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07章 相互算计
    此时此刻,前方出现了一种奇特的树种。灰褐色的树皮,长得也不高,尽皆在三四米左右,比其他高达十数米的桥木,显得有些袖珍。

    让张横心中暗凛的是:这些怪树的枝叶,与别的树木完全不同,竟然长得如同是一根根的灰色胡须,亿万条细细长长的须状叶子,就这么随风飘荡,密密麻麻地形成了一道屏障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鬼须蛇,我的天!”

    张碧莹浑身剧震,脚步也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。他已然认了出来,这些挂在树上的亿万条须状物,正是玄门秘闻中记载的鬼须蛇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元古时的异蛇,每一条都长得象是胡须。不过,别看鬼须蛇长得不起眼,但它身含剧毒。据说被它咬中,就会全身发麻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鬼须蛇还不止会咬人,它能从生物的毛细血管中钻入,会把生物的血管经脉以及内脏全部吞噬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鬼须蛇乃是一种无比恐怖的蛇类,一旦被它叮上,那完全就是化为白骨的份,死前还要经历如万蚁噬咬的极刑。

    张碧莹怎么也没想到,眼前竟然会有如此数量恐怖的鬼须蛇。如果不是张横提醒,自己要是一头撞上去,这岂不是要被它们当成点心吗?

    “张师弟,这些家伙不是你我能对付,得通知黄天王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奇异的光芒,一手拉住张碧莹,一边已是小心翼翼地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黄水原那老家伙,既然是让自己做先锋探路。那么,现在自己发现了可怕的鬼须蛇阵,拦住了去路,张横可不会傻乎乎地自己先上,帮人开路。

    所以,他要回头通知黄水原,看这老家伙如何处理。

    刚退回到安全距离,净禅大师和王永华两人赶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张横,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和王永华脸现诧异。两人是做为张横的接应,就一直跟在张横他们半里左右。突然看到张横和张碧莹后撤,他们确实是感觉奇怪。

    “大师,黄家主!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隐瞒:“我们在前方发现了数以亿万计的鬼须蛇,我们根本无法前行。所以,为了避免打草惊蛇,只好回头向黄天王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和王永华两人互望一眼,目光都望向了前面。

    灰蒙蒙的森林里视野非常有限,但以两人的修为,还是远远地看到了前方那飘舞纠缠的亿万条胡须状的细丝,在前面的树林中结成了一张密密麻麻的网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张横点破,他们也是一时无法分辩那是什么,还以为是藤蔓。但此刻凝神细察,两人的脸色也都变了。他们也感受到了那些须状物的异样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神情变得凝重无比:“看来,此事确实是要向天王汇报,仅靠我们几人之力,确实是无法清除如此数量的鬼须蛇。”

    黄水原此刻就在众人后面的里许之地,带着三名精英弟子,悠载游哉地向前赶来。

    他让张横当先锋探路,自然是没安什么好心。一方面是打压张横,更是显显他这位天王的威风。另一方面,他也是有意想让张横吃吃苦头。在这样凶险之地,探路的先锋无疑就是炮灰的角色。

    “天王,看那小子憋气的样子,当时真的把弟子的肚子都笑痛了。”

    与黄水原在一起的三名精英弟子,他们所在的世家与黄水原关系不错,所以一路走来,四人交谈甚欢。

    “哈哈,确实是这样,就是看不惯那小子自以为是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另一名弟子凑合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”

    最后一人道:“还以为是什么东西,没根没底,就当自己是个人物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这些精英弟子,也都有些了解了张横的背景。不过,他们只知道张横出自小山村,是机缘巧合之下这才踏入了玄门。至于其他的,他们根本无法打听到。

    所以,在这些精英弟子的眼里,他们是打心眼里就看不起张横这个出身低微的恩子。

    在玄学界混,个人的修为是一方面。但要混得出色,底蕴以4及人脉更重要。否则,没有深厚的底蕴,谁当你是一回事?

    “咦,天王,你们看,那小子竟然回转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突然,一名精英弟子诧异地道。

    “啊,真的都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此刻也看到了前面的张横和净禅大师,不由一个个脸现惊色。

    黄水原的神情也不由一滞,眼眸陡地望向了那边的张横。

    “天王,我们遇到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终于走近了这里,他也不客套,立刻把前面发现数以亿万计的鬼须蛇向黄水原做了汇报,最后道:“天王,以我们的能力,根本无法通过那里,此事还得天王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鬼须蛇?”

    黄水原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,他自然明白鬼须蛇是什么,这确实是一件无比麻烦的事:“让本王前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黄水原也是非常的无奈,谁让他是这次带队的天王,遇到不可逾越的困难,自然得由他出头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众人再次回到了那片诡异的树林,当大家看到随风飘扬的鬼须蛇,看清密密麻麻不知多少数量的恐怖场面,确实是个个大惊。

    “天王,要不我们从旁边绕过去。”

    一名精英弟子出了个主意。

    “哼,亏你想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黄水原一听,不由脸色一沉,向那弟子喝叱道:“你难道想让老夫丢脸?”

    他们自然都知道,这次进入灰森林的十二支队伍,相距都在里许左右,最远的也不会超过数里。以这片鬼须蛇的范围,至少在十数里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在此范围内,肯定有好几支队伍,被鬼须蛇给拦在了此处。要是他黄水原真的绕道走,只怕不被人笑掉大牙。

    黄水原可丢不起这个脸,若他真的这样做了,只怕今后在其他天王面前,就永远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正是时,突然,前面树林中的鬼须蛇,陡地骚动起来。原本如同是天然树叶般随风飘舞的鬼须蛇,猛然曲扭摆舞,一条条发出了嘶嘶嘶的异啸。

    刹那,情形变得无比的诡异,亿万条细如发丝的灰色小蛇,昂首怒嘶,众人可以清晰地看到,每一条小蛇的尖端,都露出了一个小小的脑袋,蛇信吞吐,细小的獠牙怒张,感觉上实在是恐怖之极。

    “有队伍开始闯这处鬼须蛇阵了。”

    黄水原的眼眸一凝,神色也猛地变得阴狠起来:“走,我们也趁此机会,马上闯过这里。”

    说着,目光望向了张横:“小子,你开路,老夫断后,其他人在中间冲阵。”

    这老家伙自然不会放过张横,让张横在前开路,这完全是把张横当炮灰使。

    张横冷笑,那里能不明白老家伙的意图。不过,事到如今,却也不便再与他争论,他这个恩子的身份,确实是带给了自己一定的桎梏和约束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张横低喝一声,十二巫祖幡赫然现形,在身周形成了一个天地小乾坤的阵势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十二巫祖中,人面兽身的祝融陡然光芒大盛,全身也腾起了熊熊的烈焰。顿时,张横的四周,炽焰蒸腾,仿佛已是成了一个火球。

    十二巫祖幡经当日十万大山秘境的粹炼,威力大增,其中的十二位巫祖,现在已是一个个凝如实质。就以眼前的火神祝融而言,它全身散发的火焰,也已不是普通的火,而是仅次于三昧真火的阴火,虽然焰芒如炽,但对普通的物品却不会有影响,只有对特定的目标,才具有灼烧的力量。

    此刻,张横就是祭起了十二巫祖幡,要以幡内的祝融火神的阴火,焚烧此地的鬼须蛇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张横一声厉喝,已是举步向前冲去。当然,他可也没忘了张碧莹和净禅大师以及王永华三人,他的十二巫祖幡,早已把他们笼罩在了其中,至于黄水原和其他三名弟子,张横可没功夫去管他们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阴火蒸腾,四人包裹在一个巨大的火团中,迅速向树林切入。

    嘶嘶嘶!

    缠在树上的万千条鬼须蛇,顿时警觉,朝着这边昂首狂嘶。无数条鬼须蛇,一曲一扭,立刻从树枝上弹飞,如同是狂风暴雨般向张横他们怒射而来。

    嗤啦,嗤啦!

    异啸乍起,血肉狂溅,数以万计的鬼须蛇射到火圈上,顿时被阴火沾染,身上刹那腾起了蓝汪汪的鬼火,一阵阵血肉焦糊的气息,也瞬息间弥漫了全场。

    噼噼叭叭!

    如同是天上下起了雨,无数的鬼须蛇焚燃后,怒嘶着掉落地来,只是眨眼的功夫,已是积了一地的焦蛇尸体。

    张横心中大喜,鬼须蛇数量虽然多,却根本无法攻破十二巫祖幡形成的阵势,自己和净禅大师等人,可以轻松地闯过这魈须蛇阵。

    四周的张碧营莹以及净禅大师和王永华等人,却是一个个目瞪口呆,他们本还准备出手帮助张横,共同闯过这一关。那知,现在看来,张横完全是绰绰有余,那里需要他们帮手?

    一时间,三人望向张横的眼神都不同了。如果先前只是感觉张横确实不凡,年纪青青就可突破四品。但是,现在看到张横的手段,这才真正明白,眼前的这个年青人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后面正蓄势待发的黄水原,陡然身形一震,脸色也已变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