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73章 待遇
    从巫王彩云飞这里,终于知道了萧若鱻如今的状况,这让张横心中又惊又疑又是担心。尤其是她现在身上怀着自己的骨肉,更是让张横不由焦虑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却还真没什么办法,她说的师门在蓬莱,那根本无迹可寻。这个世界叫蓬莱的地方,不知凡几,谁知道鱻儿师门所在的蓬莱,会在那个鸡角嘎啦里。

    幸好,当初与萧若鱻梦回千古,两人在那神奇的状态下,相互交溶,神魂中都留下了彼此的印记。细细感应,那缕印记还依然在,这让张横松了口气,显然鱻儿并没有出事,她的神魂印记气息很强烈。

    微微叹了口气,张横的目光陡然一凛:“传本座之命,全力寻找鱻儿下落,一旦有鱻儿的消息,务必在第一时间通知本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巫神大人!”

    彩云飞那敢有半点迟疑,立刻肃然应诺一声。

    事实上,自萧若鱻离开起,彩云飞第二天就组织了族中大量的人手,开始追踪。只是,九黎巫族所在之地,地形无比的复杂。而一旦走出山外,现代世界的交通无比的发达,根本无从追起。

    所以,直到现在,仍是未有圣女的消息。

    现在,既然巫神大人发了命令,彩云飞就算是尽全族之力,也要把圣女在最短的时间内,寻找到她的踪迹。

    挥退了彩云飞,张横的心情很沉重,萧若鱻的事,就象是一块巨石压在了心头,让他沉甸甸地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但现在一切都得弄明白鱻儿的下落再说,否则象没头苍蝇一样,满世界乱转也是找不到人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走出了房间,向断峰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如今的断峰,在白马山这边已被封闭了起来,整座断峰都已成为了工地,最初的平整清理工作,已是有专业的建筑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。

    当然,有关断峰进行建设的手续,也在几天前一气呵成,顺利的办好。这座原本就是废弃的石山,被远山集团以两个亿的价格买了下来。可以说,现在这里就是张横的私产了。

    白马山村的村民,又是欢天喜地了一场,平白无故把一座荒山给买了两个亿,这可都是真金白银,是一捆捆的红票票。今年,不用集团分红,每个村民,就先以得到了一笔非常丰厚的意外奖金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张横组织人员,在断峰上开始建设,根本没有人反对,一路的绿色通道。

    走到白马山半腰,远远地就看到靠近断峰的地方,高高地矗起了建筑挡板,把断峰的建筑工地与这边隔了开来。

    张横信步走去,工地里一片热闹,头上戴着工程帽的于昌秀立刻走了过来:“张少,事情很顺利,照这样的速度,两天后地面的清除等所有辅助工程,就可以全部完成。”

    于昌秀和他一起从十万大山内跟张横出来,如今可以说是张横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这次断峰工程,更是负责工地的调度,更是此处的守护,责任重大。他自接手这任务后,几乎整天就留在断峰上,没有离开半步。

    两人共同经历过那次追杀蝉婴,同闯腾蛇殿这样的凶险,早就建立了彼此的信任和友谊。现在,张横是更加的对他倚重。

    “嗯,于大哥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满意地点点头,把满脑子对萧若鱻的担忧和思念,挣脱了出来。注意力也集中到了工地上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来,张横就一直在构思和布置一个强大的阵势,看如何把断峰打造成为一处居住修闲和修练于一体的多功能场所。

    出身在现代,理念当然与那些老古董不同。如果是一些经历了千年的世家,要建一处秘地,自然一切以修练为中心,为了修练,可以压缩其他任何不需要的空间。

    张横可不然,他要把断峰营造出环境优雅,看起来就象是一处园林的住所。这也正是他要留下陆青,想让他为自己这里布置一个养生局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细细沉吟,暗暗观察着四周的每一块地形,感受它地底地气地脉的流动。张横已把这里每寸土地都记在了心里,以便自己在布置时,能契合此处地脉的所有变化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下面有一队倭岛人,带着很多物姿,想要进我们白马山村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继从下面跑了过来,远远地就朝张横喊道。

    张继,吴宗仁等最初跟着张横的几位兄弟,如今早已成了远山集团保安部的各部门经理,下面的人手也不下两百,可以说现在也是一个个不大不小的头儿了。

    这次断峰改造,已是属于玄门的范畴,因此,张继他们并没有参与。但对于白马山外围的保安工作,他们却是更加的严密了。

    这不,张继不计辛劳,今天就亲自在下面巡视。刚好遇到一个车队,竟然是从东尔京而来,不仅载了四个集装箱的物资,而且还来了两辆大巴车的人马。

    张继心中一震,立刻明白这是老大前几天让曾海洋前去东尔京办事。想必这些物资和人马,就是事情的结果了。

    张继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把车队拦下,自己却亲自上来汇报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!”

    张横畅怀大笑,这是今天他听到的第一个好消息,心中那团因圣女积郁的情绪,也总算稍稍舒缓了些。

    “张继大哥,辛苦了!”

    张横上前拍了拍张继的肩:“我们一起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几天前就刚与张继等一众老兄弟喝过酒,那天大家是不醉不归,彼此之间的那份兄弟情义依旧。所以,张横与张继之间,可也没什么架子。

    来到半山,那里有个巨大的停车场,这是近年新建的,规模特大,可以让集装箱车直接进出。

    一列六辆大型的巴士和集装箱车,就被拦停在一边。

    一名身穿笔挺西装,神情肃然的中年男子,手中握着一面小旗,就站在第一辆车的前方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两辆大巴士上的人也全都下来了,列好了整齐的队伍,排在中年男子身后。看起来象一个旅游团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旅游团的行为和成员,却非常的奇怪。不但队伍中尽皆是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精壮男子。而且,一个个脸色凝重,丝毫没有外出游玩的轻松和兴奋,反倒象是去接受军训的预备队一样,一个个身上都有着彪悍之气。

    远远地望见这些人,张横的眉头不由微微一挑,心中也不由赞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次从东尔京过来的人,正是张横要求乙贺流提供的建筑劳力。

    不过,乙贺流的梅津基太,显然不敢唐塞自己,把乙贺流暗中操纵的各个建筑企业集团中,最好的人手都挑选了出来,这才凑起了这样一支队伍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张横改造断峰,在上面进行的建筑,可不是普通建筑,所以这才要各种天材地宝级的建筑材料。

    当然,建造这些建筑的人,也并不是普通的建筑工人,而是必须在阴阳风水这一道上,有专长的风水建筑师。

    乙贺流这回派出的人马,一共五十人,但每一个都是所在建筑集团中,能挑大梁的人物。不过,这回却是只能给人家当苦工来了。

    “嗨!”

    正是时,站在队伍前面的那名中年人,也看到了缓步走来的张横,他的身形不由轰然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敬畏之极。

    没等张横有所反应,中年人已急步来到了张横面前,笔直的腰深深地弯了下去,态度谦恭到了极点:“小人梅津自大向大人报到。”

    “哦,梅津自大?”

    张横斜眼瞄了他一下:“是的,大人,小人梅津自大,家兄乃是梅津基太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那敢迟疑,连忙回答道。

    梅津自大正是梅津基太最小的一名弟弟,也是如今乙贺流中的神殿护法,地位等同于普通长老。

    这次神使要人办事,梅津基太恨不得亲自带队过去,生怕事情出了什么篓子。

    当然,他这个堂堂乙贺流的现任门主带队,这是不现实的。最后考虑再三,还是决定派自己最信任的弟弟梅津自大前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,这位就是大人,这次我们过来,就是为了大人服务。大人要我们所做的任何事,大家必须不打任何一丝折叩。”

    梅津自大陡地转过了身来,对着身后的一众人员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嗨!”

    所有人齐齐哈腰,众口异声地应诺道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,那你们就暂时休息一下吧!”

    张横朝旁边的几名保安道:“带他们去迎宾馆,就说是集团叫来的劳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也不再理会众人,朝张继使了个眼色,与剩下的几名保安一起,蹬上了后面的四辆集装箱车。这四辆车子,这才是这次的重点,里面可是从乙贺流收刮来的天材地宝。足足倾空了乙贺流数千年积累的十分之一库藏。

    梅津自大等人,恭敬地目送张横的车子远去,这才一个个松了口气。当下,在保安的带领下,向迎宾馆而去。

    迎宾馆的名字很高大上,但它其实只是一处普通的宾馆,而且还是招待停车场司机的低档宾馆。

    当梅津自大等一众人,被按排到每间都有五到六张床位的通铺房间里,大家的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他们还真没想到,这次来这个偏僻的小山村,竟然会遭受如此的待遇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