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85章 瞌睡了就来枕头
    突然感受到一种冰寒的警兆,张横心头大凛,立刻目光望去,神情却是微微僵住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佛母圣音的下方,正坐着四个人。年纪各异,老者似已老态龙钟,高达百岁高龄,年青的却只有三四十岁。而且,四人服装各异,有穿着传统的长衫马褂,也有汉袍儒服,更有现代休闲服饰的,在此齐聚,确实看起来很怪异。

    张横的注意力,却已然凝注到了其中身穿儒服汉袍之人身上。这人三四十岁的年纪,张横也无法判断出他真实的岁数。也许,以这人修为已在四品中期左右的力量,应该真实年龄绝不止表面所看到的那样。

    从他那里,张横敏锐地感觉到,此人正用一种阴冷的眼神望着自己,那冰寒的目光中,隐隐地透着杀气,好象自己与他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这家伙难道吃错药了?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咯噔一下,他自认不认识这人,甚至记忆里也完全没有这个人的印象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自己与他没有交集过,彼此之间自然也就根本谈不上什么仇恨。

    可是,他为什么会对自己产生如此的仇视呢?

    张横心中又惊又疑,已是把这人给记在了心中。

    “尊者,那您的意思是不是说,这次就要为他破格?”

    正是时,那人已收回了目光,转向了佛母圣音。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!”

    佛母圣音微微颌首,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:“黄天王,李天王,四位天王如何看?”

    天王正是尊者之下地位最高之人,江南这边的玄学界,佛母圣音座下就有四位天王。每一位都是传承自元古的古老世家的老祖。

    被她称为黄天王的名为黄水原,正是江南一个隐世家族如今硕果仅剩的超级强者。

    说起黄家,玄学界之人自然是如雷贯耳。因为,黄家曾出现过一位如神灵般的绝世强者,流传世上的封神榜中,黄飞虎的原形就出自黄家元古的一位老祖宗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的黄家,早已没有了黄飞虎在时的那翻声威,但却也不是随便什么人敢小觑。

    尤其是,黄家乃是百家传承中杂家一系,所学之杂,天下独步。在过去无数年的历史时代,黄家曾出了不少在俗世鼎鼎大名的人物。

    杂家无所不包,吃喝玩乐尽在其中。他们更喜欢自称玩家。所以,他们最擅长的东西,往往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就以黄水原来说,他最拿手的功夫就是玉雕。别看他看起来还只有三四十岁,但当年在清朝西太后时,就已是在俗世很有名气,被称为神匠玉天王。

    据说,当年西太后陪葬的玉雕作品中,那件举世闻名的小白菜玉雕,就是出自黄水原之手。

    黄水原已是有很多年不问世事,这次因为江南的十年黄金大比,关系到整个南方一域今后的大格局,所以才亲自出来,参加在林隐寺的这次聚会。

    只是,先前遇到了一些问题,以至于聚会陷入了僵局。正是佛母圣音,突然似是算到了什么,才让智能和净禅两位大师,出寺外迎宾,却迎回了张横这年青人。

    此刻,见佛母圣音,似乎要为这个年青人开例,黄水原不禁微微蹙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他与其他三位天王互望了一眼,似乎是达成了某种默契,尽皆微微点头,目光再次转向了佛母圣音。

    “四位天王稍安勿燥,此事本尊等会会给四位一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佛母圣音显然是看出了四人的意见,不由微微一笑:“不过,现在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,需要先行了解。否则,我们磨破嘴皮子,人家要是根本没这个意思,岂不是白费口舌。”

    “尊者说的是!”

    四人尽皆点头,然后微微闭起了眼睛,一副不再理会的样子。

    五人在上方说话,似乎并没有隐瞒张横的意思。因此,他们的话语,张横只字未漏。这让他的心里更加的狐疑:显然,佛母圣音他们这次聚会,确实是遇到了什么事。而且,这事似乎还与自己有关。

    那么,佛母圣音到底要与自己说什么呢?

    “张施主,本尊也不瞒你,此次邀你进来,确实是有点事与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果然,佛母圣音那宝相庄严的身形,一阵闪烁,变得更加的神圣起来,她那空谷灵雨般的声音,也传入了张横的耳际。

    “请佛母圣音赐教。”

    张横恭敬地欠了欠身。

    “在问你问题之前,本尊想知道,你可知晓传说中的蓬莱仙山?”

    佛母圣音道。

    “蓬莱仙山!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张横震惊了,他此次来的目的,就是想入蓬莱仙山。那知,人家一开口,就提到了蓬莱仙山。

    “在下当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刹那的震惊,张横却立刻反应了过来,他可不想让佛母圣音看出自己心中的惊诧,表面上毫不动容地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嗯,如此更好,也省得本尊费口舌与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佛母圣音微微颌首。

    “想必你也应该知道,我们玄学界分为四大域,我们江南一带就属于四域中之南方一域。”

    佛母圣音娓娓地说了起来:“每一域每过十年,就会彼此之间举行一次大比,目的就是为了促进各域的玄门中人,勤修苦练,并提拔和发现我们玄学界一些天材修练者。”

    关于四大域的事,张横其实并不清楚。幸好,当日在盐水古国中,与缘木禅师起冲突,后来有大德真人出手,从两人的说话中,张横已隐约地听出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此刻佛母圣音说来,张横就会当是补课,老神在在地站在那儿,就象他完全明白一样。

    佛母圣音简略地把四大域介绍了一下,最后道:“今年正是十年大比之年,四大域早就开始为此准备。我们南方这一域因为有些事拖延,所以直到前段时间才真正完成了本域内的赛事,选拔出了前去大比的精英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佛母您的意思是说,蓬莱仙山,就是四大域这次让弟子大比的地方?”

    张横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,十年大比,自然对于玄学界四大域来说,是无比重要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佛母圣音点头,语气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她其实还有许多内幕没跟张横说,每十年的四域大比,关系到四域的权力分配,其中已关系到了他们这一层次的今后利益。所以,他们这些活了数百年的老家伙,才会如此的用心用力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佛母圣音道:“所以,每次大比,都会选在洞天福地这样的秘境,一则也算是给大比的弟子一个福利,另一则更是可以在那里历练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!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狂喜。佛母圣音的话,完全印证了陆青当日之所说。他现在完全可以确定,自己这次是来对了,要想进入蓬莱,还真必须找到所谓的“组织”。

    更让张横暗喜的是:原本,自己要进入蓬莱,不得不向江南这边门派和世家的头头脑脑们,请他们给自己挤出一个名单来。

    但是,看现在的情形,似乎他们有求于己。那么,若真是这样,自己要进蓬莱,岂不就是说句话的份。

    这何尚不是瞌睡了就来枕头?看来,哥们的这个运气,还是挺旺地。

    心中偷着乐,张横更加的谨慎,生怕在场的这些老狐狸,看出点端倪来。

    “张施主既然已知道了蓬莱,不知是否有兴趣前往蓬莱一趟?”

    佛母圣音的目光凝注到了张横脸上:“蓬莱仙山,乃是上古七十二福地遗留之一,在现存的十二福地中,仍能保存与元古时那样。不但灵气充足,而且有许多从未被开发之地,无论修练资源和环境,都比外界强上数十上百倍。”

    佛母圣音突然不厌其烦地介绍起了蓬莱仙山的好处,脸上也现出了一种异样的光芒:“如果施主还是有大机缘之人,或许就在福地中得了什么大造化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更加偷着乐了。从佛母圣音的这翻话中,他更加明白了佛母想让自己一起去的迫切。

    虽然直到现在,仍不清楚,为什么佛母圣音,竟然要拉自己下水,前往蓬莱。

    但是,只要能进入蓬莱,管他们到底是什么目的,自己的事,只有到了蓬莱,才有解决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佛母,传说中的海外仙山蓬莱,在下自然也是向往。”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点头道:“只是,要往蓬莱,不知需要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本来,要进入蓬莱,必须是我们南方一域此次大比中的参赛弟子。”

    佛母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,详细地向张横介绍起来:“你本不属于南方一域各门各派。但你却是我南方一域的玄门之人。所以,说起来你也是符合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更重要的是,张施主的年龄,恰恰适合。”

    佛母的眼眸微微一凝:“十年大比,参与者尽皆为年青一辈。别的没有限制,但年龄却是条底线。凡是超过实际三十周岁,就会被挡在十年大比的赛事之外。”

    佛母圣音终于说出了最后的条件:“因此,从这些方面来考良,张施主完全符合这次大比的条件。更重要的是:张施主修为深厚,有望在这次大比中取得成绩,为我们南方一域夺得荣誉。”

    “哦!那是不是说,在下要参与,还得重新与各位大比的弟子赛一场?”

    张横问出了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这倒不必。”

    佛母圣音微微一笑:“此事正是刚才本尊与四位天王在商量之事。那得看四位天王怎么说了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