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83章 再上林隐
    “张兄弟,你是不是有什么急事,一定想去蓬莱?”

    听到电话筒里张横焦急的声音,杨军锋顿时也意识到了什么:“不过,这事我可做不了主,我也没姿格去蓬莱,只不过是这段时间帮着我师父跑腿,这才知道这些。”

    说着又道:“要不这样,我带你去见师父他老人家,看有没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多谢杨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这时也意识到,自己表现的太急了,连忙答应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我和我老婆就在你们白马山附近,你什么时候方便,我们来接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更好了,现在我就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张横大喜。当下,便与血老太他们交待了一下,自己先离开了断峰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杨军锋果然驾着车子来到了白马山村,一见到等在山下的张横,立刻笑呵呵地迎了上来:“哈哈,张兄弟,好久不见,好象你修为又进阶了,佩服,老哥我不得不佩服啊!”

    还没等张横回答,杨军锋又道:“来来来,给你介绍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副驾驶室里,走下了一个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女子,一头长发,素色的长裙,脸上带着恬静的微笑,给人的感觉就象是一朵莲花,温柔中带着几分脱尘的圣洁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这就是我老婆李会轻,嘿嘿,我杨军锋这个大老粗,能娶这样一个老婆,你想不到吧?”

    杨军锋不无得意地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张横可不敢放肆,连忙笑着向李会轻打招呼。李会轻落落大方地伸出一只纤纤素手,与张横轻轻一握,一对美眸却是上上下下打量着张横:“张兄弟,久闻大名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?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却是咯噔一下,感觉上,杨军锋的老婆李会轻,似乎并不是普通人,尤其她说这翻话,口吻更不似普通世俗女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兄弟,我这老婆可也不是整天住在家里的家庭主妇。”

    杨军锋看出了张横的疑惑,马上解释道:“会儿是紫竹林的俗家弟子,嘿嘿,可比我这个智能大师的半吊子记名弟子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紫竹林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震,神情也刹那不同了,望向李会轻的眼神更加异样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与江南这一带各门各大世家并无交往。但是,张横自然并不是一无所知。他自然是听过紫竹林。

    南海普佗有一佛教门派,乃是如今江南玄学界的佛家领袖,这个门派就叫紫竹林。据说现任门主独臂观音,已是位列绝世强者之列,可谓是真正的神仙中人物。

    张横还真没想到,杨军锋的老婆李会轻,竟然就是出自紫竹林。

    虽然以前从未遇到过紫竹林的人,但是,从现在看到的李会轻,张横心中也不得不暗叹一声。光是看李会轻这个俗家弟子的气质,能教养出如此弟子的紫竹林,绝对的内涵深厚。

    各自介绍了身份,三人也没停留,便由杨军锋开车,向着林隐寺而去。

    近晌午时分,终于来到了林隐寺外。不过,今天的林隐寺竟然闭寺,也不知寺中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杨军锋正要上前与门口的知客僧说话,这个时候,大门突然轰隆隆地打了开来,两个大和尚联袂走出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,想不到是小施主来了!”

    走出来的正是林隐寺方丈智能大师,另一个却是新昌大佛寺的净禅大师。两人目光如炬,从门口三人脸上扫过,立刻全聚集到了张横脸上,合掌施礼道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这下,却是把张横等三人给吓了一跳。特别是杨军锋和李会轻夫妻,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,带张横来此,还没进门,却让智能大师和净禅大师先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天啊!智能和净禅是谁?这两位大师那可是江南佛学界的两大护法,平时能见到两者之一,那已算是非常有面子了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这两位在俗世中的高人,竟然亲自迎出了门来,目的就是为了张横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们震憾?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也急剧地变化起来。第一次来林隐寺的时候,智能大师也感应到了自己的到来,请人外出相迎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一次他老人家却是亲自前来,这前后的待遇,那完全就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净禅大师竟然也在这里,而且也亲自出来相迎,这确实是更出乎了张横的意料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张横猛地反应了过来,连忙向两位大师躬身行礼:“两位大师,折煞小子了。”

    对眼前的这两位大和尚,张横确实是发自内心的尊敬。智能大师也就罢了,他毕竟是杨军锋的记名师父。

    但是,净禅大师对于张横来说,那完全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当年张横初出道,陪同杨文竹和小青去诸几看杨家祖坟的风水。半路夜宿浣溪度假村,却发现那里要爆发泥石流。

    后来,张横以抢美女的手段,总算把大多数人从酒店里引了出来,从而减少了那次泥石流的伤亡。只是,还是有不少人被埋入了泥石流的下面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设法施救之时,是净禅大师,带着这些被困之人,从泥浆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之后,张横与净禅大师有了第一次交往。净禅大师看出了张横是野路子,不但把有关玄门的事告诉了张横,而且还为他筑基。最后更是送了张横玄门秘闻。

    从这一角度来说,净禅大师可以说就是张横的启蒙者,是自己的半个恩师。在张横的心中,一直把他当成是自己的师长看待。

    此刻,净禅大师亲自出迎,实在是让张横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“张施主不必客气!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微微点头,脸上露出了欣然之色,显然对张横的表现很满意:“小施主,先跟老衲进寺,有什么事到了里面详说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与智能大师互望一眼,宣了一声佛号,向寺门走去。

    张横和杨军锋夫妻,象小学生一样,恭敬地跟在了两人身后。只是,现在杨军锋夫妻,望向张横的眼神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杨军锋开的是武馆,但实际却掌控着钱塘这一带的地下黑势力。在这一亩三分地里,他就是真正的龙头老大。

    平时,他的消息也很灵通,江湖上发生点什么,他大都能知晓个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可是,对于张横这位兄弟,他这段时间来,确实是很少听到有关他的音讯,因此,他对张横的观念,还停留在当初。然而,当再次见面,张横似乎已然完全不同了,竟然需要他师父智能大师和净禅大师亲自出门相迎。

    那么,自己的这位张横兄弟,他又做出了什么惊天动地之事?杨军锋的心中满满的都是狐疑。

    一行五人,走过大雄宝殿,绕了个弯,向林隐寺的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今天这里戒备特别的严格,后院大门就有十八名手拿禅杖的武僧守候在那里,人人神情肃然。这让气氛一时变得很是凝重。张横的心里也咯噔一下,暗自寻思着,今天林隐寺或者是江南的玄门,难道有什么重大的事情?

    后院一共有三进,当走到第二进的时候,院落里站了不下三四十人,有和尚,也有道士,更有打扮现代和民清时期或者是更久远的古怪装束之人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人年纪都很轻,看起来尽皆在二十岁上下,正三三两两聚在一起,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突然看到两位大师领着三人进来,众人不由都把目光望向了这边。

    张横眼角一扫,没一个他认识的。倒是杨军锋已在一边用力地挥着手,向其中的一些人打招呼了,显然这些人中,他与许多人都熟。

    “阿锋,你就和你妻子留在这里吧!”

    智能大师转过了头来,向杨军锋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,师父!”

    杨军锋连忙答应。暗中却是朝张横眨了眨眼,表情很是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张横也没看清他想表达什么,在两位大师的引路下,向第三进走去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的额外待遇,顿时让场中众人侧目,所有人不禁一个个用怪异的眼神望着他,已是在相互询问张横的来历了。

    进入第三进,张横的身形陡地一滞,他猛然感觉到,一股无形的威压,轰然凝成。似乎在这院落里,有不少的强大气息,正在暗中注视他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心头陡地一凛,已然意识到,这进院落中,肯定聚集了一些高人。他那里还敢有丝毫的怠慢,变得更加的谨慎起来。

    后院的一处禅房,门关闭着,并没有什么人守候在外面。但是,智能大师和净禅大师来到门口,神情也立刻变得肃然起来,躬身向里面道:“尊者,弟子已将张施主请到。”

    “尊者?弟子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陡然大震,智能大师和净禅大师的这两个称呼,确实是把他给震住了。

    以两人的身份,自称弟子,又尊称对方为尊者。那么,在屋中的人又是何方神圣?

    但是,让张横想不到的却还在后头。只听禅房里传来了一个女子优雅的声音:“两位护法辛苦了,请张施主入内。”

    本以为能被两位大师称为尊上的人,肯定是位年过百岁的老人。但是,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里面传出的声音,竟然如同是十七八岁小姑娘的声音。这顿时把他给怔住了。

    正是时,禅房的门缓缓地打了开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