己所无法看透的隐秘,否则,绝不会这样有质而无相。

    只是,当时的张横修为还不算高,根本无法窥透其中的奥秘。

    这次回来,力量已达到四品初阶,张横自然不可同日而语,他回来后,立刻对那块大岩石进行了洞察。

    这回,他总算是看出了端倪,心中也是恍然大悟。原来,这块半截断峰的龙气非常的微弱,思感延伸,更是发觉它其实是一条初生的龙脉,根本还没有成形。如果再过个千儿数百年的,说不定等它凝聚了强大的龙脉之气,才可以让白马山脉一跃飞腾,成为真正的龙马并行的绝佳风水宝地。

    可是,千儿八百年,别说是等它成形,只怕到了那时,黄花菜都要成化石了,更何况人呢?估计自己也会化成一堆白骨吧!

    当然,办法还是有的,那就进行地脉地气的摧化。

    然而,这种天然地势形成的格局,原本是没有任何风水师敢说,可以对它进行摧化。因为,这是硬生生地夺天地造化,可谓是逆天行事,会给自己带来灾祸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不怕因果,要改造一座山脉的地气,也绝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办到。那不仅是需要庞大的人力,物力和财力支持,更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办到,甚至几年十几年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张横回家之时,早就心中有了打算。现在已完全洞察那半截断峰的细底,更是坚定了要对那里进行摧化的心。

    为了整个白马山村,为了家人以及几位红颜知己,更是为了忠心于自己的那些兄弟和朋友,张横这回是真的豁出去了,就算担点因果又如何?

    夜晚十二点多,整个白马山村渐渐陷入了沉寂。大多数的村民,已然进入了梦乡,整个白马山村,除了山腰上的生产区,依旧灯火辉煌,村子里却是再也没有什么噪杂声。

    张横根本没有丝毫的睡意,他带着赵子强和阿娇阿蛮三人,向白马山山腰上走去。

    一轮圆月高挂,点点星辰如镶嵌在夜幕中的宝石,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夜,如此的祥和宁静。

    终于,四人信步来到了那半截断峰的对面,神情都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这半截断峰,其实并不与白马山的山体连接在一起,中间还隔着十几米的距离。但是在庞大的山体面前,十几米看起来却实在是微不足道,就如同是一条细沟。

    不过,要跨越这条细沟,却还真不是容易的事。它隔断了村里所有人通往那处的道路。因此,直到现在为止,对面的半截断峰依旧是人们的禁区,似乎还真没有人到达对面过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他们要过去,可并不是什么难事。一声低喝,张横全身星光闪耀,他已凭着四品超级强者可以借用天星之力,把赵子强等三人,飞渡向了对面。

    半截断峰峰顶平坦,面积大概有数千平米。只不过,这里是完完全全的石山,地面上寸草不生,也没有任何植物。

    张横当然知道,就是因为这截断峰,地气地脉仍在最初的成形阶段,所以根本不能滋养任何植被。这才会让此地成为一片荒芜的石头山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目光扫视四周,张横神情一肃,向旁边的阿娇阿蛮道。

    “是,主人!”

    两姐妹乖巧地点头,立刻动作了起来,拿出了钢香以及红烛等祭品,在地上摆好。

    “布阵!”

    张横再次轻喝,自己站在了香火前,这里正是整个断峰山顶的中心位置。

    赵子强等三人也不迟疑,立刻各选了一个位置,分三个方位,形成了一个三才阵的阵势。

    “三甲三丁化三才!”

    张横脸色肃然,恭恭敬敬地朝着面前的三柱钢香拜了三拜,口中更是念念有词:“一拜土地老大人,二拜山神大尊君,三拜城隍大老爷,弟子此次摧化风水,只为造福这一带!”

    张横这次要对这半截断峰进行风水摧化,这自然得祭神,而且摧化的第一步,就是破土,他此刻就是在向此地的土地,山神以及城隍祈祷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随着张横的动作,空间微微一振,似乎突然变得有些扭曲。同一时间,山上陡地刮起了一阵阴风,烛火摇拽,耳边也响起了一阵呜呜的怪啸。

    张横神情丝毫没有变化,只是目光一凝,落在了面前的三枝钢香上。

    此刻,钢香已燃烧了一小截,但随着四周诡异的气氛降临,三枝钢香却是迅速地燃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大半截钢香就已被燃烬。紧接着,燃烧的速度骤然一停,又回复到了原先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一枝断头香,竟然是凶兆?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猛地变得凌利无比,心中更是一紧。

    普通人并不知道,其实点香拜神,其中还有很大的讲究。尤其是所点的香火,其香火燃烧后形成的残迹,每一种都有着完全不同的预示。

    象三根香燃烧到一半后,香灰平齐,这就是指平安无事,被称为平安香。

    如果中间一根低,两侧高,看起来象元宝,就是元宝香。意味着逑神之人,必有财可发。

    再如,香灰形状是两边低,中间一根高高窜出老大一截,那就是平时信徒们所说的出头香。这可是一把好香,出头香有出人头地之意,预示着今后能高人一等。

    当然,香灰燃烧后,所形成的样子还有许多,在此不一一介绍。如大家去拜神求佛,不妨仔细地观察一下,自己所焚烧的香火,是什么形状,也就能大约地看出求神拜佛的效果了。

    至于最坏的香,那就是不燃香。意思是,香烧到一半,其中一枝或几枝,突然就熄灭了。即使是连忙点上火,等会仍会熄灭。

    这可是大凶兆,一定要特别注意。所以,买香的时候,千万不要贪便宜,买那些劣质或已受潮的香,以免产生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张横此刻三枝刚香焚烧后,出现的本是一柱好香,就是出头香。但是,就在钢香焚烧速度骤然降下来时,中间那根窜出头的钢香,却是猛地折断了,掉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烧香时香火突然折断,正是断头香,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,这香非常的不利,大有凶相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陡地抽紧。他这次在山顶焚香问神,就是想知道,自己对此处的风水摧化,是否顺利。

    那知从香火的情况来看,最初的时候,烧得又快又好。但是,就在出头香凝成的一刹那,却无缘无故地折断了。这意味着,这次风水改造,先易后难,甚至隐藏了凶险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凝成了一个角度:“这不可预知的凶险,到底来自何处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