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82章 竟然错过了
    眼看情况越来越紧急,一边的陆青也不得不出手了,他低喝一声,手中已多了一枚血色的丹药:“叱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血红丹药顿时爆为一团血色的烟雾,滚滚地向第三顶香案上的钢香冲去,在刚香上腾起了熊熊的血光。

    这是一枚摧化丹,是丹药中比较别类的丹砂,本身并无任何作用。但是却可以摧化别的丹方的药力。

    难得的在于,这种丹砂并不是故意练出来的,而是在练制其他丹药中的副产物。产量极少。据说每一千炉丹药中,才会出那么一两粒。所以,它的代价反尔比一些特别炼制的丹药珍贵。

    陆青此刻也顾不得什么了,把好不容易得到的这枚摧化丹使了出来。

    果然,摧化丹的血气让正逐渐熄灭下来的刚香,又狂窜了几下。可是,这完全象是回光返照一样,接下来却仍是无法扼制熄灭的趋势。

    血老太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。她也是怎么没想到。为一个区区普通人炼体,竟然出了这样的差子。她自觉这张老脸都要找地逢钻了。

    “呔!”

    血老太一咬牙,陡地厉叱一声,眉心轰然闪起了一个妖异的符号,朦朦胧胧地,一个血色的小人儿,浮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,老祖宗。”

    眉头紧锁的张横一惊,差点跳起来。血老太的举动,确实是把他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这是血老太准备动用神魂之力,硬生生来改造华雪莹的炼体过程了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以血老太现在的层次,还不到可以神魂出窍的地步。更何况,她上回刚被张横排除了神魂的奇毒,如今还处于恢复阶段。张横岂可让这位老祖宗犯这样的险?

    “老祖宗,我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张横急急地道,身形却是陡地爆起了一圈墨绿色的光芒,整个人一下子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张横?”

    血老太一怔,但立刻似是想到了什么,不由轻轻地叹了口气,收回了眉心的血色小人儿。

    地下室里的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凝重起来,血老太和陆青目光死死地瞪着那顶香案,一眨不眨地凝注着香案上刚香的变化。

    屋里只剩下香烛燃烧产生的轻微噼叭声,却是静得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“复燃了,竟然真的复燃了。”

    突然,陆青浑身一震,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:“这怎么可能,张少他用了什么手段?”

    不错,那第三顶香案上的刚香,在这一刻突然一阵狂窜,原本正要熄灭的刚香,熊熊地炼燃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旁边七顶香案上的刚香,也仿佛是受到了影响,刚香燃烧的速度,再次加快,一时间整个地下室中,香火缭绕,比先前猛烈了好几倍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血老太也是寿眉一蹙,有些看不懂眼前的状况。从刚香燃烧的情况来看,是有人在暗中给炼体之人,注入了无比强大的生命力,以至于炼体的过程,进一步加快提升了。

    可是,这完全违背了常理。生命力又不是自来水,可以随便输送。张横在如此短的时间内,又如何调用这么恐怖的生命力,来维持呢?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正是时,陆青心头一震,神情刹那变得怪异无比:“难道?莫非?”

    陆青的奇异天赋就是在他的一只灵鼻上。就在这一刻,他敏锐地嗅到了空气中,似乎弥漫着一股强烈的生命源力。这让他一时惊呆了。

    以自己所嗅到的生命源力,简直已是液态化的存在。难道张横现在就是用液态的生命力,在改造受术者的身体吗?

    不仅是他,一边的血老太也猛然感觉到了什么,一张老脸的神情,顿时急剧地变化起来: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,第三顶香案上的刚香,在继续燃烧了近两寸后,终于恢复了正常的速度,与其他香案上的刚香一样,进入了正常的燃烧。

    “总算渡过了难关。”

    此刻,在山腹那龙之殿神秘空间里,张横长长地舒了口气,脸上也露出了喜色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突然利用瞬息挪移的神通,来到地下,就是为了要救治华雪莹。

    华雪莹因为五阴绝脉的原因,让炼体出现了差错。要想改变这一状况,那自然就得临时抱佛脚,把她的身体进行改造。

    张横顿时想到了生命之泉和生命之树,这世上只有这两样东西,可以在生命体上创造奇迹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那里还顾得了什么,这才立刻来到地底,摧动生命之泉,灌注向了上方的阵势。

    果然,得到生命之泉的滋养,华雪莹的状况顿时有所好转。不仅如此,老爹等人,也因为受生命之泉的影响,炼体的速度加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不过,生命之泉虽然是好东西,但普通人却是虚不受补。张横可不敢把过多的生命之泉灌注过去,等华雪莹的情况稳定下来,他立刻停了手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一阵微漾,张横的身形再次出现在了地下室。

    不过,望望香案,再看看又一次突然出现的张横,血老太和陆青两人的神情,变得无比的怪异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说话,象是个没事人一样,又坐回了原处。只是,张横心里跟明镜似的,想必血老太和陆青两人,已看出了自己断峰这处阵势的一些端倪。至少这第四十九号楼下的秘密,他们定然是有所觉察。

    张横却也不在意。他能让血老太和陆青来此,就是对两人无比的信任。更何况,为了华雪莹的安危。别说是让秘密泄漏了一点,就算是把整座断峰的核心,全部暴露,他也是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华雪莹或是自己的任何一位红颜还是家人,他是绝不愿看到他们出一丝的意外。

    炼体的第一天,是最关键的时候,许多意想不到的情况,会在这个时候出现。但是,有血老太亲自主持,总算是平安地渡过,除了华雪莹因五阴绝脉起了反复外,其他人基本没有任何的异常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八天就比较轻松了,只要维持这样的状态,就能顺利地洗筋伐髓,到时一切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从血老太和陆青这里,终于知道了蓬莱仙山的存在,张横的心其实无比的焦急,想尽快从江南这边的世家或门派,打听到确切的消息。

    不过,父母和妹子以及五位红颜正在炼体的紧要关头,他却也不得不耐着性子等待。

    幸好,九天时间眨眼便到,当面前的池子里一阵血光汹涌,轰地一声笼罩在外面的雾气炸散,现出里面的人来,这一次洗筋伐髓,终于结束。

    “阿爹,阿娘,妹子……”

    目光在一众人身上细细打量,张横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。现在的八人,经过了炼体这一关,一个个神光焕发,感觉都象是年青了许多。尤其是五女和张秀丽,这六个女孩子,肌肤晶莹透彻,隐隐的闪起玉一样的光泽,整个人都象是脱胎换骨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们成功了,我们竟然都成功了!”

    接受炼体的八人,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个个惊喜若狂。他们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现在的自己,与以前完全不同了。就象是身上脱了一层茧,身体各方面的能力,都得到了一种无限的延伸。

    他们这回是真正的破茧化蝶,进入了生命的另一种层次。

    断峰上一片欢声笑语,所有在等待结果的人们,个个惊喜不以。一时间热闹之极。

    张横悄悄地离开了人群,走到了一边,已是拿出了手机。他有些迫不急待地想知道有关蓬莱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江南这一带,说实话,张横真正交往甚至有些关系的世家或门派还真不多。他想来想去,也就是当初遇到的新昌大佛寺的净禅大师,还有就是林隐寺的智能大师。

    这两位大师据说是佛学界的四护法之二。想来,以两人的地位和身份,如果真有蓬莱聚会的事,他们应该知道一些内幕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却不敢直接去打扰两位大师,在事情还没弄清前,有许多话不便直接说。

    所以,他立刻想到了杨军锋,钱塘天锋武馆的馆主,也是林隐寺智能大师的记名弟子。

    “啊呀,是张老弟啊!”

    刚打通电话,那边立刻传来了杨军锋特有的豪爽嗓音:“哈哈,好久不见老弟了,怎么今天有空给我电话啊!”

    “杨大哥,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拐弯抹角:“听说最近我们江南玄门要举行一次什么大比。”

    张横把自己旁听侧敲弄来的消息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听说到时大比的优胜弟子,可以去传说中的蓬莱仙山碰碰运气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张兄弟,原来这事你也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杨军锋笑道:“本来我还想通知你,让你也参加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亮了起来:“那杨大哥,现在还有机会吗?”

    张横问出了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唉,现在可能迟了。”

    杨军锋叹了口气:“前段时间你失联,一直找不到你,我们江南这边的大比,也在几天前结束了,所有的名单,都已定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陡地一沉,他还真没想到,自己竟然早就错过了这个机会:“杨大哥,那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办法,可以插队呢?”

    张横急切地道:“还请杨大哥指点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