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06章 灰森林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一声极其轻微的异响,陡地传入张横的心神,真实之眼里,手中的那枚血砂中,又猛地腾起了一条细如发丝的红线,向着张横眉心窜来。

    “阴魄,竟然是阴魄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心中大是惊讶。

    人们常说魂魄,甚至都以为人有三魂七魄。这其中说明魂与魄是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象当日因为在青龙麻雀馆,张横要对付伊腾家族,把伊腾因子暗中抓住,想以她来交换王馨兰。

    可是,伊腾因子最终自杀,为了瞒骗伊腾家族,可以继续交换人质,张横施展了当年诸葛先生在五丈元的续命秘法,让伊腾因子维持了几天生命。

    只不过,当时张横凝聚的就是伊腾因子的七魄,醒过来的伊腾因子是具只有生命特征,却无思想和意识的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魂与魄的区别,就在于魂乃是意识的容纳体,而魄仅仅是一种能量的存在。

    此刻,从血砂中窜出的是阴魄,确实是出乎了张横的意料。因为,只产生了阴魄的血砂石,其实是经过了高人的炼化,特别加强阴魄之力,消弥阴魂,只能说布置这处血砂绝阴阵的高人,完全是为了困住某个目标而设。同时又减少了对其他生物的影响。

    张横现在也算是明白了,怪不得走上血砂圈的时候,并没有感觉到那种极度阴森,极度冰寒的感觉。原来这些血砂,竟然然只有阴魄。

    “看来,当年那位布置这血砂绝阴阵的高人,确实是费尽了心血。”

    张横暗暗赞叹。心念一动,已是把那缕阴魄直接灭杀,化为了灰灰。其他的几枚血砂,却被他丢入了江山社稷图里。

    这种经高人炼制过的血砂石,已是一种高端的风水道具。张横可不会放过,也许有空了细细研究,能从中领悟些什么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从这里进去。”

    黄水原的声音传来,大家已来到了灰森林的边缘,被一堵藤蔓的屏障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一声尖啸响彻,黄水原也不迟疑,亲自动了手。

    他只是手指一划,一道寒芒刹那闪过,眼前的藤蔓墙陡地就化为了粉屑,一个容四五人并排同行的缺口,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黄天王威武,黄天王威武!”

    跟随在后面的几名精英弟子,不失时机地拍起马来。

    黄水原的脸上,也露出了欣然的神色,眼角却是瞟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一眯,不由更是提高了警惕。

    黄水原这以指化刀的一划,看似并无特别之处。但是,以张横的眼光,却立刻看出了其中的精妙。

    在真实之眼的视野里,被黄水原一记指刀辟开的缺口,散落在地上的那些藤蔓粉屑,竟然每一段的尺寸完全相同,如果用尺子来量一量,几乎就全部是半寸左右。

    落在地上的藤蔓何止十万段,但他一指化刀之下,却让这十数万段藤蔓均衡地成了这副样子,其真元运用之巧妙,对本身力量操控之精微,已是到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地步。

    张横自认自己出手,估计连他十分之一的程度都办不到。心中也只有感叹的份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这位杂家的大师级人物,当年能成为玉雕界的一个传奇。只要看他精妙的真元操控,只怕这玄学界也无人出其左右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黄水原傲然一笑,已跨步踏入了灰森林。一众人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老夫也要先行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,代表龙虎盟天王的冯德润,向后面天地盟的带队天王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本来,南方一域三大盟,应该同进共退,毕竟这次大比代表的是南方一域共同的荣誉。

    只不过,因为冯家与张横之间的仇恨,最终还是决定不让紫竹盟和龙虎盟一起上路。所以,现在冯德润要从另一个方向进去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要向天地盟打招呼,自然也是有原因。他已得到消息,为了避免他们在灰森林中玩手段,这次天地盟的队伍将负责起暗中监视的任务。

    所以,他现在向天地盟的带队天王说话,完全就是在表明自己的坦荡。

    “嗯,祝冯兄马到成功。”

    天地盟的天王张勇进是位看起来还只有三十五六岁的中年人,他是前一届天地盟的恩子,可谓是天地盟中的一位天才。

    说起天地盟,虽然不象紫竹林和龙虎山那样,有着悠久的传承。但是,这一盟的实力,却也绝对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当年高举反清复明旗帜,要推翻大清的天地会,就是天地盟在世俗的力量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大清早就成为历史,天地会也已消失,天地盟更不会再说什么反清复明了。他们百多年积累的力量,已大多转向了商业经营。

    如今俗世中的远洋海轮中的巨头,就有天地会的世俗力量在操控。可谓是底蕴深厚,这才可以成为南方一域三大盟之一,与紫竹林和龙虎盟这样老牌的玄门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因此,由天地盟在旁边监察,这也是最合适的方式。

    说话间,冯德润也不迟疑,率领一众龙虎盟的人员,辟开一个大缺口,走入了灰森林。冯德润选择了离张横他们进入的地方有里许的距离,以表示他根本没有企图。

    张勇进暗暗点头,也不迟疑,在紫竹盟与龙虎盟两支队伍的中间,破开缺口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样,三支队伍,相互距离也就是半里,如果真有需要联合的时候,还是可以彼此招唤,得到及时的回应。这正是此次进入灰森林前,三大盟尊者,苦心积虑想出来的解决方法。

    进入灰森林的边缘,眼前不禁一暗,四周高大的树木,如同是一幢幢高楼大厦,迎面向众人压来。所有人的心头都有一种无比压抑的感觉。再加上视野的突然灰暗,眼前呈现出的树木植被藤蔓,都是阴沉沉的死灰色,顿时让心神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冲击。仿佛是踏入了一片灰色的死亡地带。

    空气中也突然弥漫了一种阴寒的气息,更是增添了几分森寒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诸位,现在我们已进入了目的地,大家一定要精诚合作。”黄水原目光扫过四周,神情凛然一片。

    “是,王天王!”

    一众人应诺。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黄水原的目光凝注到了张横脸上:“做为本盟此次的恩子,你是我们队伍中大比弟子里的侥侥者。所以,你也要做个榜样,承担起你的职责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本天王要将一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黄水原大义凛然地道:“此次进入灰森林,就由你做队伍的先锋在前探路。本王会安排人手时刻与你保持联系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立刻全都聚集到了张横身上,谁都看出来了,这是黄水原变相地在排挤张横。

    不是吗?让他做先锋,这无疑就是让张横做出头鸟,要是遇到什么凶险,张横就是首当其冲。

    张横的脸色也刹那变得有些难看,他又不是傻瓜,已立刻明白了黄水原这是在给自己小鞋穿。

    只是,这家伙满口的道义,张横纵然恼火,却一时也是没有理由反驳。

    气氛陡地有些凝滞,张横冷冷地回望着黄水原,并没有直接答应。眼看要闹僵,一边的净禅大师高宣了一声佛号:“张横,黄天王说的不错,队伍总要有人先探路。你就暂时当一回先锋,老纳会在旁与你呼应。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出头打了圆场,他可不愿队伍一进入灰森林,就出现分裂的现象。这对于在场众人来说,绝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是,净禅大师。”

    张横有些生硬地答了一句,如果不是看在老和尚的脸面上,张横这回确实是要与黄水原杠一杠。

    要是一开头就被黄老家伙压制,任由他安排。自己后面的行程,还会好过吗?

    “碧儿,你就与张师兄一起探路吧!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目光望向了张碧莹:“两人也好有个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是!师父!”

    张碧莹恭敬地躬身答应,他可无所谓探路不探路,反正有张横和师父在,前路最是凶险,他们也不会让自己吃大亏。

    一场小小的风波终于过去,张横和张碧莹离开队伍,先行向灰森林的里面行去。

    视野依旧是一片阴沉沉的灰色,这让感觉变得很迟顿,纵然四周的树木植被不断地在变化,却仍然感觉似乎仍是走在原地。灰蒙蒙的颜色,影响到了人的感知。

    空气中充满了潮湿的味道,因为灰森林隔绝了大海,所以空气中溶入了海水的腥味,很是浓重。

    地面上的植被藤蔓更加的茂盛,几乎已是无立足之处。地底厚厚的一层枯叶烂枝,发出一阵阵腐臭的味道,让人闻之欲呕。

    张横早就魑魅铠甲变形,在脸上形成了一道无形的面罩,隔绝了与外的空气接触。张碧莹虽然没他的手段,却也有自己的办法,拿出了一个简易防毒面具,戴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两人亦步亦趋,一前一后,向灰森林行进。张横的真实之眼早已开启,时刻洞察着四周任何事物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突然,他的脚步猛地一滞,已伸手拦住了跟随在自己身后的张碧莹:“张师弟,停步,前面有些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张碧莹身形一震,手中的一柄长剑,也已陡然指向了前方,神情无比地紧张起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