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77章 无视
    张横自然知道,这次乙贺流派出的五十名工匠,都不是普通的工人。

    在阴阳风水界,除了黄道和赤道之外,还有一类就是匠师。一般的风水师只能给人看风水,画画符,调整气场。但是,一座阴宅和阳宅的风水,并不是靠简单的符篆就能解决,许多时候还需要工匠对某个地方进行修砌或改造。

    这种实施风水修砌或改造的人,就是匠师。

    相当于是国内的鲁班门弟子一样,擅长实践和实际操作。

    只不过,因为发展的不同,如今国内的鲁班门传人,是敝帚自珍,流传在外的门人越来越少,个个都象熊猫一样稀罕。要招集大量的鲁班门人,那已是绝无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倭岛那边却不同,其阴阳一系中,就有专门的一派称为匠师门,门人就是专学阴阳中的实践和操作,是阴阳师的辅助助手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他们工作性质的特殊,往往都会被各大建筑集团,聘请为高级工程师,以便为集团把关。一旦遇到建筑上的玄异事情,就会让阴阳师联同匠师一起出手,把问题解决掉。

    所以,每一位匠师,在倭岛都是非常有身份,待遇也高得离谱。比普通的什么工程师,都要高上数十倍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因为匠师身份的特殊,自然也让他们养成了傲气的性格。这次如果不是张横以神使之名,强压乙贺流给他叫来近五十名匠师,要是换了任何一种别的方式,只怕绝对无法聚集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当张横第一次在停车场看到这些人时,就隐隐地感觉到,这些家伙个个傲气冲天,仿佛人人都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感觉很不爽,更是意识到,若是让这样一伙眼高于顶,自以为是的匠师来开展工作,只怕会有万千个不是。

    以他们的傲气,就算没事也得弄出点事,没毛病也要挑出毛病来。肯定会影响阵势的布置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决定好好地把他们晾一晾,杀杀这些人的威风。

    终于进入了面前的这处临时指挥部,梅津自大的腰早已弯成了虾米,脸上也堆起了无比谗媚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嗯,你们总算来了!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毫无表情地从一众人脸上扫过。

    “全部到这边蹲下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张继立刻厉喝,手中举着根鞭子,呼啦呼啦地凌空抽动,就象是赶一群鸭子。

    从现在起,张继已被张横调到了这里负责管理这些匠师。

    指挥部面积有三四百平米,在左边有一片空地,所有的匠师都被赶到了这边。

    张横也走了过去,手一挥,墙上的一层布帘自行拉开,露出了后面一幅复杂的阵图。

    “诸位!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一凛:“这就是这次你们每个人需要完成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一共是四十九幅阵图,你们每个人负责其中的一幅,按图纸上面的要求,一丝不苟地完成。”

    屋里一片沉寂,所有人都按着自己的编号,仔细地在观看起了墙上对应的图纸。

    这次过来的匠师一共五十人,其中野竹不伦是总调度,并不负责具体的工作,只是在工程中对其他人进行督促和指导。

    梅津自大更不是匠师,他这次完全就是个带队的,协调与神使这边的联系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他也就是只剩下在旁边看戏的份。

    四十九人都找到了自己的那份阵图,总调度野竹不伦却变得无所是事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他这位总工程师,地位是最重要的。因为,任何工程,首先会有一张总设计图。一旦工程开工,自然要让他这位总工程师,先看看设计图,请他评论或指点一下,设计上有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那知,这次工程,张横根本就没那意思,他自信自己在风水阵势上的造诣,那里需要一个乙贺流的三脚猫货色,来评头评足。

    所以,他完全把总的阵图给省了,只拿出了阵势各个部分的分图,直接要求这些人按图索骥。

    野竹不伦的一张老脸渐渐地涨得血红,额头上的青筋也一根根突兀地跳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已看遍了墙上的四十九幅分图,可就是没有他需要的总图。这让他陡地意识到,貌似人家是根本没把他这位总工程师放在眼里,直接把他无视了。

    他梗了梗脖子,似乎是想说什么,但想到在宾馆里,被梅津自大一顿狂训,他又缩了缩头,强自忍了下去。

    好半天,张横从众人面前走过,看到大家似乎都是心里有了底,他淡淡地挥了挥手:“如果诸位已然看清了,就可以把墙上的图纸各自取走,给你们两天时间研究和琢磨。有任何看不懂的地方,可以直接找本人。”

    说罢,摆了摆手,意思是让这些人可以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嗨!”

    一众匠师应诺一声,一个个陆续上前,取各自所需的图纸,一边已是小声地议论了开来。

    四十九幅图纸,呈现出四十九个单独的阵势。其中复杂的程度,确实是这些匠师平时之从所未见。

    不仅每张图纸的阵势,每一种材料都有着严格的要求。而且对材料使用的尺寸,各种材料的配合,都精确到了毫米的级数。

    这在这些匠师以往的工程中,确实已是超高标准了。

    一众人叽叽呱呱着,在一众保安的引领下,向指挥部的另一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个所为的指挥部,除了张横所在的这片地方外,其余的就是这些匠师的住宿。在未完成工程前,他们这么多人吃住就全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望着同事们鱼贯而去,野竹不伦的脸一阵青,一阵白,整个人都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同事们每人一张图纸,反尔是他做为调度的总工程师,两手空空。那么,让他这个总调度今后调度个屁啊!

    这岂不就是说,他野竹不伦,这回是来当看客的。

    要是这事传了出去,说他这位堂堂的国际级金牌大师,在化夏一个小山村里,被人当成了垃圾,以后他在建筑业如何混?

    心中想着,野竹不伦终于忍不住了,他脸红脖子粗地来到了张横面前:“这位先生,我是倭岛戴尔株式会社的首席设计师,也是国际一二年建筑皇冠设计赛的金牌得主,更是倭岛建筑业联合会的主席。在下野竹不伦。这次随队伍一起过来,负责工程的调度和指导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根本连正眼都没瞄过他一回,这次听他自我介绍,好象非常牛皮的样子,一顶顶的帽子,都是金晃晃地。所以,他不由满怀好奇地打量起了眼前的这个老头。

    “那野竹阁下有什么意见吗?”

    瞄了半晌,也没瞄出眼前的老头儿有什么特别,只是骨子里的那份倔降,以及又臭又硬只认死理的那种性格,给张横敏锐地觉察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您好象遗漏了一件事,那就是没有把总设计图交给在下。”

    野竹不伦义正词严地道:“没有总设计图,我做为总指挥总调度,该如何全盘掌控这里的工程以及进度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冷笑:“你对我们华夏玄术中的太极,两仪,五行,八卦知道多少?你能看得懂爷们提供的总设计图吗?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野竹不伦一震,神情羞辱交加。他做梦也没想到,眼前年青人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野竹不伦的脸已是涨得要流出血来了,他猛地一咬牙:“年青人,你太小看我们倭岛的阴阳界了。我们阴阳一派的匠师就最擅长这五行阴阳之术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话已是触到了野竹不伦心中的最痛。他那里还管得了梅津自大的警告,不禁梗起了脖子,与张横争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野竹阁下这么说,那爷就让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横冷笑,不屑地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大卷图纸,丢在了野竹不伦面前。“野竹不伦!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站在一边,正指挥一众人离开的梅津自大,也发觉了此处发生的事,顿时脸色骤变,整个人都骇然惊魂。

    他猛地反应了过来,一边急急地冲来,一边已是朝野竹不伦喝问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后面的话说出来,张横已是冷冷地一摆手:“梅津阁下,就让这位野竹阁下来看看总设计图,看他能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“呃,大人!”

    梅津自大浑身剧颤,却也不敢违背张横的意愿,整个人顿时刹住了车,呆在了那儿。

    许多正在离开的匠师,也意识到了什么,一个个停下了脚步,目光怪异的望向了这边。

    屋里的气氛陡地变得凝重无比,仿佛是一下子灌入了铅粉,沉甸甸地让人感觉心胸窒堵,几难呼息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更是全部聚集到了野竹不伦身上,想看看他到底能做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野竹不伦现在额头上已是细细密密的大汗,在他的面前,摊开了张横丢给他的那十几卷设计图。他现在感觉压力山大,心中也开始有些后悔,不该冲动,忘了梅津大人的吩咐。

    但是,事到如今,他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。他心中还是有些不信,眼前年青人可以为难住他这个自认是国际级的大师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