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75章 倒七字形的风水
    张继家的别墅格局与普通的别墅一样,前面是一个院落,整幢别墅是倒七字形的主体,似乎并无出奇之处。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说,还有些冲型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风水中,讲究一个堂堂正正,别墅也是一样,应该平齐才对。但这里却偏偏呈倒七字形。

    也许许多人还无法理解倒七字形的形状是什么,在此做个解释。

    七当然就是阿拉伯数字7,倒七字形,就是把这个7倒过来写。

    确切地说,这样一来,整个别墅的主体,就象是英文字母中的l,只不过,这个l的一横,是横向了左边,与正常的l刚好相反。

    如果按房屋不能有缺失,岂不是犯了冲刑?

    不过,这些别墅的式样,当时都是张横亲自设计的。他之所以留下这样大的破绽,可绝不是为了给老兄老弟们找麻烦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就是张横的高明之处,看似有冲刑的格局,其实暗藏玄虚。这个倒七字形的上面一横,一律向东,这也就是说,东边的别墅部分,会留下一间房子的空地,这才能形成七字。

    而这留下的空地,却是大有讲究,在风水中,被称为虚位以待。

    这个风水局针对的是别墅主人的后辈。因为缺的是东方和东南方青龙位的房子,东方青龙主家中长子,东南方青龙位主家中长女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住在这样格局房子里的主人,他的长子长女,受此虚位以待风水局影响,能留下无限的发展余地,无形中给了后辈子孙宅运气运的一把助力。

    当然,妙处还不仅在这里。如果抬头望向这里各家别墅的屋顶,就会发现异样。

    别墅是统一的格式,顶上四角都用琉璃瓦挑出了屋檐。

    只是,每家每户的屋檐并不相同,有的琉璃瓦平挑而出。有的却是高高地挑起,象龙角一样,直指长天。

    这些琉璃瓦的挑角,正是张横为了配合虚位以待这一风水局而设地。住在这里的老兄弟,大多都是在四十多岁的年纪,家中的孩子也都到了十七八岁的时候。

    张横曾对每一家说过,一旦家中有儿子或女儿要高考,就立刻在高考前一年,把原本平挑的琉璃瓦挑角,从平挑改为高挑。

    这叫出人头地,一旦修改四角屋檐的挑角,就必会有奇效。

    从这两年的情况来看,住在这里的老兄弟,子女有高考的,确实是个个上榜。如今上清华的有两个,北大的有一个,还有几个人直接被国外的知名大学给特招了。

    所以,在白马山村,人们把山脚下的这处别墅村,称为高材村。

    “老大,怎么了,什么东西被人拿走了?”

    正心中寻思着,这个时候,耳边响起了张继急切的声音。刚才张横的喃喃,他已听到,感觉上,张横似乎看出了什么问题,这让张继的心陡地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,张大哥。这里确实是有东西被人拿走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慎重地点头:“当初建造别墅的时候,我是不是在图纸中,特别注明了,要让你们每家每户的院门口,左右各摆放一块正方形的石头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张继点头:“那时,我们还以为这是老大给别墅的装饰,那两块石头,还可以在夏天傍晚,坐着乘凉,确实是很实用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张大哥啊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摇头:“事情那会这么简单。这两块石头,可是大有讲究。”

    古时的将相王侯,门口都会放两块石头,这是曾立下汗马功劳,古时皇帝赐予的特权。名为下马石和上马石。

    意思是说,有上马石和下马石的权贵之家,无论是谁经过他家门口,必须在下马石边下马,等到了上马石前,才可以上马。这是对这户权贵人家的尊重,也是权威的显示。

    我让你们家家户户门口,所放的那两块石头,就有这上马石和下马石的喻意在。

    “呃,这么复杂!”

    张继摸摸大脑袋,一时傻眼了。

    他对风水方面一窍不通,那里会知道,两块看起来普通的石头,会有这么重要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唉,两个多月前,有辆货车给老吴家送东西,不知怎么的,车子一滑,就撞向了我家门口。”

    张继解释道:“幸好,门口有那两块石头在,货车正好撞在了右边的那一块,这才没有冲破院门,在门口停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,车子的撞击力实在太大,把那块石头撞缺了一角。”

    张继又道:“我看其他没什么损失,所以也就算了。只是看石头有损,影响了整体的美观,就让人把那块石头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只有苦笑的份了。他本还以为是有人搞破坏,把那块下马石给偷走了,那知,事实竟然是张继自己丢掉的。

    说实话,为什么要让这里的别墅,每一家门口都放上上马石和下马石,这当然是有原因。

    此地位于白马山的山脚下,而且最初这一片地方是个村民们废弃的泥滩地,终年积满了污水,臭不可闻。

    后来,张横把这片地买了下来,为自己的那些兄弟建别墅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是看出来了,这片泥滩洼地,确实是有些风水破败。因为,它正是风水局中的马蹄印。

    如果把白马山看成是一匹真正的马,泥滩地所在的地方,正好是白马踏前飞奔前的第一步。所以,这个地方就是白马落脚的地方。

    马蹄印的名称就是由此而来。

    俗话说,蹄下生风,马蹄所在之地,自然不是什么好地方,所生的风也就是阴风煞风。如果在此建房居住,对人自然有害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敢把这里选为老兄弟们居住的别墅区,自然是有对付马蹄印这格局的手段,那就是每家每户的门口,放置了上马石和下马石。

    这样,原本白马要所踏蹄的地方,受这些上马石和下马石的困扰,不得不把马蹄移位。

    所以,有了这些上马石和下马石,马蹄印的格局,不破自解。

    这就是张横的高明之处。

    现在,张继家的门口,缺失了一块,自然是受了影响。马蹄虽然不再踏上此处,但马蹄踏在其他地方,产生的阴风,就会直接对没有防范的张继家产生影响。

    心中已明白了张继女儿有可能出问题的根源,张横心中也有了底。两人打开门,直接就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时间还只是傍晚七点多,张继老婆和女儿都不在客厅,只有他女儿房里亮起了灯光,还隐隐的传来了说话声。

    “老大,她们在文文房里。”

    张继也不客气,立刻带着张横向女儿房间里走去。

    敲了敲门,果然传来了他老婆的声音:“是阿继吗?文文她现在痛得好厉害,你快来看看呀!”

    “别急,我把老大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继连忙道。

    “张嫂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张横走了上来,直接就朝房中的小床走去。在张继家,他根本不必有什么虚套。

    床上的小姑娘正蜷缩成一团,脸色苍白,不断地呻吟着。张继的老婆,一只手在为她轻轻地按摩着背部,一张脸已是泪眼婆挲。

    见到张横走来,她不由从床边站了起来,满脸的恳切:“张兄弟,你一定要救救文文啊,如果是我们张家遭了什么孽,那就让我来承担一切,文文还是个小孩子,可不要让她有什么事啊!”

    张继老婆忍不住痛哭起来。这两个月来,看着女儿反反复复地承受那痛苦,她是真的感同身受。如果能替代,她宁愿受病魔折磨的是她,那怕是最痛苦十倍百倍。

    听到老婆的哭泣,张继这个铁打的汉子,也眼眶里**辣的,悄悄地转过了头去,不愿在大家面前被看到他的流泪。

    “张大嫂,不必担心,我一定能把文文治好。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劝慰,一边目光一凝,已然真实之眼开启,细细地洞察起了床上的小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下一刻,张横神情一凝,脸色也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他可以清晰地看到,小女孩子背部疼痛的地方,有一团淡淡的黑色旋涡在流转。这样的情形很诡异,就象是她背部被人打了一个补丁。

    “老大,怎么了,您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张继夫妻紧张地望着张横,看到他突然说话,连忙迫不急待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已找到病根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手已贴在了文文的背上,一缕真元缓缓地输了过去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刹那,黑气鼓荡,文文一阵微微的抽搐,整个人却是猛地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显然是痛得有些迷糊,乍然清醒,还有些茫然。看到眼前的张横,不由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文文,现在好了吗?”

    张横微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呀,张叔叔,是你来了!”

    小姑娘猛地醒悟过来,喜出望外,一下子抱住了张横的脖子,亲热地叫喊道。

    “文文,文文,你好了吗?你没事了吗?”

    一边的张继夫妻,却是仍处于极度的紧张中,扑上来急急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爸爸,妈妈,我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小文文乖巧地点头,小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轻松表情。

    当痛苦来临的时候,她就象是背负万钧巨岳。现在,一切都解决了,她又象燕子一样轻灵了。

    见女儿果然立竿见影,张继夫妻顿时大喜若狂。两人的目光刷地一下全聚到了张横身上,感激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张横还没待两人说话,已摆了摆手:“文文的事,内在原因与那块石头丢失有关。”

    他扯开了话题,把小姑娘的病情终于说了出来:“这在阴阳风水中,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名字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