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81章 后遗症
    “蓬莱仙山?”

    血老太却是喃喃着沉吟起来,好一会儿,她的老眼里,陡地闪过了一抹异彩:“张横,你说的蓬莱仙山,应该是海外七十二福地之一的蓬莱岛吧?”

    “啊,老祖宗,您的意思是说,海外蓬莱仙山果然存在?”

    这回是轮到张横震惊了,他还真没想到,血老太会有这样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血老太慎重地点了点头:“传说中上古留下三十六洞天,七十二福地,乃是上古大能,以大神通开辟的秘境,已然自成天地,乃是无数人向往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元古时期,经历了那一次大劫难,以至三十六洞天和七十二福地,被摧毁了大半。”

    血老太脸上露出感慨之色:“蓬莱正是剩余的七十二福地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是洞天和福地,这本都是无比神秘之地,世上有许多人在寻找,但能真正进入的,却少之又少。”

    血老太继续道:“就以当年秦始皇以举国之力,让徐福带三千童男童女,前往海外,也是休想找到这座海外仙山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了点头,关于秦始皇到海外寻蓬莱的故事,估计世人皆知,张横也正是从这个故事,想到海外的那座蓬莱。

    “只是,谁又能料到,真正的蓬莱,岂是凡俗人等可以随便进入。”

    血老太又道:“它自上古起,就是被玄门中人所占有,乃是玄门中一处修练的神境,据说在里面修练,抵得上在外面数倍甚至十数倍之功。因此,蓬莱仙山,是永远向凡俗之人关闭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宗,那是不是说,只有玄门中人,才可以到达蓬莱?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一震,猛地想到了什么:“那是不是要什么特殊的条件,才可以进入?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血老太欣赏地点点头:“当年,我们的老祖宗血老苗王,就曾受邀进入过蓬莱仙岛。只是,他那次去蓬莱,似乎在那里呆的并不开心。所以,回来后对此行只字不提,也没有留下任何相关的信息。所以,蓬莱仙山到底是什么情况,我们血家的后人,却也并不知详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一肃,微微沉吟起来:“那老祖宗,现在还可以找到蓬莱在哪里吗?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血老太却轻叹了一口气:“当年血老苗王似乎在那里经历了不愉快的事,所以,关于蓬莱,至此就成了我们血家的一个忌讳,从此后再没有人提起。至于后来血老苗王出事,我们血家也就更加没有人会去关心蓬莱之事。”

    血老太说到这里,现出一丝愧疚之色:“张横,老身知道的就这么多,对不起,不能帮你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宗您说笑了,您让我确定了蓬莱的真实存在,这已帮了小子很大的忙。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感激地道。

    嘴上这么说,但心中却仍是有些失望。这个时候,目光一扫,突然发现旁边陆青神情古怪,似是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陆先生,不知您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转向了陆青。

    “张少,你所说的蓬莱,在下确实也是知道一些情况。”

    陆青微一迟疑,终于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那请陆先生快快告之。”

    张横喜出望外,连忙长身而起,向陆青抱了抱拳。

    “蓬莱确实是上古遗留的七十二福地之一。”

    陆青神情变得肃然无比:“而且,也正如血老祖宗所说,一直由玄门中人掌控蓬莱仙山。是玄门中人向往的圣地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陆青突然转了个话题:“张少,不知你是不是清楚,在我们玄学界,存在着一个顶级架构?”

    “顶级架构?”

    张横一怔,但是,他陡地想到了什么:“陆先生的意思,是不是说,那些守护者和执法者?”

    张横陡地想到了盐水古国秘地中的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,当时他就听两人说过什么守护者和执法者。甚至缘木禅师就自认是执法者。

    “嗯,就是这些人。”

    陆青脸上现出一抹敬畏之色:“虽然在下也不知道,顶级架构到底是些什么人,但是,从翟家偶尔听到的消息,这些存在,就是如今玄门最强大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蓬莱等洞天福地,就是由这些顶级架构的力量所掌控。”

    陆青继续道:“翟家的老祖宗,每过十年,都会受来自洞天福地之邀,前往那里。邀请我们翟家老祖宗的,正是蓬莱仙山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震,神情变得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他现在算是明白了,自己自以为经历了这么多,也已算是见识广博。但是,比起真正有底蕴的玄门世家,自己无疑还是井底之蛙。

    不然,象蓬莱这样的洞天福地的存在,自己也是一无所知。而人家却象是家常便饭一样,每过几年,就会受邀前去。

    “陆先生,那么有什么其他的办法,可以进入蓬莱?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目光变得迫切起来:“或者是说,能得到蓬莱那边的邀请?”

    “这个!”

    陆青一怔,不由沉吟起来。好一会儿,这才道:“张少,不好意思,其实要什么样的条件,才能接受蓬莱福地内的人邀请,在下其实也并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最近在下听翟家主说过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陆青迟疑了一下又道:“当年听一位翟家老祖无意间说起,每过数年或是十数年,天下玄门就会举行一次年青俊秀的选拔。据说目的就在于督促天下玄门努力不懈。一旦被推举为青年俊杰,就有机会进入象蓬莱这样的洞天福地修练一段时间,受那里的高人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翟家主前段时间偶尔说起,今年就是大比之年,只可惜,他们翟家并无适当的人选,所以这一次只好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陆青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:“我们翟家属于淮北的玄门,应该与张少你所在的江南不一样。所以,张少你只要暗中打听一下,有关这方面的情况,就会有所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陆先生。”

    张横深深一抱拳,由衷地向陆青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说实话,张横自出道以来,一直独来独往,与各世家或各门派的交往其实并不多。更从来不在意世家或门派间的动向。他就象是一名流浪的散修,就这么保持着我行我素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周围玄门中的变化,还真是后知后觉。现在,经陆青提醒,立刻醒悟到,自己这两年确实是有些脱节了。看来,这次要寻找蓬莱,还不得不与江南各大世家或门派打打交道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这个时候,突然血老太一声轻咦,一对老眼也陡地闪起了一抹精光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和陆青猛然警觉,立刻把注意力全部移到了场中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场中一片迷朦,整个小池被一团香烟所缭绕,根本看不到坐在里面八人的情况。甚至以张横的真实之眼,也只看到一团朦胧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烟雾的作用,而是启动了阵势后,对外围任何窥视的隔绝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猛地一凛,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,连忙又把目光移向了面前的八个香案。这八个香案,对应的就是正在炼体的八人,有什么异常,都会在上面反应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雪儿!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一凝,神情不由急剧地变化起来。他立刻从八个香案中,看到了左边第三顶香案上的异样。那正是代表华雪莹的那一顶香案。

    只见,那柱刚才一直平稳燃烧的钢香,此刻突然变得急度的滞缓起来,似乎到了要熄灭的程度。

    张横大骇,这种现象,只有一个说明,正在接受炼体的华雪莹,出现了异常。否则,不可能让刚香有这样的异相。

    “阿基毕得啦吧!”

    血老太已然在使法了,她神情凝重,双手如蝶翩舞,一道道血色的光芒,缕缕地射向左边第三顶香案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血芒暴盛,那柱几欲熄灭的刚香,得到血光的滋润,顿时焰芒急窜,又燃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,还没等张横他们松一口气,那柱刚香猛地又是一滞,刚窜起来的焰芒,仿佛是受到了某种力量的阻止,竟然又渐渐黯淡下去,刚香上的火星也稀疏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横,这小姑娘身体本身有问题。如果没有在治愈前,不能进行炼体。”

    血老太脸色很难看:“只可惜,是老身疏忽了,竟然没有发现她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,五阴绝脉!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剧震,脸色变得难看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血老太的话,让他猛然想到,华雪莹身上的五阴绝脉。

    当日初次遇到华雪莹,张横就看出她身体的异常。后来受华老之约,到华家吃饭,这才终于明白,华家乃是地处绝阴之宅。而华雪莹正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所生的五阴绝脉之体。

    不过,后来张横从华老那里,得到雷劫柳木针,总算为当时的华雪莹解了突然爆发的危机。

    之后,在张横的调养下,华雪莹的情况也一直保持良好。

    这次要为她进行洗筋伐髓,张横还以为,有洗筋伐髓丹的药力,华雪莹的这点问题根本不会有什么后遗症。

    所以,这根本不能怪血老太没有发现,完全是张横没有把情况说出来。

    那知,五阴绝脉的作用竟然这么大,在炼体过程中,影响到了华雪莹。如果现在不能及时对她进行营救,只怕等待她的结果会很悲惨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