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71章 美差
    刷!

    场中一片寂静,所有人的目光,立刻都聚集到了曾海洋这边,神情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信封是一只普通的牛皮大信封,鼓鼓的,似乎里面有一大叠文件。

    不过,让场中所有人眼眸一眯,心中震动的是:信封封口的地方,有一枚拳头大小的火红印记。仔细看去,印记似是用火烙出来的,上面烙的是一条微缩版的蛇。只是,这条怪蛇头上长着个象鸡冠样的顶。这不是乙贺流信奉的木花开耶吗?

    “果然是神使的信涵!”

    四周一片惊呼,梅津基太的神情刹那变得恭敬之极,双手接过了信涵,几乎是用一种狂热的姿态道:“小的领神使大人之命。”

    说着,接过了信涵。在场的任何人,都没有置疑这封信的真伪。因为,信封上的那个印记,已表明了神使的身份。在这个印记符号中,散发着木花开耶女神的气息,让所有乙贺流的人,都感受到了冥冥中的一种神威。

    这种气息,当日神使从火山洞里现身之时,就曾让山上山下无数的乙贺流弟子,压得喘不过气来,甚至象烙印一样,深深地烙在每一个人的心底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感受到这气息,那里还有人敢怀疑这封信的真假?

    当然,乙贺流的众人,哪里知道,当日张横散发的威压,乃是借助了九阴的力量。再加上当时九阴刚吞噬了巴蛇,它的气息中自然就溶合了巴蛇特有的印记。这些乙贺流的家伙,那里能分辩得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,所有乙贺流的弟子,把九阴的气息,误认为就是他们的神支。

    有了这样一张底牌,张横再也不必犯愁,乙贺流的人会不认他这位神使。他需要时,随时随刻,都可以利用九阴神鼓,烙印出这样的印记,以号令乙贺流任何人。

    信涵到手,梅津基太已是有些迫不急待。当下恭敬地把曾海洋送到了特别为他安排的寝室。

    秘室里,梅津基太和十几名长老,神情肃然地围坐在一起,桌子上放的就是那封信涵。不过,现在信涵已被拆开,而且被复印了十几份,每位长老面前,都放着一份。

    信涵的内容其实很简单,就是一份清单。不过,清单的数量有十几页,上面罗列的尽皆是一些建筑用的极品风水材料。

    张横此次要在断峰建起一片秘地,自然需要布置强大的阵势,也就缺少不了各种建筑材料。

    做为一名风水大师,张横可不会在自己着手建筑的第一件作品含糊。所以,他所要的材料,每一件都是精品中的精品,绝不马虎。

    若想弄齐这些材料,自然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许多世家或门派,都需要积累数百年甚至上千年,才能拥有这样的实力。这不仅是花费多少的问题,更重要的是:许多材料可不是有钱就行,而是只有机缘巧合才能得到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可没有这方面的担忧,他早把主意落在了乙贺流上了。以自己神使的身份,要他们贡献点,那岂不是理所应当?

    所以,这次才派了曾海洋当特使,来此讨要各种天材地宝的材料。

    “诸位,你们怎么看?”

    梅津基太终于把目光从文件里移了开来,在一众长老脸上扫过:“这次神使大人,要求调用的材料,刚才本座已让人核算过,这相当于是我们如今库藏的十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其中有许多乃是我们乙贺流的传派之宝。”

    梅津基太的目光变得凛然起来:“象这海心石,就是千多年前,我派老祖偶然在南海的海沟中发现,费尽千辛万苦才弄回来,为此还牺牲了近百弟子。比如,这块富士玄铁,乃是七百多年前,那一代的门主,在重新修整一处宫殿时,发现它被埋在地底,是当初用来布置宫殿阵势的核心,只是宫殿重建后,那个上古阵势再也无法恢复,所以才放置在库藏里……”

    梅津基太缓缓的说着,语气凝重之极。

    十分之一的库藏,这绝对是天文数字,已根本无法用俗世的钱财来衡量。

    这也罢了,其中的一些极其珍贵的天材地宝,却是寻遍天下也未必能有的绝世珍品。现在,神使大人竟然一下子要拿走,这确实不是梅津基太所能做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门主大人,此事就由您作主。”

    一众长老互望一眼,最后把目光都集中到了梅津基太脸上,一个个谦逊地道。

    谁都明白,神使既然已列下了清单,谁要敢从中作梗,只怕等待他的就是死期不远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一众长老那敢出这个头,完全把决定权交给了梅津基太。

    “嗯,既然大家都同意,此事就这么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梅津基太脸上浮起了一抹欣然之色。他自然是不会反对,这次召开长老会议,也无非是走个过场。此刻见众人表态,他也就毫不犹豫地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这次长老会,可以说是乙贺流自成立以来,最有效的一次。以前无论是为了什么,各长老之间,必然会了争取各自的利益,争个脸红脖子粗,一场会议下来,没有半天一天的,根本商量不出个结果。

    一切顺利解决,第二天一早,当曾海洋迷迷糊糊地醒来。

    曾海洋摇了摇头,这才依稀记起昨天那昏天黑地的一夜。

    一阵感慨,目光望到了窗隙透入的阳光,曾海洋这才猛地意识到,时间都似乎是应该中午了,昨夜自己确实是玩得过了火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从床上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象神仙的日子,却要结束了,梅津基太早就等在了餐厅,虽然时近中午,还是陪着曾海洋吃了一顿早餐。

    餐桌上,梅津基太似是很不经意地把一张金卡,悄悄地递到了曾海洋面前:“曾特使,这是小人的一片心意,请您在神使面前多多美言几句。这次神使的事,小人已全力而为,在三天内可以送到神使大人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神使大人所需要的工人,也会随材料一起到,请神使大人放心。”

    梅津基太满脸献媚地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曾海洋如今也是明白了自己这个特使的地位,那里还会客气,淡淡地嗯了一声,随手就将那张金卡划入了口袋里。

    只是,在金卡入袋的刹那,他看到了卡上的标志,心头却是一震。金卡是瑞尔岛银行所发的特级贵宾卡。据曾海洋所知,这张金卡的余额会一直保持在一个亿美元。

    意思是说,这是一张无限透支卡,无论你花费多少,它的余额始终就保持着一个亿的底数。用了多少,这张卡的申请者,会无限额地补足。

    据曾海洋当年在老千门工作时,所得到的消息。这样的卡在整个世界上,瑞尔岛银行,也只发出了十张。

    曾海洋做梦都想不到,其中一张就会落在自己手上。

    他就算最淡定,这回也淡定不了了。

    俄地神,梅津基太竟然随手送出一张无陷额金卡,自己今后那可是真的开了一个金矿,想用多少钱就是多少钱,比起那些世界级的大佬都牛啊!

    曾海洋无限的感慨:看来,这次张兄弟派自己前来,那完全就是个油差。

    白马山,这几天也是热闹非凡。许多从各地赶来的人,纷纷汇集此处。

    巫王彩云飞也来了,张横需要大量美玉做为刻画阵图的阵符,巫王自然不敢怠慢,亲自带着玉石送到了白马山。

    张横亲自招待了她。两人已是有大半年不曾相见,所以特别亲切。当见到张横如今修为已突破四品,成为一名超级强者,巫王彩云飞的俏脸上,顿时也露出了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本以为新巫神大人的进阶,已是够快了。但是,还是自己看轻了新巫神大人的潜力。别人需要数十甚至上百年的时间,才能够得上冲击四品的境界。但新巫神大人,却是在大半年里,就直接成为了四品超级强者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巫王彩云飞心中震憾?

    不过,接下来的事,却是让彩云飞张口结舌,不知如何是好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