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84章 佛界领袖
    禅房里济济一堂,竟然不下三四十人,分列两边,坐在一个个圃团上。此刻所有人的目光正灼灼地望向门口,全部聚集在了张横身上。

    张横一眼扫过,对满堂的老少男女视若无睹。因为,他的目光已完全被坐在禅房中央最前端的一个奇异女子给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女子盘膝坐在圃团上,一身素色的衣裙,神态庄严,整个人竟然散发着一层淡淡的炫光,仿佛是镀上了一层神圣的气息。

    但是,让张横心头一震的是:这个女子,手中托着一只羊脂白玉净瓶,上面还插着一根弯弯的翠绿柳枝。她的样貌,竟然与许多古画中的观音菩萨一模一样,宝相生辉,让人不可逼视。

    “观音?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着,一时有些糊涂。不过,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心底也叫出了另一个名字:“独臂观音?”

    圃团上的女子确实如观音再世,但仔细看去,她的左手袖子却是空的。这也就是说,她缺少了一条胳膊。

    张横顿时想到了紫竹林的佛学界领袖独臂观音佛母圣音。

    佛母圣音正是人们对独臂观音她老人家的称呼,佛母之后的圣音两字,当然是为了区别佛教中的佛母。

    可能独臂观音她以前的俗家名字中,就有个音字,所以就以圣音为名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,本尊正是!”

    坐在圃团上的女子,全身光氲流转,让张横突然看不清她的面容了。而她那充满空灵的声音,已响彻在了耳际。

    “在下见过佛母圣音前辈。”

    张横可也不敢失礼,连忙上前行礼道。

    “嗯!不错,不错!”

    佛母圣音似是自言自语,那好听的声音如空谷灵雨,在禅房内回荡,连空气也变得平和宁静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高深的禅功,竟然言随法至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,心中更加的震动。

    随着独臂观音的说话,四周让人的感觉,也似乎在随着她而变化。

    这正是力量达到了四品后期,渡过了三关之第一关心劫关的体现,也正是传说中的言随法至。

    这还是张横如今难及项背的修为,这让张横敬意顿生。心中无比感慨。这位南方佛门的领袖,果然是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他这才有功夫细细地观看起四周的众人来。

    此刻,他已走入了禅房,站在了独臂观音的不远处,智能大师和净禅大师两人,已坐到了两边空出来的两个圃团上。显然,他们两人原本就是这禅房中聚会的人员。

    而且,从他们所坐的圃团位置来看,是最靠近独臂观音的四五位左右,这说明智能大师和净禅大师,在这一屋子人中,地位并不低。

    禅房里的人确实不少,至少有三十多人,尽皆是年岁在六七十岁的老者,甚至还有更高。一个个打扮各异,其中也有和尚尼姑道士等,反正五花八门,让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只是,在场的这么多人,除了智能大师和净禅大师外,张横还真没一个认识。

    现在,禅房里的人,也正一个个目光灼灼地打量着张横,彼此之间还似乎在相互交头接耳,交谈着什么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些人的修为都不低,坐在佛母圣音座下的四名老者,力量都已突破了四品,乃是老祖级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尊者!”

    突然,坐在左边的一位老者,起身向独臂观音行了个礼,满脸狐疑地望向了张横:“他就是您要让智能师兄和净禅师兄出门相迎之人?他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欲言又止,但终于没有最后说出来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却是陡地一突,他猛地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从这人所说的话来看,刚才两位大师出外相迎,竟然就是佛母圣音感知到了自己的到来。那么,佛母圣音与自己并不相识,甚至在此之前,彼此并无交集之处,甚至连见面的机会也没有。

    可是,她为什么要派出两位大师相迎?而且,听此人之话,似乎在自己来此之前,这里的人就在谈论自己。

    张横心中又惊又疑,不由更加的警觉起来。今天来林隐寺,他也是没有想到,会遇到传说中的江南佛学界领袖聚会,不但见到了紫竹林的独臂观音佛母圣音,而且似乎还牵涉到了自己什么事。这样的事实,实在是出乎了张横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嗯!本尊刚才所说之人,确实就是这位张施主。”

    佛母圣音微微点头,她那神圣的目光,悠悠地凝注到了张横身上:“诸位想必还记得,本尊刚才正说到近日恩施大峡谷,传说中的盐水古国秘境开启,隐藏了数千年的盐水古国之秘,已然破解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屋里众人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“当时,本尊就说了,解开盐水古国之谜的那人,与我们南域的玄学界有关。”

    佛母圣音道:“而此人正是诸位现在看到的张横张施主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刹那,屋里响起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,纵然在禅房中的尽皆是一门一派的主事人,却仍是被这个消息所震动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再次重新聚集到了张横身上,一个个脸现惊诧,或难以置信,或不可思议,一时神情精彩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这次盐水古国秘地开启,正逢南边这些玄门世家和门派的一次大比,而且是每十年才轮到一次的黄金大比。因此,各门各派无比的重视。因为,这关系到今后十年各世家和各门派所能占得的利益。

    所以,当盐水古国秘地开启的消息,疯传开来时,各门各派,根本无遐顾及,即使是有心想参与,却也又怕误了这次黄金大比的事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各地都反应激烈,只有南边玄门并没有多少门派和世家直接参与。就算有进入大峡谷的,也都是派中一些并不重要的闲人,在当时高手如云的情况下,根本就如同是一沙一石,完全无法获得重要的内幕。

    所知道的一些消息,也是道听途说,免强凑合。甚至到底盐水古国的秘境,到底怎么样了,盐水古国数千年来被隐藏的秘密,到底是什么,最终落在了谁的手中。

    这些最重点的关键问题,根本没有人能回答,可以说是真正的西里糊涂。

    至于说当时的主角张横,在现场确实是名震一时。但之后随着秘境的开启,也就淹没入芸芸众生中,以至于最后掉入湖里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所以,南边的各大世家和门派,除了一些有心人外,对如同流星般划过的神奇少年张横,也完全没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们之前没与张横有任何的交际,甚至许多人都不知道张横是那里人。更没有人见过张横在大峡谷的表现,因此,对于先前佛母圣音提到的事,人们确实是一时想不到是谁。

    此刻,见佛母圣音,当面指出眼前的年青人,就是盐水古国探秘的事上,那个曾经名震一时的神奇少年张横,大家确实都是很震惊。

    “张施主!”

    佛母圣音的目光又落到了张横身上:“张施主,你在大峡谷的杰出表现,为我们南域玄学界争了光,这是我们南域玄门应该感谢于你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手中白玉净瓶轻轻一晃,瓶中的那根柳枝突然凌空飞舞起来,在她面前旋舞闪烁。

    嘀!

    一声极其轻微的声响,柳枝上竟然滴落了一串晶莹的水珠。只是,让人感觉神奇的是:这串水珠从空中掉落时,已凝成了固体,等佛母圣音一挥袖,它落到面前的桌案上,已是成了一串珍珠项链。

    “张施主,此乃本尊净瓶中天霖甘露所凝结的三滴圣水,本尊就当礼物送于你,也算是感谢张施主为我们南方在此次大峡谷中扬眉吐气。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珠光一闪,那串项链已向张横飞来。

    张横还一时搞不清状况,不过,既然是佛母圣音亲手所赐,张横却也不敢推辞。当下恭敬地接过。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阵轻阿声,所有人望向张横的眼神又都不同了,多了一抹羡慕和妒忌。

    也许张横并不知道,佛母圣音所赐的这几滴天霖甘露是什么东西。但是,熟悉此物的人却都非常的明白,这可是天下真正难得的稀罕宝物。

    佛母圣音手中的这件净瓶和柳枝,传说是元古时佛家的至宝,其奥妙无穷。净瓶内蕴育的天霖甘露,更是具有不可思议的作用。

    传说西游记中,孙悟空得到观音菩萨三根救命毫毛。那三根毫毛,其实就是观音菩萨手中净瓶里的天霖甘露所化。传说是否是真,不做评论。但天霖甘露之功效,却是玄学界人人梦寐以求的宝贝。

    众人怎么也没想到,眼前这个年青人,貌似是什么都没做,就受到了佛母圣音的如此恩赐。

    张横接过了珠串,也立刻感觉到了它的与众不同。不过,他此刻也无遐研究它,把它放入了口袋中。一边再次慎重地向佛母圣音道谢。

    然而,看看脸上浮起一抹意味深长笑容的佛母圣音,再望望四周一众人羡慕妒忌恨的表情,张横的心陡地咯噔一下,他突然感到了似乎有什么不对劲。

    可是,这种不对劲到底来自何处,他一时间还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难道?”张横正寻思着,突然,一种冰寒而凛冽的警兆心头升起,张横的神情也猛地变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