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97章 伽蓝
    “观音菩萨知道是长江上一条孽龙作怪后,亲自出手,斩杀了孽龙,终于消弥了这一场人间大灾。”

    王永华继续道:“只是,洪水大灾已成,许多地方房屋冲毁,人们不得不背井离乡,投亲靠友,遍野哀鸿。”

    “观音菩萨大慈大悲,她如何能忍心看这样的悲惨场面。于是决心要化缘救灾。”

    王永华脸上露出一抹崇敬之色:“但是,灾难实在太大,如果仅靠区区一点化缘所得,根本就是杯水车薪,解决不了实际问题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竖耳静听,虽然这个故事听起来似乎有些熟悉,张横等人感觉象是在某个地方听到过类似的传说。只是,王永华说的声情皆茂,又有最后一个与佛母圣音相关的悬念。所以,众人都耐心地听着,丝毫没有摧促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最后,观音菩萨做出了一个决定,那就是要在附近没有受灾的县市化缘。为了能最快最有效的筹集到救灾款,观音菩萨灵机一动,想出了一条妙计。”

    王永华道:“那就是她化身为一位绝世美少女,要以身救灾。她化出了一条船泊,停在了河心,凡是有人拿银子向她丢来,如果可以打中她的身体任何部位,她就可以下降给对方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顿时轰动了整个洲县,无数人从四面八方赶来,想碰碰运气,看是不是能捡个大美人回家。”

    事情就这么越闹越大,整整三天,前来碰运气的人不计其数,已是达到数万,丢向船泊的银两也以数万两计。但是,这么多人丢银子,就是没有一个人能砸中那绝世佳人。那只船也象是无底一样,丢过去的银子,根本填不满船只。那位绝世佳人依旧坐在船中。

    这事越传越远,甚至数百里外的县城里,也有人赶过来凑热闹。所有人对此都是议论纷纷,感觉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到了第六天,观音菩萨看看筹集的银两也已够此次救灾,因此,她已是决定傍晚收场。

    那知,就在这个时候,一枚碎银突然从岸上飞来,打中了她的身体。刹那,两岸看热闹的人沸腾了,这位神秘而美丽的少女,这六天来终于有人打中了她。

    观音菩萨当时也无比的震惊。她看似毫无动静地坐在船中。但那是她法相所化,船的四周布置了一层强大的屏障。别说是一位普通人丢出的银两,就算是有神通之人,暗中发出攻击,也休想打破这层屏障。

    然而,那位用碎银丢中她的人,却是个普通的读书人,别说身上毫无功力,只怕正如传言一样,手无缚鸡之力。

    那么,他是凭什么打破了自己布置的屏障,从而让她输得一败涂地?

    不过,观音毕竟是观音,虽然当众被人破了术法,心中疑虑重重,但她却也不能失信。之后,便答应嫁于那位读书郎,在散尽筹集来的救灾银两后,带读书郎离开了当地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王永华长长地舒了口气,这才道:“这就是当年我家老祖闲遐时所讲的故事,观音大士,确实是慈悲为怀。怪不得民间称她为救苦救难,大慈大悲观世音。”

    四周一片静寂,大家都在回味这个故事。而且,心中都有一团浓浓的疑云在蒸腾。因为,王永华说了半天,根本就没提到佛母圣音,也听不出这个故事,到底与佛母圣音有什么关系。更是无法把这个故事与眼前的这副怪异的对联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家主!”

    终于,一名精英弟子忍不住了,问出了大家心中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哈哈,问得好。”

    王永华一抚长须,哈哈笑道:“当时,我家老祖说完这故事后,曾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话。他说,佛母确实是有一颗菩萨之心,所以,她能成为南方佛学界的领袖,也是众望所归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当时感觉莫名其妙,不知老祖怎么会提到了佛母。后来想想,也许是老祖当时颇有感慨,是一时感慨之语。”

    王永华脸现回忆之色:“不过,现在想来,此事却是大有蹊跷。”

    “王家主,快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旁边一众人顿时被燎得心痒痒,纷纷摧促道。

    然而,这回王永华却是笑而不语了,他微一沉吟,目光转向了净禅大师:“大师,您比我年岁更长,有许多佛母以前的事,我确实是不知。不知道大师可曾听闻,在百多年前,应该佛母还没有成为紫竹林之主,更不是如今的紫竹盟之尊者。应该还是技业初成,在江湖上历练的那个年龄。”

    王永华语气变得凝重起来,目光灼灼地凝注到了净禅大师脸上:“不知那个时候,大师可曾听过佛母身上发生的一些奇闻异事?”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一怔,他还真没想到,问题的最后,竟然问到了自己身上来。

    不过,王永华所说的故事,确实是事关重大,净禅大师也不敢不当一回事。他宣了声佛号,低下了头,手中转着佛珠,细细地回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好半晌,净禅大师这才抬起了头:“阿弥佗佛。说实话,老衲也不知当年在佛母身上发生过什么。毕竟,以老衲的年纪,还与佛母相差数十岁,仔细说来,老衲与佛母,也是两个时代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王永华点头,目光却依旧炽烈。

    “不过,老衲也曾与紫竹林颇有渊源,与当今佛母也算是同道中人,对她的事,确实是知道不少。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稍一迟疑,终于又道:“王家主所说的故事,我虽然想不出与佛母之间有什么关系。但是,王家主所说在佛母当年在外历练的年纪,紫竹林确实是出现了一些变化,而且与佛母圣音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快快说来!”

    这回,四周的一众人,也变得无比的迫切起来。

    “紫竹林传承数千年,一向乃是我们南方的佛门之首,历代紫竹林之主,更是南方一域三位尊者之一。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道:“而且,这千多年来,紫竹林很少有什么变化,尤其是派中一些传承自古老佛教的固定职位,更是从来没有改变过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就在百多年前,也正是现任佛母从江湖游历回来,接任上一代紫竹林之主之时,却是出现了一次变革。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:“本来,紫竹林一派,并没有伽蓝这一称呼。但是,在那次佛母即位之时,却是多出了一名伽蓝护法。不知此事是不是就是王家主所说的故事有关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王永华这回却没有再接净禅大师的口,神情一肃道:“本来,我等不应该在背后议论佛母。不过,既然佛母在此留下这副对联,显然曾经在她身上发生过的某件事,她是要在此留下纪录。而能留在紫竹林纪事走廊上的事件,无一不是能影响到紫竹林或者是整个玄学界的重大事件。所以,我们才敢在此妄论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此事到此为止,诸位心中知道就行,今后可不要在外乱传,真要是传出去,对谁也都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王永华又慎重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其实,对于当年佛母圣音以身救灾的事,王永华在当年听了老祖所讲的故事后,就一直心存怀疑。这些年来,他也曾花了不少的心思,核实此事。

    只是,此事已过百多年,许多老一辈的人都已去世,根本无法印证。王永华也只能从一鳞半爪中,明白曾经有可能发生过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看到这副怪异的对联时,心中却是豁然开郎,终于明白当年的故事,极有可能就是真的。

    心中激动,一时再也无法忍住,把压在心底这么多年的秘密,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刻,却是意识到自己失言了。虽然这一事件,乃是紫竹林佛母圣音的事,与别人无关。而且,从事件本身来说,也无善恶好坏之分。一切只能是智者见智,仁者见仁。

    但故事终究是牵涉到了佛母圣音这位佛界领袖,所以,还真是好说不好听。

    不过,王永华也相信,今天听到他这翻话的人,绝不会自惹麻烦,一定会把所有的事,烂在肚子里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,一个个用怪异的目光,再次望望那副对联,这才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有过先前的事,大家虽然心中都是感觉莫名,心中有激动,也有忐忑,但却也不敢再胡乱探讨什么。一时间,众人变得有些沉默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,老衲看今天也不早了,诸位就回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感觉气氛沉闷,净禅大师和王永华互望一眼,决定中断这次游玩。

    说着,净禅大师抢先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这次他和王永华两人,是带四名精英弟子前去蓬莱的两名护法,负责弟子们这一路的所有事宜。在未到蓬莱之前,两人将与四名弟子日夜不离,同吃同住。

    虽然张横有另外的安排,不过现在还不到出发之期,与其他精英弟子在一起,也是佛母他们所愿,以便这些参赛者之间,建立起良好的关系。

    刚走到纪事走廊的出口,这个时候,迎面走来了六七人,正指指点点着,似乎也是在此闲游之人。

    众人不禁好奇,紫竹林佛母圣音所住之处,何来外人?看他们的架势,好象在这里非常的自由。那么,来人是谁?

    心中寻思,大家的目光都望向了那伙人。然而,一望之下,张横的神情猛地变得怪异无比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