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69章 透底
    “张兄弟,这些请过目。”

    翟志超已走了上来,把一名俏婢手中的锦盒翻了开来。立刻,无数包装古朴的药丸呈现在了眼前,同一时间,一股奇异的清香,也是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“洗筋伐髓丹!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一凝,心头大喜。

    洗筋伐髓丹正是当日与翟志超所交换的条件之一,这是张横用来给家人所用,以便他们都有能跨入玄门的机会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次回家,第一件要做的事情,就是把断峰的地气地脉进行摧化,让白马山所在的地方,成为真正的龙马之局。这就是因为张横在为父母他们的练体做准备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在这个过程中,有任何的意外发生。因此,在为父母他们进行练体筑基时,必须先营造一处最适合修练的地方,这就是张横如今正在规划中的秘地。

    现在,翟家及时送来了洗筋伐髓丹,可以说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了。

    十二名俏婢手中的锦盒,全部都是各种丹药,从疗伤到滋补,无一不有,而且尽皆是品阶非常高端的灵丹,甚至还有三种就是能让张横这样四品超级强者所使用的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不会客气,全部笑纳。对于丹药,他自己虽然也练了一些,但终究比不上翟家专业,就算是同样的品质,在层次上也相差好大一截。

    送上了礼物,完成了当日约定的交易,双方的同盟也算是建立了起来。大家都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翟还春父子,也不多逗留,把十二俏婢留下,算是这次所送的礼物中的一份。

    至于陆青,已得到张横的认可,想要他为这里布置养生局。所以,他这段时间也会留在张横这里。

    望望潇洒离去的翟还春父子,再看看十二个俏生生的漂亮姑娘,张横满脸的苦笑。他还真有些不知道,该如何安置这十二个美女。

    幸好,儿子有事,老爹顶。看到旁边的老爹,张横顿时脸现喜色:“阿爹,这十二个俏婢是翟家老爷子送我们的礼物,我看就您去安排她们吧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她们是翟家送我们的礼物?”

    这回老爷子是真的吃惊了。虽然在远山集团当了两年的董事长,如今接触的层次也不一样了,多多少少知道一些豪门的奇闻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看到竟然有人直接把漂亮姑娘送给自家,这还是把老爷子给震惊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完全不符合现在社会的道德法律,他都怀疑,先前来的那几个人,是不是某个海外无法无天的组织了。

    “阿爹!翟家可不是您想象的那样!”

    张横无奈,只好耐着性子,大略地说了一下玄门这个古老的存在。总算把老爷子给说得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阿横,原来你有这么大的变化,竟然是跨入了神秘的玄门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望向张横的眼神完全不一样了,第一次听儿子说起这个世界上还有另一个层次的人存在,确实是给他心中造成了巨大的冲击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多解释,这种事就算说上三天三夜,也未必说得清楚。

    而他之所以要在这个时候,借这十二俏婢之事。向父亲透露玄门的存在,也是有原因地。

    断峰龙脉摧生,一切已打好了基础,等过段时间,就是要为父母他们进行洗筋伐髓,让他们也有跨入玄门的机会。

    因此,此事已瞒不了多久,现在先透露给父亲,也算是打一针预防针。以免到时弄得他们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把十二个美婢丢给了老爹,有什么头痛就让老爷子去解决。张横与陆青一起,向断峰那边而去。他还是想让陆青亲自到场中看看,这样会有更好的直观意见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,好一片风水宝地。”

    信步走向白马山的山腰,陆青不禁暗暗点头。他所学比较杂,对于阴阳一道也是有所涉及。因此,一眼就看透了白马山的风水布置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那敏锐的嗅觉,又立刻让他把目光望向了山腰对面的那半截断峰。

    “张少,想必这处断峰,正是龙脉初成的那座山吧!”

    陆青目光灼灼地凝望着对面的断峰,神情中现出了惊奇之色。

    在他的感觉里,这山的龙脉之气,似乎是初具成形。但是,这山峰的龙脉之气,却浓重得如蕴育了数千年一样,厚实而凝重。

    这就让他感觉非常的奇怪了,这表里不一的现象,还是他这么多年来从所未见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果然高明,此处龙脉,正是我们化了千辛万苦,才把它摧化成形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隐瞒,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摧化成形?”

    陆青心中却是轰然大震。他自然明白这话的意思。可是,这也只有传说中的那些大能才可以办到。眼前的这位年青人,又是凭借了什么手段,才可以摧化一条山脉的龙脉之气?

    一念及此,陆青望向张横的目光完全不同了,他第一次感受到眼前年青人,有一种让他看不透的神秘。心中也不禁大为感慨:“怪不得此地人杰地灵,竟然小小的一个地方,独占两处风水宝地,从而形成了龙马之局。也怪不得这片山水,能养出张少这样的绝世人物。”

    来到断峰上,现在已有不少人在曾海洋的指挥下,在平整山顶的乱石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遭天遣的惩罚,虽然小白蛇和张横渡过了一劫。但是,整座断峰的山顶,却已是一片狼籍,原本还算完整的地面,被雷电炸得支离破碎。要想再在上面做点事,确实是要先对这里进行一次大清理。

    张横与陆青踏上山顶,两人也不再说话了,一边缓缓踱步,一边却是神情凝重地观察着四周。对于这一片区域的地理以及方位等,细细地记在了心上。

    要布阵,自然得先绘阵图,陆青这回可丝毫不敢大意,他要在此布置一个最满意的养生局,可不能给翟家丢脸,更不能给自己抹黑。

    张横带着笑意,在一边静观陆青的举动,心中也是欣然一片。

    从陆青的表现来看,他确实是不同寻常。看他在场中看似漫不经心地行走,其实,他的步法无比的玄妙,踏的应该是一种上古的奇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也看出了点端倪,陆青每一步毫无痕迹可寻。可是,在张横的真实之眼里,这位陆先生每一步竟然都落在了断峰气场的一个中心点,以至于原本平静的气场,现在已然产生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旋。

    “行家有没有,先看他出手,果然是千古不变的真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亮了起来。从陆青此刻的表现,他确实是不凡。想来,他布置出来的养生局,必然也会有惊人之处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张横才算是真正认可了陆青的手段。

    对于这次断峰的建设,张横是无比的重视。毕竟,这里可是今后父母他们安身立命的一块宝地,张横可不想在建设之初,就留下任何的遗憾。

    富士山,乙贺流的总部!

    整座山峰笼罩在朦朦的雾气里,一股阴寒的气息,充塞在空间,让这里显得神秘而阴森。

    山顶的那个巨大的火山口,依然蒸腾着烟火,似乎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。只不过,火山洞里寂静一片,显得无比的诡异。

    对面的那座宏伟的祭神宫殿中,当当当的钟声响彻,无数的乙贺流弟子,正朝着神殿虔诚地膜拜。

    今天正是乙贺流一年一次的大刑祭神仪式,不过,经历了去年的大变故,如今的乙贺流却是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。

    原本在乙贺流中担任重要职物的许多人员,已消失在了这次祭神的会场上。尤其是以前声威鼎盛的伊腾家族以及江畔家族。完全被清理出了乙贺流的高层。

    特别是江畔家族,当年主宰乙贺流数十年,声势之隆,可谓是乙贺流一派中的第一家。可是,如今这个家族彻底被灭亡,甚至现在已没有任何人敢提起江畔这两个字,以防犯了什么忌讳。

    头戴高冠,手握神杖,穿着一身奇异的复古长袍,新任乙贺流门主梅津基太,正高声地吟唱着一段古老而扭涩的音节,带领所有弟子,在祭祀殿中的木花开耶女神。

    每次抬头,望着神像头上那朵巨大的鸡冠状装饰,再看看那蛇头人身的模样,梅津基太总会热血沸腾,目光也会变得炽烈一片。

    他清晰地记得,当日正是祖神带着神使,从火山洞里冲出来,改变了一切。

    因此,那位神威凛凛的神使,在他的印象里更是无比的深刻,他更是对神使充满了感激和感恩。

    不是吗?如果没有神使,如何会有他梅津基太的今天,哪里会有他们梅津家族的未来。以他当时只是位处十七八的长老地位,要想蹬上门主的高度,只怕再过四五百年,也许都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却完全不同了。天上掉下一顶大帽,就这么砸在了他头上,从此成为了乙贺流的门主,可以是万万人之上的存在,再也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过日子了。他们梅津家族,也一步蹬天,成为了倭岛境内最有声威的家族之一。

    嘴里喃喃地祈祷着,梅津基太的心却是有些飘飘然地不知飞往何处了。

    一场祭神仪式结束,梅津基太也累得有些腰酸背痛。正想回后殿休息,就在这个时候,一名心腹急冲冲地跑了过来,神情紧张地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梅津基太大震,脸色也赫然变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