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08章 决裂
    张横的强大,确实也是出乎了黄水原的想象,他还以为,此次让张横当先锋冲击鬼须蛇,只怕这小子会弄得焦头烂额,不得不向他这位天王求救。

    到时,他就可以完全压制张横,完全可以无视这位被佛母亲定的恩子。

    那知,事实完全相反,张横不但不需要向他求援,而且,表现得如此扬眼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现在轮到他黄水原的表现了。如果堂堂黄天王,在对付鬼须蛇的事上,不如张横,这回他在队伍中的威望,会大大降低。甚至出去后,也会成为紫竹盟的笑话。

    如果连一个初窥四品的恩子都比不上,他黄天王百多年的修练,算是修到了狗身上,他这么多年也根本是白活了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黄水原眼眸一眯,神情中现出了一抹狠色:“十八铜人阵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道金光闪过,他的袖中陡地抛出了十八个袖珍小铜人,一个个形态各异,却都只有小孩子拳头大小,看起来非常的玲珑可爱。

    这正是黄水原百多年精心炼制的大杀器,十八铜人。每一具铜人,都拥有莫大的神威,联手起来,更是无比的可怕。

    果然,铜人落地,迎风暴涨,刹那间就已成为了一个个高达丈许,满脸狰狞的巨大铜偶。每一个铜人身上,刻满了奇异的符篆,手中更是各举刀枪剑戟等武器,气势汹汹,如同是凶神恶煞。

    “阿尼巴巴拉!”

    黄水原口中念道出了一段扭涩的音节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十八铜人金光大作,咔嚓咔嚓的声响响起,它们已然象活人一样,动作了起来。刹那间,形成了一个v字形的攻击阵势,踏着坚定的步伐,向前走去。关节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异响,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嗤啦啦!

    剩余的鬼须蛇何止千万,立刻嘶嘶嘶怪叫着,全部朝向了这一伙闯入者。

    下一刻,又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疯狂攻击,扑天盖地地向着这边扑来。

    铿铿锵锵!

    金戈暴响,急如骤雨,十八铜人手中兵器狂舞,密不透风,扑过来的无数鬼须蛇,刹那血溅当场,被斩为了肉浆。

    黄水原和三名精英弟子,正处于v字形阵势的中心,一个个神情凛冽无比。

    十八铜人凝成的阵势虽然强大,但四周的鬼须蛇的数量实在是太多,纵然十八铜人的威力也已施展到了极至,却仍是有不少的漏网小蛇,从兵刃形成的空隙间飞扑而来。

    不过,黄水原早就做好了准备。他的身周不知何时,悬浮起了数十柄小刀。这些刀的形状无比的怪异,每一柄都只有筷子长短,而且只有在一端有一个拇指大小的刀头,后面就是长长的刀柄。

    看起来就象是一柄柄雕刻用的刻刀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刻刀仿佛具有灵性一样,缭绕在黄水原和三名精英弟子身周,一旦有鬼须蛇飞扑过来,顿时有刀芒闪烁,迎头就把鬼须蛇一刀斩断。

    这些怪异的刀,正是黄水原当年在俗世雕刻玉器所用,也是他用精血蕴育之物。这回他是把压箱底的功夫也拿了出来,势必不让张横抢占了风头。

    外有十八铜人闯阵,内有刻刀阵护卫,黄水原和三名精英弟子,有惊无险地杀出了一条血路,闯过了这片鬼须蛇的区域。

    张横和张碧莹等四人,此刻早已远离了这片树林,正站在远处看戏。看到黄水原的手段,也不禁都是暗暗点头。这老家伙不愧是天王,确实也是藏着拽着无数的宝贝。

    “恭喜天王!”

    等黄水原等人出来,王永华连忙阴阳怪气地上前贺喜道:“恭喜黄天王闯过此关。”

    王永华与黄水原本也是有些间隙,这次入选的精英弟子中,原本也有王家弟子一个名额。最终却是被黄水原给否决了。这如何不让王永华对他暗恨在心里。

    此刻一有机会,他自然不会放过,就上前损了黄水原一句。

    黄水原虽然弄出了浩大的声势,又是铜人阵,又是刻刀阵的。虽然也是毫发无损地闯过鬼须蛇的这一区域。但是比起张横先前举重若轻的方式,闲庭信步般穿过,这似乎还是稍逊一筹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黄水原冷哼一声,也不再理会王永华,目光已是死死地瞪在了张横身上。

    面对一个可以与自己比肩的恩子,黄水原现在也不知如何与张横交流。

    “黄天王,如果后面再遇到这样的问题,小爷来来回回地报讯,这无疑就是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张横冷冷地回望了黄水原一眼:“小爷看不如这样,我们就在前探路,凡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之处,就为你们留下标识。如此也就不用浪费时间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罢,张横一把拉住了张碧莹,和净禅大师以及王永华,向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张横知道,黄水原这老家伙,已是有些恼羞成怒,这回是真的把自己给恨上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,队伍也出现了明显的分裂,自己和净禅大师师徒以及王永华家主,成了一伙。黄水原与其他三名精英弟子结成了一队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愿再受黄水原指使,所以,说出了刚才那翻话,这无疑就是表明了态度,不愿听从黄水原的指使,要顾自与净禅大师他们先行。

    这是**裸地宣示决裂。

    净禅大师长叹一声,事情到了这样的程度,虽然早在想象中,但这么快就分裂,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但他此刻也是没有办法挽回,只好心中暗暗叹气。

    望着张横离开的背影,黄水原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张横当面提出分道扬镳,更是让他一张老脸挂不住。渐渐的,他的眼眸里浮起了一抹怨毒的神色。

    其他三名精英弟子,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神情都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见识了张横的手段,也是把他们给震摄了。他们怎么也没想到,张横这位恩子的实力,竟然不比老牌天王黄水原差。此刻张横竟然与黄天王分裂,这让他们心中也似突然变得失落起来。要是双方没有分裂,此次灰森林之行,岂不是会有更多的把握。

    现在,却全得倚仗黄天王了。这让几人的心中都有些莫名。

    走出一段路,视野中已没有了黄水原等人,茂密的树林已完全把他们掩遮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横,这回做的不错。老夫早就看不惯那老家伙趾高气昂的姿态了。”

    王永华哈哈笑了起来:“跟老家伙在一起,就是受他鸟气。这回看他怎么办?”

    说着,王永华的神情一肃:“不过,我们现在分道扬镳,但实力确实是少了一半。我们得更加小心谨慎。”

    “嗯,王家主。”

    张横对王永华的感觉挺不错,微微点头:“我们如今只剩下四人,自然不可能再分开。所以,接下来的行程,确实是需要大家精诚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所学的王大仙这一脉,虽然别的本事没有,在许多人眼里也就是装神弄鬼这一套。”

    王永华微微沉吟:“不过,在这诡异的地方,却是可以派上用场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净禅大师,不由神情一振:“老衲倒是忘了王家主的这一本领,那就让我们见识一下王家主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大师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王永华哈哈一笑,手中已多出了一叠黄纸,也不见他细想,双手已是咕吱咕吱地撕起了这叠黄纸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十几片形如狐狸的黄纸片,在他手中成形,虽然没有具体的耳鼻眼等轮廓,但外形却是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王大仙一脉施法,心中也是无比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些小玩意上不得台,老夫就在此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王永华非常的谦虚,一边说着,神情已是肃然一片。

    陡地,他一咬中指,滴出了鲜血,在每一片黄纸上,绘出了一个复杂的符篆。最后,在每片黄纸的狐狸头上,中间点上了两个血点,就象是给它画了一对眼睛。

    果然,他喃喃地道:“点睛化魂,还不化形!”

    嗤!

    黄纸无火自燃,刹那化为了灰灰,飘落地面。但是,让大家目瞪口呆的情形,却是陡然发生了。

    只见,落到地上的黄纸灰烬,一阵暗芒闪烁,已然化做了一只只狐狸。

    每一只狐狸与普通的狐狸差不多,只是它们的眼睛非常的诡异,血红血红的,布满了血丝,看起来很是妖异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们王大仙一脉的神术!”

    王永华目光灼灼地望着地上趴伏在他脚下的十二只狐狸,眼神中充满了怜爱,仿佛这些黄纸化成的狐狸,是他的骨肉一样:“它们每一只都拥有我三层的法力,并具有自我的意识。可以在恶劣的环境中,进行探察,一旦有什么发现,或是遇到什么危险,都会通过老夫与它们的感应,传回信息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亮,不禁也是破感意外。他现在总算是有些明白了,王大仙一脉的神术,与某些阴阳派的阴阳师一样,是靠眷养某种神秘之物来发挥力量。

    阴阳师大多眷养的是鬼物,看王永华现在弄出来的十二只狐狸,想必他眷养的应该是一些灵物的神魂。

    张横不由大为感慨,玄门之大,真可谓是无奇不有。也怪不得王大仙一脉,可以独树一帜,这种传承,确实是另辟稀径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正是时,王永华一阵喃喃,伏在他脚下的十二只狐狸,陡地化为了一道流光,向前面的树林中窜去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