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86章 恩子
    双方一翻交流,立刻就达成了一至。张横愿意成为南方一域的参赛弟子,他也可如愿以偿地进入蓬莱。可以说是各取所需,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不过,问题在于,临时增加一位进入蓬莱的弟子,可不是随便就能决定。以佛母圣音的身份和地位,也得征求身边四位天王的意见。

    张横现在还西里糊涂,佛母说的轻描淡写,只是说让他成为南方一域的弟子。并没有向他详细说明,他这个临时拉来入伙的弟子,身份却绝对的不同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十年大比,四大域比的可不是那些所谓的精英少年,他们要看的是各域精英中的精英,是一众玄门中最杰出的天材或妖孽。

    因此,到了十年大比,真正上场的那些精英中的精英,其实每一域只有三位,个个修为尽皆会在四品初阶之上。

    三十岁内修为就已达四品初期,寻遍整个南方一域,其实也是找不到几个。一般没有传承,没有千年底蕴的世家或门派,也根本培育不出这种妖孽。只有象黄家,象紫竹林等这样源自元古,积累了不知多少年底蕴的门派和世家,才会有可能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天材中的天材,也是世家或门派倾全族之力培养,极少在俗世中露面。他们会在四域每十年大比之时,这才亮相,平时其他的门派或世家,也很难知晓别家是不是出了这样的继承者。

    这样的大比弟子,在每一域都被称为恩子。意思是说,他们是这天下玄门受神恩赐的天之骄子。

    南方这一域,早就在很多年前,为这次十年大比在准备。

    说实话,玄门确实不象表面看那么简单。大体分成的四域,每一域中,又因各自利益的结合,会有不同的团体和组合。

    就以南方一域来说,象独臂观音这样的尊者,一共有三名,尽皆是一方玄门领袖。

    三位尊者平时各自为政,互不侵扰。一旦有事,三位尊者也会联合向外,看起来就象是一个整体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三足鼎立,又是在同一域中,三方自然也是有着各自的矛盾和利益分配。为了解决这方面的问题,三方在成立之初,也有过约定,那就看与其他域在十年一次的大比中,那一方取得的成绩大小,来分配属于南方一域的内部利益。

    这次大比,南方一域的三位尊主,自然早就做好了准备。只待下面精英弟子决出名次后,就可以顺利出发。

    但是,却偏偏在这节骨眼上,出了大问题。

    原本,这次紫竹林一系早就内定的恩子,乃是黄家一位旁系弟子。此人出身时曾埋没世俗,在一家玉雕工作室当个学徒。

    后来还是黄水原一次出游,偶然遇到了他。发现他天姿绝冠,立刻动了收徒之心,把他带回了黄家。

    经后来调查,这人也姓黄,甚至就是黄家的旁系。只是因为数十年前祖辈出了点事,从此流落在外,这才成了世俗的一个打工仔。

    有这层关系,黄水原更加疼爱这个弟子,不仅亲自收徒,而且从此后他不惜消耗二十多年时间,亲自传授。

    当此子二十五岁时,修为已跨过了四品,成为了下一届恩子的内定之人,更是得到了紫竹林这一系,在姿源以及各方面的全力倾注。他们已是把他当成了这次大比的希望。

    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就在今年年初,黄水原想带徒儿亲赴紫竹林,等待十年大比的开始之时,他的徒弟竟然出了意外。

    原本约好的年初碰头,他的徒弟竟然没应约而到。一直等了十五天,仍是没有丝毫消息。黄水原这才意识到可能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连忙着手调查,这才知道,徒弟在去年年底前,就没有了音讯。最后见过他的人,只知道他带着一队护卫,进入了某个秘地。从此再无回音。

    黄水原大惊,立刻前去查看,但那处所谓的秘地,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,竟然消失在了那里,四周的环境,也象是受到过一次大灾难一样,完全变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情况,黄水原后悔得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徒儿的这次秘境探险,也是去年他同意的。本来以为那是一处秦汉时留下的先秦遗迹,不会有太大的危险。正好做为大比前最后一次历练。

    可是,他做梦都想不到,精心培育二十年的弟子,却就这么殒落于此。而且,他还是此次大比的恩子,更是他们黄家今后振兴的希望。

    想到弟子因自己大意而殒命,黄水原悔恨交加,也同时让他想起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在五年前,弟子刚刚突破四品,他把这一消息带往紫竹林,并与佛母圣音恰谈。

    当时佛母圣音也是喜出望外,心中原本还悬着,五年之后的十年大比该如何应付。现在,知道黄家已出了一位绝世天才,二十五岁修为突破四品,达到了恩子的入选条件,他们这一系的问题算是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见佛母圣音高兴,黄水原也趁机提出了一个要求,那就是想从佛母圣音那儿,讨得三滴甘霖天露。要为弟子炼制一件护身法器。

    天霖甘露不愧是佛家至宝,不仅可以解毒疗伤,而且还可以溶入其他天材地宝中,制成法器。

    尤其是甘霖天露有一项特性。如果是制成空间类宝物,可以让拥有者具有一次时空转移的能力。

    这无疑就是一张保命符,如果遇到不可逃避的凶险,只要启动甘霖天露溶合的空间法宝,就能让受困者瞬息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,当时的佛母圣音却很无奈地道,说是原本她还存有九滴蕴育完成的甘霖天露。但前段时间与几位老友打赌,却全部输掉了。

    等还未蕴育完成的甘霖天露完全成形,还须等上几年。估计到五年后的大比之时,差不多也应该可以了。

    黄水原不知道佛母圣音是推脱之词,还是事实如此,见佛母圣音如此说,也就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这次,带徒弟过来,本就想从佛母圣音手中,取得三滴甘霖天露。但徒弟却是没这福气,永远都没有这个机会,向佛母圣音求取了。

    刚才,佛母圣音为了拉笼张横,一见面就直接赐予张横三滴甘霖天露,这顿时刺激了黄水原。在他看来,如果当年佛母圣音就送给自己三滴,自己的弟子,那里会死在那处秘境中?他的弟子早就凭甘霖天露的奇特,借助自己为他特制的时空法器,逃离凶地了。

    现在,明明是属于他弟子的三滴甘霖天露,竟然便宜了张横,黄水原如何不心中妒火中烧,把张横给恨上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黄水原对张横突然产生仇恨的原因。

    现在,佛母圣音征求他们四位天王的意见,黄水原微微闭着的眼眸里,陡地闪起了一抹凶芒。

    “黄兄,既然是刚才黄兄提出的异议,那么,这就由黄兄来处理吧!”

    其他三位天王互望一眼,却是很识趣地把问题踢到了黄水原这边。

    他们也看出来了,似乎黄天王对佛母圣音,提出一个外人为恩子,前去参加大比的事,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不愿参杂在佛母圣音和黄水原之间,所以很识趣地做了壁上观。

    反正,在他们以为,佛母圣音决定的事,黄水原是无法推翻。他最多也就是在参与条件上,弄点麻烦给下面的张横。

    此事无关大局,更不关各人痛痒,因此乐得在旁边看戏。

    “哈哈,各位既然这么说了,老夫也不推却,那就让老夫来出头吧!”

    黄水原正中下怀,不由哈哈一笑,站了起来,目光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张横!此乃紫竹盟下四位天王之一的黄水原黄天王。”

    佛母一脸慈和,微笑着开口道:“天王亲自想考验你,是不是有去参加大比的资格。张横你还不快点谢过黄天王指点。”

    张横同意参赛,双方的关系自然也就不同了,所以,佛母圣音对张横的称呼也已改变,不再以佛家的施主相称,而是直接叫起了张横的名字,确实是显得更加的亲切了。

    她此刻开口,更是暗中在指点张横,要对这位测试他的黄天王,客气些,以免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“是,佛母!”

    张横回答一声,转向了黄水原,抱拳道:“那就辛苦天王指点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不亢不卑,他先前就觉察到了这个叫黄水原的天王,对自己不怀好意,那里还会在此刻对他奴颜屈卑?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黄水原满脸的傲然,鼻子里哼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哼,目光却是死死地瞪在了张横脸上。

    对张横,他是打心眼里的不满。看着张横潇洒地站在此处,接受着四周各家各门重量级人物羡慕妒忌的眼神,他的心中更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本来这一切,都应该是属于他的弟子,也是属于他黄家的荣耀。可是,现在这一切却全被这个不知从那里蹦出来的家伙给夺走了。黄水原确实是心中不平,决意要给这小子点颜色看看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黄水原终于开了口:“看你年纪青青,能有如此修为,也是不易。老夫也不难为你,那我们就弄个戏法玩玩吧!”

    说话间,黄水原大袖一挥,一团雾气从他袖底翻滚汹涌,眼前的场景,刹那变化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