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98章 冤家聚集
    迎面走来的也有七个人,两名老者,五个年青人,说说笑笑着,指点着四周的风景,看来就是在此游玩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,当张横目光望到其中一位年青人时,眼眸不禁一凝,心中很是惊讶:“冯慧敏,这家伙怎么也来了佛母的紫竹林,而且进入了最核心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对面的冯慧敏也已看到了张横,不禁脚步陡地一滞,一张脸孔刹那扭曲了,恶毒的眼神也猛地凝注到了张横脸上。

    见到张横这个大仇人,冯慧敏确实是怒火恨火仇火刹那燃炽。

    当日在玉皇山下的秘地,被张横逃脱,不仅破坏了老祖费尽毕生心血营造的大阵,更是让张横捡了大便宜,把大阵中数百年凝聚的天材地宝洗劫一空。最可恨的是:张横还抓住这一事情,利用他曾经是莲花教圣主的这个把柄,狠狠地让人向他们冯家敲了一记大竹杠。

    这个仇恨还没报,那知,在盐水古国的秘境里,张横竟然当众斩杀他们冯家的一位老祖,让冯家威风扫地,在玄学界可以说是大大地丢了一回脸。

    如果说以前还仅仅只是他与张横之间的个人恩怨,但是,自冯家老祖被杀后,张横已是成了冯家的公敌,而且是不死不休的那种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张横萧洒地出现在紫竹林,这如何不让冯慧敏肺都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“净禅大师,王兄,原来你们也在此处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两队人已走到了一起,对面的两名老者,立刻满脸堆笑地与净禅大师和王永华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哈哈,刘兄,周兄,你们也到了!”

    王永华很热情地与两人见礼:“自当年见过,已是有好多年没见,两位老兄,这回可是得让在下尽地主之宜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是啊!”

    那两人也是大笑:“时间过得真快,想来又有五六年了吧!”

    双方相互寒暄起来,甚至张碧莹等四名精英弟子,也与对方的那四个年青人交谈甚欢,似乎彼此间都非常的熟悉。气氛一时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但是,在这热闹的场面里,张横和冯慧敏两人,却如同是两只斗鸡一样,目光死死地瞪着对方,两人身边的空气,也如同是凝滞了一样,变得冰寒无比。

    “呃,张师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还是张碧莹感觉到了身边的气场有异,回头一看,就立刻发现了张横和冯慧敏之间的异样,顿时满脸的惊疑。

    “呃你们!”

    正是时,其他人也觉察到了异常,目光刷地一下,全部聚集到了张横和冯慧敏身上,一个个脸上都现出了诧异的神色。

    随同冯慧敏一起出现的七人,正是这次参加蓬莱大比的另一支队伍,是南方一域三大盟中龙虎盟的参赛人员。

    其中那两名老者,正是带队的两位护法,五名年青人,包括冯慧敏在内,正是参赛的精英弟子。

    当然,冯慧敏的身份更高一筹,他是龙虎盟选定的恩子。

    当日冯慧敏被家族派出一位长老,押了回去。名义上是受罚面壁。但是,因为他得到了赶山鞭,在近期内修为暴涨,已是有隐隐突破到四品的力量。

    所以,冯家的两位老祖,那里还会在意他在外的所作所为,一切过错自然是弃而不纠。反尔是亲自教导起了冯慧敏,并动用家族无数的珍贵资源,帮助冯慧敏突破。

    开玩笑,能让家族中多出一位年纪青青,就达到四品的超级强者,这对于冯家来说,无疑就是多了一块底牌。

    尤其是即将到了四域大比之际,一旦冯慧敏修为突破,那就必然会成为冯家所在龙虎盟的恩子。到时,冯家在盟中的地位,将水涨船高,甚至会是此次大比龙虎盟最耀眼的家族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有一位恩子,今后冯家在龙虎盟中的地位和所能得到的利益,也必然不同。这可以说是冯家千年的荣耀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为了这次大比,冯家暗地里也是早已铆足了劲。最初他们选定的精英弟子就是冯慧草。这也是这些年来,冯慧草受两位老祖的亲睐之故。

    只可惜,冯慧草毕竟还是欠缺了一些,她的那颗天生慧心,还无法让她挤入侥侥之列。自从修为达到三品后期后,再无寸进,显然要在短时间内突破,还是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这让冯家两位老祖很失望,还以为这些年的努力,又要白费,冯家这次大比,最多只有在精英弟子上占有一席。

    那知就在他们感觉无望之时,突然冒出个冯慧敏,得大造化而获得了元古的圣器赶山鞭,从而修为暴增,竟然比冯慧草都要胜上一筹。

    所以,两位老祖反过来把所有的精力放在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终于,冯慧敏不负所望,在短短几个月内,突破到了四品,成为了龙虎盟的恩子。

    这一次,冯家一位老祖,因为参与了盐水古国长生之秘的探险,最终却死在了张横手中。如此严重的结果,本来让冯家的声誉大损,甚至会成为南方玄门的笑料。

    不过,正是因为冯慧敏入选恩子,这才算是挽回了冯家的面子,让那些暗中嘲笑讥讽冯家的人,也不得不收敛,不敢肆意地去嘲笑冯家了。

    不是吗?冯慧敏年纪青青,就突破四品,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,谁没事愿意招惹这样的敌人。

    因此,如今冯慧敏无论是在冯家,还是在龙虎盟,地位都非常特殊。

    只是,谁也没有想到,这位龙虎盟的恩子,刚来到紫竹盟,似乎就与紫竹盟挑选出来的恩子杠上了。看两人的架势,似乎有不共戴天的仇恨。

    在场的大多数人,并不清楚张横的过去,所以也就不知道他与冯家的恩怨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的声音响起,脸色很是凝重,他自然是知道张横与冯家仇隙之人,此刻心中也是无奈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双方在此刻发生什么冲突,所以连忙上前打圆场:“刘施主,周施主,我等还有其他事物,先行告辞。”

    他向对方两位领队说道,一边已是一拉张横:“张横,我们走,说不定佛母有事会招唤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!”

    张横点了点头,他自然明白,这是净禅大师在打圆场。而他确实也不愿与冯慧敏在这样的场合,弄出什么事端来。所以答应一声,跟着净禅大师离去。

    “哼,姓张的,我们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自然也不敢在人家紫竹盟的地盘上放肆,恶狠狠地瞪了张横一眼,挥袖离去。

    回到妙法莲花殿,净禅大师并没有在此停留,带着一众人向殿后的一排精舍而去。

    参加大比的人员,就全部被安排在这处精舍里,接下来的几天,这里会是他们住宿之地。也算是让这些弟子之间相互熟悉和磨合一下,能在大比中取得更好的成绩。

    精舍外都挂了各自的名字,张横的住处也在其中,只不过靠近净禅和王永华两人更近,房舍也比其他弟子的大了许多,也算是一种特殊的待遇。

    净禅大师向张横使了个眼色,顾自向自己的精舍走去。张横会意,默默地跟进了禅房里。

    屋里摆设很简单,除了两张椅子和一顶香案外,就只有一张床了。显然净禅大师一直过的是很清淡的生活,连到了紫竹林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神情无比的凝重:“张横,此次蓬莱,你确实是要步步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请大师指点!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落座,就站在了净禅大师的面前,一脸的恭敬。

    “老衲也曾听过你与冯家的恩怨。本来这也就罢了。但是,这次的情况却有些特殊。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也不卖关子:“我们南方一域三大盟,每一盟都会有四位精英弟子,一位恩子以及两位护法带队。更有一位天王统筹,每一盟去蓬莱之人,尽皆是八名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边,统筹的天王正是黄水原黄天王。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语气变得沉重起来:“老衲见那天场中,黄天王似乎对张横你有什么隔膜,心中本就有些担心,生怕他会在去蓬莱的事上,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,当看到龙虎盟的恩子乃是冯慧敏,老衲却是更加为你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微微摇头:“以你与冯家的仇怨,自是无法与冯慧敏和平相处,到时真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端来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净禅大师又是叹了口气:“坏消息还不仅如此,据老衲所知,此次龙虎盟一起出发的天王,正是冯家的另一位老祖,他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,说不定会暗中使些手段对付你。”

    龙虎盟与紫竹盟的架构差不多,除了尊主之外,下面有四位天王,之下更是全为护法或长老,由各门派各世家的家主担任。

    冯家老祖,修为已达四品中期,自然有姿格成为龙虎盟的天王之一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师!”

    张横由衷地道。他确实是没有想到,这次蓬莱大比,别的不说,光是自己这边南方一域,同去的人中,竟然就有三个自己的敌人。

    也幸亏得到了净禅大师的提醒,否则,自己还西里糊涂。

    三大盟虽然存在着竞争,但总体却是代表的是南方一域。这次三大盟的大比弟子,会在紫竹盟汇合,就是要让三大盟的参赛弟子在一起磨合一下。

    只可惜,因为张横和冯慧敏的出现,这让彼此之间,似乎气氛变得很僵。所以,原定一周的集中训练,也就草草结束。八天之后,这支三方弟子组合而成的队伍,就此出发,向蓬莱而去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