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09章 雾变
    十二只狐狸窜入了前面林中,众人望着他们消失,一时都感觉怪异莫名。

    不过,路还是要走的,直到现在,还仅仅只是进入了灰森林的数里范围,要真正进入它的核心,还有很长的距离。

    四人也不敢大意,张横在前,张碧莹在中间,净禅大师和王永华两人断后,就形成了这样的一个方阵,缓步向前推进。

    越是进入灰森林,视野更加的昏暗,高大的桥木,遮天蔽日,上方的太阳光线根本无法透入森林中。而放眼灰蒙蒙的单调颜色,让每个人的心,都仿佛是蒙上了一层灰尘,说不出的压抑。

    一种阴森森的阴寒气息,带着几分死亡的意味,充击着几人的心神。让大家的脸色都变得非常的凝重。

    幸好,四周不时传来一阵阵虫嘶兽鸣的声音,让这死气沉沉的森林里,似乎增添了几分生气。不然,要是在如此阴沉的环境中,听不到任何声响,确实是会让人有种要发疯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路行进,藤蔓树丛中,自然也有不少的毒虫毒物。不过,张横暗暗释放出了天星之力,却让这些毒虫毒物闻风而逃,四周不断地传来西西索索的声响,偶尔还有几条巨蟒陡地窜出来,却又飞快地扭头就狂窜而去。

    即使是在这样的环境里,一位达到四品的超级强者,也是一股强大的威摄力。在灰森林的外围,根本不敢有出来挑衅的存在。

    张横他们亦步亦趋,有惊无险地向前行去。当然,张横也没忘了在路上留下标识,一方面是不愿失了自己的承诺,另一方面也是给自己回程留下了可寻的记号。

    “大师张横,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突然,王永华的声音响起,语气变得无比的沉重:“前面好象有异常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所有人身形一滞,都望向了王永华。

    “我一时也不知道前面出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王永华此刻眉头紧皱,脸上现出了沉思之色:“我只能感觉到,那些小宝贝显得无比的惊惶,而且,它们感知中的情况非常奇怪,眼前一片漆黑,好象是陷入了无限的黑暗里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?”

    张横和净禅大师互望一眼,脸上也现出了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王永华所说的情况,确实是有些诡异,就算灰森林的光线无比的灰暗,也绝不可能会陷入一片漆黑,无法视物。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两人心头猛地一震,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可能:“王家主,那是不是你的那些小宝贝,陷入了某个雾障迷阵中?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在寻思,是不是如两位所说那样。”

    王永华点头,但脸上仍是有一抹狐疑之色:“可是,它们的这种感知,并不是一下子出现,而是持续了好一段时间后,才突然有了这样的感觉,这似乎不象是一下子被困入了雾障迷阵的现象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王永华已是手指捏出了一个怪异的印诀:“叱,大仙急急令!”

    一时搞不清状况,王永华已是准备把那十二只狐狸召唤回来,以弄清事实的真相。

    场中气氛陡地变得有些紧张,四人都站在了原地,静静地等待。

    然而,过了好半天,前方的树林里,西西索索地传来了零碎的声响,好象只有一两只小动物,在林隙间穿行。

    果然,稍顷,两只小狐狸的脑袋,从藤蔓间露了出来,看到王永华,立刻就狂窜了过来,扑到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小宝贝!”

    王永华伸手爱怜地抚摸着这两只小狐狸的脑袋,心神却早已与两只狐狸连接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吱吱吱!

    两只小狐狸似是争着向王永华在汇报着什么,发出了急急地尖叫声。王永华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“大师,张横!”

    好半晌,王永华终于放下了怀里的两只小狐狸:“这回我们可能遇到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家主请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一凛。

    “按照我的小宝贝们的探察,在此数里之外的树林中,突然起了雾障。”

    王永华声音低沉:“最初那些雾气若有若无,但后来变得更加的浓重。就在刚才,这些雾气突然已化成了漆黑不见五指的一片黑暗区域。以至于我的其他宝贝,都陷在了其中,根本无法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只小宝贝,正好是处于浓雾的边缘地带,这才有幸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王永华神情肃然,心情也是非常的沉重。十二只狐狸,正是他毕生所眷养的神魂之物,有一个特别的名称,那就是:大仙。别看它们似乎很普通,但每一只却都是已具有灵性之物。当年为了获得它们,王家的长辈,可是化费了无数的心血,几乎是倾尽了家族的大半力量,这才让王永华得到了这十二只大仙。

    此刻,十二只中有十只被困,他心中确实是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眯紧了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宣了声佛号:“这肯定是灰森林在受到了上次事件的影响后,发生的某种变异。”

    做为佛教的一份子,净禅大师与佛母圣音的关系相当密切。因此,临走之时,佛母圣音也把有关灰森林的一些情况,向净禅大师做了解释。

    灰森林以前虽然凶险多多,但其环境却鲜有变化,象这种突然出现雾气迷障封道,以前确实是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自从发生了变异,现在的灰森林已与以前完全不同了。变得诡异莫测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去救我的那些宝贝。”

    王永华陡地反应了过来,也不顾其他三人的意见,就向前急冲而去。

    “王家主,小心。”

    张横三人一惊,那敢迟疑,连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果然,向前突进了里许,眼前已是出现了淡淡的雾气。刚才王永华从那两只狐狸得到的消息,雾障的区域,应该在数里之外。现在只是里许,就看到了淡淡的雾气,这只能说明,那片雾障区正在不断地扩大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暗自一凛,真实之眼早已开启,细细地洞察起了雾气的情况。

    雾气很淡,似乎只是一层若有若无的薄纱。对四周的环境,也并没有多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的身形却是微微一滞,脸色也变得无比的难看:“不好,这些雾气有古怪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张师兄。”

    张碧莹一直紧跟在张横身后,突然看到张横神情古怪,不由低声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,这雾气好象没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张师弟,这雾气绝不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张横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向张碧莹解释。因为,在感知中,这层薄雾,好象有生命似的,在张横的真实之眼里,曲扭摆舞着,如同是一团怪物的无数触角,正向四面八方延伸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,很难用语言来描述。尤其是此刻雾气还是淡淡的一层,那种诡异的感觉也非常的微弱。如果不是张横神魂的敏感,根本不可能感应到这种诡绝。

    “啊,我的宝贝!”

    正是时,前面传来了王永华的一声悲呼,他已超前半里左右,奔到了雾区的边缘。张横可以看到,前面的雾气已变得无比的厚重,虽然还不到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,但也差不多了。视野内一片漆黑,原本灰蒙蒙的灰森林,现在根本看不到树木和其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再看王永华,他猛地扑向了地面,似乎捡起了什么,神情很是悲切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凛,一把拉起张碧莹,速度陡然加快。

    净禅大师已快接近了王永华,似乎已看清他手中拿的是什么,不由脸色微变: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嘴里说着,就想去扶王永华。

    “大师且慢!”

    张横的声音从后面传来,他和张碧莹已及时赶到,连忙阻止净禅大师。

    “张横?”

    净禅大师有些愕然地转过了头来,满脸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大师,王家主的那些宝贝确实是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凝注到了王永华那边。

    此刻,王永华手中正拿着一片黄纸撕成的狐狸纸片。只是,纸片上原本鲜血描绘的符篆和眼睛,都已变成了灰褐色,看起来死灰一片。

    “不,不,老夫一定要救你们。”

    王永华突然又喃喃地低喝了起来,伸出手指,就要咬破。

    “王家主,先听在下说一句。”

    张横已走到了王永华的身后,一只手按住了他的肩:“这些雾气有问题,我感觉它象是具有生命一样。而且,它能吸取四周生物的生命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王永华浑身一震,脸色却刹那变得煞白起来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这只纸狐狸,就是刚才跑回来的两只。那知,先前刚带着他冲到这里,其中的一只猛地一个踉跄,就扑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原本有血有肉的狐狸,就在他眼前急剧地干憋起来。只是眨眼的功夫,就化为了黄纸片。

    王永华大骇,那里还顾得上什么,就立刻捡起黄纸片,意欲再给它画符救治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些狐狸看似是黄纸片,但其实每一片黄纸中,都封印了一只灵物的神魂。只要王永华以本身精血滋养,立刻就能让它们苏醒过来,化为真实的狐狸之躯,为他办事。

    这一次之所以一下子把全部十二只狐狸派了出去,也是王永华行事小心谨慎。因为此地实在是太凶险,十二只狐狸能自行组成阵势。一旦遇到危险,逃回来的机会也会多上无数倍。

    那知这一层保险不但没起作用,反尔是一下子困住了十只。而现在逃出来的两只,竟然也已出现了异常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王永华骇然之极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