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94章 爆炸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就在陈燕建飞身跃往沙滩的刹那,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,沙石狂舞,劲气横逸,一股极其可怕的冲击波,疯狂地向四面八方倾泄。

    陈燕建大骇,幸好,他刚才得到了张横的提醒,下意识地就提高了警惕。此刻乍逢骤变,已是有了准备。他身形狂腾,借着冲击波的余力,向海上怒掷而去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十几米外的海面上,窜起了冲天的水柱,陈燕建整个人被抛入了海里,一时不知生死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正向岸边靠近的快艇,也遭到了迎面而来的巨大爆炸波冲击,整艘快艇都几乎要被翻转过来,在海浪上滴溜溜地直打转。

    好个张梅,不愧是紫竹林的核心弟子,突然受此袭击,惊而不乱,双足一个千斤坠,双脚如焊在了船底一样,任凭风浪如何的激荡,她的人却是丝毫不动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梅陡地一拉引擎,快艇发出一阵哞哞的怪吼,陡然在海上转了个弯,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,向前狂窜而去,也总算逃脱了爆炸的范围。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还没等快艇平稳下来,驾驶它的张梅已然一声厉呼,快艇也在这一刻轰然转弯,又向岸边的沙滩冲去。

    她自然是看到了,那声惊天动地的爆炸,就来自张横所在的沙滩。以爆炸的声势来看,简直就是一枚中型导弹产生的爆破。

    在如此恐怖的爆炸下,恩子他还能有生存的可能吗?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梅差点急疯了。若是恩子在自己眼皮底下出事,她和老公陈燕建,真的只有以死谢罪的份。

    所以,她现在是不顾一切,冲向那里,想看看张横到底怎么了。

    快艇转过弯,立刻就看到了那边沙滩上的情形,张梅的俏脸骇然变色,心也陡地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沙滩上狼藉一片,原本张横和鲨爷等十几名小混混所站的地方,现在已出现了一个宽达十数米,深有四五米的大坑。举目望去,一片空旷,哪里还有什么人影?

    显然,如果爆炸产生时,他们还站在那里,只怕就是铁人也被炸成粉屑了。

    “张少,张少,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张梅还不死心,凄厉地呼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海面上窜出了一个人影,正是刚才被炸得抛入海中的陈燕建,他此时也从海底冒了上来,看到了岸边沙滩的情况,不禁也是骇然惊魂。

    很快,张梅的快艇轰地一下就直接冲上了沙滩,她一个纵跃,就从快艇上飞跃而下,冲向了深坑。

    然而,深坑里全是沙子,根本没有任何东西,张横快步奔跑了一圈,整个人似泄了汽的皮球一样,身形一软,瘫坐在了深坑边。

    “阿梅,张少呢?”

    陈燕建也跑上了岸来,看妻子这副模样,不由心陡地一沉。但是,他还抱着一丝希望,急切地向张梅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,他不见了,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张梅叹了口气,满脸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陈燕建浑身一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死灰一片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在这里!”

    突然,深坑的底部,一团沙子缓缓地耸了起来。哗啦一下,张横从下面现出了身形。

    “啊,张少,张少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陈燕建和张梅夫妻,顿时惊喜若狂,他们也顾不得什么了,一下子跳了下去,目光上上下下打量起了张横。

    张横现在的样子很狼狈,满头满脸的沙子,外面的衣服也成了叫化衫,皮肤上更是划出了一道道的血痕,甚至口鼻眼耳等地方,也都有丝丝的血迹。

    甩了甩头,把头上脸上的沙子都甩了下来,目光望望四周,张横也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刚才的爆炸,实在是太恐怖了。张横这回可以说,是真正的死里逃生。

    爆炸是在刹那间产生的,连张横都没弄清是怎么回事,一股极其可怕的爆破力,就已迅速漫向了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幸好,先前张横就有一种深深受到威胁的警兆。因此,对四周的一切,都保持着极度的警惕。他一感受到危机,顿时向后狂退。与此同时,看到正要跳上岸来的陈燕建,还顺口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只可惜,爆炸的威力实在是太恐怖,张横就算是使尽了全力,也休想在瞬息间脱离爆炸的范围。更是来不及启动瞬间挪移离开。

    眼看轰隆隆的爆炸冲击波,把他笼罩在了其中,无可匹敌的烈焰狂劲,就要把自己撕碎焚为灰烬。张横知道自己这是处于生死一线了。他拼起了全力,全身银光骤耀,已是使足了蛮神之力,双足轰然怒踏。

    沙滩上的沙子本就松软,再加上爆炸产生的冲击波,沙子已是层层掀起。张横就凭着这一身蛮族蛮力,硬生生地把身体钻入了地下。

    张横可不敢丝毫大意,与此同时,镇海印轰然怒舞,已笼罩在了头顶,抵挡轰轰而来的爆炸冲击波。

    就这样,张横被狂爆的冲击波,硬生生地砸入了地底,被埋在了沙坑的底下,总算逃过了这一劫。

    只是,细细查看自己身上的情形,张横不禁满脸的苦笑。就算是侥幸活得一命,这次也是够惨了,不仅七窍流血,内腑受创,就算是护体的魑魅铠甲,也无法承受可怕的冲击波,出现了破裂,要想修补,还得化上好长功夫了。

    “张少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陈燕建和张梅再次急切地问道,一边已是左右扶住了他,要把他带上深坑。

    “嗯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摇头。这点伤势,还真动不了张横的根本,只要几天的休养时间,肯定能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张少,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会产生如此恐怖的爆炸。”

    陈燕建和张梅互望一眼,脸上都是难以置信的狐疑之色。

    先前两人还以为是哪里飞来的什么导弹,命中了此处。不过,后来细细回想,却根本没在事前看到有任何飞弹划过的迹象。所以也就否定了是被导弹袭击的可能。

    可是,如此威力恐怖的爆炸,是怎么会产生的呢?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肃然,目光却在沙滩上搜索了起来:“不过,我感觉应该与那些小混混有关!”

    当然,现在的沙滩遭到巨烈的爆破后,根本没留下任何东西。甚至连鲨爷和他十几名手下的残肢破骸都没有留下一点,更不要说什么血迹了。

    鲨爷这些小混混,算是真正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,这是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的事。

    “与那些小混混有关?”

    这回,陈燕建和张梅夫妻,更加的狐疑了。他们还真有些想不出来,那几个小混混还能弄出如此声势浩大的爆炸场面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,两人毕竟不是普通人,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脸色顿时无比怪异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嗯,你们可能也想到了,那几个小混混身上,带着高能的集束炸弹。否则,不会突然间就莫名其妙地发生如此恐怖的爆炸。”

    张横沉吟着,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猜测:“在下刚看到那些小混混的时候,就有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。当时在下还在奇怪,几个不入流的小混混,怎么可能会给我这样的错觉。现在想来,就是他们中有人身上带着威力极其强大的炸弹。”

    “嗯,看来也只有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陈燕建和张梅互望一眼,不禁点了点头。稍一迟疑,还是陈燕建道:“可是,这事也太奇怪了。从我们掌握的资料中,那个叫鲨爷的恶棍,并不是个什么狠角色。平时欺负渔民百姓也就罢了,若是遇上强点子,早就成了一条软虫。他那里会有胆量,敢拿着炸药炸人,而且还是与人同归于尽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张梅在一边点头附和:“这完全不符合这家伙的为人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”

    “也许,是这家伙自己也不知道,他的身上被人放了这样恐怖的炸弹。而且,这炸弹也不是他自己爆炸的,说不定是有人在暗处遥控。”

    夫妻两人你一句,我一句地猜测起来。等说到这里两人的神情不禁一震,陡地目光向岛上四处搜索起来,他们感觉,自己所说的越来越接近事实了。

    只是,海岛一片荒芜,岛上怪石嶙峋,树木杂生,要寻找一个可能隐藏在上面的人,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张横也在暗中细细地察看着荒岛,心中更是无数的疑问冒了上来。

    从这次意外的袭击来看,暗中想要对付自己的人,做了精心的安排。每一个步骤看似偶然,但处处都有着阴谋的痕迹。

    那么,问题来了,能事先做出如此的计划,又能操控象鲨爷这样的恶棍为他办事。还能动用威力如此庞大的炸药,这背后指使之人,肯定是能量不小。

    可是,到底会是什么敌人,要如此处心积虑地对付自己,甚至在自己来到普佗的第一天,就布置了这样的阴谋?

    “嘿嘿,姓张的,这回算你命大。竟然这样也炸不死你。”

    小岛的山腰上,一块巨石后,一个黑影此刻正死死地瞪着下面沙滩上的张横等人,眼眸里闪烁着阴毒而怨恨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不过,小子,这还仅仅只是开始,你的恶运来了,你就等着如何被玩得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黑影阴恻恻地笑了起来,声音中带着彻骨的冰寒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