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89章 高朋云集
    走在路上的张横,陡地感觉一阵鸡皮咯嗒,甚至神魂的深处,也猛然传来了一阵如坠冰窖般的冰寒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背地里有人在诅咒小爷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一凛,神情也刹那变得凌厉无比。

    自从修为跨入四品,这种来自身体的异常反应,已然是再也不会出现。尤其是神魂也受到波及,这自然是更不可能的事。因此,此刻出现的异样,确实是让张横大生警觉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感觉只是刹那,仿佛就象是错觉一样。让张横怎么也抓不住实质。他细细地感应了半晌,终究无法抓住丝毫的兆头,最后只好作罢。只是,他对这次参与紫竹盟蓬莱大比之行,心里更多了一份警惕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是做梦都想不到,他这次所招惹的祸端,其实说来本与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。只因为他接受的三粒佛母圣音的三滴甘霖天露,才让黄水原把仇恨遣怒到了他身上,把黄水原百多年希望成空的怨恨,愤怒全推给了张横,成了他发泄和报复的对象。

    而且,黄水原考验张横所用的木偶游戏,也并不那么简单。张横自以为当时并没沉陷其中,但其实已然受了影响。

    回到白马山自家的时候,已是傍晚,家里非常的热闹。父母等人炼体成功,这是一大喜事,人人喜形于色。

    而且,家里又赶来了不少的人。港岛那边,韩以嫣也来了,她如今是远山集团各大化妆品牌的代言人,更是形象大使。与远山集团的关系非常密切。

    马萍儿等五女与她更是亲如姐妹。五人洗筋伐髓成功后,自然没忘记了这位远在港岛的明星妹子,所以立刻通知了她。

    说实话,韩以嫣与张横在港岛的事,五女自然也早就知道。否则,也就不会让她担任远山集团对外的形象代表。在五女心中,也早把她列入了今后共事的姐妹之一。

    张横对韩以嫣的感觉自然是非常不错,当日在港岛时,就曾为她引见港岛影视业的巨头,要不然,韩以嫣也不会有现在的成就。

    她的到来,张横当然很欣慰。只不过,在张横心中,要想同样帮助进行洗筋伐髓的女子,还真不少,除了这里的六人之外,还有远在澳岛的网上红颜月儿,澳岛四大家之一赵家的大小姐赵园园。以及在上京的韩冰蕾和邱纯玉。

    只是,许多事情好说不好听,他也不愿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,再节外生枝。他如今的重点,已放到了去蓬莱寻找圣女的事上。

    园园以及小蕾和纯玉的事,只好等回来后,找机会帮她们了。

    与韩以嫣一起从港岛来的仍,还有玉缘玉业老总吕浩良。

    吕浩良是一个多月前就约好的。张横布置断峰上的阵势,需要大量的玉料。除了向九黎巫族那边的玉矿,索取了数吨的美玉外。其他还有一些特殊的玉石,却并不是巫族那儿所产,得向外面购买。

    联系了吕浩良后,便把这件事交给了他。如今的玉缘玉业,已是发展成为一家全球联锁的玉业巨头,吕浩良的人际关系,也是遍布世界各地,在玉石界,也算是鼎鼎大名的一号人物了。

    当时吕浩良满口答应,之后便着手为张横寻找他所需的特殊玉材。今天终于全部收集完毕,就匆匆地赶来了。

    “张少,幸不辱命,你要的星河玉和太阳玉,老吕总算给你找来了。”

    吕浩良见到张横,兴奋地奔了过来,与张横寒暄几句,立刻把话题扯到了正事上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吕浩良已从皮包里,拿出了两个用上好檀木盒装着的玉块:“张少,您看看,这就是星河玉和太阳玉的样品。”

    “嗯,吕大哥辛苦了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目光凝注到了盒子里的玉上。

    两块玉,都被打磨成了小孩子巴掌大小。一块黑漆漆的,里面隐隐有星点闪烁,另一块纯净的白,却给人一种灼热的气息。就象是反射着太阳光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,这正是星河玉和太阳玉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笑点头,脸上露出了感激之色:“多谢吕大哥了。要是没有你,还真弄不到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星河玉和太阳玉确实是非常的奇特,因为,它们是有属性的玉,星河玉纯阴,太阳玉纯阳,是风水师们用于做风水道具的特殊材料。

    据说,这两种玉的产量也极少,星河玉产自极寒之地,太阳玉却又不同,蕴藏在火山或极热的地脉中,平常很少有经营玉器的店家会有这样的奇玉。

    也幸亏了吕浩良这位世界玉业大佬,竟然在短短的一个多月里,就收集到了这两种玉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张横这回所需的量,可也无比的恐怖,每种玉都要近半吨的数量,加起来就是一吨。

    换了任何一个人,只怕光听这数量就得吐舌,打退堂鼓。但吕浩良却办到了,而且这次全部运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少,您这就见外了。当初若没有你,那有我吕浩良的今天。”

    吕浩良握住了张横的手,激动地道。

    他对张横,确实是感恩戴德,当日没有张横帮他在港岛总部的玉缘玉业化解冲煞,只怕他会陷入家族的夺位风波,最终成为牺牲品。正是因为张横的出现,扭转了他的气运,才让他有如今的地位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从张横这边也得到了大力的支持,正是张横的穿针引线,让他掌握了巫族那边玉旷的经营姿源。可以说为他开劈了一条滚滚的财源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这个时候,一声怪叫从背后传来:“啊哈,师兄,总算见到你啦!”

    怦!

    还没等张横回过神,一个人已背在他的背上,哈哈哈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叶师弟!”

    张横转过了身,脸现喜色,他已听出来了,这回来的正是自己代师传授的天巫另一位传人:叶绝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来人自然就是叶绝,他从张横背上跳了下来,转过身,一下子握住了张横的手。两人紧紧相握,惊喜交加。

    这一年多来,两人相见的机会还真不多,一方面是张横经常外出,另一方面叶绝也是个闲不住的人。自得到张横的传授后,隔三差五地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就象这次,张横回来后,马上联系了他。可是叶绝却与几个朋友去神农架那边探险去了,想联系都联系不上。

    现在,他总算来到了张横家,两师兄弟好不容易见到了一面。

    “叶师弟,看来你这段时间得了不少的机缘啊!”

    上下打量叶绝,张横情不自禁地夸道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不见,这小子的修为也有了很大的进阶,年底时还只见他处于二品顶峰,现在已差点到了三品初期。以这进阶速度,堪称神速。

    虽然,张横也明白,修练天巫传承,绝对都是不走寻常路,往往都会有天大的机缘在前方。

    不过,看到叶绝的进步,张横确实是非常的欣慰。叶绝的迅速成长,也算是对死在明珠地下叶老头的一种告慰。

    随叶绝一起来的还有古巅等人,很久不见张横,一众人围在一起,情形无比的热烈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哥们,我何大牛也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门外响起了一个大咧咧的声音。不是铁哥们何大牛,又会是谁?

    与他一起的正是他的妻子,现在怀里都抱了个快一岁的男娃,胖乎乎的,非常的可爱。

    看到何大牛夫妻出现,还抱着孩子,张横真是大为感慨。想起当初何大牛为了追求他妻子,却因为家境贫困,被女方父母当贼一样防。

    现在,两人总算有情人终成眷属,确实是为两人开心。

    只不过,看他们孩子的年龄,估计这家伙也不老实,是先上车后买票的偷腥族。

    现在的何大牛,身份自然也不同了,不仅是三牛花卉公司的老总,更是苏省皇家酒业的董事长,身价已达上百亿,今年集团就在申请上市,为此他也忙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铁哥们相见,自然是无比的兴奋。不过,现在何大牛有了老婆,两人自然也不能象以前那样放肆。

    “嘿嘿,哥们啊!”

    张横上前一手攀住了何大牛肥厚的肩膀,一手拍拍他的啤酒肚:“为了你老婆和你家宝宝,哥们,你得减肥了哦!”

    “唉,是啊,我确实是想减肥,这半年来节食都节了好几次。”

    何大牛满脸的苦笑:“可是这肚子就是长啊长,象吹气一样,抑制不住啊!”

    说笑着,众人进入了屋里。张横的脚步却是微微一滞,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事,脸色猛地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张横此刻突然想起,这次在盐水古国的地底,自己当众斩杀冯家老祖立威,不知此事是不是影响到了何大牛。

    要知道,何大牛的那家酒业,正是在冯家的地盘上。

    正想问何大牛,但是,他还没有开口,何大牛却似是猛地想到了什么,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阿横,我有件事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何大牛压低了声音,拉住了张横:“这事可能会对你有很大的不利,你一定要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何大牛的神情从所未有的凝重,甚至还故意避开了旁边众人和他老婆。显得有些焦虑之极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