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93章 威胁
    鲨爷狞笑着,带着十几名壮汉,把张横围在了中间。一众人肆意地调笑着,其中的四五人已缓缓地逼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几个小混混怎么会让小爷感觉到警兆?”

    张横的脸色却是微微地变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十几人,包括那个叫鲨爷的家伙在内,全是普通人。虽然其中的大半人是练家子,但在张横的眼里,也就跟垃圾差不多。

    但是,就是这十几个张横根本没放在眼里的小混混,随着他们的靠近,张横的心头陡地一凛,一种危险的警兆刹那升起。尤其是鲨爷,他每逼近一步,就让张横全身的汗毛都竖几分。

    张横大惊,这样的情形,是他自出道以来,从所未曾遇到过。仿佛眼前的这十几个小混混,都是能威胁到自己安全的恐怖存在。

    可是,这怎么可能?张横的眼眸猛地眯了起来。在他真实之眼里,鲨爷等人,完全不具真元,手中的武器也无非是砍刀和钢管,其中鲨爷和他身边的一个壮汉,还藏了枪支。

    以这样的装备,别说是对付张横,只怕是一般普通的玄门修士,也根本是小孩子的玩意。

    那么,这些人的威胁来自何处?难道他们身上还隐藏着自己所不知的恐怖东西?

    心中警觉,张横可不想立于危墙之下,被这些小混混给真的围住了。心念一动,就准备对靠近的几人出手。

    “赖头鲨,你这是不想活了吗?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声厉喝远远地从海上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鲨爷身形一震,立刻目光望向了海上。一望之下,他的脸色刹那变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离这岛区不远的海面上,一艘快艇,正飞速向这边驶来。

    快艇显然是一艘性能极佳的高速艇,在海面上如怒矢狂射,船舷两边,溅起漫天的大浪,情形确实是有些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随着快艇在浪尖高低起落,偶尔在冲出海面的刹那,可以看到,快艇中坐着一男一女,年纪都在三十多岁的模样。驾艇的是个女子,一身白衣,长发飘飘,劲风把她的白衣吹得临风怒舞,仿然是一位凌波仙子,飒爽中透着勃勃的英气。

    站在船头的男子也是气度不凡,虽然穿的是一身休闲服,但整个人在风浪中,却透着一股凛凛的气势。尤其是在如此高速的快艇上,他站在那里,坚如磐石,不仅丝毫不受船艇摇晃的影响,而且吐气发声,声音就远远地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刚才的那句话,就是那男子所说,却隔着这么远的距离,透过风浪,仍是清晰地传入每个人的耳里。

    “紫竹林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一凝,他已看到这快艇上的一男一女,衣袖上都绣着一片紫色的竹叶,这正是紫竹林的标志:“他们怎么也来这里了?”

    “啊!是他们,我的妈,这两尊大神怎么来这里了?”

    鲨爷以及他的一众手下,看到海上快艇里的两人,却是个个浑身大震,不禁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快艇上的两人,在这一带确实是一方大佬。可以说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站在艇上的男子名叫陈燕建,乃是舟山一带黑白两道通吃,只手通天的人物。

    驾驶快艇的是他的妻子,名叫张梅,认识她的,谁人不得不尊称她一声梅姐。

    陈燕建和张梅两夫妻,可以说是一个传奇。十年前,舟山一带,一个超级财团无声无息地崛起,几乎包容了渔业,运输以及航运等大多数龙头行业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舟山地下势力的格局,也在几年内悄然变化,一对神秘的夫妻,几乎掌控了所有的势力。

    渐渐地,人们才知道,这突然出现的超级财团,以及地下势力的掌控者,它们真正的主子,那对夫妻,就是陈燕建和张梅。

    这本是两个根本没有多少人知道的人物,却在短短的时间里,一跃成为了舟山这一带的第一大佬。这让无数人在震惊的同时,也有许多人暗中对两夫妻进行了调查。

    只是,调查的结果,更是让人震惊。这对夫妻,据说在几年前,曾在一家叫富安娜床上用品的公司当财务人员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竟然成了跺跺脚,就能让舟山摇三摇的超级大佬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所有人心头震憾。

    鲨爷等人更是做梦都没想到,这样两位他们平时根本见不到面的大佬,此刻竟然出现在了海上。而且,是两夫妻亲自到来,似乎听陈燕建的口气,就是冲着他们来的。

    鲨爷浑身一抖,手中把玩的匕首,就差点扎在自己的手掌上。他骇然地望着快速接近的快艇,整个人都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舟山最具盛名的夫妻档大佬,竟然为他鲨爷这个小小的渔村恶霸出头,这是哪跟哪啊!

    刹那,跟随鲨爷一起来的十几名小混混,也完全石化,都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了。

    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怪异,先前还一个个凶神恶煞样的小混混,因为陈燕建和张梅夫妻的出现,完全被震摄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是不知道,陈燕建和张梅夫妻,他们今天是特意为张横而来。

    陈燕建和张梅夫妻,本就是紫竹林的两名核心弟子。早年,紫竹林虽然也在俗世经营着一些产业,但大多规模并不大。只是为了做对外的一些联络点存在。

    但是,随着世俗形势的变化,这些小规模经营的产业,已不适应发展。再加上这些年紫竹林在资源上的消耗越来越大,出现了入不敷出的迹象。

    所以,负责紫竹林保障的长老院,不得不另想办法,最后向佛母圣音,提交了在俗世发展和扩大产业的建议。

    此事终于得到佛母首肯。长老院的长老们,便开始着手改组在外的经营方式,把原先做为联络点的一些弟子,派驻到了重要位置,为紫竹林在俗世的产业大刀阔斧地进行开拓。

    陈燕建和张梅夫妻就是其中的一对。两人接受任务后,在紫竹林背后的支持和撑腰下,便在短短几年内,在舟山本地创造了一个传奇,成为了当地的一对夫妻档大佬。

    这两年来,更是为紫竹林提供了海量的资金以及资源。在门派中的地位也更见高涨。

    这次佛母圣音聚集前往蓬莱参赛的各地精英,自然是把外围接待的事宜,交给了陈燕建和张梅夫妻。以两人在舟山一带的势力,自然是会把所有客人招待的宾至如归。

    陈燕建和张梅夫妻,自然不敢稍有怠慢,把手下的各路精英都派了出来,务必要把每一位前往普佗紫竹林的客人,照顾得无微不至。

    当然,其中被新选为恩子的张横,也是两夫妻招待的客人中,重点里的重点。为此,张横从古越前来舟山的这条路线,被着重观注,甚至陈燕建和张梅夫妻,还亲自到了舟山的车站,准备第一时间,把张横接过去。

    那知,事情就是这么阴差阳错,张横在走出车站的时候,前往沈家门时,却意外地坐上了黑车,与在车站四周等待的接待人员,就这么错过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来此,似乎暗中还有其他势力,意欲对付他。以至于张横之后的行进路线,完全与正常的途径不同。他即没有去渡海码头乘坐海轮渡船,甚至根本就没有在那里出现。

    这事陈燕建和张梅夫妻,最初还没有意识到。但是,随着古越来的车子到站,他安排在车站的接待人员,却没有张横的任何一丝消息,这让夫妻两人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当手下汇报,车子早已到站,而在出站的所有出口,都没有遇到目标。陈燕建和张梅夫妻,顿时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佛母最看重的恩子,竟然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失踪了。要是这样的事实,传到佛母耳朵里,只怕他们夫妻这么多年的拼搏和辛苦,算是全泡了汤。甚至根本无脸向佛母交待。

    两夫妻是真的急了,立刻动用所有的力量,开始调查这事。

    果然,他们很快得到了消息,知道张横坐了黑车,去了普佗山。只是,半途好象又出了问题,张横被一艘渔船,带往了其他岛区,现在情况未明。

    陈燕建和张梅一听,那里还顾得上什么,立刻蹬上了一艘停在码头的快艇,也来不及招呼手下,就这么由张梅驾驶着,向汇报中的荒岛开去。

    当驶近岛区,他们就隐隐地看到了在海岛的海滩边,张横被一大群人围在那里。

    张燕建也一眼认出了那伙人带头的正是这一带的恶棍鲨爷。貌似鲨爷的特征太明显。而所有舟山地带,只要稍有名气的流氓头子,在陈燕建收集的资料中,都是有详细的纪录。

    竟然是鲨爷这个恶霸在背后搞鬼,陈燕建怒不可歇,这才会老远就扯了一嗓子,快艇也是飞也似地向这边冲来。

    只是一会儿功夫,快艇就已是接近了海滩,陈燕建也顾不得什么了,就准备从艇上跃上岸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这个时候,张横陡然怒喝:“不要过来,快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陈燕建一怔,他还有些摸不着头脑,不知道恩子怎么会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转过念,做出下一个动作,海滩上,一幕无比震憾的情形,却是陡然爆发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