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03章 大比改变
    唐老把如今昆吾的情况向在座诸位尊者做了说明,所有人的神情更加的凛然,一个个目光炽烈地望向了他。谁都明白,接下来就是唐老要公布这次召唤他们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“诸位,这次十年大比,又是百年之期,本来应该举办得更加隆重。”

    唐老再次磕了磕旱烟,又满满地装了一袋,然后点燃,吧滋吧滋抽了几口,这才道:“但是,昆吾出现了这样的变故,所以如今的昆吾人心惶惶,要想让大家把精力全放在大比之上,确实是有些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,还是老头子我做了决定。”

    唐老原本看起来有些昏暗的眼眸,陡地亮起了一抹异芒:“既然前来参加大比的弟子,都是各域各盟的精英,每一盟的恩子,又是突破四品的少年俊杰。而带队的天王和护法,他们的修为也完全符合进入灰森林的条件。因此,老头儿我想了想,今年的大比,就来个别开生面,让四域十二盟的所有参赛弟子,包括领队的天王和护法在内,全部进入灰森林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下面一众尊者难以抑制地发出了一阵惊呼,唐老的话,确实是把大家给震惊了。

    让带队的天王和护法,同参与大比,这样的情况,是自昆吾宫开启以来,从所未曾发生过的事。那么,这样的大比,又如何来判断胜负?到时如果解决了灰森林的问题,是算某位天王,还是下面护法,或是某个恩子还是那一位精英弟子的功劳?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唐老爽朗地大笑,眸中精光连闪,扫了座下众人:“诸位稍安勿燥,老头儿我早就想到了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灰森林的范围有数百里,即使是在平时,里面也是非常凶险。这次发生变异后,出现了空间缝隙,更是让灰森林内的情况复杂无比。”

    唐老继续道:“所以,如果仅靠几位天王的力量,也会到了后面变成寸步难行。只有彼此全力合作,才能最终进入灰森林的深处,找到发生变故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这正是老头儿想让所有队伍一起进入的原因所在,这次大比,虽然与以往的完全不一样,但宗旨还是相同,考的不仅是各位精英弟子的个人能力,更要考他们每一支队伍的合作和契合。借一句现代俗世社会的商业理念,那就是团队精神。”

    唐老的神情变得肃然无比:“而且,这还是表面所能看到的,我们所无法估量的是那么多人中,哪些弟子会有大气运大造化。以灰森林如今的状况,能真正找到问题根本之人,不仅要有过硬的修为,最重要的却是本身的气运。”

    “嗯!唐老说的是!”

    下面众人开始小声地议论起来,一个个颌首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做为玄门中人,对弟子的选择,可不象世俗世界一般的老师父传授弟子,只要看传人是不是姿质好,人能不能吃苦耐劳就行。

    在玄门中的高人看来,选择传人,除这些条件外,还得暗中感应一下,此人是否有大气运。这也是一个必然的条件。

    没有大气运,就不会有大突破,要是精心培养的弟子,刚有点成就,却因为气运不佳,半途殒落什么的,这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多年的辛苦?

    各派各世家都有自己的一套感应之法,也大都**不离十。至于象黄水原那样,选择的传人,就在即将登上巅峰之时,殒落在秘境中,这是意外中的意外。

    如果一定要纠其原因,也许会牵涉到黄水原甚至他们黄家的气运。所以,这已不是人力可为之事。也只能真的要说天数了。

    此刻,唐老提到了此事,众人心中暗暗赞同。佛母圣音的眸中闪起了异彩。当日第一眼看到张横之时,她的佛眼竟然根本无法窥探到张横。这让她非常惊讶。因为,这样的情况,是她自佛眼有成以来,从所未曾见到的现象。

    就算是有大造化临身的绝世天才,她也可以用佛眼看到点究竟。象张横这样,在佛眼中一片朦胧之人,确实是她平生未见。

    因此,当时佛母就认为张横的出现,是一个难以预测的变数。才不惜力排众议,把他当场指定为紫竹盟的恩子。又不惜赐予张横三滴甘霖天露,这也算是与他结个善缘。

    现在听唐老所说,佛母圣音的心里更是荡起了层层涟漪,看来此次破天荒的大比,自己这一盟,说不定有张横的出现,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    “诸位如果没有什么别的意见,那此次大比的形势,就这么决定。”

    唐老清了清嗓子:“到时,能找到问题,或是破解这次危机,以及有其他各种杰出表现的弟子,老头儿会在其中选出此次大比的龙头,有成绩者,都将会受到昆吾宫的重点培养。至于四域十二盟,也会按下属弟子所获得功劳,按功行赏。”

    “是,唐老!”

    大比就这么定了下来,一众尊者自然没什么意见。从唐老所说的情况来看,对各域各盟还是公平的,要想取得成绩,那就各凭手段,谁也怪不得谁。

    会议结束,唐老离开了昆吾殿,但是,十二位各域的尊者,却是彻夜难眠。

    大比的规则改变,这是千多年来第一次。而且事情关系到了昆吾宫今后的安危,此事已是被提升到了另一个高度。

    做为各域各盟的尊者,那敢轻视这次大比,所以,彼此之间相互商议起来,务必商量出一条最有利盟下弟子行动的计划来。

    都是活了百多年的老怪物了,心中自然明白,每次大比,各域都是勾心斗角,为了今后的利益,不惜一切手段。

    这次所有参赛者一起进入灰森林,问题会变得更加的复杂。毕竟,一旦进入了灰森林,没有了以往大比的场外监控,在灰森林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,彼此之间的队伍,会不会有冲突,或者是假公济私,还真没有人可预料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一行动,给诸位尊者,出了不少的难题。

    是夜,十二名尊者三三两两地相互凑在一起,在各自的禅房密谈,他们都在私底下寻找新的结盟队伍,以免自己的人员在进入灰森林后,势单力孤,被人在背后做了手脚。

    天还没亮,天王黄水原就被佛母召见,这让黄水原很是惊疑。他还真没想到,佛母竟然也来到了昆吾宫,而且一大早地就找自己说事。

    怀着狐疑的心情,来到佛母所住的禅房,一进门,黄水原就感觉到了气氛的凝重,佛母整个人都似乎散发着一种凛凛的佛辉,让他有一种压迫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拜见佛母!”

    黄水原的心一紧,态度也变得恭敬起来,完全不敢象平时那样随意,慎重地向佛母见礼。

    “黄天王免礼!”

    佛母的声音中丝毫不含情感,佛光笼罩下的身形,却是一阵恍乎:“本尊这次得唐老召唤来昆吾宫,是因为此次十年大比,有了很大的变化,不仅规则与以前完全不同,而且形势也根本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佛母也不隐瞒,把昨天晚上唐老决定的事,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此次大比,进入灰森林寻找危机,这是一次充满凶险的历练,也是一次天大的造化,谁能脱颖而出,必然成为大比的胜利者,甚至会在玄学界万年留名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黄水原的神情不变,但心中却已是翻江捣海。本来,这次也就是过来走个场,看看昆吾的风光,以他天王的身份,根本不可能参加弟子们的大比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情况骤变,带队的天王竟然也成为了大比的一份子。这无疑就是说,他黄水原也有机会在此次事件中大发光芒,说不定就成了那个留名万载的杰出人物。

    黄水原的心顿时热乎乎起来,机会人人都有,他黄水原何尚没有一颗登临绝巅的心?

    “本尊也知道,黄天王因为贵徒的意外之事,这段时间来,颇受影响。”

    佛母把话题转到了正题上:“此事本尊也是非常的遗憾,也一直在想,等大比结束,我们紫竹林应该对黄天王所在的黄家,有所补偿。”

    佛母终于说出了此次与黄天王谈话的目的,话里直接就挑明了,在此次大比后,她会对黄水原在利益的分配上,予于一定的倾向。

    “所以,此次进入灰森林,还请黄天王费些心思,尽可能保护一众精英弟子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佛母语气变得慎重无比:“每一位精英弟子,都是我们紫竹盟今后的中坚主心骨,如果有任何意外,都是不可挽回的损失。尤其是此次的恩子,本尊也知道,黄天王对他有些意见,但为了我们紫竹盟,我们南方一域,希望黄天王不计前嫌。”

    佛母也不再云遮雾罩,直截了当地点明了她所想说的目的。无论是单独召见黄水原,还是许下了利益分配上的好处,她最终的目的,就是为了要让黄水原能担起带队天王的职责,尽可能不让紫竹盟此次参赛之人,不会有太大的伤亡。更是在暗中警告,不要因为私人恩怨,对张横有所企图。

    “是,佛母放心,在下绝不敢违背佛母意愿,做出违心之事。”

    黄水原身形一震,神色却是变得更加的认真起来,向佛母深深一躬,一字一句地承诺道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