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96章 嫁不嫁郎
    佛母圣音真的生气了,而且非常的生气。

    有人竟然在紫竹林的大本营附近,暗算她亲自选中的恩子张横,这无疑就是**裸地向她挑衅,更是对紫竹盟的一种侮辱。

    但是,问题在于,就算知道了此事,就算查到了背后阴谋之人,她佛母圣音还不能动手对付对方。因为,对方使用的是俗世的力量,而且暗算张横的武器也是炸弹。

    玄门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,不得插手俗世的纷争。对方就是钻了这个空子,所用的人手全是俗世的一伙小混混。

    而且,对方心狠手辣,让这些参与的人全部死于非命,连骨头碴子都没剩下。更是把所有的线索一齐斩断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佛母圣音听了陈燕建和张梅夫妻的汇报,还真只有生闷气的份。

    不过,佛母圣音却也不能就此罢手,她冷哼一声,一道命令,已化为传音,传入了门外陈燕建和张梅耳中。

    “是,佛母!”

    陈燕建和张梅两人连忙恭敬地施礼,这才缓缓地后退,离开了这处佛母静修的禅房。

    妙法莲花殿中,一众人也猛地都回过了神来,净禅大师第一个从圃团上站了起来:“阿弥佗佛,张横原来是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不待张横回话,净禅大师指着殿中几人道:“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江南王大仙一脉的当今家主王永华王长老,这将一起前往蓬莱,到时还要王家主多多照顾。”

    王永华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模样,脸色有些腊黄,眼眸也不似常人那样,看起来似乎闪烁着蓝悠悠的光芒。整个人给人一种很怪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却是微微一挑。王永华他虽然没接触过,但是,王大仙一脉的事,他却还是有所听闻。

    在乡间山村,总有什么黄大仙或长大仙以及灰大仙等巫婆神棍,装神弄鬼,聚集一些信徒的香火。

    这些听起来荒诞离奇,但大多是确有其事。一般黄大仙就是指黄鼠狼,长大仙自然就是蛇,至于灰大仙,却是指老鼠。老百姓把这些有了一定道行的精怪,就都称为大仙。

    传说中,这些东西有了一定的道行后,也是需要香火孽业来修练。

    不过,净禅大师所说的王大仙一脉,自然与平常百姓所知的大仙不同。因为王大仙一脉,指的是王家修练的神术!

    这是一项无比神奇和诡异的术法,据说施法时有类似那些大仙们的手段。诡绝莫名。自从当年先秦时期流传下来后,更独承一脉,在玄学界中独劈稀径,也算是玄门一怪。

    张横与血老太闲聊时,就曾听说过王大仙一脉。只是,他还真没想到,今天会在此处遇到了这一脉的传人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幸会!上次在林隐,因为临时有事,没有能遇到张先生,深感遗憾。幸好今日能得逢张先生,实是王某之幸!”

    王永华此刻也站了起来。他三十多岁的年纪,身形清瘦,身上带着一股怪异的气息。他向张横拱了拱手,眼眸里闪过一抹精芒。

    显然,对于眼前这位被佛母亲选的恩子,他也是颇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王家主客气了,在下对王大仙一脉也是非常的好奇,以后有机会,还要向王家主请教。”

    张横却也不敢托大,这位王永华王家主,能成为紫竹盟中的成员,足见其不凡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净禅大师又道:“张横,这四位就是此次去蓬莱参加十年大比的精英弟子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一一给张横做了介绍,把四人的出身门派或世家,都说了个详细。最后指向了一个一身修闲装的年青人:“阿弥佗佛,碧莹,还不见过张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是!师父。”

    碧莹全名张碧莹,二十多岁模样,正是净禅大师的一名俗家弟子。

    这次参赛,杀出重围,成为一名精英弟子,这让净禅大师也是颇感欣慰。所以,此刻特意要把他介绍与张横相识。

    说话间,张碧莹转向了张横,恭敬地行了一礼:“碧莹见过张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碧莹师弟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早就听净禅大师说过,他有一位杰出的俗家弟子,此时方见,心中也是不由赞了个好字。

    张碧莹清秀俊郎,看起来象个大学生模样。但是,他精气内敛,身上隐隐有一种奇异的特质,连张横也感觉为之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此子应该也是凝聚大气运之人,否则不会有如此清奇之气。

    殿中的气氛变得热闹起来。不过,旁边的另三名精英弟子,却是神情冷漠,目光望着张横,脸色很是异样。

    要成为精英弟子,必须通过数十场比斗,这才从紫竹盟二十多个门派和世家的一众弟子中,脱颖而出。可以说是个个经历了残酷的淘汰赛,能成为精英弟子,个个名富其实。丝毫没有靠家族或门派的力量。

    可是,眼前的张横,不仅没经历过一次大比。而且,以前更是默默无闻,这三人更是连听都没听过。

    现在,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成了此次蓬莱大比的恩子,其他三人心中确实是有些不服气。因此,他们望向张横的眼神,都有些不友善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在意这些人,也根本没有想与他们结交的意思。自己的目的完全不在什么大比不大比,而是为了圣女。

    净禅大师和王永华两人,立刻看出了情形不对劲。但两人也是毫无办法。这几人都是出自名门世家,平时就心高气傲惯了,还真不是他们可以管教。

    净禅大师自然也不想他们与张横之间产生什么冲突,微一沉吟,与王永华打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,既然张横你也来到了紫竹林,那今天就不用再听老衲唠叨了。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道:“诸位,大家也都是第一次来此,那老衲就代佛母她老人家,在四周游玩一下。”

    众人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,当下大家纷纷走出了妙法莲花殿,向四周走去。

    小岛的山顶范围不小,除了这座妙法莲花殿之外,后面曲径亭台,恍然是一片园林。显然,此处格局,也是经过了精心的布置。

    漫步在奇花异草间,四周充盈着浓浓的灵气。一众人都感觉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副对联好奇怪!”

    正是时,大家走到了一片曲径走廊中,这似乎是一处纪录事件的纪事走廊,每隔一段路,就会有雕像或是图画。

    此刻,张碧莹正在一副对联面前,摇头晃脑地品读着,神情无比的古怪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眉毛微微一挑,也不由仔细地观看起了廊柱上的那副对联,其他人尽皆被张碧莹的话所吸引,聚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只是,一看那副对联,所有人的神情确实是都变得无比的异样。

    “嫁不嫁郎,我依然是我!”

    张碧莹意扬顿锉地念出了上联,接着又道:“还不还俗,心还是那心!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喃喃地念道着这副对联。虽然说这副对联上下联并不工整,也不讲格律。但是,这副对联的上下联意境,却实在是让人联想翩翩,尤其是当大家的目光落在最后的落款上,更是一个个神情变得难以喻意。因为,上面赫然是一个五片紫竹勾勒的手掌印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标志,众人心头尽皆一突。这个标志,在南方一域的紫竹盟中,那可以说是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。因为,它正是代表着佛母圣音。

    可是,佛母圣音怎么会在此留下这样一副古怪的对联?这副对联的意思,又蕴含了什么秘密?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都变得沉默起来,望着廊柱上的对联,谁也猜不透其中的含意。

    以佛母圣音的身份地位,怎么会说嫁不嫁郎这样的话?后面的那句还不还俗,更是莫名其妙。难道以她的佛心还会纠结这种世俗女子才有的事情吗?

    “嗯,老夫明白了,原来当年的传说,果然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突然,一边一直沉默不语的王永华似是想到了什么,不由眼眸陡地一亮。

    “哦,王家主,您难道明白此联的含意?”

    一名精英弟子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王永华微微沉吟:“如果老夫猜得不错,此联应该与那传说有关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注意力全部被王永华给吸引了,大家的目光全部聚集到了他的身上,一个个脸现迫切。

    王永华也不卖关子,缓缓地道:“老夫曾听家中一位老祖说过一些陈年旧事,当时全当是奇闻异事的传说故事来听。不过,现在看到此联,不禁就想起了当年老祖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关系到传说中的佛家观音菩萨。”

    王永华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:“据说,当年江南发大水,观音菩萨正好游历人间,在此路过。发现是长江里的一条孽龙兴风作浪,这才导至了沿途江河洪水爆发,使无数百姓家毁人亡,流离失所。造成了大灾难。”

    王永华开始说起了他所知道的故事。众人却是感觉有些西里糊涂。传说中观音菩萨的故事,怎么会与佛母圣音扯上边。

    貌似佛母圣音虽然号称独臂观音,但她终究仅是玄门中的一位大能,与佛教中的观音菩萨还是无法相比的。

    那么,王永华所讲的故事,其中又会蕴含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