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88章 以灵魂为赌注
    “小哥哥,我家黑黑哥哥下棋,最喜欢与人赌,所以,小哥哥,你与他下棋,是要赌灵魂的哦!谁输一盘,就输掉一夜的灵魂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脑海中,响起了木偶红红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拈在指上的棋子差点掉落,整个人更是猛然从小板凳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做出下一步的反应,红红的手已按在他拿棋子的手上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那枚白棋竟然落到了棋盘上。整个棋盘也嗡的一声震动,闪烁起了妖冶的血光,一圈圈地把旁边的张横和另一个木偶黑黑,都笼罩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真的愤怒了,朝着红红吼道。

    “嘻嘻,小哥哥,你怎么生气了,这是我们在玩游戏哦!”

    红红脸上露出了无辜的表情。此时,她又恢复了先前的可爱天真,原本的那抹妖异和诡绝,早已从她脸上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张横意欲动手,但面对这样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,他的手怎么也挥不下去。

    心中长叹一声,张横目光转向了面前。只见,那个棋盘依旧,对面的黑黑却如老僧入定一样,坐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再细细感觉自己,似乎也并无什么变化。张横稍稍松了口气,幸好自己一直警觉,虽然进入了木偶世界,成为了其中的角色。但是,自己仍是保持着清醒,并没有沉陷其中。这才会在刚才那一刻,红红提出赌灵魂的一刹那,就猛然觉醒。并没有下那盘棋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自然也不愿再呆下去了,心念一动,眉心陡地闪起了一道彩光。

    刚才偿试过,与本体的联系暂时隔断。不过,这并不代表张横无法回归本体。他的神魂中可藏着拽着无数神秘的东西。此刻,他已启动功德光环的力量,要破开一切邪障,回到本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黄水原不由冷哼了一声,脸色变得很难看。在他的木偶世界里,张横竟然想要离开,这让他惊怒交加。这还是他炼制成这件道具以来,从所未有发生的事。所以,他就立刻想阻止。

    然而,还没等他有所动作,最上方的佛母圣音也已传来了一声冷哼。与此同时,四周的空气也仿佛陡然一紧,渗入了厚重的铅粉,让人的呼吸都陡地变得沉甸甸起来。

    “佛母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黄水原心头一凛,立刻明白了佛母圣音的意思。

    微一迟疑,他终于还是放弃了再为难张横的想法。

    虽然因为徒弟的事,他已迁恨到了佛母圣音身上。这才会在今天的场合下,当众反对佛母的意见。

    不过,百多年的合作,他自然清楚佛母的力量,明白他黄水原包括整个黄家在内,还无法抗衡佛母圣音的紫竹林,更何况后面还有一个紫竹盟。

    所以,纵是心有不甘,他也不敢真正当众与佛母翻脸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黄水原手一挥,眼前的雾气飘散,视野为之一清,原本的红红和黑黑两只木偶,更是消失在了大家眼前。

    张横浑身一震,如同僵化的神情也有了些许的动作。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来。

    陡地,张横的目光凝注到了黄水原脸上,神情凛然一片。在木偶世界里的游戏,让他真正明白,对方对自己绝没按什么好心。

    不是吗?虽然张横直到现在,也还没弄清,木偶世界中黑黑提出的下棋赌注,是不是真的会在现实中有效。

    但是,这既然是杂家的法门,黄水原岂会做无用功?

    所以,张横现在已是对黄水原充满了警惕。如果这家伙再想动什么歪心思,张横绝不介意当场翻脸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不错,不错!”

    黄水原的脸色也在阴晴变化。不过,他终于还是缓和了下来,哈哈笑道:“张小子,你过关了,能在本王的木偶世界里,保持清醒,你是我见过的小辈里,也算是首屈一指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向了佛母圣音:“恭喜佛母,终于选得恩子,可以圆满前往蓬莱,为我们南方一域争光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佛母圣音的声音传来,她此刻整个人又包裹在了宝光圣像里,看不出她悲喜。

    说实话,对黄水原先前以神偶之术,去考验张横,佛母圣音心中确实是不满,尤其是看到两只木偶拿出了围棋要与张横下赌,心中已然是动了真气。

    黄水原的这副木偶道具,其中经历的游戏过程,都会以神魂契约的形势存在。无论张横在里面玩了什么,一旦与对方形成了神魂契约,今后就会受黄水原或多或少的影响。

    佛母圣音可不想这样的事发生。所以,在张横化身木偶,要下棋的时候,她就发出了一声冷哼,以警示黄水原。

    此刻,看黄水原还算识趣,在自己表示不满后,并没有下一步的行动。现在更是结束了对张横的考核。可以说是向她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佛母圣音自然也不愿与手下的天王关系弄得很僵,所以,也就把此事揭过,一切都当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一场考核,就这么虎头蛇尾地草草结束。四周的一众各门各世家的头儿,还都感觉有些意犹未尽,不禁一个个感叹不以。

    通过了考核的张横,此时也算是真正的紫竹盟之人,当下,与一众人见过了面。

    说起来还真让张横感慨,在场的二十四家门派和世家的重要人物,他张横竟然一个也不认识。这可是占南方一域三分之一的玄门力量,而且每一家每一派,都是具有千年底蕴的存在。

    其实也是怪不得张横,他半路跨入玄门,一切来得西里糊涂。如果不是当年曾遇到过净禅大师,甚至有可能就徘徊在这浑浑沌沌中。

    之后,他进阶的速度实在是太快,别人需要数十年甚至是上百年的修练过程,他却在短短几年内完成。让那些真正的上位者,根本连注意他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所以这才会导至,他与本域内的这些高端力量,完全象是两个世界的人一样。

    说到底,若以以前张横的身份和地位,与眼前这些人,确实就是生活在两个不一样的层次中,根本不会有交集的可能。

    事情终于定了下来。做为此次大比参赛的种子选手恩子,张横自然也有资格参加佛母圣音组织的高层聚会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聚会将会整整召开三天。佛母圣音之所以选择林隐寺,自然不是为了聚会而聚会,无非也是想让众人游玩一下此地的胜景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没时间浪费在这里,在知道了去蓬莱的时间,以及约定了其他事项,便告辞众人离去。

    “张施主,想不到近两年不见,施主已从当年相遇时的一品,达到了如今的高度。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亲自送张横出门,这回智能大师并没有一起出去。他知道,净禅大师与张横的关系有些特殊,所以故意给两人留下了交谈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净禅大师,当日全靠您提点小子,否则,那有小子的今日。”

    张横由衷地感激,对净禅大师恭敬地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很是欣慰,微一合什:“你我有缘,当日老衲第一眼看到小施主,就感觉施主非池中之物,乃是有大造化大机缘之人。所以,老衲才与施主结下一段善缘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施主造化之大,机缘之深,还是出乎了老衲的想象。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也不禁有些感慨。以他的佛法修为,自以为当年就看清了张横。但是,现在看来,他仍是小觑了眼前的年青人。别的不说,短短这两年,张横的力量已超越了他,这如何不让净禅大师对张横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而心中对眼前年青人,也更加的感觉神秘莫测。也许,以佛母她老人家的修为,才可以真正窥透张横吧!

    一路说话,两人已走出了林隐寺,杨军锋夫妻早已等在了外面。见到张横和净禅大师过来,两人连忙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,现在两人望向张横的眼神已完全不同了,就象是在看一头洪荒的怪物。张横成为紫竹盟这边的恩子,代表南方一域去参加四大域十年大比的消息,自然早在林隐寺中的一众人中传开,却是把杨军锋和李会轻夫妻给震得七荤八素。

    杨军锋自认与张横交往也很深,对张横的了解够多了。那知,从今天的情况来看,他这才明白,自己所知道的,也许只是张横这座冰山所展示出来的一角。

    不是吗?这家伙跟自己到林隐寺一趟,竟然就成了恩子,地位和身份来了个翻天覆地的变化。貌似现在的张横,比自己的记名师父智能大师,地位都要高上几分。

    这是哪跟哪啊!

    如今,杨军锋和他妻子李会轻,也只有把张横当怪物看的份了。

    “变数,张横真的是这次大比的变数吗?”

    林隐寺后方的一座小山上,佛母圣音独自一人遥立峰巅,衣袂飘飘,直欲临风而去。而她却目光望着天际,口中喃喃而语。

    不仅是她,在另一座小山上,一块巨岩边坐着黄水原,他的手里不知何时,多了一壶酒。他突然猛灌了一口,目光陡地望向了林隐寺的门口,眼神似乎穿越了距离,看到了那边正要离去的张横。

    “小子,夺了我徒儿的一切,你真的以为就能风风光光地去蓬莱出人头地吗?哼,我黄水原岂会如此让你活得萧洒?”

    黄水原咬牙切齿,神情变得狰狞无比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