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05章 原来是这样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巨大的昆吾宫大门缓缓地打了开来,两列仪仗快速地分列到了两边,紧接着,在一众尊者的簇拥下,一位身形干瘦,打扮得象是乡下老农的老者,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唐老,唐老,唐老!”

    场中刹那响彻了惊天动地的呼喊声,所有参赛的弟子,一个个神情激动,亢奋之极。

    他们早就知道,今天守护者之一的唐老,会亲临现场。如今,果然看到了这位处于玄门巅峰,如同是神一样存在的唐老,确实是人人激荡,个个振奋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脸上更是现出了一抹诧异之色。唐老出现的刹那,他的真实之眼早已开启,细细地洞察着对方。张横想知道,渡过了第三关神劫关的睨世强者,到底会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但是,当真实之眼一触,他的心神不由陡然一颤,仿佛是触到了电流,让张横的神魂都不禁颤糜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,是他自获得天巫传承,开启天巫之眼以来,从所未曾发生过的事。仿佛上面出现的唐老,并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团炽烈的太阳,无论什么东西靠近他,都会被他灼热的能量熔化。

    心头大凛,张横那敢再放肆,连忙收回了真实之眼。立刻,视野一荡,站在上面的唐老仍是那个干瘦的老头,那里还有先前的异相?

    “果然是不愧渡过了第三关神劫的睨世强者。”

    张横暗自感慨:“自己与他老人家相比,那完全就是萤火与皓月的差别。”

    正是时,上面的唐老也陡地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,正微笑着向众人挥手的动作,不禁微微一滞,而那对老眼里,也猛地闪起了一抹精光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张横心神大震,在这一瞬间,他感觉到唐老的目光,如同是一道闪电划过,仿佛自己的一切,全部被他所看透。

    幸好,这样的感觉只是刹那,就如同是错觉,唐老的目光也并没有在张横身上停留多久,就移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张横浑身一轻,整个人都象是从梦魇中醒来一样,竟然感觉前胸背后,都出了一身冷汗:“好可怕!”

    张横只有缩缩脑袋的份了。现在,他算是真正明白,处于巅峰层次的强者,岂是自己这样刚跨入四品初期的人相比。那完全就是十万八千里的距离。

    怪不得血老太说过,修为越到后面,进阶越是困难,所谓一劫一层天,就体现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诸位都是我们东方玄门的年青俊杰。”

    唐老的声音响起,场上鸦雀无声:“见到诸位,老头子我不禁想起了当年,只是岁月不饶人啊,诸位,今后的东方玄门,就全靠你们这些少年英雄了。”

    唐老看似很木讷的样子,但这翻鼓励之言,却是顿时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热血沸腾。能被唐老称为年青俊杰,这是何等的荣耀?

    “想必大家现在也已知道,此次大比,因为昆吾宫所在的灰森林出现了一些异常。所以大比临时改变了规则和形势。”

    唐老话语一转,已是转到了大比之上:“大比虽然有所改变,但我们的宗旨始终不变,我们希望看到一支支懂得合作,相互配合,具有团队精神的队伍。更希望看到,每一位大比者,能力展风采,展示各位的能力,在大比中创造一个个奇迹。”

    “绝不负唐老所望,绝不负唐老所望!”

    下面的人沸腾了,此时此刻,每个人都被唐老这几句话,感觉身体都在燃烧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唐老神情肃然地点了点头,猛地举起了手来:“老头儿我宣布,此次百年大比正式开始!”

    “开始,开始,开始!”

    唐老的回音在群山间回荡,远远地传向了天边,场中的人们,却已雄赳赳,气昂昂地踏步向目的地走去。人员虽不多,近百之数,但这一翻气势,却破云霄,惊鬼神。

    昆吾宫坐北朝南,这次出现问题的正是北方的灰森林,四域十二盟的各支队伍,转过昆吾宫,朝着山下走去。唐老等人遥遥地站立山顶,目送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灰森林就在山下不远,当众人来到山脚下时,都不由放缓了脚步,细细地察看起了这里的地形地貌。

    虽然出行之前,每个人都听尊者亲自对灰森林的过去和现在,进行过一翻详细的描述。甚至大家都得到了一粒关于灰森林的情况详解图。但是,此刻面对灰森林,仍是让每个人的心陡地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整片灰森林从外表看,似乎于平时在其他地方所看到的森林一样,放眼望去,茂盛的树木向四面八方延伸,把眼前的这一区域,覆盖成了生命之地。

    然而,这里的树木,不象其他地方的植被一样,是绿油油的碧翠,而是一种阴沉沉,甚至带着森寒的灰色。所以,映入众人眼里的森林,不是绿意盎然的生机勃勃。却如同是充满了死亡气息的一片死域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偶尔从森林中传出的鸟鸣兽吼,还真有种让人毛骨悚然的错觉。

    森林的蓬勃生命,林中阴森的死亡气息,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感觉,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种很难受的意味。

    山脚离灰森林还有里许的距离。只是,让大家感觉惊疑的是:这里许的范围,地面全是一粒粒赤色的砂子,就仿佛是从火山中喷出来的火山岩,风化成的一片血砂地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这条血砂勾勒的圈子,就如同是一道防护林。凡是从灰森林边漫延过来的各种植被,到此都嘎然而止。以至于靠向血砂这边的森林边缘,堆起了数丈高的植被藤蔓,已然全部枯黄萎缩,形成了一圈长长的天然屏障。

    “血砂绝阴圈,竟然是上古遗留下来的血砂绝阴圈!”

    张横的身形陡地一滞,神情也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望着山脚下的这圈如血一样艳红的砂子,张横已然认了出来,这正是传说中的一种风水道具血砂。

    据说,血砂乃是蕴育自古战场,是被无数死亡的战士的鲜血,浸泡而慢慢形成。

    因为每一粒血砂中,不仅吸收了战士的血液,更是吸纳了战士死前的怨念以及各种暴虐的情绪。所以,每一粒血砂,本身就是极其可怕的阴煞之物。

    以血砂为道具,在上古的风水大阵中,有一个特殊的作用,那就是围困阴邪。

    当然,需要用血砂来镇压围困的阴邪之物,也绝不是简单的东西,肯定是这世上最邪祟的存在。

    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阻隔灰森林的这道防护圈,竟然就是一个上古的血砂绝阴圈。

    那么,难道这灰森林中,真的存在着什么可怕的阴邪之物?不然,为什么昆吾宫在此建立这么多年,历代的宫主都没有对这道血砂进行处理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却是不由摇了摇头。虽然在灰森林边缘,发现了血砂绝阴圈,但因为他对此地的情况,了解的实在是太少,也根本无从猜测,当年昆吾宫建立之初,为何对此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而从先前所知道的情况,现在的灰森林虽然凶险无比,但绝对不是十死九生的绝境之地。不然,此次大比的年青俊杰,也不会全部被派到此处历练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血砂绝阴圈里,所谓的绝世阴邪,已然不存在。或许,在这数千年的经历中,那玩意也被某位大能给化为灰灰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诸位天王,既然到了目的地,那我们就开始行动吧!”

    一位东方一域的老者,突然朝四周拱了拱手:“哈哈,祝诸位好运!”

    他也不多客套,手一挥,已带着他的队伍,径直向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细细地洞察着他们脚步踏上的血砂。果然,当这些人一触及血砂的时候,地面上就腾起了袅袅的红雾。

    只是,当这些红雾还没升腾起来,走在上面的每一个人身上,突然闪起了一缕淡淡的金光。刹那,红雾如同是受惊的小蛇,一下子又丝丝地缩回了地面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一肃,心中刹那恍然。

    这次出发之前,佛母给每一个人一只香囊,说是香囊内有昆吾宫特制的香料灵药,可以帮助大家避毒驱邪。尤其是到了灰森林,必须要好好保护这只香囊,否则会出现不可预测的危险。

    当时张横还有些不明所以,现在看到这幕情形,自然是明白了香囊的作用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四周的一众人也是个个神情一凛。血砂地出现的异象,许多人也感应到了,这让无数人的心头一震。刚到灰森林的边缘,就已有了不可预知的危险存在。

    那么,此次灰森林探险,又将会遇到什么?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的心都从刚才的那份热乎劲中冷静了下来,一个个都提高了警惕。

    第一批出发的队伍,终于有惊无险地通过血砂圈,来到了灰森林边缘。

    区区的枯藤植被形成的屏障,自然是难不住这支精英队伍,三下两下,队伍就破开一个缺口,走入了灰森林。

    余下的队伍自然也不敢再怠慢,纷纷选择了一个方向,踏过血砂圈,向灰森林的范围内走去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当经过血砂圈的时候,张横脚尖一勾,十几粒血砂就被他劲气所影响,飞入了他的掌心。张横的意念一凝,就准备向其中一粒血砂探去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