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99章 迎候在岸边
    终于踏上了去蓬莱之路,一艘豪华的游艇等候在了普佗山后山的海港边,陈燕建和张梅夫妻,带着船员以及船上的服务人员,迎候在了岸边。

    这艘游艇高三层,长达百多米,艇上各种生活和娱乐设施一应俱全,是属于世界一流的豪华型游船。

    这次,陈燕建和张梅夫妻,将负责把三大盟参赛的人,送到目的地,接下来的行程,大家就要在船上渡过。

    据张横所了解到的消息,游艇将从普佗山的海域出发,最后的目的地是山东蓬莱附近的海域。至于如何进入传说中的蓬莱仙山,那就是个秘密了。

    张横只知道,到时会有人来接应,把他们送入真正的蓬莱秘境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安排在了第三层最豪华的房间里,房里一应设施齐全,不但有电视网络等通讯,也有单独的卫浴等设备,比一般的五星级宾馆都丝毫不差。

    张横对所居住的环境并没什么要求,进入房间后,便坐到了一边的沙发里,一边透过船窗看着外面的海景,一边心中却是无限的感慨。

    传说中的蓬莱仙山,终于向自己敞开了怀抱,自己也总算有机会进入那里。

    只是,这次能进入蓬莱,看似是自己运气不错,但却也是麻烦不断。

    先不说莫名其妙地招惹了黄水原这位天王,更是想不到,龙虎盟的恩子,竟然会是冯慧敏,对方的带队天王,更是冯家另一位仅剩的老祖。

    就这三位的存在,确实也是给了张横不少的压力。真不知道他们会玩出什么花样来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圣女到了蓬莱,她如今怎么样了?尤其是她的临产期早就到了,她腹中的孩子,现在又是什么样的状况?

    笃笃笃!

    门突然被敲响了,也把张横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。只听一个声音传来:“张少,是我,陈燕建,不知您现在方便不方便?”

    “陈师兄请进!”

    张横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打开了房门。果然是陈燕建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见到张横开门,陈燕建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:“张少,不好意思,打扰您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与张横握了握手。他现在算起来也算是与张横是熟人了,所以客套了几句,便进入了房里。

    “张少,上回那事,我们这边已调查到了一点眉目,所以特别过来向您汇报一下。”

    陈燕建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,他也不拐弯抹角,开门见山地道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一凝:“那就请陈师兄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,赖头鲨这个小混混和他的一众手下,虽然全部化为了灰灰。”

    陈燕建道:“背后指使之人,以为是把所有证据都毁灭了,根本不会留下任何的破绽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他还是低估了我们在这一带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陈燕建脸上闪过一抹讥讽之色:“虽然赖皮鲨已死,所有线索都断了。但是,赖皮鲨之前总还是留下了不少的痕迹,尤其是,在事件发生之前,他曾与什么人接触过,还是可以被调查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陈燕建眼神中浮起了一抹得色。

    如今舟山一带的外围,世俗的网络,就是他和老婆张梅两人亲手建立起来的,可以说是化费了他们十多年的心血,也投入了数以亿万计的姿本。可以说,只要他想知道发生在舟山这一带的事,无论大小,绝对没有查不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嗯,陈师兄辛苦了!”

    张横点了点头:“那么,结果如何?有没有查出背后的指使者?”

    “事情确实是有了些端倪。”

    陈燕建回答道:“在几天前,赖皮鲨确实是在一家ktv会见过一名陌生人。据那家ktv的服务人员说,那人是个外地佬,带着浓重的苏省口音。两人具体谈了什么,没有人知道。但是,事后,赖皮鲨似乎整个人都变了,变得无比的亢奋。当晚更是与他的一众小弟胡天海地到天亮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我们又顺着这条线索查那位外地佬。”

    陈燕建继续道:“经过几翻周折,终于了解到了那人的来历。是苏省某个集团公司的老总。再透过他后面集团的背景,终于挖到了他的根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。

    “是的!张少,此人背后的集团公司,乃是苏省冯家的产业。”

    陈燕建语气变得凝重起来:“而且,那天他就是同冯家的大少冯慧敏一起来我们舟山普佗。只不过,冯大少直接上了普佗我们紫竹林,而此人却并没有追随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猛地变了,从这些消息,已然可以说明,那天在小岛上,暗算自己的人,应该就是冯家。

    明白了这一点,张横心中许多的疑惑也豁然而解。为什么背后指使之人,如此清楚自己的行踪,这完全就是因为,冯慧敏也是此次大比的恩子。三大盟之间,关于大比之事,当然是消息互通。

    至于用了社会上的小混混来阴谋自己,想必也是为了事后能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不过,从这一点上,已然可以看出,冯家如今确实是不择手段,要把自己这个仇人杀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“多谢陈师兄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由衷地向陈燕建道谢。

    虽然追查出了背后的凶手,对事情其实于事无补。根本不能凭这些对冯家做任何的事。

    但是,知道了当日暗算自己的就是冯家,却让张横更加提高了警惕。

    不是吗?冯家为了杀自己,连这样卑鄙的手段都使得出来,他们还有什么不敢做的?

    “张少客气了,这也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陈燕建连忙摆手:“而且,这也是佛母亲自过问的事,在下岂敢有丝毫的马虎。”

    就在两人谈话的时候,在第三层最靠边的一间房间里,也有两人也正在谈论此事。

    “敏儿,对付张横的事,你就暂时放手不要管了,现在你要把所有的精力,全放在大比之上。”

    冯家的另一位老祖冯德润一脸肃然,向站在面前的冯慧敏道。

    “是,老祖!”

    冯慧敏应了一声,但是,脸上却是一百个不服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冯德润轻叹一声:“敏儿,你的心情老夫能明白,姓张的小子,不知用了什么阴谋,当众斩杀二弟,此仇此恨,倾海难平。老夫也恨不得啖其肉,寝其皮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敏儿你太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冯德润不禁目光凌厉地望了冯慧敏一眼:“你在佛母的地盘,竟然使这样的手段,却是惹怒了佛母。所以,老夫就不想再让你参与此事,姓张的小子,老夫自会对付。到了蓬莱,老夫有的是机会,想怎么玩就可以怎么玩。”

    冯德润确实心中闷着一股怨气。他在离开紫竹林时,突然受佛母召唤,在后面的小禅院,佛母单独接见了他。

    这让冯德润心中一突,立刻意识到了什么。冯慧敏在小岛上利用江湖小混混暗算张横的事,他当然也已知道。

    他就生怕此事被紫竹林调查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,果然是怕什么就来什么,佛母此次临时紧急召见,这绝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会见的结果也果真如此,佛母虽然没有指名道姓地指责他,但已是把事情说的非常的清楚。如果不是现在正是大比的重要时刻,佛母一定会向龙虎盟提出抗议,要把此事追纠到底。

    如今,她虽然可以既往不咎,但如果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,或是去蓬莱途中,出现了她所不愿看到的事,必然绝不轻饶。无论是谁,也无论是那一盟之人,她都绝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想到当时佛母那严厉的语气,感受到她发自内心的怒火,冯德润心中还是留有余悸。

    比起南方佛界领袖,他们冯家还是欠缺的太多,根本不能与对方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如果佛母真的把事情捅到龙虎盟,只怕龙虎盟的盟主,也无法护得了他。

    所以,冯德润自佛母那儿出来,一直心神不宁。他也是最了解冯慧敏这个重重孙的人,知道这小子心高气傲,与张横本就有化不开的仇怨,再加上如今修为突破到四品,更是把向张横寻仇,放在了第一位。

    所以,走上船来,冯德润第一件事就是要告戒一下冯慧敏,要让这小子别在路途中出什么妖蛾子,以免节外生枝,真正地惹怒了佛母。

    至于向张横报仇,正如他所说的那样,到了蓬莱,有的是机会。

    再三告戒了几句,冯慧敏也总算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。不得不低下了头,暂时把一肚子的怨气怒气压了下去,乖乖地离开了老祖的房间。

    路途说不上辛苦,乘坐如此豪华的游艇,无疑就是一次海上游玩。

    不过,艇上的气氛却变得异样的凝重。三大盟的精英弟子,一个个都在各自长老的引领下,抓紧时间修练,以便能让自己的状态达到最巅峰的程度。

    原本三盟的三位恩子,要在一起磨合,相互探讨,让他们之间在今后的大比合作中,更加的和协和默契。

    只是,因为大家都知道了张横与冯慧敏之间的怨隙,所以这一打算最终取消,也只好任由他们各自行事了。

    四天后,游艇终于到达山东蓬莱附近的海面上,时间已是傍晚,一轮落日在海面上浮沉,景色壮阔炫丽。

    张横也从自己的房间里走了出来,走到了船舷边观看这难得的美景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天海交接之际,一点黑影陡地映入了眼帘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猛地一凝,神情也刹那变得古怪起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