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78章 宗师手段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野竹不伦细细地观看起了面前的图纸,但是,只一会儿,他额如雨下,一颗心儿就直往下沉。

    做为国际金牌大师,野竹不伦虽然是依靠乙贺流的支持,最后才能夺冠。

    但是,做为本身,他确实是有两把刷子,尤其是在理论的角度上,他确实是已达到了一个登峰造级的程度。

    然而,他擅长的仅是理论,就象是风水界中的黄道。一张嘴可以说得溜溜的,一套一套又一套。但是,遇到了真正强者所布置的阵势,他完全就傻眼了。

    就以此刻的情况来说,以张横这位达到了四品超级强者的深度,他所绘制的阵图,在野竹不伦眼里,根本就是西哩哗啦一片,他连个头绪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在他的感觉中,眼前的图纸在不停地旋转,以至于他眼花缭乱,头晕脑涨。

    仅仅只坚持了三分钟,野竹不伦哇的一声,狂喷一口鲜血,直挺挺地就摔倒在了地上,直接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,所有看到这一幕情形的人,个个骇然。

    这些匠师尽皆是阴阳师,修为虽然高低不同,但都已看出来了,他们的总工程师,是受了图纸的影响,这才会吐血晕倒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一份阵图的总图,已是一件达到了鬼图级别的稀世珍宝。

    在倭岛的阴阳派中,数百年前,曾出过一位绝世天才。在短短的数十年内,成为了匠师中的一名宗师。而他所绘制的阵图,就能蕴含奇异的阴阳之力。

    如果境界不够之人,观看阵图,就会被直接迷失。这就是倭岛阴阳派中流传的宗师鬼图。

    当然,那人穷毕生之力,也仅绘出了三幅这样的鬼图。之后就因心血耗尽而一命呜乎。这在整个倭岛阴阳界中,被认定这是千古的遗憾。

    只是,谁也没有想到,眼前年青人所绘制的阵图,就是一件鬼图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这些匠师震憾?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所有人望向张横的眼神刹那都不同了。如果先前的敬畏是因为张横的身份。但是,现在所有人的敬畏,却是发自他们的内心,这是对同行中真正巅峰强者的敬服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梅津自大总算回过了神来,立刻卟通一声跪倒在了张横面前,叩头如倒蒜:“大人,是小的领队无方,这才会让队伍中出现了这样的混蛋,请大人责罚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梅津自大确实是胆都吓破了,如果说野竹不伦,能凭本领,从张横的图纸里发现点什么错漏,那还是将功折罪的一件好事,甚至会得到神使大人的欣赏。

    但是,野竹这东西竟然连图纸都看不了,这岂不是说,先前野竹的行为,那完全就是**裸的挑衅。

    天啊,挑衅神使,别说是野竹不伦,就算是他梅津自大,也都没有这个能力承担后果。

    所以,他此刻连忙跪地求起饶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容尔首犯,这次就不追纠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挥挥手,象赶苍蝇一样淡淡地道:“不过,下次如果还有人敢挑事,或是在工程上做手脚,那就别怪爷不讲情面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是!”

    梅津自大如逢大赦,连叩了好几个响头,这才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陡地,他转向了身后的一众匠师:“你们给我听着,大人的事,如果谁出了差子,不管你是故意,还是无意,那么,我梅津自大在这里,先把丑话说到前头,凡是出事者,杀无赦。而且,在东尔京的家族,连诛!”

    这回梅津自大是真的发狠了,也不管这是什么场面,完全露出了他恶棍的本色。

    “嗨!”

    一众匠师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神情尽皆大变。

    他们可明白,这位梅津自大什么事都做的出来。要是真的出了差错,只怕在东尔京家里的老婆孩子,都得跟自己一起死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众人那里还有什么想法,一个个弯腰应诺,心里只求这次山村之行,千万不要出差错才好。

    众人陆续向自己的房间走去,野竹不伦不一会儿就醒了过来,自然也听到了梅津自大的那翻话,整个人顿时脸如死灰,全身瑟瑟发抖,怎么爬也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也没有人去管他。他将会很快被送回东尔京。到时,等待他的命运是什么,人们用脚趾头都能想到结果。

    所以,场中人们望向他的眼神,都已如看一条死狗一样。

    工作在三天后如火如荼地展开。有过野竹不伦的事,所有来自乙贺流的匠师,现在都如瘟孙子一样。工程上更是小心谨慎,生怕出一点差错。

    张继每天都带着几位兄弟,手中拿着鞭子,在工地上巡察。感觉上,象是当年的鬼佬兵。心中还真是特别的畅快。

    梅津自大更是不敢稍有松懈,每天都会呆在工地上,查看每个人的工作进程。

    幸好,这些人早已有了野竹不伦的前车之鉴,哪里还有人敢偷懒或使小动作,一个个尽心竭力,丝毫不敢有任何的差子。

    这让梅津自大很满意。不过,看到一种种稀罕的材料,被埋入地面,在上面拼出一个个奇异的图案,梅津自大全身的肉都有种被切割的感觉。

    金刚石那可是需要数百万一枚,天晶石,价格更高,每块估计在上千万。可是,这些平日里当成珍宝的东西,现在却成为了建筑材料,就这么象普通的废石一样,被填到了地基上。

    这哪是建房子,这根本就是败家,如果不是有乙贺流在后面支撑,别说建四十九幢这样的阵基,只怕一座也建不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,用这种天材地宝做为阵图的基石,所建造起来的阵基,会比普通的阵势威力强大数十上百倍。而且还会是永久的阵势,这才是神使大人需要如此恐怖数量极品材料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这又不得不让梅津自大由衷地佩服。这世上,也许真的只有神使大人,才会有这样的气魄。除了他,就算是他哥哥梅津基太,也绝不敢如此奢侈地来建造阵势。

    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,断峰的山顶上已初具规模。四十九名匠师所建造的阵基,已然成功了一半,渐渐地现出了这些建筑的刍形。而陆青大师的养生局,在山顶的部分,已然完成。

    整个断峰峰顶,已然颇有气象,高低错落的各种植被,式样各异的各种建筑基础,让峰顶焕然一新,远远看去,就象是一处园林,似亭似台的建筑绰约林间,时尔有如桥似拱的廊道穿行,感觉上让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张横细细地洞察着四周的这一切,心中也是一片欣然。他布置在此处的阵势,正是大衍星晨阵。

    大衍五十,只取四九,山顶上的四十九座阵基,正是大衍阵势的一部分。当然,那个遁去的一,才是这座大衍星辰阵的核心所在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横就在断峰山腹那个神秘的龙之殿空间里,失去了幼龙的龙之殿,变得光芒有些黯淡。

    不过,底下的星梭,全身闪烁着悠悠的星光,在这一片黑暗里,显得无比的神秘。

    张横就凌空遥立在星梭的上方,他可以清晰地看到,从星梭顶部门户中探出的那棵生命之树,以及上面蒸腾的生命之泉。

    只是,经历了上次宋长风以及前段时间小白龙摧化,生命之泉的量明显少了许多。张横知道,生命之泉并不是无穷无尽,它也是由生命之树涉取了天地的能量转化。

    所以,这次建造大衍星辰阵,也是为了能保持星梭中生命之泉能量的平衡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手中结出了一个个古怪的印诀。下一刻,空间微漾,一块块晶莹璀灿的晶石,从张横手中飞出,落在了整个龙之殿的空间里。

    他开始要在这里布置一个上古的天地聚灵阵,以便把星梭以及断峰山顶的那大衍四十九座阵基相连,从而形成一个整体。

    噼噼叭叭,噼噼八八!

    一阵密集的声音响起,张横手中的晶体如雨而下,在龙之殿的地面上,铺了开来。渐渐的,这些晶体,已形成了一幅众星捧月的奇异图案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陡地一震,整座断峰都似乎震动了一下。紧接着,一幕奇异的情形出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只见,地面上星星点点的晶光,映照在了星梭的梭体上,它那悠悠的黑色中,陡地映出了万千星晨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一阵异动传来,整艘星梭从头到尾,闪起了波浪般的奇异光氲。当光氲最后聚集到中间生命之树的地方。一股绿色的光彩,猛地从生命之树中狂冲而起,在空间形成了一条似龙似蟒的怪兽影像。

    绿芒一直延伸,怪兽的影子也迅速没入了黑暗里,仿佛已冲入了地底地脉。

    “嗯,成功了,终于让生命之树与这条龙脉的地气地脉相连接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脸上露出了欣然之色:“今后,生命之树和生命之泉,就能得到地脉地气的反哺。”这条龙脉本是生命之泉摧化,但随着这条龙脉的成形,它将会汇集周围百里甚至数百里的灵气。张横就是要把龙脉汇集的灵气,与星梭连为一体。这相当于是说,以星梭为核心的这个阵势,将会得到周围百里甚至数百里的地脉地气的支持。让整个阵势的威力更加的强大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