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95章 紫竹林
    岛上的气氛有些凝重,张横,陈燕建以及张梅三人,都在寻思着,这次阴谋的背后,到底会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说来背后指使者,确实是够毒够狠。这次对付张横的行动中,最关键的人物,就是那个恶棍鲨爷。

    可是,连这家伙到死都不会想到,他其实也被暗算在了其中,是此次阴谋的牺牲品。

    现在,唯一知情的恶霸鲨爷和他手下的小混混,连骨头碴子都没留下,估计他的这条线也就断了,根本无法从他身上去追寻背后指使者的痕迹。

    突突突!

    正是时,海面上传来了一阵马达的轰鸣声。三人回过了神来,举目一望,只见十数艘大小游艇,正向这边赶来。

    “张少,我们的人来了,请您上普佗山。”

    陈燕建和张梅连忙向张横道:“忘了告诉张少,在下陈燕建,这是贱内张梅,都是紫竹林的弟子。这次就是由我们夫妻负责,接待各位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不由满脸的歉意:“张少,对不起,这次都是我们接待不周,这才发生了这样的事。不过,张少请放心,此事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,到时给您一个满意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虽然明知要调查此事的背后阴谋者,无比的困难,但场面上还是要有所交待,陈燕建向张横保证道。

    “那辛苦陈师兄和张师姐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点头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那些船只都靠近了沙滩,数十号人急匆匆地上了岸,看到沙滩上这幕恐怖的情形,众人尽皆脸色大变,纷纷上前向陈燕建和张梅问候。

    这些人正是陈燕建和张梅在世俗中培养的好手,他们迟来一步,在海上的时候,就听到了那声惊天动地的爆炸,现在看到这副情形,确实是人人心头骇然。

    “没事!”

    陈燕建摆了摆手,他不愿在此事上多说,追查的事,自然会暗中派人进行。

    说着,与张梅两人,热情地邀请张横上了最大的一艘游艇。

    所有船只离开,小岛又恢复了原先的平静,如果不是沙滩上留下了那么巨大的一个深坑,仿佛就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等大半个小时后,一艘海上巡逻艇来到岛上,望望沙滩上留下的这个巨坑,警察们却是满头的雾水。因为没有苦主报案,更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,他们只是接到了听到爆炸声的游人报警,这才过来查看。现在看着这莫名其妙的现场,却也弄不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,此事也就只能当成疑案作罢。

    陈燕建和张梅夫妻,亲自把张横送到了对面的普佗山。不过,这次他们也没有带张横走正常的途径。

    半途发生了这样的事,两人的心中也是隐隐的不安。竟然敢在他们紫竹林的大本营眼皮底下,暗算张横这位恩子,对方的行事确实是够大胆,也够狠辣。

    这让陈燕建和张梅夫妻,心中顿时提高了警惕。原本要带张横在普佗岛风景区好好游玩一翻,现在也取消了这一行程,他们现在只想把张横快点送到紫竹林,完成这次接待任务。

    张横倒也无所谓,普佗山他虽然以前没来过,但以后有的是机会。他此刻心中也是有些迫切,想看看屹立了江南玄门千多年的神秘门派紫竹林,会是怎么样一副情形?

    佛母圣音所在的观音寺,并不是普佗山的三大名寺之一,甚至位置也比较偏僻,在普佗山的山后。

    当然,虽然不是名寺,但规模却也不小,占地有数十亩,飞梁绕拱,气势宏伟,一路过来,香客无数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不过,外围只是观音寺在俗世的产业,真正的紫竹林并不在这里。陈燕建和张梅夫妻,带着张横绕过了正面的观音殿,向后面走去。

    现在三人都换过了衣服,张横身上的伤口也做了处理,根本看不出异样,所以一路上也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们。

    走入后院,是一片小花园,只是,让张横奇怪的是,这片小花园内,竟然没有任何的建筑,走到花园的尽头,却已是一处山崖,下面是一道深不见底的悬崖。

    “张少,师祖她老人家就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陈燕建和张梅立刻看出了张横的疑惑,陈燕建连忙道,说着,手指一指面前的悬崖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悬崖处陡地腾起了一层雾气,汹汹地从底下涌来,眨眼的功夫,已是把面前笼罩成了一片迷蒙。

    张横正想用真实之眼细细洞察。突然,感觉空间一阵微微的扭曲,同时,一股不可觉察的吸力传来,他已然跨步走入了浓雾里。

    一切仿佛只是错觉,当张横的眼前恢复清晰的时候,他和陈燕建张梅夫妻,已出现在了一片奇异的空间里。

    放眼是茂蜜的紫竹,层层叠叠,也不知有多大的范围。一股极度清新,让人闻之欲醉的奇异檀香,充盈在空气中,顿时让人有一种心灵被涤净的空灵感。

    陈燕建和张梅的神情变得恭敬起来,沿着竹林间的一条鹅卵石小道,信步向前走去,神情中竟然多了一种朝圣的意味。

    张横心中恍然,知道佛母圣音所住的紫竹林,也是一处秘境。而且从现在见到的范围来看,不知比自己那个断峰要大了多少倍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不禁有些感慨,这就是有数千年底蕴的玄门大派,普通的玄门世家或门派,又如何能甩出如此的大手笔。

    紫竹林看似范围很广,不过,陈燕建和张梅夫妻,也不知是走了什么捷径,没一盏茶的时间,就已走出了竹林。眼前豁然开郎,一座矗立在海面的小岛,映入了张横的眼帘。

    “这里竟然也是在海上!”

    张横现在真的只有感叹的份了,佛母圣音的秘境,确实是神秘而不可思议,竟然就是建立在海上。

    细细看去,小岛上有一座座的庙宇式的建筑,有大有小,最上方的一座象是巨大的宝殿,霞气缭绕,仿如仙宫。

    此刻,已是有两名恍如仙子般的少女迎了上来,她们显然认识陈燕建和张梅夫妻,笑盈盈地与他们打招呼,一边却是美眸流转,偷偷地打量张横。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,两女似乎显得很好奇。

    陈燕建和张梅两人也不客气,与两女说了些什么,这才转头对张横道:“张少,你就跟云师妹和霞师妹上山。我们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今天发生在张横身上的事,自然不是小事,两人已是感觉到了事态严重,所以准备先上小岛,前去汇报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以为意,点头与两人告别。随着这两个叫云和霞的少女,向小岛走去。

    岛上植被葱翠,许多甚至还是张横从所未见的奇花异草。丛林间更是有鹿鹤等动物在漫步嬉戏,一副世外桃园的景象。

    偶尔经过一些树林,竟然看到里面还有茅屋等简陋的建筑,几个衣衫古朴的老者,或在茅屋外下棋,或是独自在茅屋前的溪水中垂钓,更是给此地增添了几分宁和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张少,住在茅屋里的都是我派的老祖级人物。”

    云姑娘和霞姑娘显然也已知道了张横的身份,两女更是对他特别的感兴趣,不由在一边为张横介绍起来:“老祖们闲散惯了,所以都喜欢自己搬出来住,在野外搭个茅屋什么的,平时也没什么人敢去打扰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不禁微微一凝,心中很是震动。他现在才算是真正了解了,所谓的数千年底蕴,那可绝不是玩的。

    他一路走来,看到树林中的小茅屋,就有四五处。如果真如云姑娘和霞姑娘所说,每一处茅屋中所住的就是一位紫竹林的老祖,那么,一个小小的紫竹林,至少就隐藏了五六位老祖级的超级强者。怪不得紫竹林能成为南方玄门三大盟之一,领导南方玄门数千年之久。

    一路跟随两名如天仙般的美人儿上山,观赏着沿途的风景,张横倒也是无比的惬意。

    终于,登上了小岛最上面的那座宏伟殿宇,云姑娘和霞姑娘嫣然巧笑,向张横施了一礼:“张少,这里我们不便进去,您就自己入内吧!”

    “辛苦两位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应了一声,望望殿宇,只见大门上方用金漆的横匾,写着几个字:妙法莲花殿!

    只是,殿中似乎隐约有香烟缭绕,一眼竟看不到里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跨步走入了殿中。立刻,殿内的情形映入了他的视野。这里是一处佛殿,中央供的是一尊坐在莲花台上的观音,宝相俨然,自有一种神圣的气度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这观音法相下,盘膝坐着六人,两名老者,其中一个竟然是净禅大师。

    另外有四名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年青人,就围在净禅大师他们身边。

    净禅大师似乎正在向四名年青人说着什么,看到张横进来,他的神情顿时一僵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已看到进门的张横,一个个目光怪异地向张横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殿里的气氛,陡地出现了片刻的凝滞。

    “什么?竟然有人敢在本尊的紫竹林范围内,设计暗杀张横?”

    在殿宇的后进,一间布置清雅的禅房里,佛母圣音安坐其中。门外,陈燕建和张梅夫妻,正述说着刚才在小岛上的遭遇。

    当两人总算把经过大略地说完,一直静坐如同雕像的佛母圣音,陡地发出了一声冷哼,她全身笼罩的神圣佛光,也如波浪般剧烈地振荡起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