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72章 圣女出事了
    “巫王,圣女她还好吗?”

    张横突然问道,神情中现出了一抹愧色。

    自从在九黎巫族的地底大裂缝中,与圣女萧若鱻千古一梦,两人之间就发生了最亲近的关系。

    只是,离开九黎巫族,张横再也没有回去过,到现在算来,都已是有一年多的时间。虽然偶尔也从巫王彩云飞这儿,知道一些圣女的事。但是,在张横的心中,始终怀着对萧若鱻的无限歉意。

    “呃,巫神大人!”

    那知,彩云飞一听,神情却是猛然僵住了,愣了好半晌,这才道:“圣女她没事,而且,自您离开后,圣女一直闭关不出,其实这一年多来,连本座也没有真正看到过她几次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这样?”

    张横眼神陡地一凛,心中不禁咯噔一下。灼热的目光已凝注到了巫王彩云飞脸上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突然心头涌起强烈的思念,当日与萧若鱻在地底巫神殿发生的一幕幕情形,在脑海中陡然涌现。这让萧若鱻的影像,变得无比的清晰起来。她那带着淡淡忧伤的眸子,清秀绝丽的面容,仿佛是心底的一个烙印,在想到她的同时,张横的心中传来隐隐的痛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让张横陡地警觉,因为这正是一种心血来潮。

    以张横如今的修为,感应的事物自然是更加的灵敏。经历了这么多,心志也更加的坚韧,平时很少会有心血来潮。但是,一旦发生,却是无比的灵验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现在心中猛然因为萧若鱻而心血来潮,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:萧若鱻那边出现了异常情况。

    尤其是,刚才问彩云飞萧若鱻的时候,彩云飞的情绪表情等,明显出现了一阵波动。这更是让张横相信自己的预感了。

    因此,他的语气陡地变得严肃起来,隐隐的已是有些在责问彩云飞了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彩云飞一震,俏脸也不由变了:“巫神大人,我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巫神转世,彩云飞有发自神魂的一种敬畏。从巫族的传承来说,巫神是整个巫族的根源,他有着对任何一名族人的血脉压制。

    所以,无论张横是何修为,就算只是只菜鸟,也是对高高在上的巫王有克制的能力。更何况,现在的张横,已达到了四品已超越了巫王彩云飞。

    “巫王,请告诉本座实情,不要对本座有任何的隐瞒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更见厉色,称呼上也变了,一字一句地道。“唉!”

    眼见张横如此神情,彩云飞轻叹一声,那里还敢隐瞒:“巫神大人,圣女确实是出了点事。”

    张横一声不吭,一颗心却是不由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日您离开我们巫王寨,圣女之后就闭了关,要静修安养。”

    彩云飞道:“因为,当时圣女已是怀了巫神大人您的血脉。只是,她不想让您知道,所以准备闭关静养,把孩子生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猛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:“你说什么?鱻儿她竟然怀了我的血脉?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真的震惊了,他就算长三个脑袋,也没有想到,自己与萧若鱻一度春风,她竟然就怀了自己的骨肉。

    更让他惊喜的是:自己竟然已有了孩子。

    “那我的孩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想到孩子,张横激动的有些难以自己,急急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巫神大人,请您慢慢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彩云飞却微微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陡地一沉,脸色刹那难看之极。算算日子,当日离现在已是有一年半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按十月怀胎的说法,鱻儿的孩子应该出生半年多了,怎么彩云飞提起孩子,却是吱吱唔唔,这顿时让张横的心悬到了半空。

    “巫神大人,孩子没事。”

    彩云飞连忙道:“确切地说,是孩子到现在为止,还没真正降生下来。”

    萧若鱻怀胎,而且怀的就是新巫神张横的孩子,这事自然引起了巫王寨中一众高层的观注。因此,他们暗中组织了一支专门的助产队伍,召集了巫王寨十里八方的有名产婆以及巫师,准备随时迎接新生命的诞生。

    然而,到了怀胎十月,却迟迟不见圣女生孩子。这顿时把彩云飞等人给吓坏了。要是圣女的孩子出了事,巫神再回这里,岂不是要把巫王寨给拆了?

    于是,一众人遍请巫医,想为圣女诊断。但所有看过圣女情况之人,却是个个表示无能为力。因为,无论从脉相还是脸色以及体症等各种情况判断,圣女并无异常,孩子过了十月还未能生产,极有可能是这孩子在母体中蕴育的时间比较长,会是俗称中的晚产儿。

    这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,以为只要再过个几天十几天的,问题就自行解决了。

    然而,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,一周过去了,半个月过去了,一个月过去了,萧若鱻的肚皮依然如故,毫无动静,更是丝毫没有要生产的预兆。

    这下,每个人都坐不住了,就要把情况向张横汇报。不过,又被萧若鱻阻止。她心中似乎有什么想法,不愿把孩子的事情说与张横知道。最后,还是萧若鱻自己做出了决定,她要去一个地方求医,少则半年,多则一年,必会回来。说到这里,彩云飞无奈地道:“巫神大人,这是两个月前,圣女做出的决定。我们当时尽皆阻拦,但她始终不听,决意要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当时是真的吓坏了,她临产期都过了一个多月了,竟然还要出门。如果在路上出那么点差错,谁负得起这个责任?”

    彩云飞的语气变得焦急无比,显然,当时为了此事,双方的争执确实是非常的激烈。

    “后来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横忍不住插口道。

    “最终,我们还是没能拦住圣女,她当天晚上,带着她随身的红嬷嬷就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彩云飞满脸的无奈:“她离开时,给我们留下了一张字条,说是她这次乃是去授业恩师所在的蓬莱岛,所以请大家放心,一路有红嬷嬷照顾,绝不会有事。信中还强调,此事千万不要告之巫神大人,到时她回来后,如果有机会,就会亲口向巫神大人解释。”

    说着,彩云飞手一翻,一张薄薄的丝绢出现在了她的掌心:“巫神大人,这就是圣女当时留下的字条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彩云飞说完,张横已是凌空一探,把那片丝绢拿到了手中,迫不急待地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丝绢是九黎巫族特有的一种素绢,这种丝绢吐丝的蚕比较特别,生活在冰天雪地中。吐出的丝如冰雪一样晶莹,在整个巫族都出产不高。

    所以,生产出来的丝绢,并不是用来做衣服,而是专供巫王寨高层当纸用的。圣女平时所用的纸张,就是用这种素蚕丝绢来书写。

    望着丝绢上清秀的字迹,感受着它的熟悉笔划,甚至隐隐的还嗅到了圣女特有的幽香。张横的眼眶里不禁有**辣的东西在滚动。

    强忍住心绪,仔仔细细地把丝绢上的文字了好几遍,生怕遗漏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不过,内容果然与彩云飞所说的一样,基本上没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为什么要瞒我?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急剧变化,目光却是死死地瞪在了丝绢上。

    张横当然知道,圣女萧若鱻的来历也并不简单。她本身并不是巫族之人,是上一代圣女外出游历时,带回来的一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当时的萧若鱻已十几岁,长得俏丽可人,确实是生来就有一种圣洁的气息。因此,上一代圣女,带她回来后,就指定了她是下一任圣女的接班人。

    本来,巫族圣女的选取,可不是这样简单的事,会有一套无比复杂的祭神仪式,到时会有冥冥中的巫神亲自选定。

    不过,那一次却是意外,巫族的高层,不知怎么的,竟然没有任何人反对,在没有举行盛大的祭神仪式下,就把萧若鱻认命为了圣女的传人。

    此事的内幕,连彩云飞这位巫王也不清楚,因为当时她还没登上巫王之位。

    几年后,上一代圣女逝世,萧若鱻顺利接位,成为了九黎巫族第一百二十任圣女。

    张横自与她有了最亲蜜的关系,两人之后也相处了不少的时间,从萧若鱻那里,张横几乎翻遍了巫族的古藉,也让张横从此真正的了解了巫族。

    两人的相处说不上甜蜜,但那种清雅宁静,相对而坐,读书品茗的温馨,还是给张横的人生中,留下了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。

    当然,也正是在那个时候,张横知道,萧若鱻其实被带来之前,早就有了师门,在一处神秘之地,名叫蓬莱。只是,她不愿说出更多关于师门的事,因为,她在被带来之前,已脱离了她的那个神秘师门。因此也就不愿再谈与师门相关的事物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彩云飞说到萧若鱻的师门,张横的心不由更是一紧。

    鱻儿明明是怀了自己的孩子,不但不让自己知道,而且还阻止彩云飞他们向自己汇报。甚至在她十月怀胎,即将临盆之际,却又匆匆离开,去了她那神秘师门。

    她这么多怪异的举动,到底是为了什么?在萧若鱻身上,到底是发生了何事?以至于她会做出这样有违常理之举动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